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〇九〇章 青春(冬至节快乐)

    朱厚照正在恣意地享受他皇位继承人的身份,肆意地挥霍青春。

    张苑跟刘瑾有许多共通的地方,不外乎都是想借助跟朱厚照的良好关系,将来能飞黄腾达,为了这个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刘瑾能做到的谄媚之事,张苑大部分都能做到,只是有一点张苑学不来,就是刘瑾对朱厚照的忠心。

    张苑从来就没忠心于谁,他一个年近四十才被迫净身之人,心理扭曲,他要做的仅仅是让自己凌驾于别人之上,既可以利用沈溪,也可以利用朱厚照,更可以利用身边所有人,只要能够向上爬获取权力就行。

    很快,张苑便带着太监,扛着个被蒙住眼睛、塞住嘴巴的美貌宫女回来。

    或许对于那些一辈子不能人事的太监来说,女人的美丑没那么容易分辨清楚,毕竟没需要就没有判断。但张苑不同,他以前是个正常的男人,娶妻生子,甚至流连花丛,跟许多女人有染,这是个市井无赖,对于女人的审美标准很精准独到。

    张苑找回来的宫女,无论在姿色或者样貌,都属于上乘,就连张苑自己看了都欢喜不已,可惜他现在已经没有能力为非作歹,只是把宫女抢回来送给朱厚照,赢得朱厚照的赏识和信任。

    “不错,不错。你们先退下,这里留给本宫便可!”

    朱厚照见到宫女,将宫女的蒙眼布往下一摘,再摘去塞嘴的丝帕,大感满意地点头。

    宫女原本就很害怕,当见到朱厚照时,更是吓得连魂都没有了。

    宫里面基本不存在什么绑架事件,就算是那些老宫人要处置后辈,完全可以找理由正大光明将人打死打残,在黑暗的皇宫内,这种事屡见不鲜。宫女的命运很悲惨,她们中大部分都碌碌无为,一辈子都在皇宫里,不能指望将来嫁人。

    当初成化帝即位,内阁大学士李贤上言:“天时未和,由阴气太盛,自宣德至天顺间,选取宫人太多,愁怨尤甚,宜皆放还。”成化帝感到有理,特别恩赐,送走部分宫女。

    但其余大多数时候,宫女必然会老死宫中,病逝之后由宫人送葬,一辈子孤苦。

    当然,宫女中也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就比如万贵妃以及朱祐樘的生母纪妃等人,但大多数人都不敢有这种奢求。

    而此时这名宫女的状况很窘迫,如果是一般的太监绑架她,或者只是为了勒索一点银钱;若被皇帝“临幸”,还可以被封为妃子,真的变成飞上枝头。

    但若被太子看中而临幸,那结果就会很悲惨,因为太子连太子妃都没有,朱厚照从来没对他戏弄过的宫女负责过,被临幸的宫女不但不能得到善待,往往会被张皇后迁怒,甚至有好几人被打死。

    “殿下,饶命啊!”宫女哭喊道。

    “你认识本宫?那正好,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老实一点儿,本宫喜欢懂事的宫女,如果你不听话,我就让人把你拖出去打!”

    朱厚照可不管什么郎情妾意,他只知道这是在没有武侠小说的情况下最大的乐子,如果有书看,他才懒得去搭理这些宫女。

    宫女不敢乱动,眼泪却不听使唤,“吧嗒”、“吧嗒”往下掉落,朱厚照无丝毫怜悯心,他只知道把这样一个小姐姐惹哭很好玩,再将小姐姐的衣服扒了,做点儿什么事情,那就更好玩了。

    熊孩子这边为难宫女,另一边东宫太监还在继续抓人,整个宫闱中气氛变得极为诡异,就算有人发现,认为这样不妥,也不敢吱声,因为抓人只限于內苑之重,外面大臣最多只能在华盖殿、文渊阁、乾清宫等殿宇间行走,不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知道的都是宫人,在没有皇帝和皇后干涉的情况下,那些“为非作歹”的太监,奉的是太子的命令,他们生怕自己牵扯其中,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有胆子去告状?

    于是朱厚照第一次享受到了统领后宫的滋味,他在寝殿里负责“临幸”宫女,而另一边还有专人去给他“补货”。

    认识太子的还好,被熊孩子威胁一番就不敢随便乱叫,可那些不认识他的宫女,怎么威胁都不管用,东宫很快响起一阵哭喊声。

    ……

    ……

    就在朱厚照于宫门内胡作非为时,此时京城沈家,谢韵儿正手拿针线,做着刺绣活。

    丈夫不在家,谢韵儿回京安顿好一家人后,生活再度变得平淡起来。家里的开销用度不多,平日照顾一下儿子和闺中姐妹,安排好家务活,剩下的时间,她觉得苦闷难熬,于是便找些事情来做,打发空虚与无聊。

    谢韵儿毕竟不再只是个十几岁的青春少艾,她二十岁跟沈溪成婚,那时沈溪才十二岁,如今五年过去,谢韵儿已经是二十五岁的少妇,出落得更加风韵十足,但随着年岁的增长,她终于明白丈夫在身边的重要性。

    “哎呀!”

    就在谢韵儿一边想着沈溪,一边做绣活时,不小心针扎到手,她先是疼得喊了一下,随即将冒出血珠子的手指放入嘴里吮吸。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咯咯”的笑声。

    中堂正对的后院花园里,尹文、陆曦儿正在跟两个年岁相对小一些的丫鬟跳皮筋。

    皮筋在这时代很罕见,沈溪当初为了让身边人开心,就用牛皮做成简易皮筋,以前这是林黛和陆曦儿的专属玩具,现在则成为内院拿来消遣的玩具。

    笑得大声的女孩是陆曦儿。

    自从惠娘“过世”后,陆曦儿只能投靠沈家,好在身边有几个小姐妹陪伴,生活环境倒也安逸,此时她已经十五岁,本是个大姑娘,但她身材相对娇小一些,甚至不如尹文高,笑起来阳光明媚。

    旁边的椅子上,坐着看热闹的女孩是谢恒奴。

    此时谢恒奴腹中怀着沈溪的骨肉,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她无法跟尹文和陆曦儿一起跳皮筋,只能眼巴巴看着,心里不知道有多羡慕。

    “小点儿声,都是大姑娘家了,要笑不露齿,知道吗?”谢韵儿走到中堂后门,说了一句。

    陆曦儿吐吐舌头,全当没听到,几个丫头继续跳皮筋,谢恒奴站起身来,走到谢韵儿面前,娇滴滴招呼一声:“姐姐。”

    “君儿,今天气色不错,昨夜休息得好吗?”谢韵儿将谢恒奴揽入怀中,就好像丈夫疼惜自己的妻子一样,细细打量。

    “嗯,韵儿姐姐,昨天我睡得很香,梦里梦到了七哥。七哥骑着好大的一匹白马,就跟他说的童话故事里的白马王子一样,我好开心,然后就醒过来了!”谢恒奴本来很开心,但说到后面,美丽的小脸蛋上一阵黯然。

    谢韵儿笑着问道:“那之后许久没睡着?”

    “嗯。”谢恒奴低下头。

    “还说自己睡得好呢,又在想老爷了吧?没事,老爷待我们那么好,想他是应该的。要不了多久,老爷就该往回走了,等回到京城,咱家里可热闹了。唉!家里缺了主心骨,就是不行啊!”谢韵儿说到后来,一脸的感慨。

    谢恒奴眨着大眼睛问道:“韵儿姐姐,我什么时候才能把小宝宝生下来,跟曦儿和小文玩?”

    谢韵儿摸着谢恒奴的小脑袋,没好气地道:“刚想说你听话懂事,是个大姑娘了,现在又露出小丫头片子的模样,成天就想着玩。”

    谢恒奴笑着吐吐舌头,螓首微颔,面色间有几分羞赧。

    谢韵儿道:“算算日子,你是二月天怀上的,估摸年底才能诞下孩儿。女孩子家,头一胎最需要保重,年底诞子,需要保暖,年初坐月子也得格外小心,到明年春暖花开前,你先别想着玩,安心静养就是!”

    “哦,还要那么久啊,要是到时候七哥不回来……呃,好辛苦啊,好想七哥,七哥还没见过我怀孕的样子呢!”谢恒奴撅着小嘴道。

    “总会有机会的。”

    谢韵儿看着后花园正玩得很开心的几个女孩,感受到院子里的欢声笑语,心中愈发怅然若失,轻叹道,“老爷年底前必定会回来,而且以后你跟老爷长相厮守,有了这头一胎,等于是开了个好头,将来儿女成群,你会体会到做一个母亲有多幸福。”

    谢恒奴躲在谢韵儿的怀里,撒娇道:“才不要呢,生一个都很麻烦了,如果生多了,那会更辛苦。我会跟七哥说,让七哥体谅我一下,别让我生那么多儿女,因为我还要玩呢。”

    “真不懂事,这也是老爷能控制得了的吗?”谢韵儿笑着点了一下谢恒奴的瑶鼻。

    “谁说不可以,七哥以前可坏了,他都不……哦,算了,我不说了,好羞人!”

    谢恒奴刚想说一点跟沈溪闺房中的隐私,但见自家姐姐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自己,赶紧缄口不言。

    谢韵儿笑道:“小色胚,再学坏一些,都快跟老爷一样了!”

    谢恒奴道:“好啊,我听到姐姐说七哥的坏话,回头我就告诉七哥,让七哥罚姐姐!嘻嘻!”

    ***********

    PS:今天是冬至节,天子在这里祝大家热热和和,该吃汤圆的吃汤圆,该吃水饺的吃水饺,该喝羊肉汤的喝羊肉汤,祝福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