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大明闲人 >

第988章:原来娇娘是雌雄

    东套之南,汇合了常豹和何言两人队伍的徐鹏举,正得意洋洋的给二人说着自己笑傲草原的光辉事迹,冷不丁忽然突兀的打了个冷颤,只觉一股莫名的恶意侵袭而来。

    惊疑不定地转头四下看了看,却并不见任何异常,不由的低声咕哝了一句。

    常豹疑惑的看看他,道:“徐元帅,怎的了?”

    徐鹏举翻了个白眼,哼哼道:“请叫我徐狼将,狼将!谁在喊我元帅,别怪我跟他急啊。”

    常豹好笑道:“就你?还郎将?我倒是敢喊,可你敢答应吗?朝廷官职,私相授受,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徐鹏举就是一窒,随即恼怒道:“常老二,你故意的是吧。我说的是苍狼的狼,特么跟朝廷有屁的关系。你少给我挖坑!对,你这样的怎么说来着,唔……老阴比,对,就是这个词儿。阴比,阴险恶毒的比货,说的就是你这样的。跟咱们这些光明磊落的汉子,全不是一个品种。跟你同类的,大都在宫里,你在咱们这儿啊,没市场啊。”

    常豹就笑不出来了,恨恨的瞪着他,咬牙切齿。这话太特么恶毒了,丫的都从哪儿学来的啊?真想弄死他啊。

    徐鹏举三两句就占了上风,顿时心中畅快,昂着头得意不已。小样的,跟我斗?我可是整日跟在苏老大身边的人,随便拿出几个词儿来,看能怼死你不?

    不见苏老大愣是凭着一张嘴,活活将火筛都给说死了吗?咱不求能达到那种程度,可哪怕是万分之一,也不是一般二般人能承受的了的。

    现在舒坦了吧,直娘贼,几个混蛋玩意儿以前整天挤兑我,如今千万别给爷逮着机会,不然定要一一报复回来,哼哼!

    旁边何言眼见不好,连忙打个哈哈圆场,岔开话题道:“对了,怎么走了这么久,还不见贼人的影子?我当日接到讷言的传信中可是说,此番来袭的贼人,可都是近千人规模的。就算之前那些用诡计袭扰咱们的,也不过才百来人吧,那其他的呢?是只是他们派出了前队,还是说那根本就是个小贼伙,并不是咱们的既定目标?”

    说到正事儿了,徐鹏举和常豹都不再打闹,徐鹏举先道:“我也听老大说了,按照咱们的消息说的,来这南边的应该有两支队伍。一支就是被我已经全歼的沙漠之狐;还又一支,便是那狡猾难缠的漠南一窝蜂了。据说那一窝蜂的头领是个娘们儿,应该极是醒目。对了,此次袭扰你们的贼人,难道就没露什么端倪?”

    何言和常豹都是皱着眉微微摇头,但摇着摇着,忽的常豹心头灵光一闪,猛地就此僵在了那里,霍然抬头,转目看向后面那个一副如丧考妣、垂头丧气的少年。

    徐鹏举和何言都察觉到了他的异常,不由的精神一振,徐鹏举急急道:“常阴比,你可是想起了什么?”

    常豹点点头张口道:“我…….我操!姓徐的,你叫我什么?特么的二爷跟你拼了!”他刚吐出一个字来,猛地省悟过来,顿时涨红了面孔,就马上合身扑了过去。

    噗通两声,徐鹏举别说没防备,就是有防备,单就身手而论,两个他绑一块儿也不是常豹的对手啊,顿时便唉哟一声,眼眶子上早挨了一拳,通叫着落下马去。

    这一下,顿时惹得整个队伍一阵大乱。魏国公家的护卫固然惊怒的忙去下马搀扶,常家的护卫也是如临大敌,仓朗朗连声响中,已是纷纷抽刀出鞘,瞬间将常豹护在中间。

    “唉哟唉哟,这是作甚,都住手,快住手!”何言先是一愣,随即大惊失色,慌不迭的催马向前,拦在两人中间。

    徐鹏举哼哼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捂着眼,指着常豹跳脚大骂道:“常老二,常阴比!怎么了,我就这么喊你了,你还敢动手?我操的,就兴你们往日给爷起外号,羞辱爷,爷喊你们几声就不行了?打我?来,你特么有种就杀了爷,爷要是皱下眉头就是你养的。我就叫,我就喊了怎么着?常阴比,老阴比!你特么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阴比!”

    常豹气的浑身发抖,脸色铁青铁青的,眼中有危险的光泽闪动。何言这个苦笑啊,连忙又再拦住,劝道:“我说二位,咱们这还说着正事儿呢,你们再这样闹下去,耽误了讷言的大事儿,怕是谁也不好交代吧。依我说,两位不管有什么过节,一切都且放下,待此番大事儿过后,随便你们怎么再闹,如何?”

    他也是无奈了,早知道这俩货是这德行,他又何苦跑来夹在中间遭这份儿罪?只是眼下已经如此了,就想要抽身都不好办了,心下不由的深深后悔起来。

    不过好在苏默的名头总算管用,无论是徐鹏举还是常豹,听到他再次提到苏默,不由的都是收敛起来。

    常豹淡淡的道:“也罢,看在苏哥儿面上,我也不为己甚。不过,姓徐的,你最好管好自己那张臭嘴,再要辱我,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用,定与你分出个生死高低来。”

    徐鹏举大怒,当即就要反驳,却被何言一把按住,连连使来眼色。再想想双方的力量对比,终是心中存了怯,当下梗了梗脖子,强撑道:“分生死就分生死,爷会怕你吗?你让爷管好自己的嘴,那你首先也管好你那条口条,否则大不了做过一场,谁又怕了谁去!”

    常豹不屑的瞥了他一眼,眼见何言幽怨的眼神又看了过来,终是有些抹不开面儿,最终只是哼了一声作罢。

    这一阵闹剧总算是收场了,三人再次上马前行,却是何言在中,将这两个爆仗分别隔开两边,免得再争斗起来。

    “常二哥方才似有所得,便请继续说说吧。”眼见气氛尴尬,这会儿何言主动开口道,将话题重新提起。

    常豹点点头,又再瞥了眼后边的小孟,叹口气道:“若说有什么不对劲儿,倒是让我想起这事儿的起由来。何大哥,你可记得咱们最先如何被惊动的吗?”

    何言一愣,又见他一再看向小孟,不由的豁然省悟,失声道:“你是说,那个叫嫣娘的?”

    后面小孟忽的听到这个名字,不由的猛地抬起头来,催马向前急急道:“怎么怎么,可是找到我家嫣娘了吗?她在哪儿,有没有事儿?唉哟,可怜我那美人儿……”他叫着叫着,便红了眼圈儿,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似的。

    何言三人面面相觑,徐鹏举还好点,毕竟他跟小孟不熟,也没经历之前的事儿,只是诧异的看看他,没说话。

    可是何言和常豹却是心知肚明,眼瞅着这少年一往情深的模样,不由的都是哭笑不得,偏偏又不知该怎么说好。

    最终还是常豹出头,毕竟事儿是从他这边开始的,小孟和那嫣娘也是常家带出来的,于公于私,他都要给所有人一个交代的。

    “小孟,你且别忙着哭。我来问你,你这个……呃,小妾,你究竟是从哪里寻来的?你对她……可知其跟脚?”

    小孟一呆,没想到常豹竟然问出这么一句来。当下疑惑的抬头看看他,待又见几人都是一脸的郑重,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我……我当然知道了。”他迟疑着咽了口唾沫,犹疑了下这才道:“她原本姓罗,乃是商家之女,后来家道中落,不幸沦落街头,被我舅父收留。舅父见她伶俐乖巧,又因膝下无女,便收了她为义女。此番我往凤翔省亲,一见钟情,两下里都是有意,这才终成佳话。呃,常二哥,你这般问是何用意?莫非你们怀疑她……”

    他说到这儿,眼见对面几人都是面色凝重,不由的心中咯噔一下,只觉一颗心直往下沉去,忍不住急急道:“不!不可能的,嫣娘怎么可能是坏人!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她一个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她…….”

    说到这儿,他忽然记起嫣娘轻易的抱起那酒坛子的一幕,当时常熊常罴兄弟还曾因此也疑问过来着,结果被嫣娘几句话,轻描淡写的推搪过去。

    当时还颇不以为然,但是这会儿得知众人竟怀疑到嫣娘身上,再想起当时那一幕来,不由的也突然生出几分怀疑来。难道说,嫣娘她……真的……

    不对,不对,要是嫣娘真的有问题,那舅父舅母怎么可能收其为女?又怎么可能不对自己说?这其中定然是二哥他们误会了。对,一定是这样。

    这般想着,便要张嘴申辩。却不等开口,就被常豹一句话噎了回去。

    “你可是觉得,如果你那小妾有问题,你那舅父定然会暗示与你对吧。”

    小孟啊了一声,下意识的点点头。

    常豹却怜悯的看看他,叹口气道:“罢了,是不是如咱们猜测那样,只消现在立刻派人回一趟凤翔就明白了。只不过,希望你能节哀吧。”

    旁边何言、徐鹏举都是点头。唯有小孟还是有些懵里懵懂,不知道何以回一趟凤翔就明白了,还要自己节哀,这都哪跟哪啊。

    何言不忍,指点道:“小孟兄弟是吧,常二爷的意思是,倘若你那小妾没问题,则自然一切好说;但若是不然,那你舅父当时必定就是被其胁迫所致。既如此,一旦等你们离开了,贼人们达到了目的后,你那舅父可还有留下的价值吗?不但没有了价值,甚至让他活着还会泄露他们的行踪。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杀人灭口。唯有人死了,才不会泄露什么。而且哪怕是被官府发现了尸体,只怕破案也一时半会破不了的。如此一来,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护他们。而等到真的破了案,他们的大事儿也早就做完,远走高飞了。所以……唉,你明白了吗?”

    小孟傻傻的听着,脸色越来越苍白,半天说不出话来。直直老半响后,忽的猛然大叫一声,拨转马头便往后走,激动之下,整个人都在不停颤抖着,唬的身边几个亲随连忙抢上扶住。

    常家众亲卫暗暗手扶在刀上,纷纷看向常豹。常豹却微微摇头,叹道:“让他去吧,旁人看总不比他自己去看的明白,也好让他彻底死了心。”

    众侍卫这才作罢,给他让开路来。只是这边还不待起步,忽的猛听前方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随即一个斥候急速奔来,到的近前,就马上一抱拳,大声禀道:“报!前面发现敌踪。大约百余骑模样,为首者乃一女子,疑为一窝蜂首领,请诸位公子速速定夺!”

    正往后走的小孟身子猛的僵住,下一刻,霍然回转身来,双目死死的盯着来人,眼中有疯狂的血色涌起……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