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无敌魔剑 >

第378章 功成

    天断山,一处武林遗忘的地方,因为张凯枫这个名字再被提及,引动八方风雨。

    功力高的人登上了顶峰,在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中找到了张凯枫,只是那是他么。

    张凯枫雪白色的长发,一身雪白的长袍,闭目却再也没有一点的气息的波动,就连心跳都没有了。

    天断山,一处武林遗忘的地方,因为张凯枫这个名字再被提及,引动八方风雨。

    功力高的人登上了顶峰,在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中找到了张凯枫,只是那是他么。

    张凯枫雪白色的长发,一身雪白的长袍,闭目却再也没有一点的气息的波动,就连心跳都没有了。

    “果然失败了。”有人叹道。

    “引动如此景象,到头来居然还是没有迈过去。”一名老人惋惜。

    “问鼎武道的终极路途终究是断了,再无人可以窥到那一点的奇迹了吗?”人群中不乏当今武林名宿,仰天长叹。

    紫阳门的男子冷笑:“不自量力!”

    “我早就说过了,张凯枫是自寻死路,他以为他是谁,竟然敢登山问道!”杨家堡的人同样大笑。

    “真的以为自己是天资卓绝的人物了,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

    “什么剑道独尊,我呸!魔剑道的余孽终究是断绝了,天意难违,哈哈哈!”

    “。”

    冷嘲热讽的人都是与张凯枫有旧怨的门派,如今张凯枫身死终于让他们心头的石头落地了,他们从此高枕无忧了。

    “怎么可能!”混迹在人群的金牛震惊得无以复加。

    战狂与临城道同样震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这个一直逆流而上的男人在此停止了吗?他们不敢相信

    慕容倾雪不敢相信,她无比的期待重逢的画面,即便张凯枫再怎么把她拒之门外她还是想再见他一面,一面就好,只是再见面会是这个结果,她无法接受。

    眼眶中的泪水怎么也关不住了,失魂落魄的慕容倾雪走上前,痴痴的看着那个盘坐在石台上的男子。一头醒目的白发,一身白袍,双膝上横着他的佩剑,即便是闭着双眼,他的双眉仍是紧紧的皱着,这就是他,什么事情都是想着一个人扛在肩上。颤抖的玉手摸过他的脸颊,她是如此的无助。

    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这般的仔细的看他,如果当年她没有被带走凯枫哥哥就不会为了她踏上江湖,这个江湖将她与张凯枫隔在了两岸,隔河相望却从此形同陌路。她失去了他五年,难道上苍也要把他余后的日子也从她身边夺走,何其残忍。

    “她是谁?”人群中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不知名的女子怎么走到张凯枫面前,是如此的亲昵。

    “张凯枫的朋友吗?”有人疑惑。

    “张凯枫的朋友就杀掉,让她下去陪伴张凯枫好了。”紫阳门的男子冷酷说道。

    “不错,张凯枫的朋友也是十恶不赦之徒。”

    “即便他已经死去,我们也要把的尸体毁掉!”

    “。”

    一众嫉恨张凯枫的人实在恶毒,居然想毁掉已经死去的人,

    金牛杀机毕露,一身真气暴涌,再也不压制自己,一个箭步就冲到了一名男子面前,一拳轰在那名男子的胸膛,此人顿时五脏俱裂,头一歪死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一身的金袍的男子出手杀人,手段雷霆万钧,那双冰冷的眸光扫视群雄,杀气冲霄,而后他咧着冰冷的嘴唇:“谁敢动我兄弟,今后将遭到我金家的追杀,不死不休!”

    “金家,他是金牛,是张凯枫的好兄弟!”有人惊呼。

    “富可敌国的金家!”

    “不错,我家就是有钱,你们想下半辈子断粮就动手试一试,老子保证饿不死你们。”金牛霸气的威胁。

    “金家又如何,他们想一手遮天吗?在我们群雄面前,金家也要死!我们。”一名男子喝道。

    “噗嗤!”

    灰衣男子话音未落,一把黑色的刀如闪电般窜出,一刀将其头颅占落,一身黑袍的临城道提着带血的黑刀走上前。

    “命够硬的家伙就上前领死,我的刀已经渴望饮血了。”临城道喝道。

    “黑刀!他是临城道!”人群中的人认出了他。

    “好好!!张凯枫的朋友都来了,今天就送你们一起下去陪张凯枫。”紫阳门的男子上前,杀机蜂拥而出。

    杨家堡的人同样不落后,道:“正好一网打尽,收拾你们这般祸害。”

    忽然,一声狮吼震耳欲聋,一道雄沉的爪子凌空抓下,爪势来得极快,拧断了杨家堡的一名武者。

    龙行虎步的男子提着杨家堡武者的头颅走到临城道等人身边,眼中的战意涌动,如一头雄狮,摄人至极。

    “雄狮寨的战狂,你想与杨家堡为敌吗?”杨家堡的人脸色铁青,想不到在一瞬间己方就损失一员战力,这些年雄狮寨声势正隆,就连杨家堡也不得不承认这名后起之秀的强势。

    战狂丢掉手中的头颅,大笑说道:“杨家堡算什么东西,早就看你们不顺眼了,今天的见面礼算是回敬你们杨家堡这些年的飞扬跋扈。”

    一群人吃惊,怎么也没有想到张凯枫的朋友赶来,这三个人除去临城道外,身份都是不可小觑,尤其是金家掌握大半的大燕的产业,涉及之广这些人不得不考虑出手的后果,人群的人头大,这样的威胁让他们不得慎重。毕竟在江湖声名再怎么显赫,同样需要柴米油盐填饱肚子。再加上以武力在北边的雄狮寨,传闻那头老狮子还没有死,要是干掉了这头小狮子他们也被报复,紫阳门杨家堡这种家大业大的不怕,但是他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不得不考虑后果。而临城道看似没有背景,但是此人武功进境惊人,将来必然在这二人之上,一名成长起来的强者,任谁都要头疼。

    眼见众人犹豫,杨家堡好紫阳门着急不已,却没有办法,因为他们也无法决定事情的走向。原本想着利用这些人杀掉张凯枫等人,这会倒是进退两难了。

    “怕什么,群雄面前什么都是土鸡瓦狗,就算杀了他们,金家与雄狮寨奈何得了我们吗?敢于天下群雄为敌吗?一个尚未成长的临城道就让你们怕成这样。”一道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让人无法捉摸。

    “不妙!”金牛心头一沉,此人功力高,竟然将原本已经镇住的群雄因为一句话就有死灰复燃的征兆。

    “对,金家不足为惧!”紫阳门的人大笑。

    “大家上,除掉这三个人。”杨家堡的男子大喝,率先进攻。

    紫阳诀灼热的气息扑向金牛而去,金牛身不动一身的拳意流淌,同样握拳朝着那人的拳头轰出去。震退此人,足下一点主动展开攻杀。

    一拳杀掉一名冲上来的人,再次后退,一身磅礴的罡气席卷而出,再次轰退数人,攻守不辍。

    人群中在此冲出几人,同样攻杀上前,临城道足踏天罡,手中的黑刀劈斩极为流畅,刀招简洁却极为精准。

    战狂掌上功夫强悍,浑厚的掌力刚猛却不失灵巧,一出手就毙掉数人。

    三人默契联防,一时间竟然挡住了汹涌的人潮。

    杀声沸腾,天断山杀意纵横,金牛等三人全神应敌。

    “凯枫哥哥你怎么不等我,我知道我不该忘记你五年,阿雪错了。”慕容倾雪坐在张凯枫身边,她有说不完的话要跟他说。

    “五年,我错过了太多,我知道长天哥哥对我很好,我很感激他,我始终把他当做哥哥对待,我的心理始终只有你一个人。凯枫哥哥你知道吗?那种煎熬的等待,我始终在等待你,”

    “地老天荒,我的心意从来都没有变过。”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连我一面都不见就走了。”慕容倾雪止不住泪水:“阿雪等着跟你重逢等得太久了,求求你醒过来,如果你真的讨厌阿雪,阿雪愿意一辈子都不见你。”

    “你就是我的希望,如今你都走了,我的希望又在哪里!”

    她的哭声是那么的无力,遗失的五年时光是她的痛,那五年里她过得无忧无虑,但是却是最残忍的离别,亲眼目睹了他跌落葬神宫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如今要她再次承受这样的离别她怎么能够承受得住。

    “就凭你们三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是挡不住我们的!”一道身影冲过来,一拳轰出,霸道的拳意拥有轰塌群山的威能。

    金牛三人脸色聚变,战斗至今,他们各自身受重创,此时再面对如此雄霸的一击恐怕都不能挡得住。

    那个人拳意如虹,身后武道画卷展开,群山耸立,巍峨的群山仿佛是真实的出现在眼前,迫人至极,这种沉重的拳意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是一名高手,他隐忍到最后,终于出手了。

    “我来接!”金牛大喝。

    临城道与战狂明白,他们三人要是同时出手定然露出破绽,虽然金牛挡不住他们也可以补上。

    “六合八荒,唯我独尊!”

    一身的真气破体而出,金牛足下一震,地面隆隆而动,背后的武道画卷徐徐展开,画卷中是一个人,与金牛长相无二,身上的气息散发着霸道的拳意,同样握拳轰出。

    “咚!”

    两只拳头冲撞,如天鼓震动,气浪瞬间从两人拳头中爆发开来,刚烈的拳劲爆发,如火山喷发一般,这一刻最是强大。

    “啊!”

    “啊!”

    “啊!”

    “——!”

    拳劲爆发,遭殃的是功力稍弱的人,他们靠得太近了,被拳劲击中顷刻间化成一团团血雾来。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跟进的人心生恐惧,急忙后退,生怕殃及到他们,一时间人群乱做一团。

    “能够接下我一拳,是不俗,但是接下你还能接下几拳!”这名神秘的高手极为冷酷,出手可不管后果,肆意挥洒拳意。

    金牛压住体内翻腾的气血,独立不语,刚才的一拳接下来已经让他脏腑受伤了,但是他却退不得。与强者对战,主动进攻才能将那点优势保持下去,虽然很渺茫,但也是极为不易。

    “轰!”

    金牛动了,拳头毫不保留的倾泻出毕生的功力,刹那间便是漫天的拳劲叠加,气势惊人。

    神秘的高手接招,从容镇定,他的双手似有魔力,可镇山河,但是很的他就变色了。对面的年轻人拳意不断的叠加,身上的气息越涨越惊人,宛如一缸水蓄满之后是江河,接下来必然是大海。但是他却无法打断,金牛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根本容不得他腾出手来阻止。大意了,神秘高手脸色铁青,他已经失去先机,除非金牛停下来否则他也只能跟着他的节奏。

    “我来助你!”就在这时,另外一名高手袭来,手中一柄弯刀劈来。

    临城道纵步升空,祭出黑刀当下弯刀:“容得你撒野吗!”

    同样是用刀,登时展开激烈的交锋,刀气纵横,两人再开辟出战场,隔绝了一群人的路线。

    手持弯刀的高手刀法阴柔无比,处处杀机,又是一名强者。临城道功力再提,出刀更快,大开大合雄霸无匹,沛然刀招如狂风暴雨倾泻而出。

    “出手!”

    不知何时,数道声音响起,又是数名高手从人群冲出来。

    “想过去,得先过我这一关。”战狂双掌一推,浑厚的掌力如潮水一般向前轰出去。

    “不自量力!”一人冷笑,挺身接掌。

    碰!的一声,战狂浑厚的掌力竟然被对方消弭殆尽,另外一人纵身而起,一掌打向战狂的天灵而去。

    “明王不动印!”

    战狂体内真气一吐,抽出另外一掌朝着那人打过去。两人再对一掌,战狂双足陷入地面,而那人则是倒飞出去。

    “好胆!面对我们还敢分神。”那人冷笑,一掌打掉战狂的另一只手掌,趁势欺身而进,一掌汇聚磅礴真气打向战狂的胸膛而去。

    战狂硬生生的挨下一掌发出一声闷哼,强忍伤势,一掌同样按在此人的胸膛,真气猛然一吐,那人胸膛登时凹陷下去,倒飞倒落尘埃死去。

    “好家伙,以伤换死!就是不知你还能挨下几掌。”另外有人心头一震,却是狰狞一笑,一记刚猛的鞭腿雄扫而出。

    战狂气息不稳,面对这一鞭腿只能双臂一挡。霸道的腿劲将他击飞出去,一阵头昏眼花,体内气息再加上这股力量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来。单手撑地跳开,强行换了口气,但是,一团灿灿的寒芒直扑他的眉心。

    耀眼的光芒中,这是一柄剑吞吐着寒芒,战狂眉心生疼,没有硬接这一剑,足下一点,向后抽身暴退。随即,单脚踏地,身形陡转,护身罡气随之爆发出来。

    “噗嗤!”

    一串血花飞溅而出,战狂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那柄剑,左肋下一道醒目的剑痕划过。这人声东击西,最狠的杀招居然是剑。

    “哈哈,你撑不了多久。”

    “杀!”

    此人一剑建功,心神打定,挺身再杀,与此同时又有两名高手加入围杀战狂的战圈中去。

    临城道焦急不已,运刀更快,却不能分身一助,因为又有两名高手同时向他杀来,他自己也险象环生。

    另一边,紫阳门与杨家堡的人终于出手,一冰一阳左右夹攻,目标正是金牛。

    早已脱不开身的金牛竟是不选择躲闪,碰的两声,金牛脸色一白,吐出鲜血。一声狂喝,震开紫阳门与杨家堡的两名高手,同时借着这两股力量强行将拳意提升。

    “啊!”

    灼热与冰冷的双拳冲破那人的阻挡,双拳轰中那人的胸膛。拳劲凶猛浩大,而且还带着阴阳之气同时灌入此人的体内,那人五脏六腑登时碎裂死于非命。他怎么也想不到金牛居然这样拼命,借着紫阳门与杨家堡的力量诛杀他。

    成功击杀了那人之后,金牛再也忍不住再吐出鲜血,半跪在地,身上的气息急剧的暴跌。

    杨家堡与紫阳门的人震怒,想不到金牛会借助他们的力量杀敌,但是眼前的情况正是杀他的好机会,两人冲过来。

    “金牛!”临城道大急,一刀震退两名高手,只身冲过去。

    “分神,就是找死!”

    一道雄劲狠狠的砸在临城道后背,临城道不察之下,顿时遭到重创,整个人向前飞扑过去,一口鲜血喷溅出来。

    同时间,一道犀利的刀芒从他的后颈斩下,临城道向一边翻滚出去,左肩被弯刀砍中,鲜血淋漓。另外一人冲上来,将他缠住。

    情况岌岌可危!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