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54章 你害不害臊?

    看着周围怪异的眼神,中年妇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连忙带着他的孩子起身跟空姐去找她的座位了,

    “妈妈,我不要走,我就要在窗户边,”小男孩大喊大叫,

    中年妇女怒视的瞪了王跃一眼,“连个孩子都不让,什么人呐这是,”

    王跃闭目养神,没有理会,

    不管平时如何尊老爱幼,但今日此时,他选择拒绝,也反对道德绑架,

    如果那中年妇女好好说话,还能沟通的话,那王跃可以跟空姐说一声,看看能不能和那孩子换一下座位,这没什么,但事情的性质变了,而且王跃对那中年妇女,也颇为反感,他不是圣母,没这个必要去傻乎乎贴屁股的当烂好人,

    中年妇女临走临了,还不往回头再次看了一眼王跃,似乎是想要把他的模样记下来,

    王跃闭着眼睛打盹没发现,即便是发现了,也不会在意,这一天征战下来,虽说只有两场,但精神方面还是颇为劳累的,毕竟玩的打野这个位置,而且还绞尽脑汁去构思该怎么把伊汐萱那颠覆思维的战术给完美实现出来,

    渐渐地,王跃睡着了,

    大飞睡不着,他有些束手束脚的,不太自在,跟王跃这种经常坐飞机,已经彻底?木了的人没法比,

    众所周知,坐飞机其实是很难受的,最主要的就是空间太小,几乎伸展不开手脚,头等舱也好不到哪去,王跃基本上出行都是坐经济舱,对他而言,反正上机一闭眼,一睁眼就到了,没什么两样,

    大约一个半小时,

    叮——

    伴随着工作人员的反复提醒,飞机成功降落,王跃和大飞两手空空,跟随着其他乘客的脚步,排队缓缓下了飞机,

    自然是没有人接机的,

    王跃轻车熟路,在机场外与大飞上了出租车,报了个熟悉的小区地名后,前往童蕾家行驶而去,

    ……

    市三医院,

    病房里,躺着一名脸部皱纹,但眉间却充满慈爱与心疼的妇女,她看着床边亭亭玉立的童蕾,劝道,“妈没事,用不着动手术,妈身子骨自己清楚,好的很,这医院里的大夫啊,都是骗人的,哪需要那么多钱呀……”

    “妈,您别说了……”童蕾早已泣不成声,

    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大夫留下过话,今晚必须动手术,否则拖到明天,后果不堪设想,

    而这昂贵的手术费用,童蕾不知该从哪去寻求,家里本来还算条件优秀,不然也买不起一栋面积如此不错的房子,可如今母亲重病,父亲嗜赌成瘾,家里的那点存款早已一干二净,

    “妈,您放心,手术肯定会成功的,”童蕾安慰道,

    “都说了不做这什么手术,我这病喝点药就好了,哪还用的着十五万去治病,”妇女板着脸道,

    童蕾擦干眼泪,坚定不移道,“这个钱,我肯定可以凑出来,”

    在她身后,站着一名脸上写满不耐烦的中年男子,似乎他根本就没打算隐藏这等情绪,

    “说得倒轻巧,十五万,哪还有十五万,”中年男子冷哼道,

    童蕾看向他,下定决心道,“把房子卖掉就有了,我待会就去找买家,实在赶不及中介也行,十五万肯定没问题的,”

    “你疯了,,”

    中年男子气得不行,下意识差点扇巴掌,怒斥道,“今晚上你从哪去找买房子的,就算找到了也没这么快把钱办下来,找中介,我那房子不说别的,至少值个六七十万的,你要这样搞,不被坑才怪,”

    “被坑就被坑,你自己也看出来了,我们这是急需用钱,别说被坑多少,哪怕损失了五十万,也必须要卖,”童蕾决然道,

    啪——

    耳光声,响彻在病房内,

    中年男子不顾病床上童蕾母亲的想法,狠狠地扇了童蕾一巴掌,

    “你干什么你,”童蕾母亲又气又心疼,“你个杀千刀的,滚,快滚,”

    中年男子没搭理童蕾母亲,而是朝着童蕾骂道,“死丫头,你想都别想,我告诉你,这房子老子已经找好买家了,六十四万,下个月就办好相关手续搬进来,”

    “下个月,,”

    童蕾急眼了,“我妈都这样了,你还说下个月,大夫都说了,手术必须在今晚开始,”

    “我说不卖就不卖,”中年男子面不改色,

    此事拥有最大话语权的,不是谁在家里的地位高,就应该是谁说,而是拥有房产证的那人才拥有最高语言权利,

    换做其他家庭,都有可能出现分歧,更别说嗜赌的人了,

    中年男子便是童蕾的父亲,名为童大彪,

    童蕾打小就比较粘母亲,童大彪喜欢喝酒,常年在外头鬼混不回家,即便是回家也是大半夜的,喝得烂醉如泥,

    童蕾小时候,是被童大彪打大的,但凡有什么事,哪怕童蕾什么错误都没犯,童蕾父亲心情烦躁,或者是喝醉的时候,抓着童蕾往死里打,

    在童蕾心里,她没有这个父亲,

    只是出于名义和仅剩不多的血脉感情,让她每日都给待在赌场里的父亲送去饭菜,

    可如今……

    童蕾对于父亲这本就几乎快要不存在了的感情,刹那间,荡然无存,

    面对童大彪撕破脸的严词拒绝,童蕾并没有绝望,反倒是出奇的安静下来,她说了一句几乎让童大彪差点砸病房的话语——

    “我通知我姑姑她们了,算算时间,她们应该马上要到了,”

    听闻此言,童大彪的脸色剧烈变换了一下,怒道,“你个死丫头,没事把她们叫过来干什么,”

    关于童蕾的姑姑,童大彪是知道的,正因为他清楚,所以脸色才会突然变幻,

    并不是说童蕾的姑姑多有能耐,势力通天,恰巧相反,童蕾的姑姑家境十分一般,和普通家庭没有什么区别,之所以让童大彪不愿被她插手进来,仅是因为童蕾的姑姑,实在是……

    太过势利,

    那一张嘴,是出了名的会叨叨,童大彪知道这事自己理亏,若是童蕾她姑姑若真来了,那这件事就没这么简单了,定然会非常棘手,很难在短时间内处理解决好,

    童大彪眼珠转动,脸色来回变换,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应对,

    不多时,他一咬牙,内心一狠,似乎是作出了某种让他感到肉疼无比的决定,

    “不管今天怎么样,谁来了都没用,房子是我的,我说了算,”童大彪疾言厉色道,

    童蕾母亲喘气不停,指着童大彪,愤怒道,“你个杀千刀的,当初那么多人追求我,哪个不比你优秀,哪个不比你好,这么些年来,孩子是我一个人养大的,苦也吃了不少,现在倒好,你还有脸说房子是你的,那是我爸拿钱买的,我也是瞎了眼才会跟了你,”

    “那你去跟法院说去啊,”童大彪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说到底,正是因为房产证上写的是他的名字,他才会如此有底气,哪怕是离婚,最多也只是分走一半财产,绝对要比像童蕾这样赶在一晚上的时间超低价让人去坑贱卖要好,

    砰——

    病房门被推开了,几个中年妇女走了进来,还有一个孩童,

    “姑姑,”童蕾喊了一声,而后一一喊人,

    “雅琴,你怎么样了,你说你这……怎么说病倒就病倒了呢,,”其中为首的一名卷发中年妇,女连忙走到病床前,满脸惊讶,

    若是王跃在此,定然会愕然发现——

    此人,赫然是先前在飞机上与发生了争执的那名中年妇女,

    此时,其他几位亲戚却是没问候一句,只是待在旁边,冷眼看着,

    “雅琴,你是怎么打算的,”童蕾姑姑开口便问起了正事,

    童蕾母亲还没开口,童蕾就抢先道,“大夫说了,今晚必须动手术,需要十五万的手术费,这个钱看来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内凑到了,姑姑要不这样,你们几个先凑一凑借我们这个钱,等到房子卖出去了,一定还,”

    “借钱啊,”

    童蕾姑姑面露为难之色,“这个……童蕾啊,你也知道,姑姑家里前些日子买了车,最近也没什么钱了,”

    “好吧,那我只能出去联系中介了,”童蕾暗自叹了口气,只能作罢,

    “慢着,”

    童大彪喊住了童蕾,“谁让你去了,房子是我的,我说不卖就不卖,”

    童蕾还没说话,童蕾姑姑就急了,“童大彪,你说这话害不害臊啊,你敢摸着良心说房子是你的,当初不是老爷子花的钱买的,别以为老爷子去世了,你就可以霸占了这房子了,我告诉你,没门,”

    “那你想怎么办,”童大彪也不恼怒,

    “房子只能算是我们刘家的,这个钱,你别想拿走一分,”说是这么说,但童蕾姑姑也知道,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童大彪冷笑不已,“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你害不害臊,,”童蕾姑姑尖声道,

    “行了,都各退一步,这房子下个雨卖掉,六十六万,我拿走四十万,其他的给你们刘家就是,你也别嫌少,否则……上法院也行,”童大彪底气十足道,

    童蕾姑姑脸色变了一下,她自然清楚,这要是真上了法院,十有八九会败诉,

    正当她犹豫之际,童蕾狠狠瞪了童大彪一眼,“我都说了,今晚必须卖房,我妈都这样了,不能再等了,”

    “好,”

    只是,说这话的不是童大彪,而是童蕾姑姑,“童大彪,这事我同意,到时候二十六万,一分钱也不能少,这可是我们刘家老爷子的钱,”

    童蕾瞪大眼睛,险些崩溃,

    到了这个时候,她自然知晓童蕾姑姑打的是什么算盘了,

    连夜赶来,难道是帮自己母亲,

    狗屁,

    纯粹是为了她自身的利益,还有那些个舅妈,都是来分一杯羹的,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童蕾不明白了,不都是姓刘么,不都是和自己母亲亲兄妹么,

    为什么……

    为什么在利益面前,亲情都可以变成这样……

    童蕾不懂,她无法理解,也难以置信,更不愿去接受这个事实,

    如果说,先前还有一线希望的话,那么现在……

    童蕾,已经彻底跌入绝望的深渊,

    就连亲人都抛弃了自己与母亲,又有谁……能伸出援手,又有谁会挺身而出,

    童蕾自嘲的笑了,笑容很凄凉,

    “你笑什么,大姑娘家的傻笑,害不害臊,这可是你外公的血汗钱,不能全落入你这个赌鬼爹的口袋里了,童蕾,我们这是为了你好……”

    童蕾姑姑话还未成说完,门口处突然响起了清脆的掌声,

    啪——啪——

    蓦然间,病房里所有人全都下意识回头,眼前所见,是两名男子,

    当看清楚站在前面那个男子的面孔之时,童蕾楞住了,

    男子低着头笑了一声,而后瞥了一眼童蕾姑姑,骤然开口道,“好一个口口声声为了童蕾好啊,这位大姐,我想问你一句……你……害不害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