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60章 往事

    萧二被王跃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扇懵逼了,

    “看你这样子,估计应该是很多年都没被人这样打过了吧,”王跃阴沉地笑了笑,

    他心情,很不好,

    心情差时的王跃,不会去把这种负面情绪渲染给其他人,但若是在这个关头有人来招惹他,王跃的反击和强势绝对不会亚于胡小跳,

    是夜,南街灯光弥漫,

    站在王跃身前的,是南街的一把手萧二,而他身后所站的人,都是敢打敢拼敢流血的大汉,

    面对七八十号人,王跃依旧不会觉得有压迫感,

    这就是一个人的气质与气势,

    跳跳曾与王跃提到过——

    有些人,即便他孤身一人站在那里,也能震住数之不尽的敌人,

    “还是叫光头虎来吧,和我说话,你不够格,”见萧二还在发愣,王跃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好心提醒道,

    没办法,谁让王跃就是这么一个大好人呢,

    萧二的神色来回快速变化,他现在有两种选择,

    要么大手一挥,把王跃给乱刀砍死,要么回头把光头虎叫来,如果他脑子一热选择了前者,那算王跃输了,但是这个后果同样也不是萧二能够承受的,

    倘若王跃出了点什么事,恐怕从此南街这些人将不复存在,

    不说别的,寒门元老成员绝对是会为王跃报仇的,

    因此,王跃无所畏惧,

    王跃随意走动了几步,而后蹲在台阶上抽起了烟,萧二最后还是选择了去叫光头虎,他独自一个人调头就走,话都没说一句,

    “等等,”王跃喊住了他,

    光头萧二停下脚步,转过头来,脸色异常难看,“还有什么事,”

    “你是不是傻逼,”王跃骂了萧二一句,

    而后,王跃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指着手机道,“你他妈就不知道用电话,你是不是穷到把钱都拿来买金项链了,萧二……萧二,你爸妈还真他妈没取错名字,你还真是二的可以,”

    被王跃这般辱骂,萧二气的浑身发抖,但依旧不敢动手——

    他拿捏不准王跃的身份,

    王跃内心无比清楚,在这个世上,萧二的圈子还远远不够高,有些他没见过的人,说不定身份来头大的可怕,

    当然,王跃不认为自己是那种级别的存在,但按照规矩来说,眼前的萧二的确是没资格跟自己说话,

    王跃是吞噬了东街的北街幕后老大,而萧二只是一个南街的堂主,哪怕是光头虎跟王跃处在一起谈话,恐怕都得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的,

    萧二脸色铁青,颤抖的手伸进了口袋,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出去,

    他声音压的很低,王跃听不清他在电话里头说了什么,不过也毫不在意,王跃不怕他玩什么阴招,

    萧二挂断电话后,和七八十号人与王跃大眼瞪小眼,奶茶店的女人早就吓得不知道躲哪去了,或许是报警去了,不过这影响不到今天的事情——

    那些人不会来的,即便是来,也会拖延很久,等到打的差不多了,才过来收场,毕竟光头虎在白道上肯定是有关系的,

    自古有白就有黑,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十分钟过去了,光头虎还未曾出现,王跃也不着急,巴不得越慢越好,这样更加方便接下来的敲打,

    大约又过了十来分钟,有人来了,

    王跃无论如何都没意料到,来者竟然不是光头虎,而是一个让他心情复杂,唯一一个感到恨意的男人,

    看到来者波澜不惊的面色,王跃眼眸快速跳动,

    “寒门,王跃……”男人低声笑了一下,

    来者,赫然是剑阁俱乐部的创始人,王罪,

    王跃握紧拳头,他永远都忘不掉王罪的脸,哪怕是化成灰他都认识,

    许多圈内人,仅是知道王跃与王罪这两位王姓之人,曾经有过什么恩怨,才会如此一直纠缠、明争暗斗下去,可究竟是什么恩怨,鲜有人知,

    ——王罪,曾经是王跃的师傅,

    如果这个消息在圈内传开,定然会震惊无数职业选手,

    开……开什么玩笑,,

    这两尊大人物,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这你妈什么师门啊,师傅这么强也就算了,一个徒弟,还这么强,有没有道理了,,

    如果仅仅只是这层关系,王跃哪还能恨王罪,他之所以恨,那是因为王罪的那颗腐烂不堪,七原罪暴漫的心,

    遇到林朵儿之前的王跃,为什么一直没谈恋爱,

    不是王跃性冷淡,对女人没感觉什么的,纯属扯淡,当初王跃还是个少年时,情窦初开,暗自对一个女孩子有所好感,

    一次喝酒,王跃脸怀腼腆的对王罪说了此事,当晚,那个女孩子遭遇强奸,

    王跃发了疯的逮住王罪的衣领,问他为什么,

    王罪的回答,彻底让王跃认清了,自己这个师傅到底是个怎样可怕的人——

    “女人这东西,只是羁绊,忘掉他,方可在职业的道路上,走得更远,”这便是王罪的回答,

    王跃红了眼,眼泪鼻涕满脸全是,提起一把水果刀嘶吼着朝着王罪冲去……

    当年,王跃再也没有看到过那个女孩子,后来满怀愧疚曾去偷偷找过,结果却得知,那家人已经搬走了,姑娘也转学了,从此再无音讯,

    当年,王罪硬生生把王跃当做一条狗狠狠地打,

    当年,王罪强迫王跃吃下自己酒后呕吐的污秽,

    当初王跃趴在地上,一口一口硬着头皮吃下污秽的时候,他死死握着拳头发下毒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王跃恨,

    恨不得把王罪扒皮抽筋,用上古代酷刑,将其凌迟,

    王跃心中的恨意何止千百倍,如今,当王罪开口后,王跃瞬间站起身来,盯着王罪的眼睛,咬着牙,从嘴里一字一字挤出,重重问道,“这么多年了,我第二次重新问你一遍,为什么……你要对小蝶下手,”

    说道小蝶这二字的时候,王跃言语颤抖,

    “小蝶,”

    王罪皱着眉头,似乎是在细细回忆,很快,他便哈哈大笑起来,“老子想起来了,原来是那个娘们,怎么,欺师灭祖的狗东西,还有脸来质问老子,”

    “或许你从来没想到过,当年你只是觉得还不错的一颗苗子,后来踩在你的头上,成为世界第一人了吧,”王跃阴沉着脸,嘿嘿笑着,

    王跃很喜欢笑,因为笑之一字,可以代表一切情绪,

    “哦,难道你觉得有实力可以跟我来斗一斗了,也好,在lpl我的剑阁与你寒门碰上之前,老子也不介意和你玩玩,”王罪晃了晃脖子,折着手指,邪气凛然,

    王跃从奶茶店里拿出一张椅子,一屁股坐在他们身前,翘起二郎腿,淡然道,“那么,今天这事就好好说说吧,我在这买杯奶茶,你手下那几个烂仔上来就给我脑袋一巴掌,这事该怎么算,”

    “呵,”王罪别过头看向萧二,“你说,有这事吗,”

    “嘿嘿,没有,这小子纯粹是在瞎几把扯淡呢,”萧二冷眼看着王跃,原先的忌惮早已消散不见,剩下的,只有玩味,

    王跃吐了一口浓痰在王罪脚下,“什么狗屁东西,撒起谎来一套一套的,敢做不敢当也配待在上海道上,我看别叫你这南街的猛虎 了,干脆改个名叫野狗 得了,”

    被人这般指着鼻子讥讽,王罪的脸渐渐阴沉下来,他眯起眼睛,冷冽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敢动你,”

    “你可以试一下,”王跃脸色不变,

    “你觉得……你背后那位,会因为你这么个小瘪三就会跟我结下梁子,”

    王罪阴沉大笑,而后猛地往后一指,“狗东西,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在你的脚下,是老子的地盘,哪怕你背后的那位大人物来了,恐怕也得忌惮不少,”

    听闻此言,王跃便清楚下来——

    王罪还不知道自己身后最大的靠山是谁,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脸色就没这么好看了……

    想到这,王跃心情又低落了几分,因为他与伊汐萱才刚闹完矛盾没多久,

    王跃咧嘴一笑,“王罪,听你这语气,想必应该是把南、西两条街都操盘接手了吧,你说的对,这里是南街,是你的地盘,但是……瞧瞧你身后吧,我的人好像不少呢,”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