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74章 开始破局!(二合一)

    寒门对战IM战队第二场比赛,寒门的阵容与第一场毫无区别,而IM战队的阵容,却是犹如天壤之别,

    上单锐雯,中单维克托,打野泰坦,辅助牛头,ADC伊泽瑞尔,

    “琳灵,你有没有发现IM战队这种阵容的特点和厉害所在,”米勒笑着问道,

    他与娃娃都发现了,不然也不会这么问,

    米勒两人都看得出来,琳灵这等国际解说员自然不会落后,她抿嘴笑道,“IM战队的这套阵容很厉害啊,大家应该都发现了,他们的特点是:无论哪条路线,哪一位英雄,几乎都是全期英雄,不管是哪个阶段,前期也好,中、后期也罢,都不会弱,而且,这套阵容输出很强,对线压制力很大,前排坦克也有两个,可谓是三百六十度无弱点,”

    这话说的没错,

    纵观IM战队五个英雄,锐雯也好,其他英雄也罢,基本上都是全阶段英雄,

    即便有极个别英雄,在后期比不上定义上后期英雄强势,但绝对不会弱到哪去,IM战队拿出这套阵容,只有一个想法——

    就是他妈把你寒门往死里压,

    全阶段压制,

    让你寒门永世不得翻身,

    “对面的阵容,有点厉害啊……”身为局中人的小寻,也很快发现了这一点,

    王跃?然,其实当IM战队把锐雯、维克托以及伊泽瑞尔选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IM战队的核心打法以及思想了,

    “我会很认真打的,”看着锐雯的身影,吴琦暗自给自己加油打气,说道,

    冯晓皱眉,推了一下眼镜说道,“很难,我们阵容落后太多了,对于我们而言,IM战队这套阵容,跟无敌这两个字没什么区别,”

    “虽然你未战先惧,但我不得不承认,的确如此,”话不多的季阎难得说出了一句话,

    听着耳边众队友的叹息,王跃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没有真正意义上无敌的阵容,”

    IM战队这套阵容,用来打寒门的奇葩小学生阵容,真的无敌吗,

    是的,可以说是无敌,

    但万事无绝对,在电子竞技里,就没有死棋和将军这一说,任何体系任何打法任何绝境,都存在破解的方法,只是缺少一双去寻找生门的眼睛罢了,

    “队长,怎么说,”冯晓来了兴趣,

    根据他对王跃的了解,自家队长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可以肯定的是,他定然已经想出了解决方式,

    当即,寒门其他成员也暗自竖尖耳朵,他们也期待王跃的回答,

    可王跃却是故作神秘一笑,装神弄鬼,摇头探脑道,“山人……自有妙计,”

    众成员无言以对,

    他们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往往在很多局里,王跃其实早就找到了突破点,但他就是不说出来,

    这导致寒门成员们一致怀疑,王跃这是不是纯粹只是为了装逼,

    然而,事实的真相却无人知晓,

    王跃不是舍不得将自己发现的秘密告诉队友,说装逼更是扯淡,之所以暂时隐瞒,不过是王跃担心队友们因此而受到影响,

    打个比方——

    王跃发现了弱点,但若是一开始就把此弱点告诉众队友,那么众队友的打法肯定会因此而有所变化,产生一系列蝴蝶效应,从而导致原本是弱点的弱点,不知会变成何等模样……

    选择暂时隐瞒,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就让队友们正儿八经,该怎么打就怎么打,那么这个弱点就不会因为蝴蝶效应而出现变故,到时……

    王跃再告知于队,一起发力攻击弱点也不迟,

    “哎呀队长,你倒是快说呀,可急死我啦,”吴琦女士无疑是局中最为焦急的一位,

    “就是啊,说说呗跃哥,”李楠也有模有样的学起了混子说话语气,

    王跃脸色一沉,“闭嘴,”

    众人不敢再忤逆队长的言语,有些时候在指挥面前,他们没有发言权,

    因为他们把指挥位置交给了一个人,自然是十分相信这个人的,既然相信,就不用去怀疑,只需要服从指挥命令就可以,

    见队内安静下来,王跃淡然一笑,

    说有突破口,自然不是吹的,对于这种局势,IM战队阵容针对寒门阵容,等于无敌,

    王跃一眼就找到了突破口,

    IM战队这套阵容,什么英雄最容易抓死,

    自然是中路的维克托,

    寒门的中单季阎,玩的是小鱼人,毫无疑问在对线期间会被维克托全方位压制,毋庸置疑,维克托是最好针对的一个点,

    但是……

    王跃偏偏不这么做,因为他内心清晰无比,自己知道这一点,那么IM战队绝对不会弱智般不明白这点,

    “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那么,IM战队的打野泰坦应该会着重照顾中路,虽然抓不了偏塔下的小鱼人,但至少会玩玩反蹲,那么……”

    想到这,王跃眼眸跳动少许,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

    康雅医院,

    跳跳的病房里,新来了几个人,

    唐捷趴在床边闭着眼睛睡着了,看着唐捷眉头紧皱的俏脸,跳跳笑了笑,一个没忍住,伸出手刮了刮她的鼻子,

    被跳跳这么一摸……这么一刮,唐捷醒了,

    “醒了,”唐捷瞥了跳跳一眼,

    跳跳摸了摸唐捷的脑袋,轻嗯一声,唐捷眯着眼睛煞是享受,俩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生怕打断这份难得的宁静,

    然而,最温馨的时候总有不长眼的破坏意境,

    “哥们,光天化日之下能不秀恩爱么,我们这几个单身狗可是有点受不了啊,”

    唐捷难得脸一红,赶紧往后缩了缩,

    说那话的人,是今日新来的病人,跳跳整天待在医院里都快发霉了,自然不会拒绝‘病邻居’,

    新来的三人,头上都是包,缠满了纱布,

    跳跳白了他们一眼,习惯性叼起一根牙签道,“你们是单身狗,我去年也好不到哪去,那个时候,姑且算是一条冬天里的雪橇犬吧,”

    几人都笑了笑,躺旁边病床上的小伙,给跳跳递了一根烟,

    另外两个人就不乐意了,“浩哥,给我也发两根呗,”

    “你们两个够了啊,别再我边上抽烟,要抽出去抽,”

    “滚滚,老子偏要抽,谁拦着也不好使,”给跳跳递烟的大兄弟骂骂咧咧的,随后又唠嗑起来,“能泡到这么漂亮的妹子,雪橇犬这么牛逼,”

    “这是我老哥的妹妹,”

    “畜生啊,”

    “我靠,浩哥你说的对,这次我挺你,这老哥真的畜生,”

    跳跳无所谓道,“鄙人胡小……嗯,跳大神,我叫跳大神,人送外号畜生,这名字够灵异不,”

    “哈哈哈够吓人的,本人陆浩,”陆浩耸了耸肩,

    “嘿嘿,我叫小花,咋样,够爷们吧,”先前一口一个浩哥的小伙一脸嬉笑,朝跳跳挤眉弄眼,

    陆浩当时就不乐意了,“爷你奶奶个腿,死娘炮滚一边玩奶子去,”说完,他又想削小花的脑袋,但床位之间的距离并不近,陆浩够不着,

    另外一个大兄弟过了一会才开口,“孙礼,”

    看孙礼这模样,跳跳觉得挺有意思的,此人的性格跳跳第一眼就看出来了,有些偏内向,跟书呆子差不多,

    “你们先聊着,跳,我去买晚饭,”唐捷起身走出了病房,

    跳跳难得和别人唠嗑,理所当然的多和陆浩他们三个又唠嗑了一会,

    话比较多的小花问道,“跳大神兄弟,你咋被打成这样了,比我们的伤可重多了啊,肋骨都断了,”

    “说起这个我就一肚子的火,”

    跳跳愤怒的握紧拳头,狠狠地捶了一下墙壁,结果疼的他呲牙咧嘴,“哎呀妈呀疼疼疼,要死要死……”

    见三人忍俊不禁,跳跳轻咳了一声,接着道,“前些日子,在南街一家酒吧里头喝酒,突然出现一个光头调戏我媳妇,那可把我给气的,我当时就不乐意了,操着啤酒瓶就冲了过去……”

    “南街……光头……你说的是萧二还是光头虎,”陆浩惊讶的问,

    “应该萧二吧,有几个人叫他萧二爷,”

    “我草,你竟然被萧二给打了,,”陆浩一脸不可思议,

    跳跳撒起谎来也不脸红,“那哪能啊,我冲过去就是一啤酒瓶招呼他脸上了,然后告诉他以后见着我要绕道走,不然就别怪小爷我辣手摧光头……”

    “行了行了,你这个逼装的我给零分,被萧二打了没什么,我想让他打都没这个资格呢,”陆浩一脸羡慕,小花也是小鸡啄米的点头,孙礼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跳跳偷偷直乐,瞪大眼睛接着装道,“不是吧,我看你们几个也不是常人,这个萧二这么牛逼吗,”

    “那不一样,”

    陆浩笑了笑,说道,“我们也就是在大学里瞎打瞎闹,萧二他是道上的,人缘广,人手多,整个南街他是二把手,日赚斗金来形容都毫不为过……”

    “诶等等……我说那什么跳大神,你不会是得罪他了吧,,”

    跳跳故作打着哈哈,“我跟你们说笑的呢,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逛街的时候,看到一条狗……”

    “你被一条狗揍了,”

    “滚,”

    跳跳好没气的白了一眼,接着道,“我当时心情不好,就骂它‘你他妈是条狗啊,,’结果那狗还摇起了尾巴冲我讨好,我当时就不服气了,我又继续骂它,它竟然还跟我倔上了,骂了两个多小时,把我气的快疯了,”

    “这跟你被打了有什么关系,”

    “哪没有,我这暴脾气,生起气来连自己都打,然后我就躺这里了,”

    跳跳这话一说出口,三人都沉?了,或许还沉醉在跳跳的那种暴脾气当中无法自拔,

    跳跳连忙摆摆手,“好久没有被打的这么惨了,还是自己下手最狠,”

    “这就是你被打到进医院的理由,,”三人齐齐翻了翻白眼,

    跳跳岔开话题,“陆浩,看你这样子,应该混都不错吧,怎么没兄弟来看你,”

    “可别说了,都他妈快不认我这个老大了,一个个吵着闹着要去跟北街跳哥混,诶我就奇怪了,你名字里也带个跳字,咋就混得没北街跳哥那么牛逼呢,”陆浩哈哈直笑,

    听闻此言,跳跳差点笑出了声,但还是忍住了,

    没过多久,唐捷回来了,打包了很多菜肴,美味的不行,陆浩他们几个狼吞虎咽,吃的舌头都快咬断了,唯独孙礼还算稍微正常点,

    跳跳躺久了实在无聊,打着哈欠问道,“唐捷啊,我这都躺了大半个月了,还有多久出院啊,”,

    “行了你,别老bb了,再休养个四五天,”唐捷瞪了跳跳一眼,

    跳跳当时就傻眼了,

    ——分明自己就可以自己下床走路了,凭啥还要躺这么久,

    跳跳烦躁不已,连忙掀开被子,“不行不行,这太难熬了,唐捷你别拦着我,我告诉你,我今儿个非得出院,我这倔脾气,谁拦着都不好使,”

    唐捷不说话,

    “在哪躺着不是躺啊,非要在这医院里头待着么,再说了,按照医院的尿性,这医药费我估计也够呛,”跳跳接着洗脑,

    “你会差这点钱么,”唐捷直呵呵,

    跳跳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娘们不明白,这医院里到处都是浓烈刺鼻的药味,老子本来没什么病,待久了都会得病的,”

    而后,跳跳又接着噼里啪啦说了一堆大道理,最后就连“这个医院里的护士长得没你漂亮”这种理由都搬出来了,唐捷这才有些动摇,

    等跳跳忽悠的嘴巴都干了,唐捷这才十分纠结的同意了,

    跳跳兴奋地蹦起来,连忙激动地握着唐捷的手,又是亲又是抱的,弄的唐捷一阵脸红,“亲媳妇啊,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咱们回家,”

    “滚远点,”唐捷连忙把跳跳推开,

    “畜生啊,光天化日之下血虐单身狗,还有没有天理了,”陆浩痛心疾首的叫嚷,

    小花也是个会玩的,捂着自己的眼睛大叫道,“好刺眼的恋爱光芒,眼睛,我的眼睛,”

    而后,他拿起一双鞋子抓在手上,当做对讲机的样子冲着大吼,“呼叫牧师,血量不足快快给我奶血,”

    就连一向正经的孙礼也跟着起哄,有模有样的抓着一只鞋子,回应道,“别他妈叽歪了,呼叫个屁,老子自己都快没血了,”

    任是跳跳脸皮厚,被三人同时这么高水平调侃,也是老脸一红,

    “诶,你怎么可以骂人呢,操你妈能有点素质不,”小花反驳孙礼道,

    “……”孙礼顿时语塞,论这个斗嘴他还真不是料子,

    跳跳早已按耐不住了,给三人发了一轮烟,摆了摆手就和唐捷出了病房,唐捷去办出院手续,而跳跳则先去外头买两包烟,

    买烟是真的,但更多的则是跳跳想出来走走,

    “老板,拿两包……”跳跳突然想起,操他妈自己身上没一分钱啊,

    “难怪临走时唐捷这娘们的眼神有些心灾乐祸,敢情她知道这茬,”跳跳直骂娘,

    无奈之下,跳跳郁闷回头往医院走,内心想着,待会要好好教育教育唐捷这娘们怎么做人,

    走着走着,有些不对劲了,旁边的路人齐齐都避开,像是在躲避瘟神一样,

    “难不成我头上写了艾滋病患者五个大字,就算我是艾滋,也没必要这么夸张吧,”跳跳内心纳闷不已,

    “妈的挡什么路,滚,”

    突然间,毫无防备的跳跳被人踹了个狗吃屎,一下就倒在路边的花坛中,气得跳跳差点骂娘——

    被人硬生生踢断肋骨的躺进医院就算了,这刚出院又被人给踹了,,

    跳跳爬起来回头望去,顿时就没了脾气——

    一大帮子青年小伙,手上拿着家伙,不是棍子就是砍刀的,这大白天的也忒嚣张了点,

    任凭跳跳是北街抗头人,但独自一人面对如此众多之人,还是聪明的选择了隐忍避让,

    “你瞅啥,”踹跳跳的那个青年走了过来,

    蓦然,跳跳眼神一冷……

    另一个青年拦住了他,他走在最前头,按照常理来说是抗头的,“行了,别理这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办成事要紧,”

    那个踹跳跳的青年哼了一声,没有在管跳跳了,反倒是骂骂咧咧道,“他妈的,今天就要让陆浩这狗东西,再也回不去学校,”

    “这是来找陆浩他们?烦的,这都被打的躺医院了都不放过,”跳跳内心暗道,

    此时,跳跳想到了一个词——

    补刀,

    看着这些人继续往医院走,跳跳陷入了纠结当中,

    ——到底该不该去插手,

    可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插手有个屁用,插他妈嗨才差不多,

    时间也来不及跳跳过多思考了,凭借理性,跳跳快速思考了一下,权衡各种利与弊,

    但他不能只考理性,

    胡小跳是个人,而人,有些事,明知道不该做,还是要做,

    “就帮一下吧……”跳跳已然做出了决定,

    无意间,他做出了一个人生当中,堪比认识王跃更不后悔的决定,同时,也是最庆幸的决定,那三人虽然对于他而言,只是过客,不起眼的几个小角色罢了,但不久以后跳跳才明白,这三人对寒门而言,究竟重要到一个什么地步……

    那帮学生走的是大马路,跳跳对这一带很熟悉,连忙插了一条小路就开始狂奔,

    与此同时,他掏出手机给唐捷打了一个电话,快速的说明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唐捷很懂事,只说了一句话——

    “我在俱乐部等你回来,”

    说是近道小路,其实也就是条脏兮兮的小巷子,根本就没有门进去,

    不过,跳跳本来就没打算走门,翻墙什么的对他而言,简直轻而易举,这也不是什么精神病医院,围墙并不高,也不存在有?科技,

    跳跳?利的翻墙,凭借一个帅气而风骚的姿势落地,倘若被妹子看到,定会引起一片尖叫与爱慕,

    顺手装了个没人看的逼,想起正事,跳跳连忙撒丫子狂跑,在这个关头坐电梯显然慢了,他干脆爬楼梯,好在住的病房不高,只在四楼,

    “你咋又回来了,”陆浩有些惊讶,

    小花挤眉弄眼,“是不是舍不得我们几个,哈哈你真矫情啊,那就住下吧,”

    跳跳气喘吁吁地扶着门口,赶紧道,“我刚才在外面遇到一大帮子人,个个都带着家伙,我听到他们说是来找你的,”

    陆浩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小花和孙礼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衣服都不套了,直接穿着一身单薄的病服就往外面走,

    “带头的长什么样,”陆浩问道,

    跳跳描述了一下那个人的外貌,陆浩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想来也是,都被人砍成这样躺进医院了都,还要被人差点被补了刀,

    跳跳话刚说完,就听到楼梯里传来一大片脚步声,四人赶紧调头,也不敢走楼梯了,正打算去进电梯,结果孙礼拦住了他们,把他们拉近了走廊厕所里面,

    躲在厕所里,四人都不敢说话,喘着粗气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外面的动静,

    朝外望去,只见电梯里也出来了五六个学生,其中就有两个跳跳印象深的,一个是踹他的,另外一个就是那个带头的,

    跳跳很清楚的看到,小花脖子都红了,死死咬着牙,似乎跟这些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等到这些人走去病房,跳跳四人连忙悄无声息地坐电梯下楼了,

    临近门口,医院大门竟然还有几个拿家伙的青年守着,跳跳暗自点头评价:办事还算是井井有序的,

    陆浩三个顿时有些着急,“操,这他妈怎么出去,,”

    “跟我来,”跳跳开始带路,

    在跳跳轻车熟路的带领下,四人翻墙逃之夭夭,也不敢走大街,穿梭各种小巷狂奔不止,

    这几人本来就被打的很惨,身子虚的不行,最后累得实在是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邋遢的水泥地上,靠着墙壁大口喘气,

    四人谁都没有说话,狼狈的坐在地上抽着烟,

    跳跳是没什么话好说的,毕竟不是自己的事,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三人竟然也没什么想说的,换做是别人,估计先把那群人骂个狗血淋头再说,

    一根烟抽完,陆浩认真道,“跳兄,我欠你一个人情,”

    跳跳笑了笑,没当做一回事,

    他还不知道的是,陆浩的这个人情,直接性的关乎到了寒门好几条人命……

    ……

    上海电竞馆,

    王跃的眼光,瞥了一眼正在下路换线了的锐雯,笑容愈加诡异,

    “咦,Ant选手在笑,”时刻观察王跃的解说员琳灵,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

    娃娃和米勒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疑惑,米勒略微皱眉道,“寒门这种奇葩小学生阵容,面对IM战队的阵容完美康特,微蚁他怎么还笑得出来,”

    “说不定是选手突然想到某个笑话吧,”娃娃将此事一笔带过,

    观众玩家们倒也没往太深的地方去想,很快就继续关注比赛状况了,

    唯有琳灵,水灵眸子闪烁几许,她似乎看明白了些什么……

    “Ant,发现破局点了么……”琳灵内心嘀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