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网游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40章 庄子的四个永远

    都城内的护卫队,组成一支强大地队伍,从皇宫周边开始,对隐藏在暗处的道家隐士进行搜查。凡是没有都城户牒的人全部进行登记,否则!一律赶出都城。违抗者!就地正法。

    对于那些没有地方隐藏的隐士,一律进行驱赶。

    听说要进行身份户牒登记,那些隐士们一个个不敢停留了,害怕登记了身份户牒后,被宋剔成找麻烦。一个个都灰溜溜地从都城内跑了出来,逃也似的跑了。

    好在只要他们不停留在都城内,离开都城,没有人阻拦他们。

    都城内的住户,家里隐藏着道家隐士的,听说要登记户牒,向官府汇报住在家里的客人与你是什么关系,一个个都吓得不敢收留了。你给他们再多地银子他们也不敢要,害怕从此被官府找上麻烦,说你与叛贼是一伙的。

    也就一个晚上、一个白天时间,都城内一个道家隐士都没有了,所以人都撤出了都城。

    都城外,峡谷中的隐士们,当天就跑得无影无踪,一个不剩。

    道家取宋,道家在宋国的第二次夺取政权的计划,再次泡汤。

    五隐士是组织者,害怕被宋剔成追杀,逃离了宋国,去了齐国,再转道往楚国,然后再寻找新的隐居之地。经过这次事件,五人更是决定隐居,终生不理世事。

    其他隐士,特别是后来赶过来的隐士,那些隐藏在峡谷中的隐士,更是对道家、对庄子寒了心。他们一个个心灰意冷,黯然离去。

    宋国!再次恢复平静。宋剔成的政权,也因此而稳固下来。

    在皇宫内休息了几天,容儿的身体彻底恢复,活蹦乱跳的她再也躺不下去了。皇宫中的贵族生活,她也不贪恋了。她的心里,想着去了齐国的慎根,她的根儿。

    庄子也坐不住了,也决定离开。

    可是?自从事件后,宋剔成就没有召见他们。

    戴六儿也不知道宋剔成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黑衣护卫得到伍公公的武功秘笈后,也在地宫中闭关了。关于他先前的所作所为,由于伍公公的关系,宋剔成没有追究。

    那个下毒的小监,被宋剔成处死了。大监知情不报,被宋剔成贬了官衔,退居二线。那个与孔总管有来往的小监,被宋剔成提升为大监,服侍在宋剔成的身边。

    有了伍公公,宋剔成的身边暂时没有厉害的护卫。有伍公公在,知道他的实力的人,都是不敢来对宋剔成怎样。

    宋剔成不召见,是不是?是不是他要我们先作出承诺呢?

    他要召见你他必然会封赏什么地,他不召见必然是不想封赏。

    所以!只有你主动去找他,他给你封赏。然后!你坚决拒绝封赏,并你向他作出承诺。然后!达到他满意,他才放你走。

    又过了两天,宋剔成还是一样不召见。

    戴六儿下了一趟地宫,想请教一下伍公公。结果!伍公公并没有理她,没有出来开门。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庄儿!我们去见君舅吧!”回到上面,戴六儿对庄子、容儿说道。“记住!在主上面前,叫他君舅。在其他场合,提都别提!”

    “娘!”

    “君舅的意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庄儿!容儿!娘已经圆了认祖归宗的梦了,娘没有任何索求!……”

    戴六儿又交待了一番,这才带着庄子、容儿往宋剔成的寝宫去了。一个小监见戴大侠要去见主上,小跑着去了宋剔成那边通知。

    听说戴六儿带着庄子、容儿过来了,宋剔成离开高台,走出寝宫,站在寝宫门口的走廊上,作出迎接的架式。

    “君上!呜呜呜……”见宋剔成出来迎接,戴六儿哭喊了一声,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给他磕头。

    庄子、容儿两人也趴在地上,恭恭敬敬地磕头。

    “起来!起来!起来!六妹!庄儿!容儿!都给寡人起来!”宋剔成一副假惺惺地样子,心疼地喊着。

    戴六儿与庄子、容儿三人,弓着腰,快步来到宋剔成的面前,又是磕头谢罪。

    “六妹!你这是何意啊?再这样就见外了!见外了!起来!起来!里面说话。大监!备茶!备酒!起来!起来!起来!”

    宋剔成一副娘舅的样子,把戴六儿、庄子、容儿迎进寝宫。然后!坐到高台上,让大监在他的面前给三人赐坐。

    戴六儿、庄子、容儿三人趴在地面上,先谢恩再请辞。

    “谢君舅!容儿思念小儿慎根,想去齐国,容儿是来请辞的,谢君舅!”

    “庄周也是来向君舅请辞的,卖儿即将临盆,庄周要回蒙县老家照顾她。她是首胎,庄儿放心不下。”

    “好好好!君舅准了!”宋剔成笑着说道。然后!转脸看向戴六儿,问道:“那么?六妹你呢?”

    “青莲感恩君兄,也是来请辞的。青莲将回蒙县,照顾即将临盆的卖儿。卖儿是个孤儿,家里无亲,这个时候,最盼有亲人在身边!……”

    宋剔成把脸往下一沉,说道:“你就不能陪寡人一些时日?寡人虽然没有公开认你这个妹妹,可寡人心里早已认了。寡人不认有寡人的难处,你懂的!这不?寡人正忙,腾不出时间……”

    “谢君兄不杀之恩,君兄念在先父和娘亲的情分上,青莲当永世难忘。为感君兄恩德,青莲当尽自己薄力,随时听从君兄调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戴六儿也不避讳,实话实说。在这种私人场合下,是可以这么直来直去的,挑明了说出来反而更好。

    “好了!好了!好了!六妹!说哪里话了呢?好了!好了!”宋剔成朝着戴六儿挥挥手,不让她再说下去。转而看向庄子,问道:“庄儿你呢?你将来有何打算啊?”

    庄子趴在那里又磕了一下头,回答道:“庄周没有打算!庄周只想回蒙县老家,种地做人。永远不讲道!永远不当官!永远不反宋!永远不离开宋国……”

    “够了!”宋剔成把脸往下一沉,大喝道。转而!又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庄儿说哪里话了呢?寡人又没有逼你?起来吧!大监!上酒菜!寡人要与六妹、庄儿、容儿喝酒叙家常!”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