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26章 庄子救母(三)

    庄子、容儿走后,五隐士等人懊恼了好长时间,冷静下来后,商议了一番。最后决定:如果宋剔成真的杀了庄子一家,把庄子一家灭门,那么!大家就立马起事。如果庄子赌赢了,那么!就更好!虽然很遗憾,可毕竟宋剔成还不是昏君。

    一个连自己亲妹妹都杀的人,他就不配做君王。何况!这妹妹的娘亲还有恩于他。

    根据伍公公讲,当年要不是屈公主帮宋剔成的娘亲出头,护着宋剔成,宋剔成都不一定能当上君王。甚至!都不一定能活下来。

    商议之后,五隐士等人,也通过特别渠道,进入了都城,隐藏在各个角落里。他们通过内视,观察庄子、容儿那边的情况。也通过内视,把消息传递给其他隐士。大家决定了,一旦庄子被杀,立马动手,决不迟疑。

    在之前的几天时间里,庄子把道家心法传授给了不少道家隐士。其中有不少道家隐士,他们都修炼过道家心法。只是!他们对内视、对开天眼这一功法没有特长。在庄子的指导下,其中有不少人,他们进步都很快,都“开天眼”了。

    在杨朱传道时期,杨朱自身对开天眼的研究并不深。在蒙县墨家分坛讲道的时期,他只能内视墨家分坛周围,更远的范围他还没有那个能力。

    所以!早期受他传道的人,大多不会内视。

    杨朱突破内视水平,还是在隐居期间。突破内视后不久,他就羽化飞升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庄子在修炼内视的时期,进度比别人慢。而当他把修炼心得告诉别人后,一个个修炼速度都比他快。特别是这些老隐士们,一点就通。你才说有那么回事,人家就说他们已经可以内视了。并且!可以内视很远的地方了。

    天亮了,火盆内的柴禾也快燃尽了。

    庄子、容儿两人趴在那里,一直在修炼道家心法,一是用来抵御寒冷,二是用来抵御下肢的麻木。虽然旁边有火盆,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冰火两重天。长时间的跪着,不管你的武功再好、身体素质再好,可也不能违背规律。所以!一样麻木。不修炼心法来抵御,一样受不了。

    太阳起山了,阳光从皇宫的屋顶上照射过来,大地上一片金黄。都城的大街上,又有了行人。生意人早早地起床了,打开店面迎接客人。做早点的店铺,也早早地起来了,做出一炉热乎乎地烙饼,熬了一锅热粥,烧了一锅开水,就等客人上门。

    皇宫门前的大街上,也偶尔走过几个行人。当经过皇宫正门的时候,一个个都加快了速度。

    皇宫门口就跟后世的寡妇门口一样,是非很多,不快点走的话?就会沾上晦气。

    昨晚算是过去了,两人也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结果?

    昨晚值班的那些护卫,一个也没有睡好觉,都被庄子、容儿两人给折腾的。有这两人跪在门口,他们哪里还敢跟平时那样:几个人值班,其他人睡觉。

    不过!到了天亮了,见庄子、容儿两人还跪在那里,又不由地佩服起来。他们只是轮流值班,而且还站在走廊里,都受不了外面的寒气。而庄子、容儿两人,竟然是跪在地面上。

    不服不行啊!由此!对庄子、容儿两人的仇视,也就渐渐地没有了。

    这些护卫,虽然是混饭吃的,是混生的。可他们还是多少有一些良知的。将心比心!庄子的娘亲要被主上给杀了,作为儿子,能不这样吗?说真的!要是换成他们的话,都不一定能坚持跪到天亮的。

    所以!不服也得服!

    所以!仇视的心理也就渐渐地消失了,渐渐地变成了敬佩。

    “起来!起来!”孔护卫带着十几个宫廷护卫跑了过来,用长戈压制着,喝道:“主上口谕:爱跪就到里面去跪!带走!”

    “起来!”众护卫用长戈逼迫着,齐声喝道。

    在长戈的逼迫下,庄子慢慢地爬了起来。

    “起来!快点!”孔护卫将长戈往下一压,逼迫道。

    他是有意这样做的,就是要庄子与容儿两人快点起来。只有快点起来,才能看到两人是不是正常。如果是慢慢地爬起来的,不正常都正常了。只有快,才能看见问题。

    “哎哟!”在长戈的逼迫下,容儿爬了起来,但很快又趴下去了。

    果然!因为太快了,血脉运行速度跟不上,双腿发软,倒了下去。

    “容儿!”庄子叫喊一声,准备过来扶。结果!也因双腿无力,倒了下去。

    孔护卫心里偷笑着,喝道:“押走!”

    四个护卫上前,两人押一个,将庄子、容儿拖起来就走。进了皇宫的大门,皇宫大门“吱”地一声,关上了。

    看到现场这一幕,道家五隐士和其他通过内视监控的隐士们,一个个心都悬了起来。庄子一家人的命运,就将有一个结果了。是死是生,就看宋剔成了。

    “傻啊!你就上宋剔成的当!你自己送上门去了,都省得宋剔成动手了。”

    “就是!就是!这不明摆着?宋剔成设了一个局,就等着我们了?这不?”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不动手呢?我们还跟庸俗地世人讲什么道义?讲什么名声?讲个屁啊?直接冲进皇宫,把宋剔成给杀了!这种人也佩当君王?连自己的妹妹都杀的人,他也佩当君王……”

    “为什么呢?我们一定要等戴大侠死了我们才动手?为什么呢?我们要等庄子、容儿都死了我们才动手?为什么呢?我们要以牺牲为代价呢?”

    “少安毋躁!少安毋躁!”大块头等隐士劝解道:“再耐心等一下!再耐心等一下!”

    “恐怕还没有那么简单,宋剔成一样不会就这么把庄子一家人给杀了。他还会故伎重演,拖!等我们道家先动手!不!是等庄子的道家先动手。他的目的应该是:把不被宋国承认、不听从他宋剔成的道家,全部杀掉或者是赶走!宋国只有‘官道’,没有‘民道’。”

    “那他宋剔成要杀多少人?”

    “现在的宋国!明年不知要新增多少人口,还会在乎我们这些老不死的?我们对于他们来说,对社会是没有贡献的,死了就死了。”

    “就是!就是!道家思想,对社会是没有多少贡献的!道家都是‘混生’的人……”

    “对对对!我们道家,逍遥人生,混时混日子,活着,只是完成这一次生命的过程。说真的,对社会贡献不大!”

    “谁在聒噪啊?谁说我们道家是混时混日子?不!谁说我们道家对社会贡献不大?最起码!我们是个合法公民,最本分的公民!”

    “最本分个公民个屁!那你还造反干吗?滚回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