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57章 聒噪!

    菜肴有了,酒自然也不会落下,

    童蕾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稍抬了一下,示意道,“cheers,”

    “干,”王跃粗犷的碰了一下,一饮而下,

    对于王跃这等不着边际的喝红酒方式,童蕾咯咯直笑,她还从来没有见过,能把红酒当成在东北地带的白酒来喝的人,

    “这穷小子……”童蕾姑姑愈加确信,王跃不是什么富家公子了,

    富家公子绝大多数都温文尔雅,哪有像王跃这样的,连最基本的礼节和社会上交际的方式都一窍不通的,

    当然,她猜对了,王跃的确不是富家公子,

    他出身于寒门,立足与寒门,

    “王跃,我真的应该好好感谢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帮我,但你帮了,我妈的手术也做的很成功,可以这么说,你的恩情,我这辈子恐怕都难报答完,”童蕾端庄严肃道,

    王跃摆摆手,无所谓道,“没什么,小事一桩而已,说起恩情,倒是我得感谢你,”

    “是因为那一碗炸酱面,”童蕾眼眸充满笑意的看着王跃,

    “不全是,你还收留了我这个流浪汉一段时间呢,”王跃咧了咧嘴,

    童蕾摇摇头,反驳道,“话不能这么说,当初是你先救了我……”

    “那不算,我救了你,你也给了钱当做报酬,这事我们是两清的,之后你请我吃,供我有落脚点睡觉,不然我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睡大街呢,那一千块钱,估计我也坚持不了多久,治标不治本的,”王跃一本正经道,

    “可你帮我出了十五万,这笔钱,我会慢慢还……”

    童蕾话还未成说完,就被王跃一把打断了,他夹了一筷子千层肚,头也没抬道,“我说了,你请我吃了一碗杂酱面,给了个不用被风吹雨淋的地方供我吃住,这就是我欠你的恩情,”

    童蕾傻眼了,不敢相信问道,“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你出那笔手术费的钱……就是报答,”

    她根本无法理解,那点恩情才多少,随手帮了一把而已,得到的……

    却是十五万的雪中送炭,,

    如果可以,童蕾想找个阳台吹吹风,重新思考一下人生,

    很难想象,在这老人摔倒在大街上,持续几十分钟都没一个过路人敢上前搀扶起来的人都没有的残酷社会时代,会有人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恩惠,牢记在心里,而且,这一报答,几乎是翻十倍、百倍不止的报答,

    由此可见,童蕾的心情究竟有多么复杂,

    原来……

    这是真的,

    王跃的雪中送炭,原因真的仅仅只是如此简单,

    童蕾眼睛有些酸酸的,向来坚强的她差点不争气的哭出来,好在这是公共场合,才勉强忍住没有掉下眼泪,

    “王跃,”童蕾突然喊了一声,

    “啥事,”

    王跃头也没抬,闷声扒饭,看他这架势,仿佛已经好几天没吃过饭了似的,很难让人把那个随手就给出十五万的阔绰人联系在一起,

    “谢谢,”

    这一声感谢,是童蕾发自内心的再度发声,她顿了顿,又说道,“你这个报答……太重了,我感觉有点承受不住,”

    “才这么点而已,这就重了,”王跃难得的停下了手中的筷子,抬头望了童蕾一眼,

    童蕾一头雾水,刚想问是什么意思,结果她身后一直偷偷摸摸坐着偷听的姑姑以及父亲按耐不住了,直接站起走了过来,

    “哟,还才这么一点而已,说得到轻巧,这可是十五万呐,你挣得也很辛苦吧,”童蕾姑姑阴阳怪气道,

    王跃略微皱眉,但却没说什么,继续扒饭,

    “瞅瞅你模样,不知道多少天没吃过饭了,为了搞到这十五万块钱,受了不少苦吧,希望你到时候别被抓到了,牢饭可没这么好吃,”童蕾姑姑讥讽道,

    童大彪也冷笑两声,“干偷鸡摸狗的事情搞来的钱,就想搞到我家这死丫头,我告诉你,不管你偷也好,抢也好,你要想进我家这个们,这事没个二三十万聘金,没门,”

    “你们跟踪我,,”童蕾怒了,

    她站起身来,气愤道,“你们烦不烦啊,都说过多少次了,我的事不用你们管,而且,我再说一句,请你们说话放尊重点,这是我朋友,朋友,别瞎污蔑别人,”

    “不碍事,”王跃咂咂嘴,

    砰——

    童大彪猛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愤愤道,“你小子挺安静的哈,在这给老子装什么犊子呢,老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还给我装是吧,,”

    坐在侧目喝茶的大飞,渐渐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取下了眼镜,

    童大彪和童蕾姑姑都没看到他,这也是大飞擅长隐逸的一个本事之一,当然,他只是随意在王跃边上找了个地方坐下而已,尽管不起眼,但仔细去观察还是会发现的,

    如果大飞想彻底不被人发现,那么一般人休想察觉到任何蛛丝马迹,

    王跃瞥了大飞一眼,而后喝了一杯酒,也没吭声也其他任何动作,

    大飞没动了,他内心无比清楚,若是王跃会让自己出手,定然会有所示意,如今王跃这般沉默举动,是想告诉自己用不着出手,

    “童大彪,”

    童蕾突然喊了这么一声,她这次是直呼她父亲的名字,一字一字重重道,“从今以后,你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我的事,你要是再插手,我会报警,”

    “还有你,”童蕾看向她姑姑,“从你想要分一杯羹的时候,我童蕾就没你这个姑姑了,从今往后,我和我妈跟你刘家没有半点瓜葛,”

    语毕,不等两人接话,童蕾看着童大彪继续道,“关于房子的事情,你要卖也好,不卖也罢,我都不会住了,你与我妈离婚之后,财产,我们母女俩要一半,”

    两人面面相觑,老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对于童蕾突然的毅然决定,童蕾姑姑脸色变得十分难看,“这可是你说的,你想好了,决定了的事情就别想反悔,房子是老爷子出钱买来的,按道理来说,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应该要分走一批,至于你想拿多少……哼,自己去拿童大彪的那一份,”

    毫无征兆的,童蕾姑姑就这样撕破脸了,

    而且,原本和童大彪站在同一条船上的她,突然跳水了,换身为一条凶狠鲨鱼,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反咬童大彪一口,

    “你,”

    童大彪气急败坏,可他却也知道,自己和这个女人是争不过的,于是只能把矛头对准童蕾,“你个死丫头胡说什么,你妈什么时候说过要和我离婚了,,”

    “这个你就别多管了,就等着法院的通知书吧,”童蕾充满恨意道,

    对于父亲和姑姑这两个字眼,她已经彻底失望与心寒了,经历过这次事之后,连半点感情都不会再有,

    连最亲的亲人都不惜为了钱财撕破脸,反目成仇,而最可笑的笑话却是——

    王跃这么一个萍水相逢的外人,却比他们要好一万倍,

    患难见真情,

    这句话,无疑让童蕾懂得了什么道理,

    “你真决定这么做了,,”童大彪脸色变得十分阴沉,

    “对,”童蕾重重点头,其决心未曾动摇半分,

    童大彪突然笑了,笑声猖獗,引来四周用餐的客人们侧目,他狰狞着脸,恶狠狠道,“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这个钱,你们可以拿一点,但绝对休想拿走一半,我会尽全力请律师,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就算是离婚,你们娘俩也别想分走我的钱,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们拿什么去生活,就等着睡大街吧,”

    童蕾脸色剧变,

    她此刻才终于明白,童大彪用的是什么计谋,

    不管如何,自己和母亲拿到的钱,永远都不可能有多少,

    房子价值六十多万,那个势利的刘家姑姑分走二十多万,父亲就只剩下四十万,连一半都分不到,而且听童大彪的语气,似乎自己和母亲能拿到的,绝对要比二十元远远低了不少,

    八万,

    还是五六万,

    试问,在一个城市里面,区区不到十万块钱,能找得到一个落脚点么,

    别说在城市里了,即便是在农村,最多买个地基,建一栋破破烂烂的水泥房,连最基本的装修都做不到,更别说家具这些最最基本的东西了,

    两个无所依靠的女人,拿着这几万块钱,该怎么生存下去,或许都是一个问题,

    童蕾惨笑,

    自己的亲生父亲,居然要把自己与母亲往绝路上逼,

    见童蕾对未来充满了绝望与迷茫,童大彪恶狠狠道,“死丫头,可别怪我,这是你自找的,”

    “聒噪,”

    蓦然,一道很久没开过口的声音,此刻突然响起,

    王跃放下筷子,打了个饱嗝,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头也没抬,连看都没看童大彪一眼,轻声问道,“说够了,”

    还不等童大彪发火,王跃从口袋里掏了出两片钥匙,以及一张银行卡,随意递到了童蕾面前,

    “帝荣小区,F栋803,这是钥匙,以后你就住那吧,房子已经落户到你名下了,至于这张卡,没多少,本想着给六百万的,但你肯定不会接受,这里面是六十万,添置点家具,还有嫁妆钱什么的,也剩下不多了,以后找份稳定的工作好好过日子吧,如果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是找不到满意的工作,随时来上海找我,你是打英雄联盟的,直接坐车到寒门俱乐部就行,”

    先前的十五万,只是随手帮了一下而已,算不上什么,

    这,才是王跃将要正式报答的恩情,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