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无敌魔剑 >

第383章 绝代之剑(中)

    那个观望的剑奴只出了一剑便瞬间让张凯枫陷入绝境,对于战机的把握着实可怕。

    必死之战法,张凯枫却是不惊,面色如一,不思退守之策,反而进取向前。足下骤然发力,势如崩山裂地之威。

    剑指化掌,一把摁住矮瘦剑奴的面门,另一只脚再次发力,整个人犹如蓄势已久的炮弹崩然出膛,在一瞬间就与一口细剑拉开距离,将矮瘦剑奴向前推走。

    “嗯啊!”

    蓄谋已久的攻击竟然会被张凯枫以此粗暴的手段化解掉,等他反应过来后就是如此羞辱的一幕,矮瘦剑奴口中发出阵阵的怒吼来。

    “鬼叫什么。”张凯枫冷哼,一掌摁住矮瘦剑奴的面门,加重力道。

    “啊!”

    五指劲道极重,似要将矮瘦剑奴的脑袋捏爆,矮瘦剑奴哪里承受得住这种力道,登时发出惨号。心神恍惚间,那口死死跟在张凯枫后面的细剑跌落地上。

    “放开他!”一声怒吼,却是那名臃肿的剑奴冲过来。

    张凯枫嘴角冷冷一笑,道:“既然你那么想要,那我就还给你好了!”

    言语一毕,张凯枫猛的一甩,将矮瘦剑奴丢了出去。

    矮瘦剑奴如断线风筝飞出去,根本无法在空中动弹,因为可恶的张凯枫不仅将他丢出去那么简单,以极为隐秘的手段,在他身上拍了一掌,将他的内息打乱,让其自顾不暇,正好挡住奥援而来的臃肿剑奴视线。

    顾忌伤及自己兄弟,更是视线被挡,再加上本能反应想要接住自家兄弟,臃肿的剑奴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呼呼!”

    狂风骤起,犹如奔雷惊走,臃肿的剑奴顿时大惊,脑中顿时明白了张凯枫的阴险恶意,若是让张凯枫凶狠的一击,击中矮瘦剑奴的后脊骨,就算不死,下半辈子就只能躺在床上了。

    危急关头,臃肿的剑奴侧身躲过去,被迫出剑,拔剑斩向前去。

    然而,就在他做出决定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口细剑,快如闪电,张凯枫不知何时将其拿到手。在张凯枫内力的运使之下,一把捆住他的长剑,同时一掌打向他的神庭。

    “混账!”身材臃肿的剑奴大骂不已。自己险些被自己的愚蠢害死掉。

    张凯枫设计陷阱一环扣着一环,他们步步落入陷阱而不知,从他们一个主动与张凯枫交战,一个观战,看似占尽便宜,到头来发现他们就是个鼠目寸光的蠢货。甚至他出剑阻止张凯枫都被他料中,将计就计反过来给他们下套。甚至夺取矮瘦剑奴的佩剑,也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急忙运功,欲将从那口细剑的束缚中挣脱开来。

    张凯枫略微眉头一皱,松开内元,放开那口束缚的剑。同时间,一脚踹在门户大开的臃肿剑奴胸口,顿时整个人向后踉跄倒飞出去。

    顾不得体内翻腾的气血,脱离了危险距离之后的臃肿剑奴强压着混乱的内息,急忙挥斩数剑,以剑气逼退急冲过来的王八蛋。

    慌乱出剑,剑气虽是可怕,但是张凯枫速度更快,轻而易举的避过袭来的剑气。

    至于矮瘦剑奴被狠狠地摔出去,触及地面后弹了几下后才停止,委实被摔得七荤八素,脑袋瓜都在疼痛不已。

    眼见张凯枫快速逼近,他手中的那口细剑犹如灵蛇吐雾,让人捉摸不定,让臃肿剑奴头疼不已,而别在他腰间的那把古剑迟迟不出鞘,更是让人忌惮。

    细剑快速逼近,眨眼之间已经刺向他的胸口,臃肿剑奴沉声一喝,气运丹田,整个人衣袍鼓胀,如充气的皮球。

    “当!”

    凶狠的一剑竟是没有刺破臃肿剑奴的护身刚劲,沿着其胸口直落地上。

    然而,却见那口细剑在剑尖刺在地上之时,却是一滑而过,剑身弯曲,再次将剑尖拔高。

    极为硬气的接下一剑的臃肿剑奴胸口发麻,来不及送出一掌之时已经是脸色铁青,阴险毒辣的混蛋,竟然连这种下作的攻击手段都使得出来。

    那口剑改变方向直冲其裆下,就算破不了那臃肿剑奴的护身真气,也要恶心恶心他。所以臃肿剑奴这才破口大骂,这个年轻的后辈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一步抽退,左脚踢开那口细剑之际,他欺身而进,右手一记肘击直扑那个混蛋的胸口。张凯枫不避,翻手之间化掌挡住凶狠的一击,内元一震,磅礴震开。

    随即,张凯枫身影一转,竟是直扑那名精瘦的剑奴而去,除之而后快。

    “休想!”臃肿剑奴面色一变,急追上去。

    “铿铮!”

    骤然,剑鸣声起,臃肿剑奴心头一跳。眼前便是一抹寒光犹如月华炽烈绽放,随即便是银芒狂涌倾泻而出。

    剑气如龙,粗大如山,贯冲天上地下,凛冽杀意,让人惊悚,许多人忍不住颢抖。

    无匹的剑意,带着毁灭的气息,摧枯拉朽,切裂大地!没有什么可以挡住,身处战场之人无不变色,都忍受不了那种可怕的杀意。如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寒到人的骨子里,面对这样的剑芒,迫使人想要顶礼跪拜。

    正面接剑,面对如此近距离的一剑谁能不颤栗。

    臃肿剑奴的瞳孔中一片银芒,在一瞬间便被淹没。

    “啊!”

    莽莽的剑气如喷涌的江水,浪高千尺之势,只闻惨叫之声。让人不寒而栗,目睹了这一剑的人无不色变,因为他们不敢想象这是剑气。

    待剑气散去,张凯枫有些诧异,矮瘦剑奴被剑气撕碎,唯独那名臃肿的剑奴还活着,原来他身上穿着宝甲,但他并不怎么好就是了。

    身上的宝甲已经破烂不堪了,一条条伤口触目惊心,伤口血流如注,整个人披头散发的,要不是他身披宝甲恐难从刚才那可怕的剑气中活着来。

    “刷!”

    步影瞬动,张凯枫没有给那个臃肿的剑奴任何的机会,人影一动,手中长剑已经架在那人的肩上。

    “知道你们败在哪里了吗?”张凯枫轻声问道。

    “我们还是低估了你张凯枫!”臃肿的剑奴咬着牙,极为不甘。

    “你们何止是低估了我,你们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说过任何人都没有那么容易可以测度我张凯枫的能为,只是很多人都都不相信。”随后,张凯枫微微一笑,道:“不过,我喜欢别人低估我,多好啊。”

    臃肿的剑奴惨笑,道:“你以为你得胜了吗?在面对剑门的时候你才知道什么是绝望。”

    “从来,没有人可以违抗剑门的意志,在剑门面前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那是蝼蚁面对巨龙的差距,你张凯枫成长的足够惊人了,但是在它面前你什么都不是。”

    “一群奴才,你觉得我会怕了他们吗?”

    “哈哈,杀了我们,你将面对的是剑门的核心弟子,那时候你再也没有了胜算,你……。”

    “噗嗤!”

    话语未尽,张凯枫一剑已经斩下,那颗带血的头颅带着不甘,彻底死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