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73章 安图县,白厉!(二章合一)

    “寒门没有孬种,,,”

    最后这句话,在上海电竞馆中响彻不觉,这是来自一个电子竞技职业选手所呐喊的心声,

    被迫逼着演,此乃最为气氛的,

    试问,连一个选手最基本的尊严都丢失了,这电子竞技……

    王跃打它何用,,

    观众席一片鸦雀无声,全都傻眼了,多少年了,好像自古英雄联盟问世以来,上海电竞馆就没有出现过这等异状,

    堂堂职业选手,在台上说脏话,

    这他妈跟一个搞新闻联播的主持人,一言不合来一句时髦的假猪套天下第一有何区别,

    搞什么啊,

    这你妈是不是要搞事情,,

    王跃可不管上海电竞馆的工作人员怎么暴走,也不顾观众玩家们如何看待,他做了,就不会后悔,

    说白了,王跃奴属于加州体育馆,拥有选手最高权利,哪怕是上海电竞馆,也拿他没办法,

    至少,这等言行,并不是特别严重,

    选手这般‘闹性子’,在国内或许极为罕见,但在欧美地区的国家不算稀奇,比这奇葩的事情多了去了,只要不是太出格,一般都不会受到处罚,更别说王跃这种只是吼一嗓子了,

    “我的天,微蚁这一局上场了,”米勒惊呼道,

    娃娃若有所思,笑了笑道,“看来微蚁有些坐不住了啊,他想来找回场子,只是……他方才口口声声说这第二场还是继续保持这个奇葩阵容,是真是假,”

    “不知道,”

    琳灵耿直的说出这解说员最为忌讳的三个字,无奈道,“Ant的作风很奇怪的,有时候的他判若两人,我也拿捏不准,说不太清,总而言之意思就是说……Ant说的话,或许是真的,但也有很大可能是虚晃一招,”

    “哇,不是吧,这么心机的啊,”娃娃半开玩笑道,

    琳灵点头,“没错,Ant就是这么有心机,他完全不害臊的,可能你们是不知道,他以前最心机的时候……”

    “怎么说,”米勒来了好奇心,追问的原因还有一个,那便是勾起观众玩家们的好奇心,

    正所谓,看比赛看久了,总会有些枯燥,闲暇之余听点故事,吹点牛逼找乐子什么的,还是挺有趣的,

    “那是好多年前了,在别的游戏领域中,Ant还没到巅峰时期的比赛……”

    琳灵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方才开口道,“大家可能不知道,据我所观察,Ant心性变化有三个阶段,巅峰时期的Ant,性子是冷血的,光是一看就感觉到拒人千里之外,说白了,就是高冷的很,现在的Ant,那大家都看到了,性子比较随和,而刚出道,还没打出名声的Ant,看上去挺腼腆的,而且性子也极其滑头,不瞒大家说,四年前有一场比赛,我身为一个实习解说员差点笑场,那个时候的电子竞技还没有完全完善,中小型的职业联赛,连最基本的隔音都没有,选手们若是大声说话,坐在对面的对手也能听到……”

    米勒和娃娃齐齐点头,“是的,那个时候的电子竞技就是这样,”

    “那么……问题来了,这和Ant的心口不一,又有什么关系呢,”米勒问道,

    琳灵瞥了他一眼,抿嘴笑道,“那样的环境有些影响选手,虽说如此,但基本上没有哪个选手会故意去影响对方,一来是素质不合适,二来是怕赢了对方之后,被人指责胜之不武什么的,而Ant不同,他是我见过有史以来第一个话最多的职业选手,那个时期的跳蛆还没有出道,每当Ant打比赛的时候,总会叨逼叨老半天,从头说到比赛结束,一言不合就大声说‘我来抓你了,我拆你分基地了,靠,还好我发现的早,及时撤退了’什么的,其实有些根本就不是真的,半真半假的,弄得对手满脸都是?线,被影响得不轻哈哈哈,”

    “不是吧,这么变态的,”娃娃直翻白眼,

    单凭琳灵这么一说,他完全可以想象出来当时的场景,如果用在英雄联盟里,应该是这样的——

    “上单老哥稳,这局你很强,我死蹲你到底了,”其实根本就没打算去上路,

    “嗨呀,还敢来反我的野,那你就去死吧,”其实根本没在,吓得对手扔下手中残血的野怪疯狂逃窜,

    “下路厉害啊,看来我不抓你们一波不行了,”下路的人不信,其实他是认真的,当真去下路了……

    试问,这样一个不知廉耻,根本不害臊的人,还他妈是职业选手么,

    是,

    王跃从来都是,

    只不过是他打职业的方式,以及对待电竞的态度,与其他选手有些‘独特的’分歧罢了,

    在解说员们的闲聊之余,中场休息和调整战术时间已经结束,即将开始第二场比赛,

    “goooo,”IM战队的AJ打字问道,

    他不是问的go,而是在go这个单词后面加了三个尾数,这个暗指很多种意思,在英雄联盟圈内想表达的意思,是暗指他们IM战队——

    气愤的、抓狂的、难以置信的、以及要认真了,

    基本上,都是这几个意思,

    先前王跃所放出那般言语的时候,没戴耳机的IM战队也听到了,不难看出,他们五人有些动怒了,

    第二场,还是用这种阵容,还直接告知了出来,

    ——就算你微蚁厉害,也不能这么目中无人吧,

    “g,”王跃面无表情打字回应,

    他就打了个单词,没有带有o这个字母,这个在圈内的寓意更加简单——

    虽然这场比赛还没开始,但是对不起,你们已经输了,

    “呵呵,口气挺大的啊,”AJ摇了摇头,

    金角和road这两个下路组合选手笑而不语,爱萝莉耸耸肩,无比轻松道,“开始吧,”

    “那……就让他们知道一下,我们IM战队的真正实力,”

    上单AJ话音刚落,叮的一声,比赛已然开始,

    ban选环节,

    IM战队的ban人很正常,基本上都挑选版本强势的英雄ban,而王跃曾经使用过逆天的那几个英雄,并没有ban,因为他们知道,微蚁的套路是层出不穷的,ban的名额只有三个,再怎么样去针对,也阻止不了微蚁选其他奇葩打法的英雄,

    而且,IM战队没有ban寒门上一局所使用的英雄,也是有很多原因的——

    其一,寒门不一定会玩这种阵容,说不定微蚁只是吓唬人的,倘若是ban掉了,恐怕会遭到观众玩家们的调侃与取笑,说IM战队未战先惧,

    其二,就算寒门真选了上一局的阵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种阵容,几乎不可能在职业联赛中取得胜利,更何况是面对IM战队这种强队,

    再言,经过第一场的战斗之后,IM战队已经充分摸清楚了寒门的这套阵容的打法,使得他们更加自信了,多了很多经验,若是再次对战起来,IM战队恐怕会有不小的进步,

    IM战队的整体状态,已经恢复到巅峰时期,

    而寒门……

    又何尝不是呢……

    “队长,,”寒门众成员激动不已,

    看到王跃的回归,对电子竞技身处于迷茫中的他们,就仿佛抱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心都安稳不少,

    “头儿,怎么回事,”小寻焦急问道,他知道此事有蹊跷,王跃都咬着牙要他们演了,那就肯定是有人在背后下?手,以至于王跃都没法解决,

    这种棘手人物,小寻很想了解清楚,若是来头不算太大,他想去让那个人长点记性,

    王跃ban掉一个盖伦,“没什么,已经搞定了,”

    紧接着,又相继ban掉了皇子,以及赵信,选人方面也是和上一局一模一样,未曾变过分毫,

    可令人眼前一亮的是……

    IM战队的上单AJ,竟然选出了放逐之刃锐雯这个英雄,

    “我操,”冯晓目瞪口呆,直接爆出了粗口,

    观众席疯狂欢呼,锐雯的人气,自然毋庸置疑,

    寒门战队最后一选的吴琦上单位,她犹豫了,

    面对锐雯,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选,

    可以压制锐雯的英雄,其实有很多,但在一个真正会玩的锐雯面前,能够真正意义上完美压制住锐雯的英雄,只有荒漠屠夫雷克顿,俗称鳄鱼,

    还有两个人尽皆知的英雄,勉强可以稍微压制,那便是诺手与盖伦,

    但这两个英雄在极其会玩的锐雯面前,不是那么想象中的难打,

    就拿盖伦来说,若是盖伦起手Q沉?,锐雯一个E调头就跑,等到沉?完之后回头打一套,

    而且锐雯回身流打盖伦也是最好的打法,

    Q贴脸一记W晕住平砍一刀,随后EQ调头就跑,盖伦也毫无办法,

    毕竟腿短手短,后期团战作用也没锐雯大,

    而诺手也是如此,更加简单,对线期间只要锐雯不被诺手的外圈给Q到,也是毫无压力,更别说后期的存在感,

    更何况,在这个版本中,谁会拿这两个英雄,

    盖伦被ban,诺手这个版本又不比当初刚改版的时候那般强势了,不太适合上场打比赛,

    “拿鳄鱼吗,”吴琦问道,

    王跃想都没想直接摇头,否定道,“不,说保持上一把的阵容就保持,就诺手没得改,”

    “好的,寒门最后一选终究还是诺手,但是……祠梦余生能打得过AJ的锐雯吗,”娃娃略微疑惑,

    没人接话,

    在这个锐雯和诺手登场率冷门到极致的职业时代,没有人知道在职业选手手中,诺手究竟打不打得过锐雯,

    但,吴琦却是紧紧的皱着眉,内心焦躁不安,

    “吴琦,要不要换线,”冯晓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吴琦下意识看向面无情正调整符文天赋的王跃,一咬牙道,“不用,”

    一般来说,职业选手手中,诺手是在锐雯手上占不到什么便宜的,除非那位职业选手的锐雯造诣很低,但……

    敢在这个版本拿出锐雯的选手,造诣上会低么,

    而且,这人还是IM战队的上单,AJ的实力,不容小觑,

    “不能换线,换线更不好打,只要我能抗压成功就好,”吴琦暗自给自己加油打气,

    可是,突然间王跃意识到了什么,立马出声道,“这一局换线打,”

    四人都齐齐楞了一下,而后吴琦会心一笑,她明白王跃的意图,

    “就赌IM战队会选择换线来打压制,我们也换线,”王跃说道,

    读条很快完毕,正常刷野开局,没有让敌方看到己方的上单视野,

    “全军出击,”

    兵线上线,

    果不其然,正在打红buff的王跃,看到了下路锐雯的身影,

    “队长……”

    “对面竟然主动选择换线,”看到上路的两人,爱萝莉诧异不已,

    “不,寒门猜到了我们会换线……”AJ略微皱眉,

    而此时,解说员琳灵眼睛睁大,诧异道,“咦,AJ的锐雯带的是引燃诶,”

    吴琦的诺手自然是带传送,而AJ没有带版本无比强势的召唤师技能传统,而是带的点火,这也就意味着……

    他想要在线上狠狠的压制住吴琦姑娘的锐雯,

    对此,吴琦选择暂避锋芒,待到中期打团,锐雯没带传送的弊端就愈加巨大,而后期,吴琦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带线牵制,打起团来直接传送过去,而锐雯却是不行,

    这就是双刃剑,有优必有劣,

    就看对线上两人的实力如何了,

    可是,在场当中,却是有一个人不这么想,也只有他,才能改变这种局势,

    他是王跃,

    他所使用的英雄的是无极剑圣,

    他……

    是打野,

    ……

    剑阁俱乐部,

    若干成员坐在沙发上,坐姿不一,看着投影上的LPL比赛直播,

    “有点意思,”王罪轻语,

    身后,孟东笑了笑道,“他的后台想必你也知道个大概了,你怎么想的,”

    “失策了啊……”

    王罪往后一趟,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脑袋,“没想到,被我忽略的千与千寻,原来有这么大的来头,上海……伊家……”

    “你要是斗不过他了,我会退出,”孟东是在场唯一一个不忌惮王罪之人,

    哪怕是孟东要好的发小周俊杰,都对王罪抱有几丝敬畏之心,

    “放心,这事虽然很难,但你说……斗了这么久,他王跃有后手,我……谁说又没个后手呢,”王罪突然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哦,”

    孟东挑眉,湮灭手中的香烟,“说来听听,”

    王罪轻笑,却也没回话,只是掏出了手机,拨打出一个电话,

    “你可以出山了,嗯,上海市,”

    ……

    吉林,安图县,

    古话有云,枭雄每多屠狗辈,百无一用是书生,

    在东北三省,此地算是落后的一个小县城,

    县城内唯一的夜总会内,

    白衣男子仰头看着液晶电视机上的lpl比赛直播,暗自叹息,轻声说道,“我要退出,”

    “什么,,”有光头男子瞪大了眼睛,“你是说……你不混了,,”

    白衣男子看着其他人,除了光头男子之外,其他人都没什么震惊的表情,只是气氛有些低沉罢了,似乎这希尔早就料到白衣男子会这么做,

    “你们几个是怎么知道的,”白衣男子好奇问道,

    他们齐齐指向一名儒雅气质的书生,那人托了托眼镜,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直觉罢了,”

    “希望你们不要阻止我,”白衣男子站起身来,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旁人一个个眼睛都湿润了,光头男子更是踹了白衣男子一脚,他破口大骂道,“你他妈个孬种,操你妈的,有种就别再回来,”

    白衣男子任凭光头男发脾气,一声不吭的往外走,临走之际,他回头想刚想要说帮主之位的事情,结果却发现,其他人一个个眼睛都湿润了,泪水打湿了眼眶,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一花臂纹身男子大吼问道,“你要去哪,”

    “上海,”

    “我操,牛逼啊,记得多玩几个上海娘们,听说那个大城市里,娘们说话可粘了,”花臂纹身男子哈哈大笑,笑中带泪,

    白衣男子冲上去,狠狠地抱住他们,一群大老爷们抱在一起,哭成了傻逼,

    即将离开,白衣男子挥了挥手,“各位兄弟,都再见了,”

    “厉哥,珍重,”他们齐声大吼道,

    白衣男子,名为白厉,是安图县内地下势力座位最高位置的一人,说白了,就是扛头的,

    在本地,人们都知道白厉的大名,

    此人打架异常凶横,盯上谁,基本都跑不掉,别看这人表面普通,其内心却是犹如炼狱,

    他杀过人,

    且杀过很多人,

    之所以仍旧逍遥法外,无非是有需要钱的小弟去定罪,而且在白道上他也有很大的关系,可谓是此县城的一方霸主,

    临走之际,白厉去了一趟他曾经被开除的学校,

    走在东大的校园内,白厉听到耳边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一个男生骂骂咧咧的声音,传到了白厉的耳朵里,

    听到这声音,白厉愣了一下,

    原本,白厉是不打算去瞎管闲事的,可他身边的女人,看热闹不嫌事大,非得要过去看看,

    白厉带着他的女人,守顺着小湖边的道路,走了去,

    在距离那群人四五米远的地方,白厉停了下来,而后远远的看着发生的这一切,

    干架,

    不,完全就是一面倒的殴打,

    七八个人围着一个打,

    就在白厉准备看下去的时候,听到那群人里突然传来了一句,“厉……厉哥,,厉哥救我,我是三哥手下看二廊台球场的,”

    “嗯,自己人,”白厉略微挑眉,

    白厉将手从衣服口袋里掏了出来,冲着那七八个校园混子冷道,“滚,”

    没人理他,

    白厉脸色低沉,冲着那七八个打人的学生混子道,“都他妈耳聋了是不,,”

    白厉冲着他们一边喊着,一边气冲冲的朝着他们走了去,

    过去之后,白厉用手一拉住了一个黄毛的肩膀,等黄毛转过脸,还没等黄毛说话,白厉的巴掌就已经落到了黄毛的脸上,

    啪啪两声,

    两声过后,白厉一脚将黄毛踹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之后,其余的人停了下来,

    他们转头看向白厉,其中一个戴金丝眼镜的,看上去很狂的样子,冲着白厉说道,“我草你妈,你是个什么东西,来管老子的闲事,”

    白厉冲着那个戴眼镜的人冷笑了一下,笑得让人有些寒颤,不自然的后退两步,

    “为什么打我的人,”

    戴眼镜的人脸上露出了一丝嚣张的笑,然后说道:“哟,认识啊,但是我打都打了,你能怎么样,”

    “我今天心情还不错,你比较幸运,”说完,白厉一脚就把金丝眼镜男给踹开了,

    其他人想上来,但白厉身边的女人,却从腰间掏出一把?洞洞的手枪……

    这些人都吓傻了,

    一溜烟的功夫,全跑没了,就剩下金丝眼镜男,

    那小弟乘机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踹着那个戴眼镜的混子,一边踹还一边骂,“我草你妈的,草你妈……”

    戴眼镜的混子一声不吭,只是不停的说道,“拿把破玩具枪,你他妈吓唬谁呢,有种就打死我,不然我非得把你给弄死,”

    “杀你,”

    白厉楠楠自语,摇了摇头道,“我嫌你的血脏,”

    扔下这句话后,白厉转身走了,根本就不想和这种级别的混子多浪费口舌,

    结果,身后响起声音,“操,你叫什么名字,混哪的,敢不敢说出来,”

    白厉回头,意外的看了金丝眼镜男一眼,轻笑道,“安图县,白厉,”

    扔下这句话后,白厉再也没有停留,在他转身的刹那间,金丝眼镜男一脸惊恐的表情一览无遗,

    他此刻才明白,自己究竟有多幸运,

    若是放在平时,自己恐怕早就被扔到池塘里喂鱼了,连尸体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才开始发现,

    不是安图县本地人,或许永远不会懂得白厉的恐怖所在,

    放着土皇帝的位置不坐,却要离开此地,去遥远的上海市,究竟是为何,

    答案,或许只有白厉身边的心腹才明白,

    在别人眼中,白厉只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活阎王,但有人却不知,他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完全是因为一个人的‘投资’,

    在白厉还是无名小卒之时,那人一眼相中白厉,给予了无数帮助,

    而如今,正是到了白厉需要出山,被人利用的时候了,

    白厉没有拒绝那人的要求,他虽性子古怪,但却十分重义气,那人在他最落魄的时候赐予了他天大的恩赐,那么对于白厉而言,这个恩情必须得还,

    于是,他离开了,

    他去往了上海,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