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56章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手术费有人帮忙交了,

    这可不是小手术几万块钱就能搞定的,十五万,对于一般的家庭来说,绝对是一个很伤的数字,而对童蕾更是致命的天价,

    能交得起这钱的人童蕾认识吗,

    认识,

    愿意帮忙伸出援手的人童蕾认识吗,

    不认识,

    但如今,童蕾却仿佛听到了来自梦境中不现实的事情——

    有人交了,而且这人,只是她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而后相处了短短不到半个月的熟悉既陌生的男人,

    “六块钱的,炸酱面……”童蕾呆滞喃喃,

    当然,这个六块钱与某麻辣烫的梗是没有任何关系的,童蕾完全没有想歪,她只是不明白了,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其貌不扬的王跃,为什么可以拿出如此巨款,

    他不是家里做生意亏本了吗,

    如此一言不合,甚至连此事压根都没跟自己提过一个字,就直接??交钱走人了的,还是当初那个流落在街头公园里,睡长椅的落魄王跃吗,

    震惊过后,童蕾内心感动弥漫,以及无法言语的喜悦,

    “妈,您听到了没有,您可以做手术了,”童蕾破涕而笑,

    刘雅琴也激动不已,只是片刻过后,更多的是担忧与疑惑,她皱眉不确信问道,“帮我们交钱的那个好人,是……刚才那个小伙子,”

    “嗯,是他,”童蕾重重点头,

    刘雅琴恍然,看着满屋子内傻眼的人们,感慨道,“这个世上,还是有好人的啊……”

    她这么想,但却不代表其他人也这么想,

    就比如说童蕾姑姑,她整张脸都写满了难以置信之色,对于这种雪中送炭,她从来都不相信,因为她只懂锦上添花,

    童蕾姑姑第一反应就是——

    方才那个穷小子,肯定是偷鸡摸狗搞来的钱,

    但一想到他身边有个如此怪物的保镖,童蕾姑姑就不得不重新掂量、琢磨王跃的身份了,像这种随手就能拿出十多万的人,绝对是富家公子,

    “童蕾,你是不是和他有什么不干不净的勾当,,”童蕾姑姑尖声问道,

    童蕾俏脸被气的通红,事到如此,她已经不会给这个势利的姑姑什么好脸色了,“你说话注意点,尊重一下我朋友行吗,,”

    “哟,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人家凭什么平白无故帮你这么个一穷二白,家里一屁股债的女人啊,”童蕾姑姑一阵见血道,

    童蕾怔住了,

    是啊……

    王跃凭什么帮自己,

    自己什么都没有,出了这事后,可谓是一贫如洗,未来也没有前途可言,这辈子算是毁掉了,除了还不错的外貌之外,还能有什么值得让人在乎的,

    王跃……

    是垂涎自己的身体么,

    童蕾张了张嘴,她发现她本该有无数种解释来反驳自己姑姑的冷言,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任何解释,都,根,本,说,不,通,

    “好啊你个童蕾,害不害臊啊你,败坏我们刘家的名声,”

    童蕾姑姑冷哼不已,眼珠一转,接着说道,“我看啊,不如把那手术费退回来,把钱给我保管,我去交给警察,谁知道是不是那个穷小子偷来抢来的,”

    其实,童蕾姑姑也说不准,王跃究竟是什么身份,

    到底是搞不三不四勾当,挣不干净钱的穷小子,还是富家公子,

    无论怎么看,童蕾姑姑都不觉得王跃是后者,不说别的,真正有钱的公子哥,会买这种廉价的水果来探望么,会坐飞机还订经济舱的票么,哪家的公子哥不是坐头等舱,空姐还得诚惶诚恐的伺候着,

    可不管这个钱是哪来的,童蕾姑姑都动了心思……

    这话就算是个小少年听起来恐怕觉得有蹊跷,更别说童蕾了,她自然知晓,自家这个势利的姑姑是打算独吞下这笔手术费,

    童蕾完全不敢相信,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种人存在,

    卖房子的钱,你要拿,

    可以,怎么说那也是刘家老爷子生前掏的钱买的,身为子女中的一份子想分一杯羹,虽然道德上不合适,但童蕾认命,

    可现如今,天降大运有人伸出援手,愿意帮助自家母亲治病,手术费已经交了,可这个姑姑……

    还对这笔钱有想法,,

    “你想都别想,没我的同意,没王跃的同意,谁也别想把这笔钱给拿走,”童蕾态度坚决,在这种事情上,丝毫不会退后一步,

    兴许是童蕾姑姑也清楚,这钱很难拿到手,所以撇撇嘴也就没有继续争执下去了,只是阴阳怪气的道了一句,“童蕾,说说呗,你和那个穷小子是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童蕾哼了一声,

    这个时候,医生们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开始为手术做好事前准备,

    童蕾姑姑双手叉腰,站在一旁,嗤之以鼻道,“我还从来没听说过,你有这么好心的朋友啊,别以为你姑姑我不知道,想来……你和他有点勾当吧,”

    “我再说一次,请你尊重点,”三番五次被逼问,任是心肠善良的童蕾也不由脸色冷了下来,

    “那你倒是解释解释啊,人家凭什么帮你,”童蕾姑姑觉得有些好笑,

    “我……”

    童蕾顿时语塞,解释,怎么解释,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听着耳边七大叔八大婶的闲言碎语,还有姑姑家那小孩子吵着闹着要玩手机的喧嚣,童蕾内心不知为何,莫名的静了下来,

    她看着即将被送往手术室的母亲,回想起不久前的夜晚,

    许久,泪水早已打湿眼眶了的童蕾,突然倾城微一笑,似自言自语的道了一句,“兴许是那个晚上,我请他吃了一碗炸酱面吧……”

    ……

    翌日,正午,

    昨晚从医院走出来之后,王跃哪也没去,而是跑到了童蕾家里睡了一晚上,他有钥匙,他曾经离开的时候欲当归还,但却被童蕾拒绝了,

    当时,童蕾对他说了一句话——

    如果以后你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可以随时回来,我这一直欢迎你,

    这就是童蕾,一个善良的女人,心智成熟的她在任何方面都与天然呆可爱的林朵儿截然相反,但一颗干净的心,两女都未曾丢失过,

    大飞在周围随便找了个小旅店睡觉,王跃一个人在童蕾家,那工作室的几个房客,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搬走的,

    咕噜噜——

    洗手间内,传来王跃漱口的声音,与此同时,客厅里的门也被推开了,发出的动静响声,让王跃往客厅看了一眼,

    是童蕾,

    “王跃,原来你真的在我家里,”童蕾充满微笑的走了过来,

    王跃挑眉,瞥了他一眼,口中含着牙膏沫,谈吐不清道,“手术成功了,”

    “你怎么知道,”童蕾奇怪的咦了一声,

    “看你这嘴角上扬的样子就知道,”王跃翻翻白眼,似乎对童蕾这个白痴问题感到有些无言,

    童蕾哑然失笑,说道,“你猜的没错,大夫说手术非常成功,我妈早修养个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我第一时间就想通知你,但又没有你的联系方式,你昨天又留下那么一句话给我,所以我仔细想了一下,才猜明白你应该是在我家里,”

    王跃笑了笑,也没回话,

    “怎么,王跃大忙人,你不是说早上炸酱面约起么,怎么现在太阳都晒屁股了才起床,”童蕾看着正在埋头洗漱的王跃笑道,

    蛤呲——

    王跃吐了一口痰,用清水搓了几下脸,咳嗽少许,答非所问道,“烟抽多了,这每天早上起来啊,痰就变多了,还好我不是个唱歌的歌手,不然可真就废了,”

    说着,王跃抬头看向童蕾,“现在去吃,也不是来不及,”

    “真吃炸酱面啊,王跃,我可是要好好正式谢谢你呢,”对于王跃这种独爱炸酱面的癖好,童蕾直翻白眼,

    王跃笑而不语,将外套往身上一批,朝着客厅门外行去,“走着,”

    半小时后,两人坐在一家餐厅里,

    说好了是童蕾请客吃炸酱面,说是这么说,但童蕾自然没有真这么做,

    她摸着口袋里的钱包,估算了一下,没有犹豫的点了一桌好菜,

    不一会,丰盛的菜肴陆陆续续的被服务生端上了桌,

    童蕾和王跃都没注意到,有两个人一直在跟踪他们,大飞自然是察觉到了,只是懒得管而已,倒不是他保镖职业不尽心尽力,纯粹只是因为这两人对老板王跃构不成任何威胁罢了,

    当然,大飞该堤防还是得注意一下的,

    王跃以及童蕾的餐桌侧面,坐着不引人注意埋头喝茶看报纸的大飞,在两人的后面,更是坐着两个熟人——

    童蕾姑姑,以及童大彪,

    “你说这孤男寡女的两个人,约到这个高级餐厅来吃饭,是不是有猫腻你说,”童蕾姑姑尖锐道,

    童大彪冷哼一声,压低音线道,“这死丫头,干这档子丢人现眼的事情,待会回去看我不打死她,”

    “嘘……小点声,我倒要看看,这个穷小子对童蕾有什么企图,”童蕾姑姑眼眸闪烁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