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25章 庄子救母(二)

    上半夜,庄子与容儿两人不时地喊上一嗓子,表示他们的存在。到了下半夜,两人不敢喊了,再喊是讨打,哪里有半夜要求见君王的?再喊杀你都有理由。

    两人冻得不行,只得趴在那里修炼起了道家心法,把浑身的热能都集中到双腿和膝盖上。

    那个小头目从深宫回来后,没有躺到火坑上休息,而是!不时地通过门洞朝着大街上看着。见庄子两人还跪在那里,心里有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兴奋。

    庄子与容儿两人与他无仇,可对于马屁精来说,他们是没有道德底线的,与主子过不去的人,就等于是与他过不去。黑衣护卫就是他的主子,主子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主子的仇恨就是他的仇恨。

    “跪!跪!跪死你马比!跪!这大冬天地,跪!你跪啊?”

    最后看了庄子与容儿一眼,小头目在心里骂了一句,然后!躺到火坑上,两眼往屋顶上一翻,又想其他方面的事去了。自然!这种人心里想的都不是什么好事。

    站在门口值班的护卫,见庄子与容儿两人还跪在那里,他们又不敢缩回到屋内。要是在平时,到了后半夜,大街上没有人了,他们会缩到屋内,坐在火坑上,通过门洞朝着外面看着。

    皇宫的大门,皇宫内外,都是7*24小时值班的。只是到了后半夜,一般都缩在屋内,听着外面的动静,偶尔出来巡视一下。

    可今晚不同,皇宫门口跪着人,你不值班你说不过去。

    假如?庄子的人马杀过来了呢?庄子他哪里是跪这里的?他是来打探消息的。一旦机会来了,他们的人马就冲过来了。

    到了后半夜,站在走廊上值班的护卫也在心里大骂了起来。因为!他们的双手和双脚,都冻得不行。特别是双手,还要拿着长戈。

    唯独那个偷偷跑回去给宋剔成报信的护卫,在心里为庄子与容儿着急着。这大冷天地,两人跪在冰冷的地面上,这要是跪一个晚上,那还不双腿跪废了?

    他就想找一个理由,把庄子与容儿两人赶走。可是!一时之间就是找不出理由。上半夜的时候,庄子与容儿两人还喊着话。可到了下半夜,两人不喊了,哑巴了。要是还喊话的话,他就可以借这个理由,把两人赶走。或者!把两人押起来、关起来。再或者!让两人跪到火盆边。

    对了!我以加柴禾为理由,去给火盆添加柴禾,然后,让他们两人跪到火盆边来。庄子与容儿两人不是罪犯,是可以通融的。

    想到这里,这位护卫宋剔成的心腹,抱着一怀柴禾出来了。把柴禾加到火盆里后,来到庄子与容儿面前,跺了跺脚。

    喝道:“想死啊?跪这里?膝盖跪废了也没有用!哪里有君王半夜见罪臣的?就是军机大事,也要等到明天的。起来!滚!”

    见庄子、容儿两人动都没有动一下,又喝道:“要跪也跪到火盆那边去,哪里能跪这里呢?你要是跪废了,事情传出去了,还不让世人说主上的不是?你这是往主上身上栽脏啊?你?”

    护卫们听到外面的吆喝声,不知道是什么回事,一个个紧张兮兮地从温暖的屋内出来,手持长戈小跑着过来。

    “什么事?什么事?”

    “嚷嚷什么?嚷嚷什么?”

    刚刚从温暖的屋内出来,被深夜的寒风一吹,不由地一个个打着寒颤。

    “不能让他跪这里!这要是跪废了,会让主上背负骂名的。”

    “哦?”

    几个护卫听了,觉得有道理。

    “那就让他滚吧!”

    “滚!”

    几个护卫把长戈持平,逼迫着庄子、容儿。

    “我们跪在警戒线外面,你们管不了!”庄子说道。

    “我们愿意跪,跟主上没有关系!”容儿说道。

    那个护卫见状,赶紧打圆场说道:“你既然这么喜欢跪,那你就跪到火盆边去。免得你跪出毛病来了,让主上背负罪过,世人说主上不仁慈!”

    其他几个护卫冷得直哆嗦,也赶紧说道:“你们要跪就跪火盆边去,别别别!别说我们主上不仁慈,别让世人说主上。”

    “对对对!要是跪废了,主上怪罪下来,还说我们没有提醒!快快快!跪到火盆边去!”

    在护卫们的逼迫下,庄子与容儿两人只得离开原地,跪到火盆边。

    第二天天亮,那个护卫见庄子与容儿两人好像并没有出事,还好好地,他正好换班,就赶紧去了寝宫那边把情况告诉了那个小监。

    “好!你做得很好,主上的意思大概可以看出来了。懂不?”小监表扬道。

    “是是是!”

    “但是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现在!就怕总管那边坏了主上的好事。”

    “我懂!我懂!”

    “你懂什么啊?”小监问。

    “我让门口的兄弟多注意点!”

    “去吧!去吧!主上半夜才睡,恐怕今天不到半晌是起不来的!”

    “谁在聒噪啊?”

    就在这时!从寝室内传来宋剔成的责问声。

    “回主上!是孔护卫!”

    “孔护卫?让他进入吧!”寝室内,传来宋剔成的声音。

    姓孔的护卫,快步来到寝室门口,轻轻地推开虚掩的门,趴到地上,爬了过去。

    “主上!呜呜呜!主上!”

    “你哭啥啊?寡人何时责罚你了啊?你是寡人最信任的人之一,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主上!罪臣感恩戴德,罪臣是感动,才哭的!呜呜呜……”

    “别哭!说!那个庄子呢?他还跪在门口,没有人来生事?”

    “回主上!庄子与容儿两人跪在那里!上半夜跪大街上,下半夜罪臣怕他跪坏了身子,就把他们赶到火盆边跪了,冻是冻不死的。”

    宋剔成支撑着半边身子,侧身面对着孔护卫,说道:“他既然那么喜欢跪,天亮就不要跪皇宫门口了,免得世人说闲话,就让他们两个跪到伍公公那里吧!”

    “跪?跪伍公公那里?”孔护卫有些不解,问道。

    “你把他带来,让大监安排吧!其他事,多看着点!这几天可能要出大事!宫廷护卫队那里,将来是由你负责,怎么做不用寡人教你了吧?银子,从小监那里拿!去吧!”

    “是!主上!呜呜呜……”孔姓护卫哭着转身,爬出寝室。起身后,飞奔出了寝宫,往皇宫门口去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