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67章 跃……跃少?

    苏鹏公司,

    徐富国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向苏鹏汇报出货的情况,因为苏鹏的办公室被刘科长和李东强两个人给占了,所以他们只能待在这总经理办公室了,

    “老板,一共十三家超市,全部送过去了,他们也都全部签收,中间很顺利,没有任何问题,”徐富国说道,“只是,那两个人似乎听说了我们正在出货,就出言阻止,但是我没有理会他们,”

    苏鹏微微点头,说道,“你做的很对,不用理他们,出了什么事情有我顶着,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

    徐富国的目光下意识的在林朵儿和王跃的脸上扫过,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神色,微微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王跃微微瞥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却没有说话,

    林朵儿娇哼一声,“这些人也真是太肆无忌惮了,连批文都没有,就敢随便封人家的仓库,这么做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苏鹏微微轻叹,没有说话,

    这种事情,可能每天都在发生,只不过,有的忍气吞声了,有的反抗了但是却没有结果,

    今天如果没有王跃在场,苏鹏相信自己是不会撕了封条出货的,到时候等待他的,就是那些超市解除合约,他的公司业务急剧缩水,甚至连仓库里的产品,都有可能被全部没收,到时候可就损失惨重了,

    就在刚才空闲的时候,苏鹏也尝试着给自己在药监局的那些关系打电话,但是几乎所有人都是不接电话,就只有一个人接了电话,但是一听说是这件事情,他立刻找个借口,打了个哈哈,挂了电话,

    苏鹏以前所建立的关系,现在竟然一个都用不上,这让他清楚的看到了世态炎凉,同时也知道了,这一次的?烦到底有多大,

    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徐富国赶紧敲了敲门,快步走了进来,“老板,刚才那个刘科长说,我们撕了封条,就是违反了法律,他叫的人很快就到,”

    苏鹏微微点头,笑道,“富国,不要着急,封条是我撕的,跟你们都没有什么关系,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

    徐富国不禁有些惭愧,微微点头,说道,“那我去安抚底下的员工,公司不能乱,”

    看着徐富国走出办公室,王跃忽然问道,“苏伯伯,这个徐经理,他的能力怎么样,”

    王跃一愣,“徐经理,他的能力很不错,本身又是知名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专业的毕业生,以前在跨国公司里做过三年,还在国企里呆过一段时间,只是因为看不惯一些人的作为,便离开了,”

    “这么说起来,他的能力还很不错嘛,”王跃忍不住微微点头,

    “是啊,以前我这公司,只能做上海的一些小超市,以及周边郊区便利店和乡下小卖部的业务,自从徐经理来了之后,公司的业务才开始往市区拓展,徐经理来了两年,公司的业务翻了两番都不止,”苏鹏对徐富国还是比较欣赏的,以前他辛辛苦苦二十多年,公司每年的业务总量也不过几百万上下,但是现在,一年就有接近千万,

    但实际上,跟那些大公司比起来,这也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罢了,不过对苏鹏来说,这就已经很让人满足了,

    他以前那么辛苦,只是为了让老婆孩子生活的更好,现在则是想让公司长久发展,希望等退休的时候,能留给女儿一个健康运转的公司,

    “小跃,怎么突然想起要问这个了,”苏鹏心中一动,顿时问道,

    王跃微微摇头,笑道,“没什么,因为我学的也是经济专业,所以对徐经理比较感兴趣,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向他讨教一番,”

    “原来是这样,那有时间你倒是真的要请教一下徐经理了,他说不定会给你许多帮助,”苏鹏微微笑道,

    在苏鹏的心里,公司迟早是要留给女儿的,而徐富国这个人还算不错,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他能够长久留在公司里,所以王跃提前跟徐富国熟络一下,也不是什么坏事,

    王跃笑着点头,“那也要等徐经理不忙的时候,”

    林朵儿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王跃一眼,但是眼看他与父亲谈的兴浓,也就没有说什么,

    不过很显然,从她那微蹙的秀眉就可以看的出来,她显然是有了什么想法,

    三人在这边总经理办公室里谈笑,苏鹏的办公室里,刘科长和李东强却是截然不同的场景,

    刘科长坐在沙发上不断的抽烟,眉头紧皱,而李东强却是不断的来回走动,满脸不耐烦的神色,

    “刘科长,你说我哥怎么还没有来,他不会是不敢来了吧,”李东强有些担心的问,

    自从看到王跃那冰冷的眼神,以及王跃那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中的神情,就让李东强心中忐忑不安了,

    “难道说,那小子真的是大有来头,”李东强心中忍不住嘀咕,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再也无法消除,不断的在脑海中回荡,让他越来越担心,

    但是他又不敢给自己哥哥李北强打电话催促,这个哥哥对他,态度可从来都没有好过,如果不是姐姐李西慧护着,还有父亲的帮助,他一个高中都没有毕业的人,怎么能成为药监局的工作人员,而且眼看着就要走上领导岗位,

    要知道,李家三姐弟——

    北强、西慧、东强,唯一的女人李西慧职场势力最大,又与王罪处上了对象,李北强其次,但却也弱不了多少,唯独最小的李东强,一事无成,

    所以,李东强只能在这里干着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刘科长被他来回走动晃得有些头晕,忍不住说道,“东强,你要实在是着急的话,干脆就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他不就知道了,”

    “好主意,”李东强顿时眼睛一亮,“我这就打电话,”

    他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父亲的电话:“喂,老头子,我哥来了没有,这边就我和刘科长两个人,根本无法阻止人家出货啊,”

    电话里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东强,你放心吧,北强已经去了,很快就到,你只要安心的等着就行了,不管对方多么嚣张,你哥一去,准让他管管的趴着,”

    “可是,这里有个家伙好像来头很大的样子……”李东强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我哥会不会压不住他,”

    “什么来头很大,放心吧,我已经调查过那家公司了,什么背景都没有,就算有人帮忙,也不会是什么大人物,”电话里那人不在乎的说道,“更何况,这一次还有厉少跟着和你哥一起去,那人来头再大,还能斗得过历少,”

    “厉少,是姐夫手底下最看重的红人,白厉吗,”

    李东强顿时精神一振,“好好好,姐夫那边派来了人,那这一次不用怕了,在上海市,可是没有几个人敢惹姐夫的人的,”

    挂了电话,李东强顿时满脸的兴奋,“刘科长,我哥是和我姐夫的人一起来的,这一下我们不用担心了,”

    刘科长也不禁微微松了口气,但是看到李东强那副嘴脸,他心中又忍不住鄙夷,

    整个药监局,恐怕没有人不知道,这小子是靠着裙带关系才进来的,本人则是一个十足的草包,整天就知道仗势欺人,遇到稍微强硬一些的,就吓得不知道浑身发软,

    刘科长坐在沙发上暗暗讥笑,李东强却是兴奋的不行,他一下坐在沙发上,递给了刘科长一支烟,满脸兴奋的说道,“我姐就是疼我,都让姐夫派人来插手了,”

    就在这时,李东强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一看,顿时惊喜的叫道,“是我哥,”

    他赶紧接通电话,

    “哥,我是东强啊……好,我和刘科长这就去接你,”

    挂了电话,李东强立刻说道,“刘科长,我哥和厉少他们都来了,我们到门口去迎接吧,”

    面对副局长的大公子,刘科长可不敢多拿架子,他赶紧起身,“那我们快去吧,”

    ……

    李北强与白厉等人在一栋写字楼前下了车,李东强和刘科长这个时候已经走了过来,慌忙迎上来,大老远刘科长就打招呼道,“北少,厉少,”

    面色苍白的白厉温文尔雅,微微点头,李北强甚至连点头的动作都没有,看都没有看刘科长二人一眼,但是他们却不敢有丝毫的不满,

    “哥,那家公司就在上面,”李东强说道,“里面的人太嚣张,根本不把哥你放在眼里啊,”

    刘科长却是小心的提醒道,“北少,厉少,上面有个年轻人,似乎有些来头,您二位……”

    “什么狗屁来头,走,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家的公子,在上海竟然敢这么嚣张,”李北强满脸不屑的摆了摆手,带头朝着写字楼走去,

    而白厉则是眼眸一凝,内心暗道,“这上面之人……就是我要用上自己的性命,不惜一切去对付的大敌么……”

    ……

    “砰,”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徐富国有些慌张的跑了进来,“老板,外面突然来了一群人,正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公司里来,”

    苏鹏顿时皱起了眉头,王跃却是淡淡一笑,“看来是正主来了,”

    他转头对苏鹏说道,“伯父,我先出去看看吧,”

    苏鹏说道,“还是我们一起过去吧,毕竟我是公司的老板,不能总躲在后面,”

    王跃略微沉吟片刻,点头同意了,

    此时,李北强等人,正站在公司的前台,对前台的接待员张狂的哼道,“给你两分钟的时间,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那前台接待吓得有些不知所措,李东强狐假虎威,顿时大喝一声,“还不快滚过去,”

    “啊,”

    前台接待吓得惊叫一声,慌忙快速的跑开了,

    看着接待那吓得惊慌失措的背影,所有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尤其是李东强,笑的更是大声,之前自从王跃来了之后,他可就受委屈了,不要说人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中,甚至连茶水都不给他倒一杯,这让他十分的窝火,

    现在看到对方的狼狈模样,他顿时觉得十分的解气,又恢复了那种张狂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样子,

    而公司的那些职员,却是都紧张的不行,纷纷往里面退去,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制止,就连门口的两个保安,也都一句话也不敢说,竟然都装作没有看到似的,

    见到这种情景,李北强等人顿时哄笑不已,好不畅快,

    这才是他们这些公子哥出场该有的样子嘛,如果什么人都敢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那他们这些公子哥多没面子,

    前台接待惊慌失措的往办公室的方向跑,差点迎面撞上了正从办公室里出来的苏鹏四人,她慌忙啊了一声,赶紧停了下来,身子却是摇晃了几下,被王跃眼疾手快的拉了一把,这才没有摔倒,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不就是几个人吗,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有什么可怕的,”苏鹏不悦道,

    他当然知道这前台接待为什么会如此的慌张,刚才李北强在前台那里嚣张的声音,他在办公室里都听的一清二楚,心中很是不悦,

    尤其是看到这前台接待惊慌失措的样子,让苏鹏觉得今天怎么公司里的问题全暴露出来了,而且还都是让人皱眉的一面,这让他在王跃面前多少有些丢脸,

    “对,对不起老板,”那前台接待慌忙说道,

    苏鹏无奈的摆摆手,“算了,你去忙吧,”

    他本不是一个势利的老板,眼看这接待吓得脸色都有些发白,他也说不下去了,

    谁知,那个前台接待却根本不敢回去,她只是低着头,脚下却不动地方,

    “罢了罢了,你跟在我们身后吧,”苏鹏也很是无奈,女孩子做接待的确是比较方便,但是,胆子却也太小了一些,

    不管做什么生意,总是会有矛盾纠纷,甚至有闹事的也不稀奇,这么胆小的接待,肯定是不行的,苏鹏暗忖,看来是要换一个接待了,

    虽然平时他很少因为一些小事而辞退员工,但是做生意嘛,总不能养闲人,因为开公司毕竟不是在做慈善,

    那前台接待也知道自己犯了错,便老老实实的跟在苏鹏和王跃四人身后,

    林朵儿见她吓得厉害,顿时有些不忍,低声说道,“你不用怕他们,难道他们还能把你吃了啊,如果你总是这样,又有哪家公司会要你呢,”

    那女孩似乎被吓得不轻,她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声音更是低的可怜,“我,我就是害怕……”

    “你这个样子,可是没有办法做前台接待的,因为说不定以后还会遇到同样的事情,你又该怎么办,”

    林朵儿还是耐心的开导,“只要你按照公司的章程,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就来转告你的领导,这其实很简单的,不用害怕,”

    那女孩子小声说道,“可是,那个李公子很可怕的,以前我的一个姐妹被他看上了,结果因为我的姐妹不从,就被他们给……”

    唰,

    王跃突然停住了脚步,他转过头去,沉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那前台接待顿时吓了一跳,低着头不敢说话,

    王跃不禁有些不耐烦了,他皱眉道,“你刚才说害怕那个李公子,我不是李公子吧,你这么害怕干什么,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跃跃,干嘛用这么重的语气,”林朵儿嗔怪的白了他一眼,“这样吧,待会等这边的事情了结,我再单独问问这位小姑娘,”

    “就这样吧,”王跃的心情一下变得很恶劣,

    这个前台接待刚才的话里,透露出了非同寻常的信息,王跃有种不好的猜测,这个前台接待的好姐妹,恐怕下场不会多么美妙……

    这个不好的猜测,也是他的心情恶劣的原因之一,

    自己……

    管还是不管,

    这个念头只是在王跃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便拿定了主意,因为他在心里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林朵儿遇到这样的事情,会不会管,

    答案显而易见,那么,自己秉承中华血脉教导,又为什么不管呢,

    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件事情要做,那就是要先解决了苏鹏公司的?烦,

    他要去会一会那位敢随意的封了别人家仓库的‘大人物’,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权利,到底能猖狂到什么程度,

    当然,他还要见一见那位李公子,这应该也是个大人物啊,不然的话,又怎么能够让前台接待的那个小姑娘只是看了李公子一眼,就被吓成了这个模样,

    “你们老板呢,怎么还不来,我看这公司是不想开下去了……”距离公司前台至少还有二十步远,王跃就听到了那嚣张的咆哮声,这声音很熟悉,不是别人,正是还欠了两百万的李东强,

    “李东强,你欠的那两百万,打算什么时候还,”

    王跃冷哼一声,与苏鹏并肩走了过去,“在这里大呼小叫的干什么,不知道这样会影响我们公司的秩序吗,”

    “你……”李东强一看王跃来了,顿时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下面的话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你是公司的老板,”一位戴姓公子,见到王跃一来,就把自己人吓成这副模样,顿时脸色沉了下来,狠狠的瞪了李东强一眼,又看向了王跃,

    “你是主事人,”王跃淡淡的问道,

    戴公子顿时怒了,他问别人话,还从来没有被人给反问过,这简直就是不把他方在眼里,

    “你管我是不是主事人,是又怎么样,,”戴公子语气不善的说道,他伸出三根手指,“我给你们三条路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跃给打断了,

    “既然你是主事人,那我们就把账算算吧,”王跃那平淡的声音,却极具穿透力,瞬间就把他的声音给压了下去,让他忍不住一窒,一口气上不来,差点被噎着,

    “首先一点,没有任何批文和手续,就随意的封了我们公司的仓库,对我们公司的名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也对公司员工的精神有很严重的伤害,这一点,我们会有律师函送到你们的单位,或者是法院的传票,”

    王跃根本不理戴公子那涨得通红的脸色,他继续说道,“第二,你们单位的工作人员李东强,恶意的砸碎了我们老板最喜爱的茶几,给他的精神造成了极大的压力,再加上茶几的价值,一共是两百万的赔偿,同样会以律师函或者法院传票的形式送到贵单位,”

    说完这些,丝毫不理会对面那群人,以及公司的员工那目瞪口呆的样子,以及那怪异的目光,王跃微微一笑,显得风轻云淡,

    同时,王跃伸出了三根手指,“我给你们三条路走,第一,撤去你们的违法封条,公开向我们公司道歉,并且做出应有的赔偿,我们可以不追究这件事情,第二,继续一意孤行下去,当然,我们会采取自己的方式来讨回公道,第三……你们可以立刻从这里滚出去,并且准备好满足我们的第一点要求,”

    “妈的,你他妈找死,”戴公子顿时怒吼一声,呀呲欲裂,如果不是看王跃身材高大,他几乎就要扑上来生撕了王跃,

    他刚说了三条路,结果就被王跃打断,而对方反而还了他三条路,这简直就是毫不留情的回敬一个耳光,而且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小子,你这是在自找不自在,”李东强也在旁边叫嚣不已,“你知道这几位是谁吗,”

    “还没请教,不过,听说有位是李公子,不知道是哪一位,”王跃淡淡的问道,

    “哼,”

    比起之前的狼狈样子,现在的李东强底气足了许多,他看了看李北强,傲然说道,“小子,听好了,这位就是我哥,李北强,就是你说的李公子,”

    “原来你就是李公子,”王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真是久仰大名了,好厉害的……李公子啊,”

    “小子,知道怕了就赶紧滚蛋,少在这里充大头蒜,”李东强不屑的说道,丝毫没有听出王跃话里嘲讽的意味,

    李东强更没有看到,他旁边的北少,李北强,那苍白的脸色,以及额头的冷汗,更没有看到他那微微发抖的两腿,只是在那里叫嚣着,

    戴公子也是傲然不已,他冷哼一声,“小子,直接跟你说吧,这家公司我看上了,看你这么硬气,也算是有点骨气,这样吧,我出一百万,算是买下你的公司了,”

    “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一百万你的确该出,但不是给我,”王跃的脸色沉了下来,微微摇头,“现在,你们滚回去吧,记住按照我们的第一点要求去做,”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戴公子脸色阴沉的问道,“如果我现在离开,明天你们的公司就要被查……”

    “不要在这里废话了,就算是你老子来了,也照样要滚回去,”王跃不耐烦的摆摆手,“记住把你们的封条带走,”

    戴公子愣住了,这么不给面子,,

    李东强可没有愣住,他见王跃还如此嚣张,顿时张狂的说道,“小子,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你到底知道我哥是谁吗,这位北少,李北强李公子,可是长宁区……”

    李东强正在不可一世的介绍着,却陡然被一声怒吼给打断了,

    “混蛋,住口,”

    李北强突然怒吼一声,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浑身发抖的他转过身,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李东强的脸上,“老子是什么人,需要你来介绍吗,,”

    “北……北少,”其他公子都傻眼了,

    李东强被一巴掌打倒在地,满脸的惊恐与不敢置信,“哥,你怎么……”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气极的李北强的吼声打断了,“妈的,给老子住口,你敢再说半个字,老子活剐了你,”

    他发完火,转过身,脸上的怒意竟然瞬间转变为了谄媚的笑容,点头哈腰的来到王跃面前,“跃……跃少,”

    霎时之间,除了王跃和苏鹏父女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