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35章 容儿小产

    众护卫楞了楞,但还是有人站出来,冲着戴六儿拱手说道:“戴大侠,外面的尸首已经被人抬走了。”

    “这?”戴六儿傻眼了一下,自语道:“这这这?怎么这么快?”

    孔总管吩咐外面的人,已经打扫地面了。这里是皇宫,哪里能这样呢?

    也就在这时!有不少护卫进入寝宫,开始打扫这里的“战场”。

    孔总管走了过来,冲着那个说话的护卫喝道:“去把那个女犯的尸首抬回来。”

    然后!来到戴六儿面前,拱手说道:“我们到外面去看!这里是主上的寝宫,必须打扫。”

    戴六儿点了一下头,朝着庄子说道:“去吧!庄儿!你看看那个死人是不是你娘?”

    庄子站起来,半信半疑地看着面前的娘亲。

    “庄哥哥!你还怀疑啊?你?走吧!”容儿一把拉住庄子,跟在戴六儿与孔总管后面。

    “这这这?”庄子一边走一边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庄哥哥!你笨啊?”容儿着急地说道:“你忘了刚才娘说的那些话了?”

    “娘?娘说什么了?娘刚才说什么了?我?”庄子摸了摸脑袋,就是想不起。

    “你笨啊?庄哥哥!”容儿生气地说道:“娘告诉你的,你都忘了?你?你想想!不要问我!”

    四人出了寝宫,往行刑台那边走。

    那个说话的护卫,飞奔着去追女犯的尸首。

    寝宫外,战场已经打扫干净。几个皇宫中的小监,正在有血迹的地方冲洗。

    四人出了寝宫,寝宫内的护卫也开始忙了起来,大家一起动手,打扫地面,整理物件。

    在护卫的追赶下,将已经抬出了皇宫的女犯尸首,追了回来。

    此时的女犯还没有更换衣物,身上穿的还是行刑时的衣服,跟戴六儿身上穿的一模一样。头上没有帽子,脸上也没有包裹面纱。

    帽子和面纱,都在行刑的时候给扔了,早已被打扫战场的人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头颅与身体是分开的,随意地放在那里。

    “娘!”庄子不由地哭喊了一嗓子,蹲下来察看。

    容儿也急切地上前,查看那颗人头。

    经过辨认,容儿认出来了。

    是的!是那颗人头。

    当时她奔过去把这颗人头抱起来,认真地看了。当确认是娘亲后,就昏迷过去了。

    庄子当时看见娘亲被砍了头,一下子无法承受打击,当场晕厥。所以!他只看到了模糊地一面。

    孔总管走上前,对容儿说道:“你把她的脸再仔细地看一遍,有没有问题?”

    在孔总管的提醒下,容儿又仔细地看了起来。

    她这才发现,这人的脸皮有问题,就伸手去抠了一下。

    孔总管与戴六儿两人,看到容儿的小动作后,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容儿手指一抠,发现脸皮松动了。她又用手指抠了一下,把脸皮抠翻了过来。再一扯,脸皮就成头颅上扯了下来。

    原来!这脸皮是后来贴上去的。

    假脸皮撕下来后,里面露出一张更丑、更老的脸。这是一个六七十岁年龄的老女人,整个脸上都是皱纹。

    “这?”容儿吓得不由地后退一步。

    “啊!”庄子也不由地惊叫起来。

    有几个不明真相的护卫,见到这一幕,不由地朝着戴六儿的脸上看着。

    “她是前朝君王的侍女,先主仁慈,留她在宫中服侍,并给予了她的家人财物。可是!她念前朝君王对她的好,多次对先主下毒手。先主念她对主子一片忠心,就给了她活命,一直关押在后宫之中。到了主上时,念她忠心为主,也一样没有杀她。这不?她最终被两代君王的仁慈感化,甘愿受死,以殉先主……”

    “如此忠心,当以后葬!”戴六儿说道。

    “主上吩咐了,让她殉葬她的先主去。”孔总管说道。

    “容儿!容儿!”

    就在这时!容儿的身子突然地向后倒去。庄子急忙将她扶住,呼喊着。

    只见!容儿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浑身瘫软,说不出话来。

    “容儿!容儿!你怎么了?容儿?”戴六儿也是大惊,赶紧蹲下来查看。

    “不好!容儿小产了!呜呜呜!容儿!容儿!……”戴六儿发现:容儿下身都是鲜血。

    凭着女人的经验,应该小产了。

    要是来了大姨妈,容儿就不会是这个样子。

    可以想象!经过先前大战,又经过如此强烈地心理感受、精神上的刺激,再坚强的女人也受不了。

    “快!快!快去请国医!快快快!把容儿抬到伍公公的寝宫去。”孔总管见状,赶紧安排着。

    这里距离伍公公的寝宫最近,而且!伍公公的寝宫里面没有其他人。伍公公平时不住在寝宫的上面,一般都在地下密室闭关。所以!去伍公公那里是最好不过了。

    庄子见容儿衣服上见红了,湿了好大一片,想也不用想,就认同了娘亲的说法:容儿流产了。

    “容儿!容儿!……”

    庄子把容儿抱起来,疯了一般地去往伍公公的寝宫。

    戴六儿跟在后面,也是急得哭喊着:“容儿!容儿!呜呜呜……”

    孔总管一边跟在后面跑,一边继续吩咐,让人去后宫那边准备一些女人流产的必须物品。

    到了寝宫里面,戴六儿把庄子拉开,亲自动手,解了容儿的衣物,查看究竟。结果!还真的不幸言中了。容儿流产了,一个才成形不久的小人儿了,就这么夭折了。

    容儿处于昏迷状态,而她的下身那里,流血不止。

    “容儿!呜呜呜……”庄子大哭。“我们的闺女!呜呜呜……”

    容儿曾偷偷地告诉他,说她想生养一个闺女。儿子太难养了,根儿太调皮了,她害怕再生一个调皮儿。所以!想生养一个闺女。儿子太调皮,她害怕长大了在这个乱世中长不大。

    在这个乱世中,调皮的人不是生活得很好就是很早地就死去。在乱世中生存,靠的是智慧!不!靠的是正确地人生观!人生观不正确,不是早死就是活得糊里糊涂。

    “孙子!我的孙子!呜呜呜……”戴六儿双手捧着这个还分不清男女的胎儿,大哭她的“孙子”。

    从胎儿的体格上看,又是一个大块头。不用说!男孩的可能性很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