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86章 他以为他是王跃啊?!

    王跃很少动怒,但今日,他有些坐不住了,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那李科员用色迷迷的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林朵儿,才惹得跃生气了,

    王跃平时很温和,可他一旦一生气,就绝对不是那么好玩的,

    “你说什么,,”

    王跃的话,让刘科长和李科员二人顿时气得涨红了脸,尤其是李科员,更是一下坐直了身子,怒吼一声,一只脚高高抬起,就要往茶几上砸去,

    就在这一瞬间,王跃眼中闪过一道寒芒,但是却没有动手,

    砰哗啦——

    茶几被李科员一脚砸碎了玻璃,上面的茶杯和茶壶掉在地上,摔的粉碎,茶水流了一地,

    “你他妈算老几,敢这样跟我说话,”

    李科员一脚砸碎茶几,犹自咆哮着,“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上海谁敢对我李东强这么说话,不要说弄脏了你的茶几,就算是把你的办公室给砸了,谁又敢对我说半句不敬的话,”

    办公室里的响动,顿时将一直站在门外走廊里抽烟的苏鹏等人惊动了,

    他们立刻走了进来,就看到碎了一地的瓷片,还有上面烂了一个大洞的茶几,几人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你们到底是正府工作人员,还是流氓土匪,凭什么砸我们的东西,,”林朵儿气的俏脸通红,忍不住怒斥,

    苏鹏和徐富国同样脸色阴沉,他们见过的各部门工作人员多了去了,但是像今天如此张狂的,倒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不说别的,单单只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被人砸了茶几,这简直就等于被人在脸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不就是一个破茶几嘛,我就砸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怎么,还想来打我啊,哈,那我就在这里等着,我倒是要看一看,谁敢动我一下,”李东强嚣张的大笑着,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耀武扬威,

    刘科长却是心下微微皱眉,暗骂李东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今天他们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将苏鹏的保健品公司拖住,让他们今天发不了货,当然,封条肯定会再贴几天,

    如此一来,苏鹏不但违法了与那些医院签订的合约,同时在等不及的情况下,自己和李东强再去稍稍激怒苏鹏,

    相信恼怒之下,等自己和李东强一离开,苏鹏甚至可能会直接撕了药监局的封条,开仓出货,

    ——这一下,就算是苏鹏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虽然药监局不是执法机关,但是封条同样具有法律效应,

    倘若苏鹏撕了封条,自然就触犯了法律,到时候该怎么做,那就是上面的人说话了,

    但是,李东强现在就如此嚣张,而且根本没有把话题引到假冒伪劣保健品方面,并且砸了人家的茶几,这一旦爆发冲突,肯定会有些?烦……

    跟他们的计划可是完全不符啊,

    要知道,别的不说,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他又岂能容忍得了如此挑衅,

    尤其是李东强在说话的时候,还是脏话不断,嚣张的几乎能把屋顶掀翻架势,刘科长暗道,就算是换做自己,恐怕也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

    然而出乎刘科长预料的是,王跃就仿佛没有看到眼前这一幕似的,他只是微微一笑,示意苏鹏和林朵儿等人坐下,随手又点上了一支烟,等抽的差不多了,这才微微坐直了身体,

    李东强原本砸了茶几,就是想挑衅的,但是看到王跃根本没有反应,他就不禁愣了,难道这个家伙只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还是只会说大话,

    如果王跃不接话,李东强还真不知道怎么表演下去了,他总不能拎起东西在办公室里狠狠的砸上一遍,

    就在李东强发愣的时候,他看到王跃坐直了身体,似乎是要说话,他顿时挑衅的目光望了过去,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不可一世的看着王跃,

    看到他的样子,王跃只是微微摇头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发完火了,那行,现在我们可以算算账了,第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面前的这张茶几,是我苏伯伯最喜欢的,很有感情了,茶几本身的价值,再加上你们恐吓我,又对苏伯伯造成了精神损失,加在一起不多,有个两百万也就可以了,”

    李东强一下跳了起来,几乎被吓了一个哆嗦,“放屁,你这是在讹人,”

    王跃根本不跟他争辩,说道,“是不是讹人,你会知道的,现在说第二笔账,刚才我就说过,如果我再从你的嘴里听到半个脏字,你一定无法活过明天,我说话,一向算话,”

    他的声音很平淡,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李东强本人在内,都有一种感觉……

    ——王跃,真的会说到做到,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但是李东强的心中,却是无可抑制的升起一股寒意,刘科长看着那张平静的脸庞,更是后背冷汗直冒,心扑通扑通的直跳,

    他们二人逐渐的意识到,这个年轻人,可绝对不会是苏鹏的员工,一个普通的员工,是绝对不会有这种气势的,更不敢用这样的口气说话,

    “哼,现在可是法律社会,说这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李东强冷哼道,但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的出来,他心中怕了,

    林朵儿更是耻笑不已,“你也有脸说法律,,”

    李东强顿时脸上一红,刚想发怒,就想起办公桌后面还坐着王跃,因此,到嘴边的凶话又堪堪咽了回去,

    王跃根本不把他看在眼里,他转头对苏鹏说道,“苏伯伯,今天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处理,”

    苏鹏迟疑了片刻,终于是点了点头,

    在他心里,却不禁有些感慨,自己真的老了,以后的世界,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而且,女儿显然是找了一个较为强势的男朋友,倒是以后不要受委屈才好,

    在公司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苏鹏所想的,竟然都是这些,或许,这也是人老的一个表现,

    林朵儿一听王跃要插手这件事,顿时心中轻松了不少,她偷偷的对王跃眨了眨眼睛,美眸中情意绵绵,

    王跃微微一笑,旋即脸色便恢复了淡然,他转头看向了刘科长,“废话不用多说了,给指使你们来捣乱的那个人打电话,告诉他,现在我们正在出货,你们的封条本身就不合法,我们不需要遵守,想要对付苏伯伯,让他直接来找我,记住,我只在这里等他一个下午,如果在晚上七点之前他没有出现……后果自负,”

    王跃那稳健而又冷漠的话语,让刘科长和李东强顿时心中咯噔一声,他们意识到,今天似乎惹到硬茬子了,

    “当然,你们可以在这里打电话,但是暂时还不能离开,因为我们的茶几,你们还没有赔,”王跃又补充了一句,

    刘科长和李东强的心顿时惴惴不安了起来,王跃一上来就要跟他们背后的人物对话,这显然是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眼中,那么……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会这么强硬,

    要知道,像苏鹏这样的小商人,最怕的就是他们这些部门的刁难,一般情况下都是托关系花钱疏通,或者主动让出一部分利益,大家共同赚钱,只有这样才能生存下去,可是,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把这一套看在眼里,显然是根本不屑与其他人分利益,这得多大的来头啊,

    王跃站了起来,“这间办公室就借给你们用,记得要快点打电话,我们这里可是不管饭的,”

    说完,王跃就对苏鹏笑道,“苏伯伯,我们出去,可不能打扰了人家,”

    知道王跃会插手,苏鹏的心态也放松了下来,只是他的脸色还有些难看,

    “富国,你也出来,对待客人是要礼貌,但如果是对待豺狼,还是用猎枪,”苏鹏冷冰冰的说道,

    徐富国自然是不想在这里呆着,他也很是看不惯刘科长二人的嘴脸,见到老板发话,他顿时高兴的点点头,跟着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只留下了脸色难看无比的刘科长和李东强,

    “刘科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李东强有些不知所措了,

    刘科长的心里暗骂一声,如果不是你这个蠢货在这里乱来,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但是想想李东强的身份,刘科长还是什么埋怨的话也没有说出来,只能苦笑道,“还能怎么办,只能给你姐姐……还有你那位姐夫打电话,请示一下他们,再决定要怎么做,”

    一提起姐姐和姐夫,李东强顿时来了精神,慌忙说道,“对,对,那个小子来头再大,也不敢跟我姐夫横,我这就给我姐夫打电话,”

    看着李东强慌慌忙忙的去打电话,刘科长的心中鄙夷,又有些忐忑,

    这一次,二人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主使人并非是李东强的姐姐,而是……他的姐夫,

    李东强的姐夫,刘科长虽然与他没怎么打过交道,但内心却十分清楚——

    此人,在上海市的势力绝对可以碾压自己这个科长,因此,无论李东强如何猪队友,刘科长都只是暗骂,并不会光明正大的去招惹李东强,

    只不过……

    让刘科长有所疑惑的是,李东强的姐夫,似乎并不只是想挣钱,他安排自己带着李东强指名道姓来对付苏鹏,没有任何动机,也好像没有什么能够给他带来利润的渠道,这一切的举动,就仿佛……

    仿佛纯粹只是对付仇家,

    知道苏鹏的公司要出货,这才来封了他们的仓库,就是为了要让他们违约,从而被那些超市解除合约,给苏鹏的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和打击,

    当然,如果可以以假冒伪劣保健品的名义,将苏鹏公司仓库里的货物都带走,那就更好了,毕竟谁也不嫌钱多,可问题就在于,李东强的姐夫只要封仓库,对于这些货物到底黑不黑入手,他反倒是只字未提,

    刘科长思索了很久,都没想明白——

    苏鹏应该不可能得罪到那种层次的人物才对,为什么会被如此针对,,

    这件事,注定是一个让他无法想明白的事情了,而眼前面临的突发情况,却是让刘科长忐忑起来,

    李东强的姐姐,只不过是一个药监局副局长的儿子,他姐夫的来历,刘科长也琢磨不太清楚,这两人……真的就比刚才那个年轻人的来头大吗,,

    “苏伯伯,直接出货,不要延误了时间,”走出了办公室,王跃说道,

    “现在可以出货,那些封条……”苏鹏微微皱眉,

    王跃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伯父,不用去管那些,先出货是要事,其他的事情我来帮忙处理,你就不用担心了,”

    苏鹏微微点头,他自然知道,哪怕是法院的封条,王跃撕了恐怕问题都不会很大,对于王跃的其他势力底细,苏鹏也是略知一二的,

    只是……

    为了自己的事情,让王跃去违反法律,苏鹏却是怎么都不愿意的,他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了未来的准女婿,

    看出了苏鹏的疑虑,王跃忍不住笑道,伯父,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查封仓库的事情,绝对是那些人私自做主的,他们根本没有正规的手续,这样的话,那些封条就起不到应有的作用,撕了也就撕了,没什么问题的,”

    “小跃,真的没问题吗,”苏鹏忍不住确认,

    “放心,肯定没问题,伯父,我总不会把自己往监狱里送,”王跃淡然一笑,

    苏鹏这才放下心来,一摆手道,“富国,按照货单,去出货,另外,但凡是今天旷工的人,全部辞退,绝不留情,”

    一次危机,就让苏鹏看到了公司里的一些隐患,尤其是一些员工的幸灾乐祸,更是让他生气,为了给女儿留下一个健康运转的公司,苏鹏这一次处理起来,绝不手软,

    “是,老板,”徐富国立刻应道,

    他心中却在暗暗惊讶,也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不但连不把药监局的人放在眼里,甚至,他竟然连药监局的封条都敢撕,并且还有恃无恐的,显然不一般,

    林朵儿看向王跃,美眸中闪过一抹柔情,清晰的落在了徐富国的眼中,他不禁微微愕然,旋即心中不禁有一些失落,

    他赶紧转身离去,生怕自己会失态,

    “现在,我们就等着那两人给他们的后台打电话了,”王跃眼中寒光闪动,那个李东强的作为,让他绝对不能容忍,

    等真正的主使人来了,这笔账倒是要一起算算,

    办公室内,

    “怎么做,要不要给我姐或者姐夫打个电话,”李东强问道,

    “先不急,”

    刘科长半眯着眼睛,说道,“你姐和姐夫那边暂时不同惊动,你可以打个电话给你哥,让他过来试试方才那小子的底细,”

    “对,我哥在我家的权利仅次于我姐,他来也一定管用,”李东强激动不已的掏出手机,

    ……

    “北少,来,走一个,”

    面色苍白的青年端起杯子,与一个上位者姿态的青年碰了一杯,笑道,“北少,听说你妹妹最近升职了,怎么样,跟我们说说,”

    这北少似乎是这桌上身份最高的人,面色苍白青年的话一出,其他人都看着他,一副认真倾听的模样,

    北少心中得意,他缓缓放下杯子,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讲的,只是职场里有些碍眼的家伙,我帮助我姐一一清理掉罢了,”

    “哦,”

    所有人都来了兴致,“北少这么说来……那一定是相当精彩了,”

    “没错,那次职场争夺……”李北强忍不住啧啧两声,把当时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

    “叮,”

    突然,李北强的电话响了起来,突然被打断,顿时有些不高兴,

    他脸色不悦,挂掉了电话,

    但是没过片刻,电话又响了起来,他不耐烦的接起电话,“有什么事情非要现在说吗,,”

    然而,当他听电话里说完,脸色顿时变了,忍不住大怒道,“什么,贴了封条他们还敢出货,他妈的,他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什么,还要我亲自过去,好,很好,”

    李北强恶狠狠的挂了电话,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找死,”

    桌上的一些人不禁愕然,北少刚才谈的正兴起,结果被电话打断,如今又这般愤怒,面色苍白的青年不禁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一个小保健品公司,原本仓库被封了,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不知道死活的家伙,竟然把药监局的封条给撕了,公然出货,”

    李北强哼哼两声,“对方还扬言让我过去,说要跟我算算账,一个破茶几,居然要我赔两百万,”

    所有人顿时乐了,不是高兴,而是被气笑了,

    他们这些人,虽然不是上海市顶级的公子哥,但至少也算是中层的公子哥吧,

    对于彼此干的一些事情,大家都是心中有数,李北强的身份,这些人也都清楚,

    对于最近李北强做的事情,这些人都有所耳闻,虽然也有些人不耻,但是毕竟李北强也算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一员,而且还是领头的那几位之一,

    这些公子哥们在乎的是什么,

    不外乎女人、钱、面子,

    结果人家根本不给李北强面子,公然撕了药监局的封条,这无疑是在打脸,而且耳光响亮,

    所有人都不禁有种同仇敌忾的感觉,这一次人家打的是李北强的脸,那下一次……

    说不定打的就是他们的脸,

    “北少,要不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到底是哪个混蛋竟然这么大胆,连药监局的封条都敢撕,”一个公子哥笑嘻嘻的说道,

    李北强考虑了一下,也微微点头,道,“没错,我们一起过去看一看,妈的,在上海还有人敢如此的肆无忌惮,他以为他是谁,是我妹夫王罪,还是王跃,,”

    “对,北少说的对,不要说是一个不知道来历的混蛋,就算是北、东两条街的王跃来了,多少也要给我们一些面子吧,”一个二世祖不屑的说道,他兴冲冲的站起来,拍着桌子,看起来很是彪悍的味道,

    李北强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你说话也不怕闪了腰,你老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土地局的副局长,就算是你老子见了那位没怎么在圈内打过交道的王跃,那也要点头哈腰的,甚至有可能还说不上话,你又算什么东西,他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不过,心中虽然鄙夷,但是李北强却没有说出来,这话可是打脸的,在这个圈子里混,最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控制隐藏自己的情绪,

    而这个时候,其他几人也都纷纷叫嚣了起来,一定要给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混蛋一个狠狠的教训,

    几人刚喝了点酒,正是酒意上头的时候,李北强被这些人一鼓动,顿时来了脾气,

    砰——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叫道,“好,我们一起过去,我倒是要看一看,到底是哪个混蛋,敢找我们上海公子的?烦,”

    没有人注意到,那名面色苍白的青年,嘴角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不过仅仅只是一眨眼,又恢复到了平静,带着狐狸面具重新融入在这些人当中,一起走了出去,

    这六、七个人顿时气势汹汹的走出了饭店,分别坐上车,在李北强的带领下,直奔苏鹏公司而去,

    而刚开车没多久,李北强就接到了父亲打来的电话,“北强,你是怎么回事,刚才你姐姐西慧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怎么你弟弟和刘科长在一家小公司被拦住了,对方还要求他们赔偿,”

    李北强立刻把事情说了一遍,当他说到对方竟然公司撕了封条,根本不管药监局的命令,直接出货的时候,李北强的父亲顿时大怒,

    “简直是无法无天,”

    李北强的父亲冷哼一声,“你现在正往那里赶吧,我这边立刻给你批文,派人给你送过去,彻底封了那家公司,”

    李北强丝毫不当回事的哈哈一笑,“爸,不用这么费周折,对付那样的小公司,哪里还用得着什么批文啊,我直接过去就可以了,对了,和我一起的,还有厉少和其他几个人,你就不用操心了,”

    “厉少,是那个你妹夫最近手底下的红人,”李北强的父亲立刻问道,

    “除了他,上海还有谁有资格让我叫他厉少,”李北强笑道,“这一下你该放心了吧,”

    “放心了放心了,有白历,这一次他们别想翻出什么浪花来,”

    李北强的父亲顿时大笑了起来,“那你就先过去,如果需要批文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这边随时都给你准备好,”

    挂断电话后,李北强脸色阴沉,玩弄着手中的精致昂贵的蝴蝶刀,自言自语道,“我倒要看看,在上海市,除了那几位已经埋头经商挣钱了的顶尖公子之外,还有什么人物能和我这圈子里的人叫板,”

    “北少,目前的上海圈内局势是很明了,顶尖的公子们都不争锋了,安心经商,除了王罪和那个没见过面的王跃以外,现在是我们这些人的天下了,”

    “但有趣的是,王罪可是咱们北少的妹夫,一家人啊,咱们圈内这些人,岂不是在上海横着走了,哈哈哈哈,”

    “不对啊,不是还有个王跃,万一是他怎么办,”

    交谈到这,所有人脸色一凝,他们内心可是明白,倘若对方真是王跃,那……

    自己这些人,恐怕还真没什么底气去与他对话,

    黑白两道,其中一道,那王跃拥有上海市的半壁江山,这等势力,绝对是圈内最顶尖的,

    李北强狠狠的瞪了那不会说话的人一眼,怒骂道,“你他妈傻逼吧,王跃素来低调,连我们都没跟他见过面,说明这人不喜好混迹圈内,怎么可能会是他,”

    “没错,不可能有这么巧的,”

    “说的对,虽然还不知道对面那惹事的小子的何人,但只要惹怒了北少,还有我们,他绝对死定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