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53章 无法沟通

    寒门与霸道的对决,已经落幕了,几乎令所有人都没意料到的是,寒门居然赢了,而且还是2:0斩获2点积分,

    第一场,寒门的打野凯南,可谓是带起了一片潮流,不多时,各类大型贴吧、论坛中就引起了无数玩家的关注以及分析,点评这种打法的可行性缺点与优点,

    但这些都是其次,讨论的最激烈的话题,莫过于——

    沈科,

    他的盲僧最后那连续几波举动,可谓是让无数玩家大跌眼镜,说他不是在演,恐怕都没人信,

    寒门与横行霸道两家俱乐部,如今都处于风口浪尖,其他俱乐部虽然不清楚这两家究竟有没有?幕,但却也是抱着看好戏的乐子观望,

    面对媒体与海量玩家的质疑,最焦急的人,不是寒门,而是横行霸道,

    当晚,横行霸道官方俱乐部就发布了一条微博公告,说出了两句话,

    “第一,没有任何?幕,”

    “第二,选手沈科情绪不太对劲,关于他的事情,我们会尽快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查出答案,”

    横行霸道既然都这么做出保证了,玩家和媒体们也就不好继续缠着了,而是将矛头对准了寒门俱乐部,他们想知道,另一方是什么看法,

    对此,寒门俱乐部内乱成一锅,别人都认为寒门心里清楚的很,但其实……

    他们哪他妈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唯一知道的答案的人,走了,

    王跃连夜启辰,

    他离开了上海,去的时间只有一天,lpl赛区已经开赛,没有多余的时间供他干其他多余的事情,

    但对于王跃而言,这并不是多余的事,

    王跃今年十九,本应是跟随时代潮流的年轻人,他的言行举止虽然老练了些,也像极了在社会上摸打滚爬许多年的老油条,但还是有些时候,与年轻人无二,会冲动,会有一腔热血,

    但其实王跃骨子里的性格,比较沉稳,他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华夏人,

    同样是年轻人——

    别人信星座,他信风水,

    别人听日韩、欧美音乐,他的歌单里却永远是二胡、古筝等古风曲,

    别人喜欢晚生孩子,要么是防止没浪够,以免留下遗憾的情况,要么是为了事业,甚至还有少数年轻人是丁克,但王跃却想,如果可以,他希望能早点生出个大胖小子,给王家传宗接代这件事是重中之重,

    华夏人是怎样的,

    说话表达方式委婉、性子谦逊,仗义,看重恩情,王跃便是这么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华夏人,

    或许在别人看来,他完全没这个必要去奔波一趟,随便派个人过去就行了,可王跃却觉得这是必须要做的,

    所以,王跃连夜上了飞机,他并非一个人独行,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带着保镖大飞并同前往,

    “让一下,让一下,谢谢,”

    刚上飞机,乘客众多,都在一条狭小的道上往里走着,拥挤不堪,

    王跃什么东西都没带,两手空空,却也十分艰难的往里走着,足足消耗了三四分钟的时间,才走到了舱尾,

    王跃坐飞机没有什么癖好,最外边的位置也好,靠窗也罢,都无所谓,他订票、买票都是随机的,这一次的座位是靠窗的,而大飞的座位则是在他身后,

    以前倒也从没出过什么岔子,可这一次……

    “大姐,?烦让一下,”王跃带着微笑示意道,

    眼前所见,一名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那小男生坐在属于王跃的座位上,拉着他母亲的手,瞪眼往窗外叽叽喳喳嚷嚷着,

    见此景,王跃倒也不生气,只是理解的示意那名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偏过头,看了王跃一眼,操着不太纯的普通话,“啥意思,”

    “大姐,您孩子的那个座位是我的,”王跃解释道,

    并不是说王跃没有道德,连个孩子的座位都不让,只是飞机上是绝对没有站票的,任何乘客都有属于自己的座位,那孩童不会没地方坐,

    若是遇到意外情况,票和座位不符合什么的,是会挺?烦的,

    王跃没有不耐烦,之所以耐着性子解释,纯属是因为他觉得,出门在外,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实属不容易,得多包容和理解,

    可中年妇女却满脸纳闷,说道,“这位置是我的没错啊,我买的两张票,就是这呢,”

    “那……大姐,您让我瞅瞅,”王跃觉得,兴许是这位大姐看错了,

    “撒子名堂……”

    中年妇女撇撇嘴,嚷嚷了一句王跃听不太懂的话,而后不耐烦的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票,“事真多,你自己看,”

    王跃没说话,接过那两张票瞥了一眼,

    而后,王跃将票递回,说道,“大姐,您和您孩子的票是隔壁那两个座,我的座是在……”

    “你啥意思啊,我这两张票不就是在这里的不是,咋就变成你的了,,”中年妇女脸色有些冷起来,

    王跃苦笑,将票放在中年妇女眼前,“大姐,您看,我的票是……”

    “什么你的,我说你这小青年的,还想抢我座是不,,”中年妇女站了起来,声音有些大,

    王跃无言,他不知该怎么说了,

    无法沟通,

    这四个字,如今王跃才是真正体会到了是为何含义,明明票上都清清楚楚,可这位大姐就是不管这个,还是说她看不懂ABC这三个英文,王跃不知道,他有些犯头疼,

    此时,周围的乘客都好奇的看了过来,而那名中年妇女的旁边也是有好几个人,听他们的口音,差不多也是和这名中年妇女一个地方的,应该都是亲朋好友关系,

    “有意思,座飞机还抢座,”

    “有点好奇啊,这小伙子是怎么通过安检上来的,”

    “鬼知道,飞机票价一年比一年低,什么人都能来乘坐了……”

    身后的大飞走了过来,站在王跃身边低声问道,“怎么了,什么情况,”

    “一点小事,座位方面出了点误会,”王跃摊了摊手,颇为无奈,

    中年妇女不乐意了,尖声道,“什么叫误会啊,不就是想抢靠窗边的座嘛,还说的这么文绉绉的,你说你一个大小伙子,跟我的这一个孩子抢什么座,你害不害臊啊你,,”

    那孩子冲王跃做了个鬼脸,笑嘻嘻道,“害不害臊啊你,”

    “操,”

    大飞有点看不下去了,他是最痛恨道德绑架的人,或许王跃会觉得一个女人出门在外带着孩子,不要过于为难,但大飞却不这么想,他狠起来的时候,甭管女人孩子,统一视为白骨,绝对不会心软,

    见大飞脾气上来了,欲当发生冲突,王跃拉住了他,给了个眼神,低声道,“别闹事,”

    “怎么着,还想动手,是不是想打人啊,真没素质,”

    中年妇女轻蔑的看了一眼大飞,不屑道,“也不知道你们家长是怎么教育你们的,尊老爱幼都不懂,还跟个孩子抢座位,”

    “大姐……”王跃觉得还能再抢救一下,

    中年妇女打断了他的话语,“别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想坐靠窗的位置,就买那票,你说你跟我抢什么劲啊,”

    王跃看着手里头的机票,无言以对,

    他见过做公交车抢座的,也见过做火车抢座的,可这飞机还出现抢座的,王跃还从来没见过,

    坐航班本来就是图个速度快捷,结果倒好,被抢座位也就算了,还反过来说自己不要脸去抢人家小孩子的座位,一波实力道德绑架险些王跃懵圈,

    听着耳边中年妇女咄咄逼人的讽刺,看着四周指指点点的眼光,无奈之下,王跃暗自叹息一声,

    他没有在和中年妇女说任何话了,而是喊了一声,“空姐,?烦过来一下,”

    而后,他将票递给了空姐,又指了指中年妇女以及他的孩童,

    “怎么的,贼喊抓贼是吧,”中年妇女嗤之以鼻,

    空姐脸色颇为怪异,她开口第一句话,便让中年妇女整张脸变成了猪肝色,而周围看热闹的乘客们,也纷纷愕然,

    “您好,这是这位先生的座位,请您让你的孩子让一让,还有,您自己的座位也不是这里,?烦您也让一下……”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