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皇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重新练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营帐之内,数名乌斯藏将领身披铠甲,坐于营帐内的椅子上,他们身材短小却异常精悍,纷纷透着浓烈的罡气波动,而似是常年的生活,他们皮肤黝黑,但脸上却红彤彤一片。

    他们有的人或红胡子,或黄胡子,仔细看去,他们的神情似乎都有些凝重。

    此刻,一名红胡子武将怒气涛涛,神色更是凝重得滴出水来,很显然,那声怒吼正是这名武将发出的。

    “乌尔姆,说不定血屠夫遇到唐/军了,再等等。”

    红胡子武将乌尔姆对面,一名身材精悍的将领沉声道。

    虽然他在安抚乌尔姆的情绪,但其实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说到底,血屠夫是他推荐担任此次寇边的行动指挥,但是他也没有想到,以往一向速战速决的血屠夫,打一个酆村竟然这么久!

    “报!”

    而就在这个时候,随着蹄哒哒的战马声,一道声音传了过来。霎时间,所有人都望了过去。

    “经过探查,血屠夫那支铁骑队伍在子时已到达酆村,但是,但是……”

    经过准许,一名斥候进了营帐后,迅速单膝跪地,禀报道,然而说到最后,这名斥候神色难看,吞吐了起来。

    “说!”

    红胡子武将乌尔姆沉声道。

    “在子时一刻的时候,被唐人包围,……全部歼灭了!”

    斥候的声音刚落,整个营帐内寂静若死,所有乌斯藏将领的眼中纷纷流露出了不可置信。

    “消息属实吗?”

    之前那名身材精悍的将领,危险的眯着眼睛道。

    “千真万确,而且,而且根据我们探查的消息,唐人这次行动的似乎是大唐三皇子。”

    斥候低头,满头大汗道。

    “什么?!”

    听到这里,整个营帐一片死寂,所有人都呆住了,就连乌尔姆都说不出话来。

    唐帝国一共拥有六位皇子,每一位都各有千秋,而三皇子……,嚣张跋扈更是远近闻名,不止唐帝国,在鄯国王子被杀那一天起,唐帝国周边所有国家,乌斯藏、突厥、蒙舍诏……,几乎全部都知道了这位皇子。

    这个草包皇子不是来边陲走走过场,镀个金的吗?

    他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唐帝国的皇子难道都这么厉害吗?”

    很快,斥候退了下去,而乌尔姆喃喃自语,久久说不出话来。

    血屠夫的行动隐秘无比,这个三皇子是怎么知道的?

    大唐已经有了一个大皇子李玄图,在北面让突厥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如今又出了一个三皇子,难道唐家的皇子个个都如此厉害?

    “哼,都想什么呢,别长他人气焰,灭自己威风!真有如此厉害,怎么会名声如此不佳,说不定只是运气好罢了。”

    “瞎猫碰着死耗子,血屠夫只是恰好撞在他枪口上罢了。”

    就在此时,另一名乌斯藏武将道,神情满是不屑。

    他是绝不相信,一个从没上过战场的大唐皇子有如此厉害的。

    “没听斥候说是包围吗?必定是早有所料。而且据说突厥最近开始招兵买马,都是因为那位皇子识破了他们突厥的诡计。”

    那名身材精悍的武将开口道。

    霎时间,红胡子武将也皱着眉头,显然也明白不简单。

    当初听突厥去大唐求和,几乎所有乌斯藏人都震惊无比,双方打了十几年,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突厥这个时候竟然放低姿态,想要求和?

    而后来,虽然唐帝国三皇子人识破了突厥想要占据阴山要塞的阴谋,但不管是突厥还是大唐内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运气好的猜出来罢了,更不用说是他们乌斯藏了。

    “不管他是谁,敢杀害我们乌斯藏的同胞,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就在此时,营帐内的主座上,一名身材魁梧,气息雄厚,一直没怎么开口的身影忽的睁开虎目,炽亮的目中迸射出滔天杀意。与此同时,一种宛如烈日般的气焰从他身上散发,那种强大的气息仿佛汪洋大海般,无穷无尽。

    虽然他坐在主座上,但却给人一种山川伫立,岿然不动的感觉,只一刹那,他的气势就压过了乌尔姆以及其他所有的乌斯藏武将。

    火树松仁!

    乌斯藏帝国以王族划分势力统治区域,居于都城逻娑的赤德祖赞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赤德祖赞辖下,有四大王系,由赤德祖赞的四位王弟代为统治,分别是阿里萨王系、拉萨王系、亚泽王系、雅隆觉阿王系。

    火树松仁属于镇压东南的阿里萨王系。

    火树松仁是现今乌斯藏顶尖领袖之一,在他领军期间,乌斯藏不仅将堡垒光环发挥到极致,而且还发明了新的冲锋阵型,威力极大,即便是与旁边的突厥,也能一决高下。

    “武吉,人是你推荐的,你怎么想?”

    火树松仁朝着那名身材精悍的武将道,声音隆隆,让人不由心中发寒。

    “请大将给属下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属下必定不会让计划功亏一篑!”

    武吉眼中露出惊慌,陡然朝着火树松仁单膝跪下道。

    “陇西势在必得,我不希望再出现任何变故!”

    火树松仁沉吟片刻,沉声道。

    “谢大将!”

    武吉心中舒了一口气,认真道。

    “另外,乌尔姆,陇西战况怎么样?”

    下一刻,火树松仁朝着红胡子武将乌尔姆问道。

    “不日后便能攻下。”

    乌尔姆神色恭敬道。

    “好!速战速决!”

    火树归藏掷声道。

    ……

    而另一侧,陇西边陲战地,随着李太乙回营,他在酆村大获全胜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营地。

    此时此刻,主营帐中,陇西边陲的将领尽聚于此,他们此时的神情和最初见李太乙的那种等闲视之截然不同。

    所有人都看着眼前的三皇子,满眼的不可置信!

    这位“名声在外”三皇子真的做到了!

    陇西军花了那么多的精力都没有找的那支乌斯藏部队,他竟然几天之内就解决了,而且还是将对方全歼。

    简直不可思议!

    “三殿下,当真是神机妙算啊!”

    郭定国看着李太乙,目光惊异,由衷叹服。

    不得不承认,他看走眼了。

    之前他本以为李太乙是个绣花枕头,过来为自己的履历添添彩,但没有想到,他不仅未卜先知,精准的预测到了乌斯藏铁骑的路线,还将他们全部歼灭,而且听崔盛的描述,李太乙箭术了得,堪称神箭手,就连他麾下的弓箭手也是李太乙一手打造,郭定国不由对此感叹。

    如果大唐多几个像三皇子这样的人才,何愁三面环敌不得破?

    “郭将军客气了。”

    李太乙微微笑道。

    胜而不骄!

    看到李太乙的模样,郭定国心中不由称赞,这可是和传闻中的骄横蛮惯完全不一样的!

    “现在想来,如果被乌斯藏人占领酆村,后果不堪设想!”

    很快,郭定国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皱着眉头开口道:

    “酆村地处虽偏,但却占据着两条重要的东西官道,我们大唐的行军一般都是这两条路。看乌斯藏这队兵马目标明确的路径,没有意外,这应该是乌斯藏那位大将军火树归藏计划的。”

    郭定国说着,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那张陈旧地图,酆村的位置,神色沉重。

    听到这个名字,李太乙的眼皮微不可察跳了一下。

    “火树松仁是乌斯藏成名已久的大将,不仅如此,他也一直在大唐的战争历史上拥有非同凡响的地位,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大唐的劲敌。”

    谈起火树松仁,郭定国的神情明显凝重了许多。

    而另一侧,李太乙的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回忆的神色。

    前世,大唐对付突厥本来还有余力,但正是因为边陲惨案的发生,导致帝国一度失衡,乌斯藏利用酆村的位置,东拦大唐援兵,西围陇西,让唐帝国陷入了完全的困境。

    而这一切,全部都是火树松仁这位乌斯藏大将军的功劳。

    没有多久,陇西这道屏障被火树松仁一手击溃,全歼了大唐在陇西的部队,给了大唐沉重一击,甚至连郭定国将军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而重伤后的唐帝国,两边分心,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郭将军,现在乌斯藏在这边的兵马有多少?”

    突然之间,李太乙开口了,他的神情凝重无比。

    郭定国没有想到李太乙会发言,顿时怔了一下,不过以李太乙目前的成果来说,倒也没有之前那么不可取,很快,郭定国就回过神来,望向了一旁的崔盛。

    崔盛不仅是郭定国的得力副将,还是陇西边陲战地负责处理军情的人。

    “乌斯藏有七八万兵马,远多于陇西,而且全部都是精锐的骑兵,另外根据探子传回来的消息,乌斯藏现在还在招买兵马,不停扩军。”

    崔盛沉声道:

    “而我们陇西的士兵,加上殿下带来的三千多兵马,也不到四万,相比较于乌斯藏足足少了一半。”

    听到这个数字对比,李太乙心中沉重无比。

    而另一侧,郭定国以及陇西众将比李太乙还要忧虑。

    陇西一直都不占优势。

    以一地的驻军对抗一国,这本身就处于极大的劣势,就算怎么增兵都是无法改变的。

    这么多年,郭定国和陇西军之所以能抵挡住对方的大军,一个方面是中土地方广博,乌斯藏人对于这里地形极其陌生,如果擅自行动,很容易出事,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

    另一方面,陇西不是高原,不是一马平川的环境,这里地形复杂,骑兵冲锋的威力削弱了很多,这样的特殊地形,再加上防御工事,陇西军这么多年才能阻挡乌斯藏的大军,守护帝国的安全。

    但是坦白的说,在战略上,陇西军一直处防守状态,极其被动,就算想要积极进攻,高原上特殊的气候环境,也注定要无功而返。

    营帐里静悄悄的,李太乙并未慌乱,他的眼中透着思忖,很快,转头朝着郭定国将军道:

    “郭将军,我有个不情之请,现在兵力悬殊,步兵也难敌骑兵,所以,我建议重新练兵!”

    李太乙一脸认真道。

    “练兵?”

    营帐内,听到李太乙的话,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

    虽然“临阵磨枪,不快也光”,但放在乌斯藏随时都会攻打过来的时候,是不是太不妥了?

    而就在营帐内众人的眉头越皱越深,准备否定的时候,一道沉着的声音传入了众人耳中:

    “我同意。”

    “崔盛?!”

    众人循声望去,没有想到竟是一向不轻易发表意见的崔盛开口了。

    “三殿下训练的弓箭手队伍之强,我亲眼所见,而且殿下的箭法也非常人能比。我相信殿下必定有所把握才会提出重新练兵的建议。”

    崔盛一脸认真道。

    闻言,众将也不由纷纷思考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