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66章 一套低级的战术罢了

    他们虽然都不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除了战术分析师伊汐萱本人之外,全世界另外一个知道的人,也就只有王跃了,

    别看王跃最近吊儿郎当,心不在焉的样子,就以为他膨胀了,傻乎乎的了,

    其不然,他们眼睛看地准——

    王跃心里比谁都清明,

    不说别的,就单论面对剑阁邀请孟东加盟挑衅事件,寒门全体上下急得焦头烂额,上跳下窜,无比恼怒之时,王跃做出的那个决定,顿时让寒门所有人暗自竖起了大拇指,就连季阎都差点跳起来给王跃点个大大的赞了,

    而且,王跃此等决定,并非意气用事,

    为什么放着更强的重剑不挖,而是挖无剑,

    难道是重剑难挖吗,

    这两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被替换,自然是不服气的,只要下点功夫还是很容易就能成功挖过来,但为什么偏偏就选择了无剑,,

    原因无它——

    重剑虽更强,但他乃上单选手,寒门已经不缺上单选手了,进攻有辣鸡,防守有吴琦,

    在此等局面下,挖来何用,

    反观无剑,其本身就是一名优秀的打野选手,现如今寒门唯一缺的人员,就只剩下打野位了,跳跳在养病,没法上场,导致王跃无奈都得去补位,

    可以这么说,如果无剑当真挖过来了,那么对于寒门而言,人员方面已经百分百完善,将会是质的飞跃,

    因此,寒门上下成员,都知道王跃精明的很,

    他们也如电竞媒体记者们那般好奇——

    他们不单是好奇,王跃会怎样来回应这次外界的质疑,更好奇的是……

    王跃那天到底使用的是什么战术,居然能活生生把敌方的一个选手,莫名其妙给搞成一个比青铜还不如的极品弱智,,

    万众瞩目中,王跃略微沙哑的声音,在寒门俱乐部写字楼基层响起,

    “我寒门若是没与横行霸道在背地里有交易,剑阁的王罪死个妈,”王跃此言一出,全场皆为惊愕之色,

    这……

    这你妈什么情况,,

    面对镜头,如此严肃的事情,居然就这么回答,,

    我要是没那么做,你敢不敢死妈,

    请问这他妈和平时打游戏里,或者网络上争吵的时候,普通玩家相互对骂又有什么区别,

    此语,最常见的用法便是——

    老子要是没开外挂,你死全家,

    这话平时在网上说说就行了,毕竟离开了网络,谁也不认识谁,但你王跃倒好,堂堂一lpl级别的俱乐部队长,竟然在如此之多的电竞媒体记者面前,胆敢说出这种话,

    这他妈不是作死吗,,

    “队……队长……”冯晓在旁边焦急的给王跃眼神示意,

    其实,王跃也不想这样回答的,如果可以,他完全能将此战术彻头彻尾的讲解出来,到时候寒门自然洗脱冤名,但是……

    王跃却不能说,

    他没法说,

    这套战术是伊汐萱定制的,没有她本人点头同意,王跃没这个权利去公布于众,

    如果放在以前,倒也不用去问,王跃直接说就是了,伊汐萱绝对不会在意,

    但现在不同……

    别忘了,王跃与伊汐萱闹了很大的矛盾,甚至话说得重点,那就是这两人吵架分手了,

    至此,王跃有什么资格,又有什么脸面去说,

    “虫队,你这话是认真的吗,确定不是开玩笑的,”

    “天呐,我听别人说虫队是个性格极好,挺温和的一个人,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鬼知道,虫队和原队向来都不合,冲动之下怒骂出这种话,也在情理之中……”

    “我有预感,等这篇新闻发布出去之后,寒门要疯狂掉粉……”

    王跃兴许是有些累了,他摆摆手,想让这些记者出去,“冯晓,送客,”

    他现在头都是大的,对于管理和运营俱乐部方面,他远远不如专业人员,之所以有时候他的抉择比领队冷冷要好,纯粹是因为局外人比局内人看事情看得更清晰的原因,

    真正遇到事情,让他来处理,其效果、结果,完全不如让冷冷来,

    但是这话,王跃说了,怎么着吧,

    我王跃暂时没心思去搭理你,可你王罪倒好,三番五次来找我麻烦,几个意思,

    泥菩萨还有三分脾气呢,更何况是年龄处于热血不怕事阶段的王跃,

    王跃坚毅的外表下,其内心早已坍塌,

    伊汐萱的事情,已经够让他倍感难受的了,如今,就连曾经情同手足,一起打过老外,一起砍过人,一起喝过酒吹牛逼,一起骂过街的比兄弟还亲的战友,却投靠到了曾经他们的死对头的那一方阵营当中,

    “东子,你恨我已经恨到这个地步了么……”

    王跃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今后孟东站在自己的敌对方……

    他想到,

    这个曾经能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今后却要拿起刀相互厮杀,更让王跃痛苦的是,对方还刀刀想至自己于死地,

    孟东,他恨王跃,

    恨到不惜想要王跃的命,

    他知道,自己无法做到,因为他还有父母,即便他无所牵挂,他也做不到,

    有跳跳在,他下手注定失败,

    有小寻在,他连下手的机会都没有,恐怕还没动手,王跃就已经事先知道了,

    所以,孟东的报复,转移到职业阵线上来了,

    他想让王跃彻底跌落万丈悬崖,让这个曾经巅峰到不可一世的男人,彻底摔得惨败,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

    王跃心如刀绞,

    他累了,不想在这个复杂的圈子里尔虞我诈了,你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随意——

    这就是王跃的内心真实想法,

    “完了,”这是寒门所有人内心的想法,

    在场的媒体记者们,飞速在记事本上记录着王跃的这句话,甚至夸大其词,将王跃记录的多么傲然、鼻孔朝天,

    寒门这次,做不出合理的解释,不出意外的话,恐怕要大幅度掉粉,从而导致直接影响到俱乐部的运转,甚至出现资金周转不足,赞助商终止合作等等一系列致命创伤,

    “队……队长……”

    正当王跃回头准备上电梯之时,冯晓突然指着外面结巴的说着什么,

    “送客,”王跃皱眉,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冯晓没有回答他,只是不停的往外指着,其他人顺着他的方面看过去,等到看清楚之后,皆为惊愕之色,

    王跃看他们不太对劲,也疑惑的跟着看了过去,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王跃就傻了,

    她怎么来了,,

    只见,一席天蓝色掺加者少许妖红短裙,白丝长筒袜停留在圣地下方恰到好处,挺拔的翘峰被纯白雪纺衫完美勾勒,一头青丝直达细腰的女子,正落落大方缓缓走来,

    来者,赫然是伊汐萱,

    “关于寒门与横行霸道第二场比赛的事情蹊跷,我想……身为寒门教练兼战术分析师的我,可以做出一个解释,”伊汐萱一边往里头走,一边说道,

    顿时,所有镜头齐齐对准伊汐萱,

    嘶——

    几乎所有人,有已经见过伊汐萱面孔的,大多数更多的则是没见过的,无论哪种,无一都倒吸一口冷气,

    在座的人,无疑都是见识过太多电竞圈大人物的存在,而混迹在电竞圈的女人,基本个个都是绝色,但绝美这二字,在这个自称寒门教练女人的面前,任何女人都没资格说自己乃绝色,

    这你妈实在是太他娘的漂亮了,,

    如此近距离的亲眼见到,更加怀疑,这个世界上怎么会存在如此倾国之姿,,

    这等女子,一般人降得住么,

    又守得住么,,

    其实,曾经脑海中思考过这个问题的人,不止是寒门那些早已认识伊汐萱的成员,就连王跃自己就有想到过这一点,

    若是被某个大人物看上了,王跃拿什么去守护住,

    而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守护,那算什么男人,

    王跃叹息过,但他却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能力,他内心无比清晰,若是当他在职业道路上走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巅峰,在上海的地下势力又发展到一定层次,跺跺脚就能让上海抖三抖的时候,他或许就能守住了,

    王跃,一直在努力,从未停歇过,

    今日,伊汐萱的突然到来,与上次出现在比赛台上时一样,都没有戴口罩,

    这说明,她想让世人知道——

    王跃配的上自己,王跃就是有那么你们无法想象的优秀,

    “你……”

    王跃刚想问你怎么来了,结果却被伊汐萱竖起手指,贴在了王跃嘴唇上,

    “嘘,”

    伊汐萱对王跃眨了眨眼,“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你要把64战术公布于世,”王跃挑了挑眉,

    “嗯,”

    伊汐萱点头,眼眸跳动少许智慧的凝色,用只有王跃的声音轻声道,“这套所谓的64战术,只不过是针对沈科一人罢了,换做其他任何一位职业选手,都无法取得任何效果,变相来说,这只是一次性的战术,用过一次就没用了,公布出来,还可以让其他俱乐部忌惮忌惮,还会浪费一些时间去思考,短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的俱乐部,更是会浪费一些不少的时间去研究,提防我们寒门这套64战术,”

    “一石二鸟,”王跃略微惊讶,

    此时的伊汐萱,和当初那个粘着自己老公前老公后叫的脑残追求者,天差地别,

    他算是看出来了,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不是低,也不是蠢,只是她们明知道前方是万丈深渊,但却义无反顾的往悬崖边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伊汐萱的智慧,对得起她那天之骄女的称号,

    “请问这位教练,该怎么称呼,”有一位女记者最先从伊汐萱天使般容貌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下意识提问道,

    “伊姓,”伊汐萱下意识开口道,

    其他人没听出什么不对劲的,但王跃却是眼皮抖动少许,他暗自苦笑,

    伊汐萱说的不是‘姓伊’,而是说的‘伊姓’,这些细微的差别,听上去似乎没什么道理在其中,但却能证明,伊汐萱在内心潜意识地位中,伊家很重要,尽管她没有伊家的血脉,但从小在伊家长大,与其他一家子弟受到同等,甚至是更优的待遇的她,早已把已经把自己伊家当做一个支撑和荣耀了,

    的确,这是一份荣耀,

    一般人或许不知道上海伊家代表着什么,但单反上层人士,倘若知道这个伊姓不是民间形姓氏,而是出自那个富可敌国的庞大家族后……

    恐怕就没这么镇定了,

    “好的伊教练,我想问的是,贵俱乐部与横行霸道在背后不干净的勾当,是否属实,”女记者直奔主题,

    伊汐萱捋了一下青丝,轻描淡写道,“这只是战术,一套很低级的战术罢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