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庄子的故事 >

第842章 庄子被驱

    蒙县墨家分坛那一片土地,自从封给墨家后就一直是墨家的,没有地主。现在!把它赐封给戴六儿,算是真正地有了主人。

    再则!戴六儿、庄子、容儿都是原墨家弟子,继承这块地皮也合情合理。

    其实!墨家分坛那一片地皮虽然很大,可并没有多少良田和良地,大多是山林。山脚下以外的地方,都是有地主的。只有墨家分坛有人居住的地方,那里有一片宽阔的土地。

    在战国时期,农业生产技术还不是发展。田地的产量是很少的,靠的是良田、良地加数量多,才有产量。

    不过!墨家分坛那一片山林,也有一定地价值。最起码!你有土地比那些没有土地的人强。

    那些没有土地的人,完全靠租种地主的田地,除去上缴赋税外,剩下的就不多了。你自己有土地,虽然也一样要上缴赋税,但是!赋税是很少的,只要向君王上缴“国税”就可以。你是地主,“地税”就免了。所以!只要你有土地,只要你勤劳,小日子还是能过下去的。

    宋剔成赐封的东东还真的不少,整整一马车。听大监刚才念的,除了车夫外,连马连车一直赐了。

    看了一眼车厢内的礼物后,戴六儿又趴到地面,朝着皇宫方向磕头。

    “谢主上隆恩!呜呜呜……”

    有了墨家分坛那一片土地,戴六儿的心也就定了。在这之前,她还愁着庄子无法养活自己的儿女。现在好了,最起码可以种地,自给自食。

    庄子伸手去车上拿出一块金子,准备送给大监。

    大监见状,赶紧阻止道:“小人不敢!小人不敢!小人受主上恩德长大,小人属于主上的,吃的用的都是主上的恩赐,小人要金子没有用!”

    庄子又把金子送给车夫,车夫自然也是不敢收。无奈!只得又把金子塞回了车上。

    容儿从车上拿出墨家双剑中的雌剑,塞到自己的背包里,准备走。

    车夫把马鞭挂到车辕上,朝着庄子示意着。然后!跟在大监的后面,坐上先来的那辆马车。先前的车夫把马车掉了一个头,吆喝一声“驾!”,马车驾入城门,回去了。

    戴六儿看着马车,顿时显得一副“麻烦逑”的样子。她一生奔波,无拘无束,这突然地多出了马车和一车的财富,还真的有些不适应。

    就凭这一车财富,要是被强盗知道了,还不是想尽一切办法把你给劫了?

    开玩笑!一百两黄金、一千两白银,还有十匹锦缎、珠宝等等,对于一般人来讲,那是几代人都花不完的财富啊!

    “这这这?”戴六儿心想:我一个人回去?就驾这车回去我?我不休息了我?我白天驾车我晚上还要守在车上看守我?

    “娘!让庄哥哥跟你一起回去吧!娘!我一个人走没事!你看?这一车的东东?没有一个人押送,很危险地!”容儿看出戴六儿的为难了,提议道。

    “娘!这?”庄子也是一阵头大。

    他想送容儿到齐国边境,顺便与容儿说说话,照顾照顾容儿。毕竟!容儿刚刚小产,身体还没有全面恢复。可是?这这这?娘亲这边,一个人带这么多东东走也确实不方便、不安全。

    戴六儿想了想,说道:“你送容儿去齐国吧!我有朋友,我召唤几个朋友过来帮忙就是!”

    “娘!”

    “娘!”

    “就这么定了!以我戴大侠的名头,还没有人敢劫我的车!我一天少走几十里,遇上客栈早点休息,不会有事的。”

    “娘!”

    “娘!”

    戴六儿也不理两人,坐到前面,拿起马鞭,吆喝了一嗓子“驾”,驾着马车走了。

    “娘!”

    “娘!”

    庄子、容儿两人站在原地,朝着马车喊着。见马车走远了,两人才走。

    太阳已经快要正中,阳光虽然很明亮,可显得很无力。北方的初春,还是很寒冷的。微风吹拂,给人一阵阵寒意。

    两人并肩而行,眼神中有着无限地无可奈何。

    “驾!驾!驾!……”

    身后!传来一阵紧促的马蹄声和骑马人的吆喝声。

    庄子、容儿两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闪身站到路边,等待骑马人过去。

    这才刚刚通过出城检查,谁会那么急呢?刚出城门就快马加鞭呢?

    也就几息时间,一队人马就过来了。

    “吁!”

    马队到了庄子身边,骑在前面的人将马勒住,跳了下来。

    庄子这才注意到,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新上任的宫廷护卫总管孔总管。

    在孔总管的身后,跟来十几个宫廷护卫。众人跳下马来,站到孔总管身后。

    “庄周接旨!”孔总管清了清嗓子,喊道。

    庄子不知其意,赶紧下跪接旨。

    容儿也一样不知其究,也跪了下来。

    孔总管看了容儿一眼,对容儿说道:“庄周接旨,容儿你跪什么啊?起来!”

    容儿不知其意,只得爬起来站到一边。

    “庄周接旨!”孔总管又清了清嗓子,喊道。

    “庄周在!”庄子跪在地上答道。

    孔总管念道:“庄周乱礼,破坏大周丧葬礼仪,引发天下民怨。天子震怒,令宋侯责罚,以平民愤,以免诸侯声伐,避宋国子民遭受声伐之苦。宋侯顺天意、合民心,决意将庄周驱出宋国,游历天下,体恤民心,知错悔改……钦此!”

    “谢主隆恩!呜呜呜……”庄子趴在地上磕了一个头,伏地不起。

    他没有想到,宋剔成还是不放过他,把他逐出宋国。

    “庄哥哥!呜呜呜……”容儿跪过来,把手放在庄子的后背上,大哭。

    她最明白庄子的心,此时庄子内心的痛苦。庄哥哥不想再漂泊了,只想有一个安稳地家,日夜陪伴在亲人身边,过那种平静地生活。可是?命运就是如此捉弄人,偏偏不给予你这么一个简单地要求。

    “起来吧!主上问你?还记得你说的那四个‘永远’吗?”孔总管提醒道。

    “庄周记得!”庄子爬了起来。

    “是哪四个‘永远’啊?”孔总管又问道。

    “永远不讲道!永远不当官!永远不反宋!永远不离开宋国……”

    孔总管提示道:“‘永远不离开宋国’的意思是:永远不背叛主上,你才是宋国人!”

    “谢主上隆恩!”庄子说着,又趴到地上,磕了一个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