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无敌魔剑 >

第372章 风雨不停,江湖再见

    一处平静的村落,稀疏的村子坐落在,清晨,朴素的房子炊烟袅袅,吃过早饭的村民拿上农作工具离开家门,朝着农田而去。

    还睡眼惺忪的孩童跟着爹娘挥着小手,之后便被家里的老人拉回去洗漱吃着早饭。

    寂静的山里不久之后便传来了悠扬的歌声,那是村民代代传唱的歌谣,为淳朴的乡村增添更纯的气息。

    蒙蒙白雾尚未散尽,不远处的一间房子的房门被人从里打开,一名年轻人男子跟屋内的女子打过招呼便扛着农作工具离开家门,朝着田间地头而去。

    这是小村新添的一户人家,某日,村民见到那年轻的男子携手带着一名貌美的红衣女子而来。此后,他们在这个小村庄住下来,直到不久前他们才离开。

    男子腰间佩刀,英姿挺拔,他身边的女子模样长得极为漂亮,一身红衣如一团绽放的红花,耀眼夺目。

    “其实,这次你不必跟着我去,我一个人去顶多十天半个月。”佩刀的男子说道。

    红衣女子却说道:“我在这里等你实在太闷,我想出去走一走。”

    “你自己一个人?我不怎么放心,昔日的七魔将只剩下几个人,而且天魔野心勃勃,我想你要是贸然出现,恐怕会成为他的目标。”男子说道。

    红衣女子闻言,面容一冷,森若寒霜:“就怕他不来,当初他不顾七魔将的过往情谊对我出手,在遇见他我也不会客气了。”

    “好吧,我们就此别过,希望他日有缘再见。”年轻男子说道。

    眼看佩刀男子就要走,一身红衣女子破天荒的露出柔色,说道:“临城道,这些年谢谢你!”

    “血灵姑娘,不用客气,当年不过是举手之劳。”道出身份后,年轻男子豪气万丈:“那家伙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的刀缺少对手,我想看看他的剑锋利到何种程度。”

    “想不到魔剑张凯枫会重新出现,动作这么快,他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红衣女子点头,随后有些感叹说道:“他可真是风云人物。”

    佩刀男子闻言恼怒:“风云人物?难道我就不是吗?论英俊,我可不比他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才是。天下的女子都瞎了眼才崇拜那家伙,老子这么好怎么就没有我的份了。”

    自从那个家伙重新出现在武林之后,便搅动整个江湖。原本渐趋平静的湖水愣是被他给搅得浑浊起来,一些躲在底处的老王八纷纷冒头。那些好事的女子更是排出什么个当今天下最具男子气概的天榜。

    说起来他临城道也算是个榜上有名了,但是居然落在末尾。榜首居然是张凯枫,一首一尾相差这么大真心不爽就是了。

    “就你,一个村夫,那能有张凯枫的名气大?”血灵鄙视。

    斗嘴,从来都是他被杀得丢盔弃甲,临城道无奈:“妳就不能说说我的好啊。”

    血灵没有在这个话题纠缠下去,道:“重新出现,意味着再次身处大漩涡中心,张凯枫真是让人看不懂。”

    临城道并不觉得意外,道:“剑试天下,他以天下人打磨他的剑,这种气魄我也得学一学,这些年我沉寂的太久了。”

    “就你那把钝刀,这五年里都当柴刀了吧!”血灵轻笑说道。

    年轻男子有些尴尬,但是顿了顿,道:“妳哪里知道这些年我都是在磨刀,磨的是心中的刀。”

    就在这时,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小径的拐角处。

    临城道一身衣袍猎猎,一手按住刀柄,鞘内的刀真气流转,若是出刀必然一刀砍死敌人。

    好在见到那名身穿金色衣服的家伙后便松开刀柄,那个家伙手持羽扇,嘴角挂着笑着,缓步走来,好一副皮囊,不比天下间的仙子差多少。

    在其身边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一头金发极为醒目,状若怒狮,是个高手。

    “好久不见了,两位。”金色衣服的男子在不远处停下脚步,拱手说道。

    “金家之主金牛,掌大燕半数财富的财主,想不到会来到这地方。”血灵望着那人说道。

    “浮云,一切都是浮云。”金牛手中的羽扇摆了摆,而后说道:“两位既然你侬我侬,干嘛要这么急着分别呢?其实我来,是带了一个好消息。”

    血灵冷哼一声,转头不看那个轻浮的家伙。倒是临城道一脸的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闷着不出声。

    “狂狮,你看看,这算是哪门子的一家之主。”金牛转头对着旁边的男子说道。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狂狮寨的寨主战狂。

    “没有看头。”战狂闷闷的说道。

    金牛无语,这家伙刀法可以,但是太过木讷,怪不得这么些年,还是没有把魔道第一美女搞定。那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古话,都被他遗忘到哪去了,都不知道。

    “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们小两口了。”金牛拿着羽扇拍了拍自己额头,说道:“天魔如今不在中原了,你们小两口出门选的日子不错。”

    临城道脸上闪过喜色,看着旁边的人却见她眉头不展,顿时忧虑起来。

    “你今天来,不会是只给我们带来这个消息而已吧!”血灵转身问道。

    “就这些啊!”金牛说道。

    “就不是来找他拉帮手?”血灵再次问道。

    金牛嘿嘿一笑,道:“我倒是想,但是某人如今重色轻友,可能不愿去了。”

    “放屁,老子什么时候重色轻友了,老子这不是要赶过去吗?你赶诽谤我,叫你知道我刀法的厉害。”

    “唉!谢了未必,想你临某人出道时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如今为了个女子憔悴的样子,若是被武林女子瞧见了可要伤心啊。”战狂不急不缓的悠悠的转头问金牛道:“他这个形象怎么形容来着。”

    金牛顿了一下,眼睛一亮纸扇拍着手心。:“村夫!”

    “一语中的,妙啊!”战狂抚掌大笑不止。

    临城道冷笑连连:“小猫咪嘴上功夫渐长啊,这才几年不见,手上的功夫进步多少了?要不要用我的刀试一试。”

    “你找死!”战狂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咪,瞬间炸毛。怒目圆睁,犹如佛门金刚。

    “来啊来啊,老子今天就好好教训你这只小猫咪。”临城道不甘示弱。

    “怕你这个村夫不成。”

    “我让你双拳。”

    “老子还让你双手双脚。”

    “…………。”

    一转眼就变成了骂战,金牛扶额,这两个家伙天生不对头,一见面就吵架,比跟自己媳妇吵架还来劲。

    血灵真的无奈,便找了个地方坐着等那两个人大战完再说。

    莫约一个时辰的功夫后,大战了三百回合的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嗓子冒烟才罢手,谁也奈何不了谁。最后两个人一本正经的抱拳,今日之战不分胜负,双方约定择日再战。

    什么大战,这场口水仗一点意思都没有,金牛不由吐槽一句:“真是辣瞎我的眼睛,堂堂高手这口水仗打得忒没水准。”

    这吐槽惹来两大高手的怒视,金牛赶紧改变措辞,什么荡气回肠,石破天惊,鬼哭神嚎……总之把自己恶心得不行,这才让两大高手心满意足。

    一边的血灵绝美容颜上寒霜密布,一身红袍真气流动,若是这三个笨蛋再这么无耻下去她都忍不住出手了。

    最后暗自叹了口气,什么叫做物以类聚,这就是啊。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