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33章 伍公公并没有死

    “庄儿!容儿!”见两人还是怀疑,戴六儿又叫道。

    “连娘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娘!”

    “娘!”

    庄子、容儿明明听出是娘亲的声音,可就是不敢相信。

    “庄儿!容儿!”见两人还是不肯相认,戴六儿又叫道。

    “放下刀!不要杀君舅!君舅没有杀我们的意思!君舅也有君舅的苦衷,作为君王,为了稳固君位,他们不得不从方方面面考虑问题。庄儿!容儿!放下刀!庄儿!容儿!听娘的话……”

    庄子打断道:“娘!你是不是羽化飞升了?娘?你是不是羽化飞升了?娘?”

    说完!庄子把刀放下,跪到在地,跪行到戴六儿面前,伸手去摸。

    他终于认了,这个人是自己的娘亲。他从这个人的眼神中认出来了,她是自己的娘亲。

    只有娘亲,才会有那样地眼神。

    所以!他怀疑?娘亲是不是在砍下头颅的那一刻,羽化飞升了?

    当年的师父杨朱,羽化飞升后也是这样,就跟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其实!师父已经死了。

    只是羽化飞升的人与死了的人不同,他们是可以任意组合的。他们是可以变幻出一个或者几个跟真实的人一样的自己。

    羽化飞升的人进入心界后,可以通过心界,来控制人。

    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在幻境中。

    用现代科学语言来解释,就是羽化飞升的人把你快速催眠了。你所感受到的,都是幻觉,都是想象出来的。

    “庄儿!娘好好地!娘好好地!庄儿!呜呜呜……”戴六儿也跪了下来,把庄子搂在怀里,大哭。

    容儿站在一边,提着刀,警戒着。

    她虽然一样怀疑,想上前辨认。可考虑到安全,不得不小心起来。越是在这种时刻,越是不能掉以轻心。

    此时的她,跟庄子一样,都是急切地,想知道结果。可是!毕竟她不同于庄子,庄子与戴六儿是母子关系,感悟更深一些。所以!她把机会让给了庄子。

    黑衣护卫见机会来了,又忍着伤痛,提起刀,准备上前,趁机把庄子、容儿给杀掉。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宋剔成的情况。

    他这才发现,宋剔成被人救走了。

    这个人是谁?谁救走了宋剔成?

    此时!宋剔成的周围围满了人。

    孔护卫带着他的人,都站到了那边,让人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主上!主上!主上!……”宋荣子在里面大声地呼喊着。

    不管那么多了,先趁机杀了庄子。

    想到这里,黑衣护卫快步上前,提刀就要砍。

    “住手!”

    这时!几个宫廷护卫上前,将黑衣护卫拦下。

    “你?你们?”黑衣护卫睁大着眼睛,朝着拦着他的护卫们看着,怎么也不敢相信。

    “你们反了不成?你们?”

    这几个护卫,曾经都是他的人,结果!怎么?都变成宋剔成的人了?不!变成孔总管的人了?

    这人啊?墙头草啊?

    黑衣护卫根本不知道,这几个平时跟他混的护卫,都是宋剔成的死忠。是宋剔成让他们潜伏下来,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暴露身份。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那就跪到主上面前去!”

    “事到如今了!你?你还一意孤行?”

    “不要以为救了主上一回,你就能上天了?”

    “不要以为你的武功比我们好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告诉你!我们大家联手,一样可以杀你!”

    “收手吧!总管!”

    几个护卫见黑衣护卫还是那么跋扈,不由地摇头叹息起来。

    黑衣护卫得势才多长时间?他的跋扈已经让大家领教了。这是要再长一些时间,他还不爬到主上的头上了?谋反叛逆,那只是早晚的事。

    这些人跟随主子这么多年,都知道主子身边有一个神秘地存在,可人家那才是忠诚,一心只为主子,但却并不干涉主子的事。只劝说主子,不干涉。

    劝说与实质性干涉,是两回事。

    伍公公只劝说主上如何如何,主上听不听是另外一回事。主上不听,一意孤行,他一样保护主子的周全。主子一意孤行出了纰漏,照常为主子擦屁股。

    这才是忠心!

    而黑衣护卫,在庄子这件事上,就是一意孤行,一心要杀庄子一家人。

    虽然!很符合宋剔成的想法,可宋剔成考虑到庄子毕竟是自己的外甥侄子,是六妹的儿子,六妹司城青莲的娘亲屈姨娘又有恩于他。所以!他就是下不了手。

    再则!庄子并没有谋反的意思。而且!司城青莲还一心要认祖归宗,了却心愿,并没有谋反的意思。要是谋反!与白圭那次她就谋反了。在那个关键时刻,只要戴六儿母子出手,他的大宋江山就易主了。

    所以!宋剔成迟迟下不了决心杀戴六儿与庄子母子。

    见众护卫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黑衣护卫这才放下佩刀,往宋剔成那边去了。

    众人见他还是那么地跋扈、不服气,一个个摇头叹息。

    黑衣护卫来到近前,通过人缝,朝着里面看进去。

    宋剔成瘫坐在地上,看着身边的黑衣人,痛哭流涕。

    当他的视线看到那个黑衣人时,不由地浑身发软。随即!双腿一屈,跪了下去。

    “主上!奴才该死!主上!呜呜呜!主上!奴才一片忠心!主上!奴才没有恶意!主上!呜呜呜……”

    那个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矮小驼背老头,那个神秘地存在——伍公公。

    伍公公两朝功臣,是宋剔成最相信的人。

    而他!却把伍公公给毒杀死了。

    结果!伍公公并没有死。相反!在宋剔成生命危急关头,又救了他一命。

    伍公公还活着,那不明摆着,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可是?这一切都不是我在陷害主子啊?我都是为了主子好啊?

    主上!庄子不除,早晚是个祸害!戴六儿不除,也早晚是个祸害。而这个伍公公,又是戴六儿的保护伞,不把他杀了,也一样是祸害啊!主上!

    众护卫见黑衣护卫终于趴下了,一个个又不由地摇头叹息起来。

    真的应了那句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为了防止意外,众护卫们不让黑衣护卫爬到宋剔成面前。

    “趴下!趴下!不许靠近主上!”

    “趴下!”

    “趴下!”

    众护卫都大声地喝斥着。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