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390章 杜安妮

    寒门俱乐部,

    王跃回来后,没干别的事情,埋头训练不问世事,

    训练室内,烟雾弥漫,电脑前一些年轻男女目不转睛的盯着显示器,双手极快的跳动,偶尔传来几人细细私语的交流声,

    寒门与很多俱乐部不同,其中有个很明显的不同点——

    对电子竞技的态度,

    放眼所有俱乐部,或许唯有寒门才会在训练室内抽烟喝酒,国内的其他俱乐部,基本上想要抽烟,都得去阳台或者客厅里,训练室是不可能的,一来是不让不抽烟的选手吸到二手烟,二来也是一种素质问题,

    韩国就更加如此了,在训练室抽烟,

    找死,

    就以韩国对电子竞技的态度,倘若有选手在训练室抽烟,那就等于不尊重电子竞技,说的稍微重点,那是要被浸猪笼的,

    可寒门倒好,整个训练室内乌烟瘴气,明白人知道这是训练室,不知道的人,恐怕会误以为这是黑网吧呢……

    “妈的,谁开的电视,吵死了,哪位大兄弟去把它给关了,”跳跳嘴里叼着牙签,骂骂咧咧道,

    无人关注的超大屏液晶曲面电视机,闲闲报道着各类电子竞技新闻,画面中正处于一间病房内,而一旁穿着SG队服的众人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现在播放最新头条,韩国SG战队爆出丑闻:天价收拢一名中国女经理遭屡次拒绝,最终SG上层采用强行手段遭到此选手剧烈反抗,受伤昏迷,医方表示暂无生命危险,”

    王跃好奇瞥了两眼投影中的新闻,笑了笑,

    “哈哈,SG怎么办事的,这种事背地干就算了,还被报道出来了,这都压不住风声,”跳跳一脸鄙夷的说笑道,

    几人都没有戴耳?,而是开了稍微的音响声,对面猥琐在塔下,不太好攻进去,正僵持着,不巧这篇新闻给无聊的几人解了点乐子,

    “早就看SG不顺眼了,要不是拥有才冠宇那个家伙坐镇,就是渣,”李楠撇嘴道,

    “奇怪,我们中国有哪位女经理,值得SG付出这么大代价收拢,”冯晓不解的挠了挠头,

    “咱中国打的还不错的娘们就那几个,妈了个巴子的,说到这里我就……”跳跳依旧喋喋不休的骂道,

    唯独王跃,老半天没吭声,见王跃迟迟没动静,众人带着疑惑别过头,眼前所见的一幕使他们哑口无言,

    王跃,已是泪流满面,

    “诶诶诶,头儿,你咋地了,”跳跳急忙问道,随后想到什么,迅速将目光转移到电视机当中,

    病床上躺着一名女孩,闭着眸子,眉头紧皱,身体不经意间瑟瑟发抖,尽管身体上缠着大量纱布,但是从女孩眉清目秀的五官上不难看出,这是一个美若尤物的女孩,

    王跃六神无主离开座位,一把扔掉正在打的比赛,踉跄的向着电视机走去,

    步伐沉重,就像一个年迈的老人,

    踉踉跄跄的,他摔倒了,众人都有点懵了,他们不知道王跃突然是怎么了,齐齐放下手中的比赛不打了,众人正想去扶,王跃爬了起来,

    随后,众人相互对视一眼,便安静的待在一旁,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突然流泪,

    每一种悲伤的背后,必定会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

    潸然泪下的王跃,仍是继续迈着步子朝着投影行去,短暂的距离在寒门众成员眼里显得那么漫长,

    终于,王跃到了,

    他伸出手,想要抚摸女孩的脸,颤抖的手触碰过了脸颊,点到了电视机,

    “你……受委屈了,”

    “哥没有保护好你,”

    “你罚我一星期不能抽烟,成不,”

    “SG战队啊,哥揍他们帮你出气,打的他们满地找牙,不吹牛,”

    “行了,哥马上来接你,乖,”

    王跃声泪俱下,自言自语温柔的说着悄悄话,早已泣不成声,

    他没有收拾任何行李,只是吩咐冷冷,让她帮自己订一张去往韩国的机票,返程只有一天,

    这说明,王跃的的确确只去一天,接个人,

    寒门俱乐部内,气氛不太好,对于这种突发事件,他们也有些措不及防,没有人知道王跃究竟是怎么了,也没有人认识电视机中的女孩,

    “这就走,”小寻坐在沙发上埋头吧唧吧唧一口口抽着烟,

    “嗯,”王跃点了点头,

    小寻砸了砸嘴,叹息一声,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方才还痛哭流涕现在却一脸镇静的少年,过了良久,这才缓缓开口道,“她对你很重要,”

    “我的家人,”王跃只此四字,

    语毕,王跃已是健步如飞走出门外,他将要去往的地方,是他曾经待过的韩国,

    ……

    王跃走了,

    他什么都没带走,仅仅是身上手机和机票,以及一个钱包,钱包里有一张银行卡,身份证,护照,

    牵肠挂肚的他不愿意让她流落异地,马不停蹄登上了前往韩国首尔的飞机,

    航空,坐在头等舱里,王跃想起了很多年前,

    “嗨呀,这次哥真不骗你,哥保证一天不碰烟……诶诶诶,说好的这一包赊账,改明我再少抽一包……哎哎哎你别扔,别扔,别……我操,”

    “才不信呢,蚁哥哥你这个笨蛋,都欠了我十六条烟了,什么时候才能把赌账还清呀,”

    “别急,这把肯定可以打赢,诶等等……操,老子分基地刚被拆,家里就来了几条飞龙甩起来了,对面的虫海来了,尼玛,这么多兵种,起码有三队蟑螂吧,玩尼玛啊,虫族这种族是真他妈脏啊,日他奶奶个腿,”

    “那蚁哥哥,你为什么不玩虫族呢,为什么又要取Ant这个ID呢,”

    “喜欢虫族和玩不玩是两码事,我觉得……我玩人族和神族稳一点,至少可以稳定上分,虫族……我不敢玩,版本稍稍偏弱,又需要很高的操作,我感觉我玩不来,不敢尝试,”

    “胆小鬼,略略略,”

    王跃脑袋压在交叉的双手上,闭着眼睛,脑海里的画面却是挥散不去,细细回忆着和女孩以前的往事,

    坐在飞机上的他,无时不刻牵挂着那个经常咬着虎牙,势做发怒抢夺自己香烟的女孩,王跃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度秒如年的感觉,焦急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王跃很想她,

    兴许是太累了,王跃紧皱着眉在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细小的水泽从脸颊滑落,或许是冷汗,或许是眼泪,

    他梦见了年少时,梦见了……杜安妮,

    数九寒冬,小区里里大雪纷飞,自己与杜安妮安静的坐在秋千上,一起轮流玩耍着掌机游戏,

    那时的王跃,性格孤僻,如同一个闷葫芦,

    “呐,你这样闷不做声是不好的噢,”杜安妮眨了眨眼睛,笑嘻嘻道,

    王跃歪着脑袋想了想,挥拳道,“那我只对你多说话,”

    “嘻嘻,”杜安妮甜甜的傻笑,

    王跃痴痴的望着眼前这个红彤彤的小脸蛋上腮边时刻挂着酒窝的女孩,第一次感受到了,友情的温暖,

    ……

    良久,耳边断断续续传来争吵声,王跃闭着的眸子缓缓睁开,

    “这种废物LPL队伍有什么好看的,让你播放SG的视频你播什么IG,你他妈耳聋啊,”隔壁座彪悍的女声传来,

    听到SG,王跃冷眸一寒,目光转向声音来源,随后便看到一名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叉腰瞪着眼睛望着身前的乘务员,

    “对不起,我马上转播,”乘务员立即表示歉意,

    随即,前座一位穿西装打领带的男子站起身来,看上去二十来岁的模样,

    年轻男子略微皱眉,扶了扶眼镜看向女人,“听你的口音,应该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怎么能如此贬低我们LPL的队伍,,”

    看来,这名年轻男子也是英雄联盟的忠实玩家,

    “多管闲事,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德行,跟那些废物队伍一个样,”面对这种白领般模样的男子,年轻女人不屑讥笑,恶语相向道,

    听闻,西装男子勃然大怒,眼中闪过狠色,咬牙道,“放在老一辈的年代,你这就是卖国贼,是要被枪毙的,你可以说我,但是绝对不能指责LPL队伍,”

    王跃暗自点头,骨子里流淌着中国血,拥有中国魂,是个男人,

    “少跟老娘叨逼叨,LPL队伍除了龙行和剑阁战队有点水准之外,还有谁能站出来,呸,废物玩意,人家SG可是有着世界第一上单才冠宇坐镇,就算马瑞都只能在巅峰时期和他55开,LPL,拿得出几个像样点的上单选手,”年轻人趾高气昂,仿佛才冠宇是他什么人似得,

    事实的确如此,自古S3赛季以来,中国赛区就缺少可以坐镇的上单选手,上单是LPL的薄弱点,很多人都知道,

    渐渐地,四周的目光聚集而来,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劝解,

    大多数乘客都是各国各地的,能坐头等舱必定是有钱的身家,没有谁会为这种事得罪一个未知身份的人,

    当然,更多的则是听不懂,毕竟英雄联盟玩家当中,大多数都是年轻人,

    “你,真是败坏中国人的品行,”西装男子恼羞成怒,一张国字脸憋的通红,支支吾吾许久也没辩出个所以然便愤愤道,

    的确,LPL的局势就是这么悲哀,

    为何中国人口这么多,电竞领域却比韩国落后,

    原因无它,就是国家支持度的落后,

    韩国政府早在十多年前就提倡电子竞技,强力培养青少年的兴趣爱好以及中老年人的思想教育,

    再看中国,如今挑起大旗的各战队选手,哪一个不是曾经视为刺头学生,

    整天泡网吧,逃课打游戏,父母气急败坏大骂不孝子,亲朋好友斜眼相待,甚至于有些人连女朋友看着自个男人这副没出息的样子渐渐分开,奔走相告……

    直到英雄联盟出世,这些曾在游戏里叱咤风云的大神,在现实生活中却是旁人眼中的讥笑话题的选手,他们登在世界比赛舞台上,带着过往不甘委屈的种种扬声嘶吼,泪洒半边天,

    年轻女人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一边把中国战队贬低的一无是处,一边又把韩国捧上天,

    “我尊敬韩国电子竞技的实力,但是却不是盲目的像你这样认爹,”西装男子愤愤道,

    “韩国战队怎么了,,人又帅打的也精彩,品行也是一等一,”年轻女人哼了一声傲然道,鼻孔都朝到外太空去了,好似她就是韩国战队的一员,

    听闻,西装男子乐了,冷笑道,“呵呵,你野爹SG俱乐部,今天刚爆出丑闻逼迫我中国的女教练加入呢,”

    此时,王跃不经意间挑了挑眉,

    “哼,那是欧巴们见那小婊子有几分姿色,不然你以为……”

    啪,

    霎时,一记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巴掌,重重的甩在年轻女人那打满了不计其数粉底的脸上,

    年轻女人不可思议摸着自己的脸,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青年,正想大发雷霆,当她望向那冷冽的眼眸时,当下竟是打了个哆嗦,一只手颤抖着指着青年,“你你你……”

    “再敢骂她一句,我让你死,”王跃瞳孔一缩,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道,

    年轻女人机械版木讷的点了点头,不再吭声,王跃这才回到自己的位子,

    仅是片刻,那名西装男上前来,神色略微好奇,沉吟半许,这才缓缓开口询问道,“你认识那名女孩吗,”

    话音刚落,王跃别过头,警惕的打量着眼前的西装男子,

    见到王跃敌视的样子,西装男连忙摆了摆手,“别误会,我是方寸俱乐部的领队,我叫王振,这次去首尔的目的就是想把他带回国内,邀请她以经理的职位,加入我们方寸战队……”

    “我们方寸俱乐部绝不像SG那样品德败坏,如果你认识那名女孩,那就方便多了,”王振迟疑了一下,片刻后才接着沉声道,

    王跃眸子眯起,也不言语,就这样盯着王振,

    正当王振被盯的头皮发?的时候,王跃沙哑的声音响起,“除了我,没人能带走她,”

    见自讨没趣,王振讪讪一笑,随即回到自己位置上,

    没有人打扰王跃,时间过的缓慢,焦急万分的他或许是有点坐立不安,王跃并没有再次睡着,而是闭目养神,

    经过方才的强势,即便年轻,也没有人会来招惹这个未知背景身份的少年,这番安安静静的环境,王跃自然是乐得其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飞机降落到达首尔,王跃睁开眸子,喃喃自语,

    “SG么……”

    下了飞机,王跃大步流星赶到首尔大学附属医院,跑去前台询问,

    前台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端着杯子喝水,眼睛盯着电脑显示器时不时发出阵阵轻笑,

    “杜安妮,在哪个病房,”王跃也不管他听不听得懂华夏语,直接开口道,

    男医生鄙夷的看着王跃,讥笑着什么什么思密达,懂韩语的王跃眼眸一韩,他听懂了对方是误以为自己不懂韩语,所以在骂自己是中国猪,

    王跃一把抓住男医生的领口,用韩语嘶吼道,“说,杜安妮,在哪,,”

    被抓住的男医生憋着通红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显然他没意料到这个中国人会懂韩文,弱弱道,“六……六楼,604……”

    王跃一把松开男医生,朝着电梯风驰电掣而去,

    604病房,

    床上躺着的女孩已经醒来,少年捧着玫瑰花,一口蹩脚的普通语蜂拥而出,“安妮,加入我们SG战队吧,我安宏硕是真心喜欢你的,”

    “你很恶心你知道吗,”杜安妮皱着眉轻声道,

    安宏硕脸色铁青,没想到杜安妮这么不给面子,眼中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狠色,低沉着脸,于当发作,

    砰,

    病房门被一脚踹开,紧接着一名青年行步而来,

    青年没有说话,抬腿直接一脚踹在安宏硕屁股上,玫瑰掉落在地,又扬起右脚狠狠踩踏,传来杀猪般的惨叫声,随后拖着安宏硕向门外走去,像是扔垃圾一般将其丢出病房,

    而后,青年坐在病床前,挠了挠头,“虎妞,那什么……我是不是来晚了,”

    杜安妮嘴角泛起甜甜酒窝,一笑倾城,

    “罚你一个月不许抽烟,”杜安妮突然咬着虎牙恶狠狠道,

    “我日,半个月不能再多,”王跃愤愤道,

    杜安妮眨了眨眼,噗嗤一声展颜笑道,“就知道你会讨价还价,所以我故意说一个月的啦,半个月,这可是你说的,”

    随后,604病床再次传来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怒不可遏的医生前来,当即想叱喝是谁这么没素质,但当他看向门口时,躺在地上的安宏硕令他大惊失色,连忙上前将其扶起,急忙道,“安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刚刚待在病房内悉心照顾安妮,突然闯进一个男的莫名其妙就打人,”安宏硕颤声道,

    “好狠,踢断了两根肋骨,”医生仅是初步检查一番就看出端倪,

    “还看什么看,快送我去医院啊,”安宏硕疼的呲牙咧嘴,气急败坏道,

    听闻,医生愕然,弱弱道,“这里就是医院……”

    ……

    SG俱乐部内,一群年轻男子喝着香槟,把玩怀中的尤物,坐在最中央的高个少年接了一个电话,

    “安宏硕被打了,”挂断电话后,高个青年冷笑道,

    语落,其他几名青年脸色一沉,一把推掉怀中性感漂亮的女人,在韩国,电子竞技人尽皆知,敢打他们SG战队成员的人……可不多,

    “是俱乐部还是不长眼的流氓混混出的手,”一名紫发青年询问,

    “是个中国人,你们都认识,”高个少年眯着眸子说道,

    “谁,”

    “Ant,”

    闻言,众人倒吸冷气,若仅仅是个中国人,他们不会放在眼里,毕竟这里可是韩国,

    可是Ant这个名字……

    没人说话,气氛显得很是沉闷,良久,紫发青年站起身,略微沉吟,迟疑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暂时还不知道他与杜安妮是否有关联,还是说纯粹的来砸我们SG场子,我去会一会他,”

    ……

    604病房,王跃与杜安妮谈笑自若说个不停,经过一番了解,王跃这才知道杜安妮现在的处境,

    年少时期的王跃和杜安妮,都是极其喜爱打电子游戏之人,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各飞一方,王跃成为了选手,而杜安妮则是东奔西走,找各俱乐部的经理,虚心请教,

    韩国,是她来到的第六个国度,

    当时,首尔有一个城市活动,是将一个俱乐部的局势模拟出来,从而让无数经理们前去经营,看看究竟该如何破局,

    无一人做到,三星也好,SKT也罢,这些赫赫有名的强队的经理,都苦笑摇头,并说这种模拟出来的俱乐部情况,已经是没得救了,

    可是,杜安妮破局了,

    不但破局起死回生,而且还更上一层楼,竟然模拟出此俱乐部有六成的概率可以打上韩国战队前十五的名词,

    尽管这是模拟,但却还是引起韩国电竞圈一片哗然,SG战队在最快的速度内,表示开出天价收拢杜安妮,

    杜安妮拒绝了,

    之后?烦频繁找上门,各大战队都前来苦口婆心的拉拢,都被一一拒绝,

    直到有一天,安宏硕竟然在公共场合下送花追求于杜安妮,杜安妮只说了一个字:滚,

    公共场合下,有极少数的一批不理智的粉丝暴动,集体殴打杜安妮,场面混乱不堪,

    王跃听着这些,心里难受,

    他宁愿被打的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眼前这个弱不禁风仅仅只有十七岁的女孩,

    “没事,虎妞,哥帮你报仇,”王跃眸子闪过一抹冷冽之色,

    “哎呀哥,都说了不要叫我虎妞,难听死了,”杜安妮幽怨道,

    王跃沉默良久,这才问道,“身体情况怎么样,”

    “我觉得没什么大碍了,但是医生非得让我再休养几天,”杜安妮嘟了嘟嘴,

    王跃信任杜安妮,既然她说没事了就没事了,当即将她扶起,帮她整理,

    给杜安妮换衣服时,没有一丝蹑手蹑脚,轻轻触碰着那完美的令人犯罪的玉体以及肌肤,像是一块宝玉一般细心对待,王跃眼神清澈,无丝毫邪念,

    他与她内心清楚,两人虽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是彼此亲密的亲人,这种友情,已经超越了爱情,

    两人不会相爱,但却会共患难,

    仅是片刻,帮杜安妮穿好衣服后,王跃大摇大摆扶着杜安妮的走出医院大门,

    蓦地,碰上一名奇怪的紫发男子,男子顶着鸭舌帽戴副墨镜,还弄了个面罩,正是天气秋凉之时,王跃很好奇他会不会闷死,

    男子走在王跃两人身前,停下脚步,去掉脸上繁杂之物,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表明来意,“我是成始景,SG一队中单,可以谈谈吗,”

    王跃抬头,下意识道,“成始景,啥玩意,没听过,”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