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47章 杀人癫魔的旅行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什么意思,”冯晓诧异,即便他上过大学,但却也不懂这等从未听过的事物,

    寒门其他成员,也相差无几,

    “不知道的话,就算了,解释起来也很麻烦的,好了,继续认真打吧,”王跃面无表情道,

    其实在打职业联赛的时候,尽量能不聊天聊天,就不要过多说那些有的没的,不如把这个时间用来交流眼前的才是关键,

    王跃没有回家,他近乎满血状态,在野区的他犹如无人之境,

    不得不说,这是非常舒心的,不必被回家补状态一次而影响,节奏丝毫没有脱节,现在的王跃,无论是刷野也好,gank也罢,都不用想什么复杂的事情,

    至少,在沈科复活出来之前是这样的,

    “头儿,要不来中路蹲一波,”小寻提议道,

    王跃头也没抬,甚至连中路的视野都没移过去看一下,问道,“多大概率可以成功,”

    小寻略微沉吟,缓缓道,“嗯……百分之四五十吧,”

    这个概率,已经是很高的存在了,只要蹲一会,就能有五成的概率可以抓出一个闪现,换做任何一个职业打野选手都会一试的,

    可王跃却摇头,“不了,你继续对线发育吧,”

    “可是……”小寻还想再说些什么,眼前可是良好的机会,

    “没什么可是的,哪怕是十成能抓出闪现,只要无法杀死,就不要叫我过去gank,其他人也听好,这句话不单是对中路说的,”王跃冰冷道,

    小寻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因为他知晓王跃的性格,别王跃看平时挺好说话的,但其实真正倔起来的时候,别说九头牛了,就连诺手开e都拉不回来,

    王跃不语,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并不认为自己这叫做一意孤行,只是想要将伊汐萱的理想战术达到最完美状态,就必须不能去频繁gank,

    不去gank,难道是像上一局的凯南那般埋头刷野发育吗,

    并不,

    王跃将要做的事情,全都是围绕野区以及盲僧这两个关键词来进行,言简意赅点来说,便是——

    把敌方的野区,当成自家的,

    “盲僧应该差不多该出来了……”王跃内心?然,

    对于时间和数据,每一位职业选手内心当中都有个很准确的概念,不出意外,盲僧出来之后定然会先来上半部分野区,就算沈科他明知道上半部分野区很危险,小丑有一定的可能会在附近,但他没有其他路可供选择,

    沈科便是陷入了这等进退两难的地步,

    他迷茫,

    他不清楚自己该何去何从,下半部分野区,除了蛤蟆以外没有野怪可刷,蓝buff和三狼早已被小丑变相收入囊中,总不可能为了蛤蟆,抛弃了红buff不是,

    沈科虽然有些‘不在状态’,但毕竟是lpl强队的主力打野成员,他敢肯定小丑来不及在自己赶到之前把红buff收掉,

    果不其然,当沈科漫步阑珊走到红buff处之时,野怪还在,

    若是红buff没了,沈科会无比难受,甚至可以说是全面崩盘,没有一丝挽救的余地了,但如今红buff存在,沈科却还是陷入了困境当中,

    ——他不知道小丑的位置,

    直觉和经验告诉沈科,小丑一定在附近,甚至极有可能就待在某个角落里,面具后面的瞳孔注视着自己……

    该怎么做,

    沈科犹豫了足足近乎五秒钟的时间,才决定下来,先探路,

    挨个在附近每一个草丛、每一个视野死角处,都完完整整的清理个遍,除了用q技能之外,就只能硬着头皮脸探草丛了,

    “如果……他在某个草丛里埋下了几个盒子了怎么办,”沈科额头上冷汗犹如豌豆大,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沈科身同感受这句话,只不过他不是胆子大,风萧萧兮易水寒一意孤行什么的,而是这种局面,活生生把他逼着不得不这样做,

    不探清楚路,傻乎乎的就直接打红buff,

    指不定旁边突然冒出一个恶魔小丑,三两下就把自己给捅死了,

    这与送人头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沈科只能硬着头皮,强忍着发抖的手指,拼命握紧鼠标强迫自己探路,

    第一个草丛,他q了一下,

    天音波,空了,没有侦查出小丑的踪迹,

    “没在……”沈科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往前走去,准备开始清索第二个草丛,

    当毫无防备踏入草丛的那一瞬间,盲僧头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印记……

    惊恐,

    蓦然间,足足两个魔盒现行而出,以极快的频率攻击着处于被惊恐状态下的盲僧,

    咻咻咻——

    盒子的攻击力随便不高,但千万不要因此而小看,因为往往你会发现,在前期的时候,当脆皮的你不小心踩中了小丑的四个盒子,在那短短一秒的时间内,可以打到你血量近乎见底,甚至直接带走,

    原因无它,盒子的攻击速度太快,而且胜在数量多,

    AP小丑的另类玩法,其实在对线期就是玩盒子流派的,几个盒子下去只要被踩中,绝对要比踩中提莫的蘑菇恐怖好几倍,

    零点五秒的惊恐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而在这短暂的时间内,落入沈科的眼中,却是与常人截然相反大为不同的景象,

    拥有异常心理疾病的玩家,他看到了什么呢——

    他放佛看到了,自己落在了猎人的手中,被令人寒颤的恐怖刑具,肆意折磨、掠夺着他的肉体……

    “不……不……”沈科牙齿都有些哆嗦起来,

    当沈科踏入草丛的那一刻,小丑面具背后的萨科眼眸闪动了一下,

    小丑知道,有人死了,

    命运的魔盒,惊吓着沈科的内心深处,是血腥的味道遍布全身,是悲怜的声音阻止了他勇敢的前进,

    “呵……呵呵……”

    一名带着小丑面具的男子,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沈科背后,

    沈科仿佛呼吸都快要窒息,他听到了耳边的声音,

    你,,,怎,,,,么,,,,还,,,在,,,玩,,,,电脑,,,,,,我站在你后面,,,,很久了,,,,,,

    浮夸的笑声,寒芒的匕首,

    电子游戏里的盲僧李青已经死去,而操控者惊恐万分,早已头皮发麻,

    滴答,滴答——

    第二滴血,从王跃双匕滑落,

    悄悄地,小丑走了,就连尸体都未曾带走,神不知鬼不觉,

    滑稽的步法,是杀人癫魔的旅行,

    观众们看待小丑表演之时,无一不是捧腹大笑,小丑那滑稽的模样,贬低自己,给人带来欢声笑语,

    可若是有观众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小丑在使用道具的时候,习惯性反着拿,

    那是因为……

    真正精通匕首的杀人者,通常都将匕首反握,只有这样,才能最完美无瑕的将杀人的凶器,捅到被圈养牲畜的心脏最深处,狠扎,搅拌……

    当这种行为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那么已经无法想象这种人究竟杀过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在他脚下哀嚎,痛苦的挣扎,永日不见天日,被折磨得崩溃掉最后的内心防线,

    若不是耳边时不时传来队友们的怒骂声,恐怕有些分不清现实和虚拟游戏的沈科早已精神混乱,

    复活过后,他踉踉跄跄地朝着野区再次行去,

    外界的惊讶,观众玩家的质疑,他全然听不到,在他脑海当中,只剩下麻木,

    沈科知晓,野区的资源,恐怕早就被那魔鬼,给狠狠掠夺得一干二净,

    但当他路过红buff野怪,想要去打石头人的时候,却愕然发现——

    红buff……为什么还在,,

    为什么,

    为什么,,

    沈科惶恐不安,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内心愈加惊悚,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他麻木地朝着红buff野怪一步一步走去,然后……开始攻击,

    一秒,

    两秒过去了……

    直到红buff野怪被彻底沈科收入囊中,那个令他恐惧的男子,却迟迟未曾出现,

    观众们十分费解,而三位解说员包括琳灵在内,也都根本不明白王跃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小丑杀完盲僧之后,不拿掉红,”娃娃想不明白,

    米勒猜测道,“难道……小丑担心霸道战队其他路的人过来搞他事情,”

    “不可能,”

    琳灵反驳摇了摇头,她看向小地图,“你们看,中路和上路都没动静,他们都被寒门对线之人给将其缠住了,根本脱不开身去找小丑,”

    “那他为什么放弃这个红buff不要,谁能做出个解释,总不可能是故意放水吧,”娃娃苦笑,

    其实,往往在有些时候,人在无意间说出来的话,却恰巧猜对了,

    与其说是放水,不如说成……

    恩赐,

    “队长,你这个……是什么意思,红buff不拿掉就走了,”之前看到那一幕的冯晓瞪大眼睛,他根本无法理解王跃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

    少顷,王跃沙哑的声音缓缓开口道,“其实,人……是可以被驯养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