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穿越小说 > 寒门状元 >

第一〇九四章 主帅

    土木堡西门外爆发的战事,从正午时分开始打响,一直持续两个多时辰,九月的天气,日落西山时,战场上已是尸横遍野,空气中充斥着浓重的血腥气息。

    对于明军来说,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战争。

    五千八百多步卒,加上两千民夫,与四千凶悍的鞑靼骑兵交战,这本是一场没有任何胜算的战事。

    但偏偏,因为沈溪的存在,有了佛郎机炮、新式火枪和利用牲畜发起自杀式袭击,使得这场战事被赋予更多内涵。

    沈溪正在创造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战争奇迹,以几乎一比一的兵力,以步兵对骑兵,在平原地形展开交战,并且在战事中占据上风。

    对于鞑靼主帅,勇猛的女将火绫来说,这是她最黑暗的一天,因为这天……她失败了。

    鞑靼骑兵自开战以来战无不胜的辉煌,没有在她身上得到延续,她率领的人马中了沈溪“奸计”,前后加起来仅仅只是被沈溪用佛郎机火炮射杀的鞑靼骑兵数量,就超过五百人马,至于在乱战中被箭矢、佛郎机火铳和骡驴捆绑的火药炸死的士兵则超过两千。

    敌人在中远距离分别遭到佛郎机炮和火铳的打击,而在鞑靼人拼命靠近,陷身于密集的战阵中时,其赖以征服草原的骑射更是无从发挥。

    在短距离内,鞑靼骑兵必须集中所有的注意力,查看从四面八方捅来的长枪,以及地上滚来准备砍马蹄的刀兵,哪里还有时间去挽弓射箭?

    双方在贴身肉搏战中,被乱枪捅死或者被砍去马腿后跌倒在地的马匹不计其数,一旦鞑靼骑兵失去冲击力,变为步兵,兵器一寸长一寸强的优势就体现出来,往往鞑靼人挥舞马刀左支右挡,但却突然发现自己被不知道从哪儿捅来的长枪给刺穿胸膛。

    双方经过两个多时辰的血战,明军稳稳占据上风,随着鞑靼骑兵陆续倒下,一个个战斗的圈子开始缩小。

    “乌啦啦!”

    就在鞑靼人已经溃不成军时,鞑靼骑兵发动最后一轮冲击,这次他们的目标是冲着原本身处军阵前列,但在开战后却被挤在战场后方的沈溪。

    火绫亲率汇拢后的五十余骑,朝着沈溪冲杀而至。

    沈溪身边护卫人马不少,但鞑靼人绝地反击,气势如虹。火绫此时浑身是血,身上有好几个地方挂彩,但她要趁着战败身死前完成最后一击,一举将沈溪击杀。

    但沈溪岂是好相与的?

    此时沈溪自己手上便拿着一杆新式火铳,这是他用来防身的利器,在明军军阵被这股鞑靼骑兵冲得七零八落时,唯独骡车阵周边士兵还保持建制。

    战场上充斥着“杀啊!”“保护大人!”等等混乱的言语,沈溪此时早已从高台上撤下来,因为他不想自己被不知道从哪儿射来的一支箭给射穿要害,现在他跟在榆溪河战场上遭到鞑靼骑兵偷袭时做出的举动一样,那就是尽量逃命。

    什么保持主帅的威仪跟他半点儿关系都没有,如果连命都没了,摆再酷的造型也是徒劳,他现在要做的仅仅是把小命保住,再伺机杀几个鞑靼人,让别人知道他这个三军主帅不是好惹的。

    鞑靼人来势汹汹,沈溪暂时放弃立威的事,虽然骡车的车厢下面非常安全,但他仍旧觉得不保险,此时两排骡马车中间的地方反倒安全一些,除了车厢有一定高度可以挡住弓箭外,如果鞑靼人冲过来,也难以越过骡车以及车厢这道屏障。

    “保护大人!啊!”

    几名官兵挥着长刀挡到了沈溪面前,他们立即成为鞑靼人优先击杀的目标,因为这些鞑靼人不知道这些明军士兵喊的是什么,他们只知道一件事,不能让这些多嘴的家伙把明军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先清除威胁再说,管他喊的是什么。

    当鞑靼骑兵千辛万苦杀到明军军阵后排时,发现原本站在高台上摇旗指挥作战的明军主帅沈溪,不知道钻到哪儿去了,只有那杆军旗还矗立在那儿,不过此时已经摇摇欲坠。

    “乌啦啦!”

    鞑靼人找不到沈溪,就朝军旗方向杀去。

    在鞑靼人看来,沈溪应该跟军旗在一起,就算不在一起,杀不掉沈溪,将明军旗帜拔掉也可以扭转战局。

    只有火绫眼尖,发现沈溪此时已经跳到骡车阵中间,四周隔着骡子以及装载火炮的车厢还有许多拿着长枪防守的护卫,因为骡子和车厢与其他骡车连在一块儿,如此杀过去无法通过骡车阵这道屏障。

    “受死吧!”

    火绫为了发泄自己的愤恨,说出了大明人的语言。

    火绫发音非常标准,源自于她对中原文化的了解,她策马往沈溪身边冲杀而去,距离十余步的时候,她胯下的骏马突然腾空而起,在周边明军将士目瞪口呆的注视中,在沈溪不解的目光中,骏马直接飞跃过骡子和它身后四五尺高的车厢,等落下时已经跨越车阵,出现在了沈溪面前。

    “保护大……”

    这次一名明军官兵话还没说完,就被火绫战刀砍去半边脑袋,火绫继续朝沈溪身边杀去,危急关头沈溪根本不顾什么形象,只要能保命,哪怕用最窝囊、最不可理喻的方法——直接往人堆里钻。

    不是要杀我吗?你单人匹马跃过来,双拳难敌四手,你有四条腿的马怎么样?我这边全都是人,你一个人能杀四五个,或者能杀十个八个,那给你五六十个人你怎么应付?

    沈溪身为三军主帅,没有逃跑方面的顾忌,他一边往人堆里挤,一边大声喊道:“杀此人赏金百两!”

    金钱的诱惑力无比巨大,赏金百两,到底是笔多庞大的数字,普通士兵根本不敢想,他们只知道这笔钱可以供他们一辈子花不完,这会儿就一个女人杀过来,后续鞑靼人马已经被阻截,陷入重重包围,一个女人再凶悍也就那么回事。

    大明男子同样看不起女人,哪怕这是个鞑靼女人,于是火绫本以为明军士兵会闪开避让,以便她追杀沈溪,却没想到周围的明军士兵跟打了鸡血一样朝她冲过去。

    火绫已经在战场上砍杀了两个时辰,早已精疲力竭,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火绫还想鼓起余勇追击沈溪,却发现沈溪溜得比耗子还快,她砍杀两个举起长枪刺过来的明军士兵,绝望地呐喊:“沈溪,你过来,我要跟你决一死战!”

    沈溪听声音离得有些远了,心中大定,他怕火绫用弓箭射他,干脆一矮身进入人堆里,连头都不露出来,以至于火绫到后来根本就不知道沈溪往哪个方向逃走了。

    火绫挥舞战刀,虽然她很英勇,可惜她的骏马已经支撑不住,被人用长矛刺进马腹后,马匹终于不支,向前倾倒。

    火绫跟着摔倒,她一个鱼跃翻身,正要稳住身形站在地上,继续搜寻沈溪的踪迹,却发觉无数的长枪和刀剑朝她身上招呼。

    “叮叮叮!”

    千钧一发之际,火绫架开攻击而至的枪尖和长刀,但此时她整个人已经失去平衡,还没等落地,就感觉到无数张大手将她给接住。

    “我抓到活的啦!”有明军士兵在喊。

    “我也抓到啦!”

    火绫感觉自己的战刀被人卸了去,就连盔甲都被人扒了,只剩下里面的软甲,人被举过头顶,很多明军士兵都想在她身上抓一把,找个信物,以证明自己是生擒火绫的那个人,以便回头去跟沈溪去讨要那百两黄金的赏赐。

    “沈溪,出来!”

    火绫身体失去自由,被人给抓住,但她还是在空中拼命挣扎呼叫,可惜她此时仰面朝天,已看不到沈溪在哪儿。

    沈溪没那么傻应声,因为这会儿鞑靼骑兵尚有残余在不远处,沈溪尽量让自己低调些,连外衣都脱了下来,因为京营中有不少“娃娃兵”,除了火绫外其余的鞑靼人并没看清他的容貌,所以现在的他很安全。

    过了不久,火绫就被人捆绑起来,明军将士差点儿将她大卸八块,但他们知道抓到活的赏金更高,因为这是军中历来的规矩。

    死的火绫都价值赏金百两,活的火绫应该价值二三百两,很多人都上去抓一把,以至于火绫的软甲被人抓破,后续还有人想过来抓火绫,就听到沈溪招呼道:“人人有份,不用争抢!”

    这才令往火绫身边蜂拥挤过去的士兵队伍消停了些。

    那边厢,鞑靼随同火绫冲杀过来的五十余骑已经被明军将士斩杀或俘虏,远处只剩下鞑靼人零星反抗,但已不成气候。

    “大人,我们胜利啦!”

    胜利归来的胡嵩跃好似凯旋的大将军一样,过来跟沈溪报喜,他自己没想到,昨天夜里还因为取水问题折损不少人马,在他眼中战无不胜的鞑靼人,到了今天居然就落败,在沈溪的指挥调度之下,大明官兵好似天兵天将一般。

    “大人!”

    更多的士兵往沈溪身边聚拢。

    之前还是火绫被举到天上,此时轮到沈溪被人举过头顶,沈溪逃得了鞑靼人的追杀,却逃不过自己手下的官兵,就这么被人抬过头顶。

    沈溪这会儿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高喊道:“放本官下来!”

    就算他再大声也是徒劳,那些精神抖擞的官兵就像发了狂一样,庆贺胜利的喊声淹没了一切。

    沈溪被人高高举过头顶,被人抛起来,沈溪感觉有无数双手摸自己,他想骂,但就算骂了连自己都听不到,又怕自己成为残余鞑靼游骑的靶子,所以干脆缄口不语。

    最后还是胡嵩跃和刘序等人赶过来,为沈溪解围,等沈溪被人放下时,发现自己已经衣不遮体。

    “放肆,你们就这么对大人吗?好大的胆子!”

    胡嵩跃刚要开骂,忽然发现自己也成为了士兵的目标,很快被人从马上给拎了下来,丢到了天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