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无敌魔剑 >

第371章 天断山,断魂之地

    老实汉子的伤势并不怎么严重,除了被张凯枫一剑刺中之外,其余身上根本没有什么伤,要不是听了张凯枫的建议,在挨上几拳装装样子罢了。

    因祸得福的汉子很高兴,要不是老板娘不允许喝太多酒,他肯定天天醉倒在桌上,毕竟难得啊。这么多年了,老板娘对他不冷不热的可愁死他了,要不是那小子出谋划策自己哪有今天,可不是要多喝两杯庆祝一下。只是那小子自从回来之后就被那丫头死死盯着,连酒都不敢多喝。难道是露馅?得找机会多叮嘱两句,不然被他抖搂出去了他从此可就啥都没有了。

    机会很快就来了,老实汉子见张凯枫身边的女娃不在,赶紧拉上他到一边唠嗑。

    “小子你的武功不弱,虽然比俺差那么一点点,但是就冲你那天帮俺打掩护的份上,俺欣赏你。”问天敌痛饮一口酒后,满面红光的说道。

    张凯枫无奈的说道:“能得问老哥欣赏这大漠中恐怕没有几人了。”

    “那是,在我们大漠,英雄好汉都是打出来的,不过你不会不顾这份交情把俺的老底透漏出去吧!。”老实汉子搂着张凯枫说道。

    张凯枫哭笑不得,怪不得他这般热情,原来是怕他把那晚上的事情说出去:“自古以来,有缘人终成眷属,老哥长得一副魁伟英武的样子有哪个姑娘不动心的。即便没有小弟这一出,老哥的心意老板娘早晚知晓的。”

    “就冲你这句话,走一个。”问天敌心情大好:“你能够与俺过招不落下风,这已经很难得了。”

    “这还不是老哥手下留情不是。”张凯枫点头。

    “大实话。”汉子诧异。

    “老哥果然是高人,一眼就看出来是假话。”张凯枫伸出大拇指。

    汉子更乐了,难得遇上知音,拉着张凯枫一直喝。店小二看着大醉的两个人,有些心烦,最近老板娘不知怎么的,就让那汉子休息,所有活都由他来做,哭死了。

    问天敌的出身也是不凡,出自中原神拳门,光听这个名字若是不了解的人当然是一笑而过。取这么个名字,想必是脑子进水了。不过这个门派张凯枫当然听说过,这个门派门人很少,就算鼎盛时候也不过十人,而且行事低调,在江湖上也没有什么名气。

    但是,这个门派的人一双铁拳可谓无敌的存在。曾经就有这么一句话来形容这个门派,一双拳头敢叫天上的仙人跪,十足的霸气。

    汉子在出师之后在中原闯荡了几年便来到了大漠,对老板娘一见钟情,从此扎根大漠。

    待喝得满嘴跑火车之后,汉子这才心满意足的走,当然不免被老板娘收拾一顿。反正他皮糙肉厚,傻乐呵的认罚。

    张凯枫是真的大醉了,醉在屋上,却怎么睡不着。

    月华如水,洒落在屋上,落在白发青年的眼中,朦朦胧胧的眼神里有丝丝阴郁。

    不远处,一对年轻的男女望着屋檐上的人却是一言不发。

    曹月秋看着旁边的人难得没有赶他到别处去,心底暗暗高兴。但是看着旁边的人满脸忧伤的样子,开始检讨了,掰着手指算了算他近几天来是不是做错事了。

    “先生一定是想师娘了。”丫头忽然说道。

    曹月秋掰手指数到半数后,忽然听到她说话,先是一惊,而后大喜,原来她不是在生气啊。原来是看到她的先生寂落的样子伤心,这好办,安慰人这种活他以前或许不会,但是没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啊。况且,这几天他可没有白白浪费光阴,明处暗处都跟那两个偷学到不少。

    扯了扯嗓子,正要开口说话,就被静枫亭说道:“你这个傻子,什么都不会,一边待着。”

    曹月秋酝酿了半天被否定,顿时露出无辜的样子,比深闺怨妇还要伤心。

    但是他不能放弃,好歹说上几句:“局外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你家先生的做法换做是我也很难说他是错的,毕竟哪一个男人愿意让自己深爱的人跟着自己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难得,他会说得这样一句话来,静枫亭静静等待下文。

    曹月秋见她没有反驳,沉吟片刻继续说道:“一个男人如果不能让自己心爱的人过上平稳无忧的日子,倒不如选择放手。”

    “……。”

    两天后,张凯枫三人离开了客栈,朝着天断山而去。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陆陆续续的人也到来,客栈的生意一下子变得很好,老板娘整天都乐呵呵的,店小二累得人仰马翻,好在老板娘看到情况,这个月的工钱多给了他一些。

    店小二乐呵呵的,招待得更加热情,再加上那些人出手阔绰,这几天他都赚了不少。

    只是他仍是看不惯那些人的样子,整天把自己当个大爷,在他面前摆谱。显摆自己的见闻,都快把他恶心吐了。这会儿,店小二才想起来那个白发青年的样子,同样出身中原,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不过,店小二很快就想起来那个人的一句话来“米养百样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想一想还真是这个理。

    这些人之后都朝着天断山的方向而去,老板娘看到这里,找到老实汉子问了一嘴。

    蹲在门外的问天敌叹了口气说道:“都是奔着张兄弟去的,这个张兄弟也太能惹事了,如今中原来的人大半都是找他来的。”

    在店里的几天,老板娘当然知道了那三人的身份,相处下来到不觉得有什么,与传闻相差很大。倒是那些来到店里的人吹鼓着张凯枫都多凶恶,无非是博得别人的笑而已。

    听着老实汉子的话,老板娘怒道:“有家仇不报那还是个男人吗,怕什么,他们魔剑道哪有负了大燕,倒是那些墙头草见不得他人的好,把一个年轻人逼到了这份上,死了活该。”

    “那是那是!那些人嚣张的样子我都看不惯,要不是我们做这一行不能欺骗客人老子早就想把那些哄骗去死地了。”问天敌翻脸比翻书的还快,笑着附和起来。

    哄完老板娘,老实汉子也跟着回店里忙前忙后,在心里默默地念叨一句,能帮你就这么多了,兄弟你自己自求多福了。

    问天敌想到里心底暗笑不已,那些笨蛋被他多忽悠了一段路程,想要追上张凯枫一行人大概要多半个月的时间。

    谁叫那个小子是他问天敌瞧得过眼的家伙,江湖道义还是要讲一讲的。若是那小子知道了,一定伸出大拇指,说不定以后还要请他喝酒。

    老实汉子更高兴了,帮着店小二都唱着歌。店小二狐疑这家伙无事献殷勤,恐怕没什么好事,就把他赶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