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61章 王罪隐秘

    此话一说出口,王罪猛然回头,眼前所见,赫然是一辆又一辆商务车以及面包车,

    王跃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看着一个接一个从车上跳下来的弟兄,

    这些人,都是王跃手下的汉子,

    蓦然,人数来了接近三百号,比起王罪在场的人手,足足多出三倍,

    即便如此,王跃也不觉得能够与王罪干起来,

    尽管王罪这里只有七八十号人,但的确正如他所说,这里是南街,王跃拿他没辙,

    再言……

    如此轻易就会被扳倒的王罪,那还叫王罪么,

    至少,王跃此生视为眼中钉,无比忌惮的敌人,只有王罪一人,

    突然多出这么多拿着家伙的汉子,萧二被吓了一大跳,他连忙拿起手机,是在叫人手,

    王跃倒是没有阻止,今天来这南街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找事情,要是真打起来,恐怕王跃这批人也不会好受,

    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小寻、冯晓、辣鸡、大飞,还有一些见过但又喊不起名字的弟兄,内心百般交集,

    王跃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了,最后只是平静的冲他们点了点头,“来了啊……”

    “寒门,你们跑到老子的地盘里来是几个意思,”王罪脸色很是难看,

    王跃等人的这种动作,又何尝不是打了他一巴掌,堂堂上海有头有脸的一位角色,却被一大帮子其他街的人给包过来了,传出去他也丢人,

    小寻面带玩味的冷眼盯着王罪,冷笑道,“你带着这么多人堵着我们的头儿,你说他都快要被你王罪给干掉了,我们这些做小弟的,难道还待在家里打牌、玩女人不成,”

    王罪扯了一下嘴角,皮笑肉不笑道,“有意思,我就奇了怪了,当年我咋就看不出来,原来这狗东西这么得人心的,”

    “你他妈怎么说话的,要不要我给你洗洗牙,,”

    小寻气的炸毛了,王跃明白他为何会有如此反应,毕竟他只是一个年轻人,再言,小寻这性子就是如此,平时正儿八经的,要搞事情的时候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整个就一炸药桶,

    王罪眯起眼睛,放佛是在打量后辈,“年轻人,说话不要太冲,很多人就是因为这个夭折的,以前倒也有人这么指着我鼻子,这后来,就成了黄浦江里的鱼食了,”

    “抱歉,我不得不称述一件实事,如果不计后果,恐怕你已经被我杀了很多次了,”大飞舔着嘴唇,

    王跃相信他这话说的没错,毕竟凭他的身手和职业,偷袭暗杀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如鱼得水,

    如果可以,大飞的的确确可以干掉很多人,但却不能够这么做,

    若只是干掉一个领头的,其实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很快就会生出另一个领头的,大哥这个位置可是有很多人虎视眈眈的,

    跳狗曾严肃的说过一句话,直到现在,王跃仍然记忆犹新——

    “抢地盘很难,但真要这么做的话,不仅要有巨大的勇气和足够的武力,最重要的还要用脑子,”

    王跃明白他的意思,就好比古人打仗,光靠一个身手了得的武将是不足以撑起大局的,往往有些时候,一个厉害的谋士,能够做到不伤一兵一卒攻下城池,

    王跃不止是单纯的想要报仇雪恨,他要的……

    是掠夺王罪所有的一切,

    “你们寒门一个个语气都挺冲啊,是不是认为我王罪……无人了,”王罪也不慌,

    说着说着,萧二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张椅子,王罪坐下后,面不改色地点上一根雪茄,

    辣鸡刚想跟王罪斗两句嘴皮子,结果突然又出现一大帮子人,南街的绝大多数混子都在这个夜晚出动了,

    五六百号人,比寒门地下势力多了不少,但王跃并不担心会因此打起来,

    坐到这个位置这么多年了,年轻时候的血性和冲动早就被磨灭了不少,王罪现在只想着安稳赚钱,然后在职业赛场上拿回‘属于他’的东西,抱稳上海地下的摇钱树,搞起事情来的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的,

    王罪,绝对不愿意打,

    路上的行人和车辆看到这么大的架势,吓的不轻,调头就绕道走,

    紧接着,一阵鸣笛声响起,好几辆白道的车停在王跃与王罪身旁,

    一名穿着警服面带威严的中年男子下了车,脸上带有怒意的走到王跃、王罪中间,怒道,“你们两个想干嘛,出动这么多人手想打架啊,聚众斗殴也不掂量掂量,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了,,”

    “刘局,这不关我事啊,你看他们无言无故跑来闹事,我这不是正当防卫嘛,”王罪微笑道,

    从他对中年男子的称呼中,王跃听出来了,这中年男人最起码也是个副局长的厉害角色,

    刘局逮着王罪一顿臭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我还没瞎呢,”

    说完,他又走到王跃面前,好奇的打量着,“从照片上看我就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现在看到真人这才发现,实际情况比照片上还要年轻啊,我本以为上海五十年难出一个王罪,没想到,还有更甚者啊……”

    王罪也不恼怒,依旧面带微笑地待在一边,

    听刘局说这话,王跃也没弄他懂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想来想去,王跃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随口答道,“廖赞了,”

    “年轻人有血性是好事,但太冲动可不行,”

    刘局点了点头,平静道,“你俩握个手,然后各自散了,聚这么一大堆人还带着冷兵器,像什么话,”

    听言,王罪笑吟吟的就点头说没问题,但王跃脸色却很是难看,

    让自己去和王罪握手言和,

    王跃是绝对做不到的,可却不得不向人低头,没办法,王跃也只好伸出手,握住了那只让王跃觉得脏到不行的手掌,

    两人右手相握,王罪挂着灿烂的笑容,王跃同样如此,

    不过……

    王跃却是阴沉沉的笑,严格意义上来说,他和王罪的笑脸是一样的——

    虚假,

    “这事没完,”王跃背对着刘局,冲王罪做着口型,

    王罪也动了动嘴巴,“洗干净脖子,等我来宰,”

    “行了行了,赶紧都各回各家,”刘局摆摆手,显然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王罪看了王跃一眼,甩掉手带着他手下的人调头就走了,

    事到如今,王跃也没什么好说的,跳上小寻的车,临走之前,他还看了一眼奶茶店,发现那女人正躲在里面偷偷地看着自己,

    今天来到南街,闹出这么大一个场面,不为别的,目的只有一个——

    让上海所有零散的地下势力都清楚,自己与王罪势不两立,都想清楚自己的立场了,别到时候站错队,

    ……

    回到北街寒门,说实话,王跃不怎么满意刚才的情况,

    小寻表示想与王跃谈谈,王跃点头,也是该要好好计划一下关于王罪的事了,

    小寻的目光看向冯晓和季阎他们几个,他们明白小寻的意思,转身就打算走,但被王跃给喊住了,

    “这是自家人,”王跃言简意赅,相信小寻他能够明白这五个字的含义,

    王跃喝了杯热茶,“说说吧,南街那边的情况,我话说在前头,王罪必须倒下,我和他的仇不共戴天,”

    “那家奶茶店的妹子是谁,嘿嘿,是头儿你新泡的马子么,天下水艺那边……啧啧,哥几个可是想去玩一玩啊,队长,想清楚咯,我这张嘴啊,可是会一不小心会说漏嘴的哦,”辣鸡挤眉弄眼道,

    “钟点不行,必须包夜,”

    季阎附议道,接着又补充了一点,“次数不能太多了,免得队长会破罐子破摔,两次就合适,”

    “不单是告诉林朵儿嫂子,还有伊汐萱嫂子,所以可以宰队长四次,”冯晓睿智的托了托眼镜,

    听着他们三个一言一语,互相讨论着该怎么宰自己,一时间王跃目瞪口呆,

    “一边去,天下水艺有什么好玩的,年轻人要节制点,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王跃朝他们三一人踹了一脚,

    这场高层‘会议’就此散去,接下来的局势,王跃看不准,

    王跃揉了揉头疼的脑袋,伫立在寒门俱乐部的阳台处,一根又一根烟的抽着,眉头紧锁,

    他在思考,

    究竟从哪打开突破点,

    小寻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王跃身旁,“头儿,有心事,”

    “没什么,”王跃摇了摇头,在没有考虑清楚之前,最好还是不要让自家人想太多,免得也跟着头疼,

    小寻嗯了一声,欲打算离去,临走之际,王跃拉住了小寻,“对了,王罪那边的资料,查的怎么样了,有进展没,”

    王罪身上的迷点较多,家庭更是奇怪,

    这么多年了,王跃还一直不知道王罪家里的情况,他父母,他兄弟姐妹等资料,一概不知,

    “说来惭愧,我派出了很多人手,但就是查不到有价值的消息,”

    小寻很腼腆地摸着后脑勺,又道,“线索查到一半全都中断了,根本就是没有踪迹可寻,我得到的只有王罪小时候住的小区,那里的居民知道的一些东西,”

    王跃头疼不已,就连小寻都说根本没办法下手,王跃实在是不知道王罪这神神秘秘的家庭情况究竟是怎样一番风景,

    对敌人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如果可以,王跃想把王罪身上的事情全盘皆知,越清楚越好,

    王跃叹了口气,“那你说说吧,说不定居民会知道一些有价值的消息,毕竟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些事情他们应该都看在眼里,”

    “嗯,我说一些可信度比较高的,”

    小寻点头道,“根据中年男女口中所说,王罪家里曾经很吵,每天都传出不少的打斗和吵闹声,还有小孩的哭泣,哭的是王罪,疑似家暴或者家人吵架、打架,后来又听说王罪的母亲好像是被打死的…;…;”

    说到这,小寻的脸色有些怪异,王跃摸着下巴道,“你接着说,”

    “老一辈的说法又不同了,他们似乎很不愿意和王罪家里人打交道,所以连名字都不知道,从一位花甲老人口中得知,有个下大暴雨的晚上,他看到王罪的父亲和另外一命西装男子发生争执,听他们的争吵内容,好像是在说谁才是王罪的父亲,西装男子甚至还掏出了枪,但却被王罪的父亲给做掉了,”

    王跃懵了,下意识问道,“你是说……那男人手上拿着枪,但还是被王罪他的爹给打躺了,,”

    “不,是打死了,踢断脊椎死的,当场毙命,”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