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62章 过客

    “一脚……直接踢死,,”王跃面露骇然之色,

    开什么玩笑,

    你他妈当这是武打片呢,,

    人的力量,可以一招下去就直接将人给踹得到场暴毙吗,

    或许可以,但王跃知道,他是一万个做不到,跳狗也同样如此,即便是他见过身上最恐怖的大飞,也根本做不到,

    更何况……

    还是在对方有枪的情况下做到的,

    王罪这个父亲,究竟是怎样可怕的存在,,

    小寻无比确定点头,而后皱着眉道,“我起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我去医院调查了一下,又跑到警察局托了关系,花费了一番功夫后得知,情况的确是这样,脊椎被一脚踢断,下手快准狠,我不死心,亲自去询问那个花甲老人,从他描述中我得知,王罪的父亲身手非常高,”

    “有多高,”王跃挑了挑眉,

    小寻忌惮道,“我在家里的时候,只在散打高手的佼佼者身上见到过这种实力,可以这么说,王罪的父亲,大飞在他手上都走不过三招的那种,”

    王跃惊愕不已,许久都没回过神来,直到被手上的烟头烫到后,才反应过来,“谁才是王罪他老子呢,”

    “不知道,”

    “那名西装男子的身份调查到了吗,”

    “查不出来,王罪父亲的资料也查不到,”小寻一问三不知,他叹了口气,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挫折,

    王跃拍了拍小寻的肩膀,“没事,这事就先放一放,不过还是得留点人手在那,慢慢来,”

    小寻点头离开了,王跃细细消化着这些消息,果真一个头两个大,

    “王罪……你究竟身上有着怎样的迷点……”王跃暗自攥紧拳头,

    王跃将窗帘拉上,灯也关掉,被?暗笼罩包围,是他比较习惯的舒适感觉,

    躺在沙发上,王跃仔细的思考脑海中的问题,

    根据已知的确信消息,西装男子已经死了,但他生前的时候是拿着枪的,又结合西装这种衣服,此人定然不是一个普通人,很快王跃将几个关键词锁定下来——

    商人,或者是?白两道,

    总之,此人定然不简单,在国内敢买枪支,又敢明目张胆指着人脑袋的,毋庸置疑,八成是一个成功人士或者枭雄,

    至于此人是犯罪分子的可能,几率很小,毕竟这类人几乎极少会选择穿西装,也大不必以此来掩饰身份,

    王跃皱眉,奇怪的地方就来了,住在王罪那个小区的,都不是什么有钱人,就那种普通的家庭条件罢了,王罪的父亲……究竟有什么能力,敢直接痛下杀手,

    而且,这么多年过去了,根据小寻所给的情报,王罪偶尔也会时不时回去一趟,也没有任何被西装男子家人寻仇的迹象,

    ——叮叮叮

    就在王跃绞尽脑汁思考的时候,手机响了,是跳跳打来的,

    看着这个联系人,王跃有些意外,接通就笑道,“跳狗,你这待在医院里不好好养病,忙着调戏护士,还有这闲工夫给我打电话呢,”

    “嗨,可别说了,这他娘的什么破医院啊,护士全是一群如花,丑得跟狗似的,老子真想一拳打烂院长他老婆的螺旋坦克七彩逼,”电话那头,跳跳骂骂咧咧,似乎病情已经好转不少了,

    王跃乐了,笑道,“听你这样子,估计有点按耐不住了吧,”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头儿也,你还真别说,我最近手痒痒,虽然我这个样子还上不了场没法打比赛,但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这手啊,要不……头儿,我偷偷溜出来,你陪我打几盘,”跳跳说道,

    王跃哑然,“你那身子骨……没问题,”

    一听到这个,跳跳当场不乐意了,“开玩笑,不说别的,就我这肾,来多少女人死多少,”

    “那行,我现在过去接你,记得打扮一下,别被人认出来了,”王跃叮嘱道,

    “放心,”

    挂断电话,王跃下楼开着他那辆破面包车,朝着医院的方向行驶而去,

    ……

    距离两人的通话,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了,

    “唉,这ADC我真是服了,打团就被切死,”看着自己屏幕上大大的失败两个字,跳跳不禁抚额摇了摇头,

    “也不知道今儿个能不能重新打回王者前十,”跳跳接着说道,

    看着屏幕上的失败二字,王跃淡然道,“别急,打习惯了职业,难免会对路人局有点不适应,好好打应该是能可以的,毕竟已经到了这个分段,大家的意识和操作都是差不多的,”

    这大城市里某个毫不起眼网吧里的两个青年,赫然是某个大型俱乐部的成员之二,

    “走吧,先去吃个夜宵,”说完,两人双双下机去了不远处的大排档,

    正当王跃二人边吃夜宵,边谈论着该怎么在今晚重新冲上王者前十的时候……

    旁边几个染着?毛的小青年,其中一个白衣服的噗嗤一声嘲讽的说道,“听见没,那边两个小子说自己是最强王者,”

    “哈哈,他们还说什么王者前十,别笑死我了,”

    这几人,边说边走的朝着王跃两人过去,

    “小子,正好哥几个最近手头紧,敢不敢跟哥哥们赌一局,谁输了,这顿夜宵就谁付账,”白毛青年拍了一下王跃的肩膀,

    跳跳忍俊不禁,在王跃耳边说道,“看来,这顿夜宵有人请了,”

    王跃哑然失笑,“跳狗,最近你有点贪玩啊……”

    “你们俩嘀咕啥呢,敢不敢,,”

    “行,这场赌约我们接了,不过你们可要说话算话,”几个混混青年跟老板好像挺熟,老板点点头没说什么,

    “北哥,既然要打脸,那就带他们去你家开的北星网吧呗,”

    北星网吧,正是那群混子里的领头人陈北家里开的一家档次较高的网吧,

    陈北,电信一区铂金组玩家,擅长诡术妖姬乐芙兰,在这网吧也是少有敌手,

    平日里也常常仗着是自己家开的网吧,而常常在大屏幕上大肆秀自己的妖姬,

    “怎么样,你们俩想好谁上场了吗,”陈北冷笑问道,

    “去吧跳狗,速战速决,”王跃不慌不乱道,

    “五分钟,”跳跳舔着嘴唇,在医院里养病的那段时间,快要把他憋出内伤来了,如今有这般好玩的事情,自然有些摩拳擦掌,

    “电信一区有号吧,没有我可以借你一个,放心,符文什么的都有,英雄也大多都买了,”陈北傲然道,

    跳跳正打算找自己认识的人借个菜一点的号,而因为陈北开口,也乐得轻松,

    两人开好自定义房间,陈北说道,“solo规矩知道吧,一血一塔一百兵,点燃闪现,不能回城,”

    “北哥,这把用你擅长的妖姬打得他满地找牙,”旁边的小弟一边给陈北点烟一边奉承道,

    “你要玩什么类型的英雄solo,”

    “随你便,拿自己最擅长的吧,”说着,跳跳快速的锁定了影流之主劫,

    虽然跳跳是玩打野位置的,毕竟实力相差太大,来打中单也不是什么问题,

    快速的点好天赋符文之后,跳跳发现对面的陈北,选择的英雄竟然是诡术妖姬乐芙兰,

    下意识的,跳跳面色古怪的看了王跃一眼,

    王跃喝着网咖内泡的廉价绿茶,面无波澜,

    “想秀我,妖姬这个英雄,除了在头儿手里,老子还真没怂过谁,”开局后,跳跳购买了一瓶红牛,外加一把多兰剑就往中路赶去,

    这时候妖姬也来到线上,面对劫在跳舞,跳跳微微的眯着眼,随手扔出一记q技能——

    “影奥义,诸刃,”

    妖姬由于并未重视对手,吃痛挨了一发Q技能,不过他并未放在心上,只当劫是运气好,恰巧扔中他罢了,

    这时,小兵也到了线上,两人安稳的补兵,只是跳跳时不时的会扔出一发Q,

    妖姬没有注意到,目前为止劫的两发Q全都命中了,于是磕了一个饼干,“呵呵,运气不错嘛,”

    在第七个兵快死的时候,跳跳的走位靠前了几步,而以妖姬的水平并没有察觉到这一个小细节,

    于是,妖姬抬手就是一个Q技能“噤声魔印”,然后一边普攻一边往后走,

    此时,跳跳已然升到二级,迅速的点了w技能,瞬间qw二连出手,妖姬吃了两发手里剑,不得不再次磕下一个饼干,

    “可以,才二级就逼的对方磕了两瓶血了,”王跃面不改色点评道,

    “头儿,你可别笑我了,我是个玩打野位的人好吗,”跳跳直翻白眼,

    就在跳跳与王跃开玩笑之际,还不忘右手操控劫补兵,左手摸了一根烟出来点上,

    “这个劫……”陈北皱眉,

    他发现对面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如今自己只敢在后面猥琐的补着刀,看到劫的走位稍微靠前一些便退到塔下,

    跳跳当然不会放过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不断的利用q技能消耗着妖姬,而w则一直捏在手中未曾使用,

    在经验条即将涨满之际,跳跳往后退了两步,而妖姬也顺势走位靠前想补兵,

    这时,跳跳不紧不慢的平A一下残血小兵,金光一闪率先达到三级,

    劫瞬间暴起发难,weq然后再次激活w技能近身过去挂上一个引燃,这是一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连招,任何一个稍微会一点劫的玩家都能轻松使用出来,

    可命中率与手速,却不是每个人都能保证一样的,

    这一套下去,脆皮的诡术妖姬乐芙兰,吃了个满技能,陈北慌忙之中交出闪现,然而还是活生生的被引燃烧死,

    “讲个笑话,死亡闪现,”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铂金大神被虐了,”

    “青铜妖姬,”

    网咖内大屏幕上面的投影,下方也有不少人围观,

    跳跳猛吸了一口烟扔掉,起身从座位上站起来,“那夜宵摊那边就交给你了,走吧头儿,先回去吧,”

    “慢着,我想问一下你究竟是什么的段位的,真是最强王者那我也输的不冤,”陈北追问道,

    王跃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浅笑道,“我们俩也就是钻石的,你玩的也挺不错的,”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教我几招,”陈北的行为,让王跃有些意外,他没有恼羞成怒撕破脸,而是将前嫌抛在脑后,

    “如果以后还能机会碰到的话……再说吧,”

    话毕,王跃和跳跳回到了那个不起眼的路边大排档,撸着串,喝点酒,相互吹起了牛皮,

    “跳狗……你……实话实说,当年那事,你恨过我没,”王跃醉醺醺道,

    跳跳站在凳子上,朝着啤酒瓶骂骂咧咧道,“头儿,老子从来就没恨过你,小寻子也一样,因为老子和他都知道,你迟早会回来的,你回来的时候,会横扫整个电竞圈的,”

    “可是朦胧和东子……他俩恨我啊……”王跃疯疯癫癫的大笑,

    跳狗沉?,大口喝完剩下的小半瓶啤酒,少顷,缓缓问道,“东子那边,他被蒙在鼓里,”

    “他没必要知道,”

    “可是头儿,他误会你……”

    “有些事情,永远的误会下去,远远要比真相大白的结局要好很多倍,”

    “但我就是替你不平啊,东子他那么恨你,明明你没做错,头儿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那个……”

    “别说了,喝酒,”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凡,

    王跃认为,孟东只是人生当中的一个再也回不来的过客,但王跃却没想到的是,这个过客,却险些让整个寒门陷入危机当中,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