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34章 戴六儿的劝导

    听到众护卫喝斥声,黑衣护卫只得趴在地面上,不敢抬头。

    “主上!主上!奴才没有恶意啊!主上!呜呜呜……”

    宋剔成朝着黑衣护卫看了一眼,没有搭理,继续看着伍公公,问道:“伍公公?你?你怎么了?你?伍公公!”

    伍公公盘腿坐在那里,双目微微地闭着,没有说话。现在的他,比以前更瘦了,就跟一个半大地小孩差不多。他的脸上,除了脸皮就是骨架,跟个骷髅差不多。

    “国医!快传国医!给寡人快传国医!”宋剔成这才发现,伍公公不是以前的伍公公了,好像病得不轻。

    “不用了!”伍公公抬起头,轻声说道:“送我回寝宫!我要闭关!”

    “伍公公!伍公公!”宋剔成还想追问,可伍公公又闭上了眼睛。“送伍公公回寝宫!”

    “伍公公!呜呜呜!伍公公!呜呜呜……”黑衣护卫哭喊着爬了上前。

    见伍公公并没有死,虽然中毒很深。可就凭他在那千钧一发之间就把主上宋剔成给救了,说明伍公公的实力还是很恐怖的。以伍公公的实力,杀他还是易如反掌。

    “你送我回寝宫吧!我有话要对你说!”伍公公又睁开眼睛,朝着黑衣护卫看着。

    “我?”

    “你是个好奴才!我还是相信你的!保护主子的周全,是你的责任。主子如何管理江山,那是主子的事,不是一个奴才该操的心!送我回寝宫吧!”

    “是!伍公公!呜呜呜!晚辈记住了!呜呜呜……”黑衣护卫哭着,爬了起来。朝着周围的众护卫喝道:“准备轿椅,送伍公公回寝宫。”

    孔总管见状,也赶紧吩咐手下人,赶紧去准备轿椅。

    “用寡人的轿椅吧!快!”

    小监们听了,手忙脚乱起来。

    几个护卫把宋剔成平时坐的轿椅抬过来,把伍公公抬走。

    黑衣护卫跟在后面,就跟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

    孔总管不放心,低声对身边的死忠护卫说道:“去!以防万一!”

    几个死忠会意,跟在后面去了。

    这几个死忠,联手起来是可以压制或者制服黑衣护卫的。这个黑衣护卫,武功在众护卫面前,是很牛比的。得派几个能压制他的人压制着他,以免发生意外。

    “扶寡人回宫更衣!”等到伍公公走后,宋剔成才爬起来,顾不得许多了,要求回寝室更衣。

    宋荣子等人,又跟随着宋剔成回寝室那边。

    戴六儿、庄子这边,暂时不管了。

    让庄子、容儿接受事实,可能还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孔总管带领着其他护卫,仍然围在周围,作警备状态。

    周围的护卫虽然还保持戒备状态,但都退到一边去了,容儿也渐渐地相信了,戴六儿并没有死。要是戴六儿死了,要是宋剔成想杀他们,此时正是最佳时机。

    趁着庄子辨认娘亲的时候,可以将庄子杀死。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戴六儿与庄子与她一起杀死。

    可是!宋剔成并没有这么做!

    周围的护卫也并没有这么做。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容儿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庄子与戴六儿两人跪在那里,抱在一起大哭。

    “娘!庄儿无能!娘!庄儿无能,没有能保护好你!作为儿子,庄子不孝!呜呜呜……”

    “庄儿!娘不要你保护!你是娘的儿,娘永远保护你!只有娘、长辈保护自己的儿女、保护自己的后代,哪里有要后代来保护娘的呢?

    庄儿!你要保护的人,不仅仅是你的妻子,不仅仅是你的子女后代,还有天下苍生。

    作为道家学说传承人,你应该去传道天下。你不是庄周,你不是人,你没有名,你也一样什么都没有!你是属于道家的,属于天下苍生的……”

    “娘!庄儿记住了!娘!呜呜呜……”

    “庄儿!你没有自己!你也不能有自己!庄儿!你是属于道家的,属于天下苍生的。你没有名字!你听懂娘的话了没有?”

    “娘!”

    “不仅仅在宋国,在君舅面前,你不能以道家传承人自居。在大周天下任何一个诸侯国内,你都不是道家学说传承人,你都不是自己。你只是一个传道者,不是天下道家的领导者!庄儿!你听懂娘的意思了没有?”

    “娘!”

    “你听懂娘的意思了没有?”戴六儿追问道。

    “娘!”

    “天下只有大周天子,诸侯国内只有君王,没有道家和道家的领头羊。天下只有‘官道’,没有‘民道’。庄儿!你听懂娘的话了没有?”

    “娘!”庄子离开娘亲的怀抱,退到一边,恭恭敬敬地给娘跪了一个头。“娘!庄儿无能!作为人子,没有能够保护娘活到终老,这是庄儿无能……”

    “娘没有死!庄儿!你咒娘死啊?”戴六儿喝道。

    都到这个时候,庄儿还认为她已经死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羽化飞升后的她。戴六儿哭笑不得,不得不大声地喝止道。

    “庄哥哥!庄哥哥!”容儿扔下手中的佩刀,跪了过来,用双手扶着庄子的肩膀,说道:“庄哥哥!看着容儿!庄哥哥!看着容儿!庄哥哥!”

    在容儿的摇晃下,庄子抬头朝着容儿看着。

    “庄哥哥!容儿是人还是鬼啊?庄哥哥?”容儿问道。

    “容儿!呜呜呜……”庄子把容儿抱在怀里,哭道:“容儿!对不起!庄周无能!不能给你一个安身的地方,不能给你一个家!呜呜呜……”

    “庄哥哥!容儿是人还是鬼啊?”容儿继续追问。

    “容儿!你是庄哥哥的容儿!呜呜呜……”

    “庄哥哥!”容儿继续问道:“那庄哥哥你是人还是鬼啊?”

    “庄周是容儿的庄哥哥!”

    “那?”容儿又问:“娘亲呢?娘亲是人还是鬼啊?”

    “呜呜呜……”庄子哭道:“娘亲已经羽化飞升了!就跟当年的列子师叔一样,羽化飞升了……”

    “庄周!”戴六儿气得直跺脚,喝道:“你在咒娘啊?你?”

    见庄周还是那样怀疑地看着她,戴六儿气得一个转身,朝着周围的护卫挥手说道:“把那个女犯的尸体抬来!”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