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无敌魔剑 >

第368章 痛入骨髓的,原来是从来都没有忘记你

    拒绝了天魔的破招邀请,身披斗篷的人继续说道:“相传,八面天碑从天而降,天碑上的内容各不相同,而坠入魔门之地的却是以图案的样子,魔门初代祖师天资聪颖,才情绝艳,参悟石碑上的内容最终创出名震天下的万魔相。而此人魔功大成之后出关,自称始魔,横行天下,再无敌手,创立魔宗,风光无限,在当时难有匹敌。之后收徒七人传下万魔相,但是这七人虽然天资很好,但是始终不及其师尊,只能领悟少部分,再历经数十年,七大传人之后闹分家,便是如今的七大魔宗了。”

    “哈哈哈哈,不愧是你,连这等事情都知道。”天魔大笑,眼中光芒闪烁,说不出笑中带着杀意还是其他。

    “不过,你的野心未免太大了,就不怕撑死你。”

    “我的野心大,这种话最好不要乱说,否则我的那些师长可饶不了我呀!”

    “哼,你天魔的野心从你修炼万魔相就可以知道,只不过你的实力越强,作为盟友的我当然乐见其成。”

    “请坐!”天魔抬手,那杯倒满的酒杯凭空飞离桌子。

    身披斗篷的人大步走到一边坐着,手接住那杯酒杯没有着急的喝一杯,道:“你变了不少啊。”

    “哈哈,久别重逢,你我合该不醉不归才是。”天魔大笑说道。

    “我今天应邀而来可不是为了喝酒的,你我之间要合作了,这诚意,这杯酒,我干了。”身披斗篷的人不急不缓的说道,而后一饮而尽。

    身披斗篷的人丝毫没有身为客人的觉悟,甚至可以说是喧宾夺主了。

    天魔闻言轻笑一声,脸上没有丝毫的怒色,道:“我有一个计划,不知你有没有胆量。”

    “胆量?你是不是喝醉了。”身披斗篷的人冷笑。

    天魔一怔,随即大笑不断:“是我失言,自当自罚一杯。”

    之后不久,那名身披斗篷的人离开房间,天魔也在不久之后带着心腹离开。

    ……

    一处僻静的小院内,张凯枫换了一身黑色的长袍,正与金牛悠闲饮茶,只是脸上略有苍白,显示他的内伤尚未痊愈,不过已经不妨碍他行走了。

    “你的伤势如何了?”金牛问道。

    “不碍事,再过些时日便可痊愈了。”张凯枫说道。

    他虽说得轻松,但是那段在密室中疗伤的日子可不怎么好受。与半步先天对战可不是易于,内劲盘旋在体内久久不散,莫老虽然说可以相助他将地老的内劲排出体外,他没有答应,他虽然是还虚之境,但是想要独自一人将半步先天高手的内劲排出体外,稍有差池可是立刻毙命。莫老当然不允许,但是他坚持,他还想要迈向更高层,提前了解半步先天的力量是不错的机会,最后答应莫老守在密室外,这才开始运功疗伤。

    被莫老压制的内劲爆发,半步先天的内劲实在霸道,似要撕裂他一般,要不是他功力提升,又在逢魔之日修成圣魔元胎第二层,罡气自动生成罡元,化入体内,扛住大半内劲,恐怕就算莫老帮忙压制住内劲也要天天吐血不可。

    不过,他起初也不敢立刻将霸道的内劲排出体外,以魔元包裹内劲,只能一点一点的来,每排出一点内劲都需耗时甚巨,好在没有发生意外,最后当最后一点内劲排出来后整个人都累得晕厥过去,醒来之后就已经是过了一旬了。

    “那就好。”金牛松了口气,他知道眼前的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

    就在这时,一股杀意激荡,直冲九霄。

    “好强的杀气,是谁?”金牛温和的脸庞瞬间升腾起冷冽的杀意,来人此举挑衅意味十足。

    张凯枫神色自若,摆了摆手,道:“不必在意,我知道他是谁。”

    很快,一道挺拔的人迈步进来,一张英气十足的男子龙行虎步,正是慕容长天。

    “领死,张凯枫。”慕容长天愤怒一吼,双掌朝前推出。

    出掌瞬间,顿时掌力惊骇无比,真气如狂涛裂岸,直扑端坐在石桌边的两个人而来。

    金牛缓缓站直,骨指咯吱作响,一身拳意流淌,一股凶悍的气息不加掩饰的冲出。

    “让我来看看,当今慕容世家的第一人功力到底如何?”金牛一声喝,足下一震,登时拳头震出拳劲。

    拳劲带着刚猛的狠劲,正面硬悍扑来的掌劲。

    登时,两股势不相容的力量各自爆发出自己的霸道。

    地面上的石板岂能承受得住此等的力量,瞬间崩溃,碎屑乱飞,遮掩了视线。

    金牛神色一变,要趁着这一拳的力量,趁势冲出去的脚步竟是被对方的真气压制下来。而且对方的真气竟是源源不绝,仅仅一掌,每减少一分,力量增加一分。

    奇特的武功,金牛蹙眉,如今僵持的局面,恐怕他来不及换上一口新气就被慕容长天一掌击败了,慕容世家的第一人果然是不容小觑之辈。这些年他虽然接手家里的生意,但是对于拳法的修炼从未懈怠,想不到还是稍逊对方一筹,就在金牛陷入进退两难的时候,变数突然出现。

    “刷!”

    一股回旋剑气,急如迅雷,猛如暴电,快速掩入。

    突然出现的剑气冲去两方的拳掌领域,轰隆一声,三股力量登时消弭殆尽。

    “老子还没施展出来我的神拳,你这家伙就是扫兴。”金牛噔噔几步后退,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大口喘息,脸色微白,不满的说道。

    “嘴硬!”张凯枫瞥了他一眼,不再理会,而是转过来望向来人,道:“这算是慕容世家提前打招呼了?”

    “哼,你张凯枫如今四面树敌还少么,却不安分,嫌命长了吗?”一身青色长袍的慕容长天问道:“若是慕容世家也出手,你认为你今天会有机会从这里走出去么?妄自尊大。”

    “我要走,没有人能够拦住我,就算加上你们慕容世家,那又如何,那些人欠魔剑道的,我都会用我的方式一一取回来。”张凯枫冷峻的脸庞杀意满布:“就算以整个天下为敌,我也再所不惜。”

    “那么你就不应该把阿雪也带入必死的漩涡中去,你的无动于衷,更该死。”慕容长天脸色更冷了。

    张凯枫不为所动,道:“她明知道我与她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为何放不下。你回去告诉她,五年前,她心中的张凯枫已经死了,叫她不要在来纠缠我。”

    “哈哈……。”慕容长天闻言,更是怒极反笑,英俊的脸庞扭曲,狰狞吓人,指着张凯枫,道:“你张凯枫果然没有让我失望,阿雪真该听一听令她心碎的声音。你可知,阿雪为了你,如今成了江湖上各大势力必杀的名单,慕容世家纵使不惧任何人,终有一天,护不住她,难道你要让他香消玉损吗?”

    “与我何干!”张凯枫冷笑。

    “张凯枫你真狠心,我算是领教了。”慕容长天咬牙切齿痛恨,却没有再次出手,愤然离开。

    心狠,他张凯枫是吗?的确是,他回来了,见了很多人,唯独避开她,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忍受着孤寂的煎熬。

    种种的思绪如千刀刺痛了那颗坚硬的心,在上面留下斑驳的痕迹。张凯枫脸色一白,整个人踉跄颠簸,好在金牛反应快,将他扶坐回椅子上,这才免去了狼狈的样子。

    “你还好吧!”金牛担忧。

    “还好。”张凯枫摇头。

    金牛许久后,说道:“其实你回来了这么久了,是应该去见见阿雪了,如今她的处境确实不好。”

    “不可,你应该知道,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她,回到慕容家才是她最好的归宿。”张凯枫叹道。

    ……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漫天黄沙遮天蔽日,狂风呼啸如同锋利的刀锋刮在身上,如此恶劣的气候,寻常人岂会选择。

    炽热的高温让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了,就在这时,地平线上出现了三道身影他们身披斗篷,将自己遮掩得严严实实的,只有一双眼睛露出外面。

    “老师,前面有一家歇脚的茶店,不如我们去那里休息一会儿,您身上的伤未愈,长时间赶路,身体恐怕挺不住。”身旁的人开口,有如黄莺般的声音,极为动听。

    “也~~~~好,就去休息一下吧!”中间的男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只后才反应过来点头。

    这三个人不是别人,其中一个人正是张凯枫,他刚才失神,正是从妖神宫出来后,两天便遇上慕容长天,想了很多这才漏听。而那名女子正是离别许久的妞妞,以及一名名为曹月秋的少,不知身份,沉默寡言,一直跟在妞妞的身边。

    不过,如今的妞妞可不再是这个名字了,自己改了名字,叫做静枫亭。在金牛那历练了几年,人长得越发的亭亭玉立,颇有出水芙蓉的样子了,难怪能够让这个腰悬佩刀的青年一见钟情。

    想到这里,张凯枫豁然一笑,不由的念起一句诗句来。

    静如娇花映水,动如弱柳拂风。

    难怪动人心弦。

    少女忙前忙后,听不到自家先生的评语,倒是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听进去。冷漠的脸庞,嘴角边,一抹微笑流入心底。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见钟情,谁说不是。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