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科幻小说 > 死灵档案 >

十八 时空童子?

    杨晓奇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令我浑身上下的毛孔都跟着颤抖起来。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感顿时传遍了全身。

    我盯着距离我们只有十几米的石像,看到那张诡异的笑脸,甚至让我有种她还活着的错觉。

    “为什么说是他在跟着我们?”

    杨晓奇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对我说道:“我们绝对没有走重复的路,你仔细看,四周根本没有任何的脚印。我可以确定这个地方咱俩绝对没有来过。”。

    我被他说得迷糊,一时间不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问道“不是循环?”。

    杨晓奇摇头说不是。

    “那是什么?”我问。

    杨晓奇轻声道:“鬼打墙。”。

    我倒吸口凉气。鬼打墙,这个词我听过不止一次,也明白其中的意思。

    人在固定的地带,比如坟场,或着森林会遇到鬼打墙,这好像挺神秘,其实是因为这些地方的标志物,容易让你混淆,因为人认清方向主要靠地面的标志物,当这些标志物有时候会造成假象,也就是给你错误的信息,这样,你觉的自己仍有方向感,其实也已经迷路了,当人迷路的时候,如果不停下来继续走,那么一定是本能运动,走出来是一个圆圈。

    其实说白了就是人不承认自己已经迷路,所以才会把这种原地打转的行为称为鬼打墙。

    “不是有指北针吗?我们根据指北针往一个方向走,别去用眼睛判断路线了。”我提出自己的意见。

    杨晓奇听我说完后,竟然非常干脆的摇了摇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一惊,忙问他怎么回事?

    他轻声对我道:“飞镜给我说过,鬼打墙其实是鬼魂身体里散发出的一种可以扰乱人视觉神经的毒素,促使人进入一种‘清醒’的迷路状态。你刚才说的那种是纯粹的迷路,并非鬼打墙……”

    她这么一说令我无地自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孤陋寡闻了。想了想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杨晓奇道:“那种鬼魂身上所带的毒素要想时时刻刻的控制人,必须在必要的距离之内才行,这也是为什么那个石像一直跟着我们的原因。”。

    我听了恍然大悟,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问他“为什么他这么大刺刺的杵在我们面前。这不是告诉我们一切都是他作祟了么?”我指着前面的石像。

    “这也是我奇怪的地方。”杨晓奇仔细想了想继续道:“有可能是在向我们传达什么意思吧。”。

    他说完陷入了沉思,我脑子里乱做一团,不明白这事情应该在哪里找突破点。隔了很久,杨晓奇终于开口。

    他道:“飞镜说过,鬼魂都是没有实体的,要想害人必须会依附在一件物体上。换句话理解就是,灵体孤魂即便不现身,我们也一定会着了道。但是眼前这个明明就现身了。这不按常理出牌啊。”他说完摸着下巴。

    我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问道“会不会是这个石像的问题。也许这里的鬼魂是好的,依附在一个石像上目的是为了想让我们帮助他什么别的?”。

    杨晓奇认真的考虑了我的话,不确定道:“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以前我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哎,算了,先不管那些了,你在飞镜背包里找几样东西,看看有没有猎鬼的工具。无论这个鬼是善是恶。他此时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你我就没有必要对他客气。咱们先礼后兵,先看看那个石像是不是有问题。如果没有就让你看一看我的猎鬼手段”。

    我点头,然后在背包里拿出几张符咒和那卷血蚕丝。递给了杨晓奇之后,他拿在手里垫了一下,对我一甩头然后向着石像的走去。

    我在他的身后拿着手电筒给他照亮。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朝着石像过去。那石像平静的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似乎根本就没把我俩当回事一样。

    我觉得自己二人这么小心其实一点必要都没有,这种环境下,打着手电本身就是一个很显眼的行为。但是人的心里作用下还是会不自觉的变得谨慎。

    靠近石像后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杨晓奇说要把石像推开看看。

    我担心道:“你确定没有危险?”。

    他瞪我一眼没有回答,然后拿着匕首开始敲打那石像。

    咚咚咚。

    一种很空洞的声音传来,我心里一惊 杨晓奇也是眉头一皱,接着他又敲了旁白的石像一下,声音完全不同。

    果然有问题。

    杨晓奇嘴里嘀咕了一句,然后对我道:“这石像里面应该是个空的。应该藏着东西。”。

    我点头同意他的观点,那声音却是空洞的很,不像是实心的石头可以发出来的。

    “我们砸开看看”他忽然道。

    我一惊,心道这也太横了,让他三思。

    杨晓奇很有把握似的叫我放心,然后开始准备物色东西。我们身上的装备除了匕首就只有一把砍刀,根本不适合砸石像。最后他相中了一个掉落在地上的石俑脑袋。

    我们两个抱起来,使劲的向着石像砸去。反复几下后,石像碎裂。

    等灰尘散去,我们定睛一看立刻大惊失色,石像的腹部竟然隐藏着一个孩童的干尸。

    我立刻脱口道:“这东西怀孕了?”。

    说完后意识到自己的弱智,闭嘴看着杨晓奇。他眉头皱了皱,然后面色哀伤道:“我想那个鬼魂就是想要我们发现这个婴儿的尸体,所以才会依附着这石像上一路跟着我们的。”。

    “那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我问。

    杨晓奇说不知道,也许是让我们把孩子带出去葬了。

    我不觉得他说的像是开玩笑,想了想,还是决定带着这个小孩。

    杨晓奇见我同意后,他在背包里拿出一个防水布,然后把尸体包进去背在了身上。我在一旁看着他,自己也帮不上忙就开始打量四周的情况。

    忽然,地面上破碎的石头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细看去那竟然是一行小字。

    “这里有字”我指着石头对杨晓奇道。

    他显然不信,“那个时候到底有没有造字还不知道呢,怎么可能有文字的记载”。

    我立刻打断他的话,让他自己去看。字体是刻在碎裂的石像内部的,要不是我们砸开根本发现不了。

    当杨晓奇看到那几个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他缓缓道:“这好像是战国时期的字体。”。

    “上面写的什么”我问他。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最后倒吸口凉气道:“时空之匙,有德者得。”。

    我心里一喜,道“时空之钥?看看在什么地方。”。

    我们两个开始认真的搜索石像内部的每一处空间,但是都一无所获,里面除了这几个字之外,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我奇怪道:“什么也没有啊。难道说我们没有德才,不配得到那时空之钥?”。

    杨晓奇忽然想起什么道:“不对,不是什么也没有。”。

    说完他指着自己背上包着孩童尸体的包裹。我马上领会他的意思。轻声问道:“你确定就是他?”。

    这哪是时空之钥,分明就是时空童子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