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85章 上位者的气质!

    虽然王跃不知道药监局的办事流程,但是王跃却是很清楚——

    只是凭着一个举报就将一个保健品公司的仓库查封,这就是荒唐,

    更何况,还说什么先查封,后调查,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不要说什么药监局、卫生局之类的部门,哪怕就是警察局在抓捕嫌疑犯的时候,至少也要掌握一定分量的证据,然后才能申请拘捕令,而这个前提,是要进行周密调查的,不然的话,去哪里掌握足够分量的证据,

    但是偏偏,上海的药监局竟然先查封,后调查,

    这种行为之恶劣,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王跃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真想破口大骂,这是什么狗屁理由,

    “荒唐之极,”王跃忍不住冷哼一声,

    如果下达这个命令的人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就是别有隐情,

    苏鹏也是苦笑不已,这个理由给的……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他跟上海那十几家超市的送货合约,

    这十几家超市基本上都是比较大型的了,如果送货迟了,不光是要赔钱,对方甚至有权利随时解除合约,

    而且,一旦这期间出了什么问题,比如消费者出了点什么岔子,说不定还会牵连到公司,

    这中间的问题,可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偏偏时间还那么紧,原本上午已经送了十几家超市了,下午还有一半的超市要送,结果现在就出了这么个问题,这实在是让苏鹏着急不已,

    “小跃,你吃饭就好,”苏鹏不认为王跃可以插得上手,

    王跃一下站了起来,说道,“伯父,这样吧,反正吃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现在既然公司有急事,还是我陪你一起去吧,”

    苏鹏刚想拒绝,林朵儿就赶紧说道,“是啊,爸爸,我和跃跃陪你一起去吧,说不定我们还能帮得上忙呢,如果你一个人去的话,到时候想找人商量都来不及,”

    朵母也跟着劝告道,“是啊老头子,还是让两个孩子跟你一起去吧,人多了也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苏鹏也来不及多说,见都坚持要王跃和林朵儿过去,他也就点头,

    时间紧急,苏鹏也来不及跟王跃客气了,直接说道,“小跃,你和苏鹏去开车吧,我们现在就赶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鹏笑着点头去了院子里开车,

    林朵儿挽着父亲的胳膊,轻声安慰道,“爸爸,不用担心,我们去看一看,事情就清楚了,到时候该怎么解决,再想办法,你现在着急也没用,也只能是干上火,却也解决不了问题,”

    苏鹏原本阴沉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丫头啊,爸爸是不想临老了,还让公司毁在我的手里,爸爸是想留给你一个健康平稳发展的公司,这样的话,即便是以后你出嫁了,也不至于说会没有地位,”

    林朵儿心中感动无比,她知道父亲一直都是极为关心自己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原来父亲早就为自己的将来着想了,

    “爸爸,你放心吧,有跃跃在,公司肯定会没事的,”林朵儿坚定的说道,

    “恐怕小跃也未必能插得上手啊,”

    苏鹏却是有些不怎么乐观,他说道,“丫头,你想一想,能够让药监局给出这种荒唐的理由,显然绝对不仅仅是有人举报那么简单啊,如果没有强有力的人在背后推动,药监局又怎么敢如此贸然的查封我们公司的仓库,”

    这些年经营下来,苏鹏在药监局和卫生局等一些单位,都疏通了不少关系,虽然那些人的职位未必有多高,但却都是能说的上话,手中有实权的人,

    做生意,做的就是人脉和关系,苏鹏自然不会不重视这方面,

    但是现在,公司突然出了这种事情,除了刚才公司职员打电话来汇报之外,他就再也没有接到一个电话,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只不过,这些话却不好明说,但是苏鹏相信女儿不傻,自然能听得懂自己的意思,

    林朵儿微微一怔,的确很快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但是她却没有多少担心,

    要说上海强有力的人物,有谁的力量比伊家还大,

    要说上海地下势力最大,有谁能和王跃比肩,

    半个上海的黑,道,都是属于王跃的天下,

    更何况,若是真的有强有力的人物在背后推动,为什么要对付一个资产才不过千把万的小公司,

    苏鹏是因为关心则乱,而林朵儿却是因为出于对王跃的信心,使得她并不怎么担心,所以才能够更冷静的做出判断,

    “爸,我猜测,这其中的确有人在搞鬼,但是具体是谁,我想,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

    林朵儿轻声说道,“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们在这里猜也猜不出来,不如直接去公司看一看,爸爸你再跟熟人打听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是啊,丫头,你真的长大了,”苏鹏欣慰的笑了,

    单单从女儿这条理清楚的分析就可以看的出来,女儿不但头脑清楚冷静,而且遇到事情并不慌乱,甚至还反过头来安慰他这个做父亲的,

    能够看到女儿的成长,苏鹏自然无比高兴和欣慰,

    父女二人正说话时,王跃快速的把他那辆宝马I8开了过来,林朵儿坐在副驾驶座上,苏鹏坐在了后排,

    王跃一边开车,边笑道,“伯父,你不用着急,现在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等到了问一问,再做决定也不迟,”

    苏鹏微微一笑,“你真和我家苏朵说一块去了,”

    王跃顿时呵呵笑了,林朵儿却是俏脸微红,没想到父亲也打趣自己,

    不过……

    看到父亲不再如此的上火着急,林朵儿也就放心多了,

    苏鹏的保健品公司,位于上海的嘉定区附近,从家里到公司,距离并不是太过遥远,开车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三人就赶到了公司,

    王跃三人刚出了电梯,进入到公司的楼层,顿时就看到不少员工正围在一起,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一看苏鹏来了,那些员工顿时安静下来,都眼巴巴的看着他,眼神复杂,

    有些员工是想看看苏鹏有没有办法解决问题,这里的工资待遇都还不错,他们舍不得离开,

    但是还有一些人,却是带着看笑话的心态,想看一看苏鹏到底是怎么倒霉的,这从他们的眼神中就能看出这种意思,

    还有另外一部分员工,则是在低声议论着,不知道苏鹏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不该惹的人,结果被人家用这种方法报复了,

    “都在看什么,不用干活了吗,,”

    苏鹏父女还没有说话,王跃那冷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仓库被封了,不过是物流系统的问题,和你们这些人有很大关系吗,”

    因为在职业圈待久了,让王跃在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就带着几分让人难以抗拒的威严,

    看的那些员工顿时一愣,旋即便纷纷朝苏鹏看来,似乎是想知道,这个突然说话的年轻人到底是谁,

    见到王跃说话,苏鹏顿时一怔,但是旋即便暗暗点头,不管是什么原因仓库才被封的,首先公司里的秩序不能乱,

    苏鹏淡淡道,“他的话,就是我要说的,想留下的,就继续回去工作,公司里的其他事情,你们不需要担心,当下只要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完成,就足够了,”

    那些员工顿时纷纷低声议论起来,看起来,这个年轻人在苏鹏的心目中,地位可不低啊,

    不过,议论归议论,这些员工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干活了,毕竟在工资还没有拿到手之前,他们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冒失,而造成损失,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女子走了过来,“老板,有两个药监局的工作人员正在办公室里等您,说是如果您来了,就请您过去,”

    “富国在什么地方,”苏鹏问道,

    那女子回答道,“徐总正在陪着那两个工作人员,”

    苏鹏顿时紧皱起眉头,沉声道,“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徐富国,乃是公司聘请的总经理,也就是之前给苏鹏打电话的人,

    苏鹏不在,公司里自然就是徐富国的职位最高,也理当由他来陪着药监局的两个工作人员,

    “我们过去,我倒要看看,他们能说出什么来,”苏鹏沉着脸,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跃跃……”林朵儿有些担心的看向了王跃,

    “放心吧,没事,”王跃微微一笑,给了林朵儿一个安慰的眼神,

    实际上,王跃心中却在暗暗担心,他最怕的,就是苏鹏的仓库里真的有假冒伪劣的保健品,那样的话,他虽然同样可以利用关系让苏鹏免于处罚,但是……

    小寻内心里头能不能容下这样的事情,可还是个未知数,

    更何况,就算是王跃自己,也未必会容忍这样的事情,

    保健品,那是强身健体,调节人体机能的,而假冒伪劣的保健品,那是要害死人的,

    不过,如果苏鹏的仓库里并没有假冒伪劣的保健品,那么……

    这事情,可就要好好的说道说道了,

    当苏鹏三人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就发现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陪着两个人在说话,

    那两个人,一个大约四五十岁,另一个二十多岁,一老一少,

    王跃三人进来的时候,这一老一少正歪歪斜斜的靠在沙发上,嘴里抽着烟,两只脚搭在沙发前的茶几上,吞云吐雾的好不舒服,而那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却只能在旁边赔笑,

    一看到这种情形,王跃三人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这两人就是药监局留在这里的工作人员,他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老板,”那三十多岁的男子一见到苏鹏,顿时站了起来,

    苏鹏强忍住怒气,问道,“富国,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

    这三十多岁的男子,就是公司的总经理,徐富国,

    听到苏鹏那不悦的问话,徐富国脸上顿时露出了苦笑,他连忙给苏鹏暗暗使眼色,笑道,“老板,这两位是药监局的同志,这位是刘科长,这位是李科员,”

    中年人是刘科长,年轻人是李科员,两人的职务都不是很高,但是架子却大得离谱,

    在徐富国介绍他们的时候,二人竟然连欠欠身都没有,只是微微点头,就算是跟苏鹏打过招呼了,

    二人那副样子,让苏鹏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如果不是考虑到他们的身份,他真想现在就叫人把这个两个人给轰出去,

    “不知道二位领导来我公司,有什么指示吗,”苏鹏缓缓的走到办公桌后面,坐在椅子上,淡淡的问道,

    虽然他语气中很是沉稳,看不出任何异样,但是但凡是有心人都能听出来,他是语带讥讽,

    然而,那刘科长和李科员却没有听懂,听到苏鹏称呼他们为领导,二人顿时裂开了大嘴,哈哈一笑,嘴里却是半点谦虚也没有,

    尤其是那个李科员,笑的更是大声,当他的目光从林朵儿身上扫过,顿时眼中闪过一抹惊艳,眼睛突然瞪大了,甚至连笑都忘记了,只是愣愣的看着林朵儿,忘乎所以,

    王跃与苏鹏的眼中同时闪过一抹光芒,苏鹏是无比的厌恶和愤怒,而王跃……

    却是毫不掩饰的寒芒,

    “苏老板,开门见山的说吧,我们接到了举报,有人说你的公司经营假冒伪劣保健品,所以我们来查封了你的仓库,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你们不能有一粒产品向市场,”刘科长的定力明显比李科员要好一些,毕竟年龄大一些,知道轻重缓急,

    苏鹏微微皱眉,沉声道,“刘科长,你们这样做,恐怕有些不合适吧,单凭着举报,无凭无据的就来查封我们公司的仓库,你这样做,合乎规矩吗,”

    “呵呵,如果真的无凭无据,我们自然也不会来,”

    刘科长不咸不淡的笑笑,“苏老板,我们这是在执行公务,还请你配合,跟我们一起去打开仓库,进行抽样检查,等结果出来了,才能决定是不是给你们的仓库开封,”

    “那么,你们掌握了什么证据,能不能让我看一看,”

    苏鹏沉声问道,“我自问从来不会做那种亏心事,不怕任何人举报,但是,今天公司里正是出货的时间,如果耽误了时间,我们可就违约了,希望二位能够通融一下,抽样检查继续,但是检查完了,让我们把货先送给客户,如果真的查出我们公司经营了假冒伪劣保健品,到时候我们愿意接受任何处罚,”

    “哼,那可不行,”

    刘科长还没有说话,那李科员就哼哼一声,“如果你们仓库里的保健品都是假冒伪劣的,一旦让你们去送货,那得有多少假冒伪劣的保健品流向市场,就算不是全部都是伪劣保健品,但如果其中真的有,你们趁着送货的送带出去,我们还查什么,”

    呼,

    苏鹏的手猛然高高抬起,他强忍了几次,才终于忍着没有把巴掌拍在桌子上,但是他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怒火,

    “刘科长,李科员,你们这样做,不管是于情于理还是于法,都不符,”苏鹏说道,“二位打算怎么做,拿个明白话出来吧,也好让我心中有数,”

    简直是荒唐,苏鹏这样温文尔雅的人,都差点忍不住拍桌子了,

    试想一下,一个人手中稍微有点权力,只是怀疑某个人有罪,就直接把别人的家给查封了,连住的地方都不给别人,还美其名曰是要调查,,

    “呵呵,苏老板说笑了,我们刚才说的,就已经是明白话了,苏老板想要把事情尽快解决,就请配合我们的调查,”刘科长就仿佛是一只老狐狸,满脸笑咪咪的,但是说话却是丝毫不动声色,

    苏鹏顿时大怒,“你们要查封我们公司的仓库,总要出具正常的手续吧,把手续和批文拿来我看,如果有正规的批文,这次我苏鹏就认栽了,但是如果没有,我一定会去投诉你们,滥用职权,干扰我们公司的正常运作,我警告你们,我们公司在这段期间内造成的一切损失,都由你们二人来负责,”

    “呵呵,批文自然是有的,但是我们现在没有随身携带,只要苏老板配合我们调查,回到局里,苏老板自然会看到的,”刘科长笑呵呵的说道,“当然,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调查清楚,你们仓库里究竟有没有假冒伪劣保健品,有的话,又有多少,,”

    “笑话,”

    李科员冷笑一声,接口道,“怎么,你们经营假冒伪劣保健品,现在居然还有理了,我告诉你们,批文没有,我们说的话,就是批文,”

    刘科长顿时脸色一变,心中暗骂李科员是头蠢猪,但是话都已经说出了,他只好赶紧补救,

    当即,刘科长笑呵呵的道,“呵呵,我们小李在说笑呢,既然我们敢来查封你们的仓库,自然是有批文的,”

    “刘科长,你们这样做,不觉得欺人太甚了么,,”

    苏鹏脸色阴沉的问道,他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如果在五点之前不能把保健品给那十几家超市送到,他们就算是违约了,

    “欺人太甚,,”李科员顿时有叫嚣了起来,“就是欺负你们,怎么了,”

    刘科长却也是不咸不淡的撇撇嘴,“苏老板,请你说话注意点,我们这是进行正常的公务,完全是合理合法的,最好不要带有抵触情绪,”

    苏鹏顿时气的脸色铁青,丢下一句,“我看你们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刘科长却是阴测测的一笑:“苏老板,话可不能乱说啊,再重复一遍,我们这是正常的公务,合理合法,”

    苏鹏根本理也不想理他,直接走出了办公室,徐富国赶紧跟在后面,一起走了出去,

    王跃对林朵儿使了个眼色,让她也跟着离开,那个李科员色迷迷的眼神,让王跃眉头微皱,显然不能再让林朵儿留在这里,

    实际上,王跃看的很明白,事情的关键,并不在于刘科长和李科员身上,而在于他们话里透露出的信息,

    姓刘的到底是科长,说话的水平和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李科员,完全就是没有任何可比性,二人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二人目的却是相同的,那就是查封苏鹏公司的仓库,

    而且从二人的话里可以看出,这一次他们查封苏鹏公司的仓库,显然是另有人指使,

    不然的话……

    一个小小的科员,怎么就敢那么嚣张,还口口声声说什么‘就欺负你们,怎么了’,

    看到林朵儿走出去,李科员的目光几乎跟着她一直到了门口,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来,

    王跃眉头微皱,点上了一支烟,慢慢抽着,他心中不禁冷哼一声,这种人……

    “小子,怎么自己一个人抽烟,没看到这边还有我们两个呢吗,真他妈的没有眼色……”那李科员的话刚出口,就突然见到王跃那闪烁着寒芒的眼睛死死的瞪了过来,他顿时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一时间竟然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王跃盯着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给我听好,如果再让我从你的臭嘴里听到半个脏字,你绝对活不到第二天,”

    王跃本来身上就有一股摄人心的气势,再加上他在上海市拥有绝对高的权与势后,身上逐渐养成了一种上位者的威严,说出来的话,就极为让人心惊了,

    那李科员哪里见过王跃这种恐怖的眼神,那双眼睛,简直就像是从地狱中来的魔王,在盯着他似的,

    霎时之间,一股寒意从尾椎骨迅速上升,瞬间在全身炸开,李科员如坠冰窖,只觉得手脚冰凉,嘴唇都有些哆嗦,

    不仅仅是他,就连旁边的刘科长,同样也是心中猛然一震,这个年轻人好冷的眼神,

    王跃收回目光,缓缓来到办公桌后面的老板椅上坐下,悠闲地抽着烟,

    他微微抬起目光,淡淡的说道,“把你们的蹄子从茶几上放下去,再把上面弄脏的地方给我一点一点的擦干净,”

    他的语气虽然平淡,却有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如果是林朵儿在这里,一定会一眼就看出来……

    王跃,生气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