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400章 复仇开始!

    浙江,杭州,

    此地,有白发人送?发人之声,民宅有丧,棺木静放,灵堂之上伫着一相框,相片上,乃一张有些青涩害羞的戴眼镜青年,而灵牌上,冯晓二字清晰可见,

    淅淅沥沥的细雨不间断,仿佛连天都在此刻被情绪给渲染到了,

    冯晓母亲泣不成声,看着棺木中静静躺着的冯晓,嚎啕大哭,“晓,晓啊,,,”

    就连冯晓父亲这个铁铮铮的汉子,都一度落泪,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自家儿子就突然这么没了,

    事情,太突然了,

    王跃将发生的事完完全全的全部说清楚了,他没有隐瞒,因为那是冯晓的父母亲,他们有权知道真相,

    不单单是王跃,寒门所有成员,包括隔日才知道的伊汐萱在内,也一同来到了杭州,为他们的冯晓弟弟……送行,

    而大飞,他没有任何亲人,王跃在当天就与凝凝联系了,在上海市找了一块好地让大飞下葬了,

    两人的死亡,是对寒门的沉痛打击,也使得寒门全体成员悲痛欲绝,泪水流干,

    “冯晓……”王跃站在棺木旁,呆呆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冯晓,

    林朵儿也在一旁,她与瑟冷冷、杜安妮以及伊汐萱四个女孩子,没有因灵堂、棺木等场面,而感到丝毫害怕,恰巧相反,林朵儿无比期望,这个已经一动不动的弱弱青年,可以从棺木中醒来,吓上他们一跳,

    只是……

    人死了,就永远不会再活过来了,

    “叔叔、阿姨,对不起,”王跃叹声道,

    冯晓父母没有责怪他,因为二老对王跃的印象其实一直很不错,虽然二老从来没见过王跃,但每当冯晓打电话给家里人的时候,总会开心的说他队长怎么怎么好,

    二老内心很清楚,王跃在平日里肯定对这个不适合在社会上打拼的冯晓不差,没有欺压他,更是用真心去对待他,

    而且,冯晓每个月给家里打的生活费,也让二老感到放心与对俱乐部的感激,

    即便如此,可冯晓去世了,

    他死了……

    死了,

    子嗣死亡,身为人父人母,是永远不可能会安然度过余生的,心里总会留下一个悲痛的疙瘩,对于王跃的道歉他们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只是没有搭理,

    “阿姨,叔叔,对不起,”寒门众人一一沉重道,

    二老仍然没有搭理,只是待在棺木旁边,抹着眼泪泣不成声,

    王跃将伊寻叫到一边,无比严肃道,“小寻,去帮我办一件事,”

    “头儿,你说,我听着,”伊寻语气有些哽咽,

    “我刚刚了解过了,按照这边的规矩,像冯晓这种,理当尽快下葬,只是我们刚把冯晓送回他家,肯定还没来得及找这方面的人手,”

    说到这,王跃顿了顿,认真道,“你去请杭州最好的风水师,为冯晓找一处最佳的阴宅,请最好的道士作法,让他黄泉路上不苦楚,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伊寻认真地点了点头,将这些都记下了,

    从骨子里来说,王跃是个很传统的中国人,他不像绝大多数年轻人一般对封建迷信嗤之以鼻,他信,他信这些,

    王跃始终相信——

    不应该死的人,就这么走了,必然是不公平的,下辈子绝对可以投个好胎,

    王跃回过头,看着灵堂上冯晓的照片,用他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冯晓,等你转世投胎,读书长大,二十年以后,肯定会是一名极其优秀的职业选手,等到那个时候,你肯定可以拿下一个世界冠军了,只是……”

    “只是,我等不及了,今年,我拿下世界冠军的,嗯,还有你也是,你一直都在寒门,不是么,”

    他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就像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人在自言自语,

    ……

    寒门众人,在杭州待了两天,直到冯晓彻底下葬完毕,

    这两天里,王跃日夜几乎没怎么合眼,而其他成员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顶着熊猫眼,每天晚上都在灵堂守灵,对躺在棺木中的冯晓唠嗑家常,

    丧事结束后,冯晓父母的情绪没有那么失控了,只是眼眸中仍旧掩藏着一丝凄凉,

    即便葬礼结束,王跃却仍然没有走,

    他在冯家门前,长跪而下,

    不单单是他,寒门全部成员,有教练,有领队,有经理,有选手,齐齐一跪不起,他们送走了冯晓,但却没有为自己的心灵赎罪,

    毫不留情的说——

    如果没有冯晓,他们那晚就已经死了,

    是冯晓救了寒门所有人的性命,他值得被送行,他的父母,可跪,

    “从今以后,冯晓之父母,便是我王跃父母,”王跃重重叩头,

    砰,

    渐渐地,有成员支撑不住了,没有参加过家中丧事,不是嫡系长跪的人,是不会理解长跪究竟有多么难受与煎熬,

    下跪久了,是很痛苦的,可是在怎么痛苦,也比不过众人内心的悲痛,所以,他们都在咬牙坚持着,

    可是,人的体力始终是有限的,

    五个小时,就在瑟冷冷坚持不住,昏倒过去之时,王跃叹息一声,“别在倔了,你们走吧,”这是他第十二次开口了,

    “好,那我们就去上海等你,”胡小跳这一次终究还是没有再倔下去,

    男成员们颤抖着腿,扶着几位女成员,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唯独王跃,仍旧未曾离开,他长跪不起,

    第二日,

    当冯家大门打开之时,发现王跃依然在跪,冯晓父母眼中泛起一抹于心不忍之色,他们劝解,可王跃仍然不曾挪动半步,

    这一跪,就是整整两天,

    没有人知道,王跃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跪完两日,王跃已经彻底站不起来了,腿早已?木得不成样子,仿佛已经失去了整个腿部的知觉,但他没有半点后悔,

    黄昏,休息了很久的王跃,渐渐地力不从心站起身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冯晓从小生长的家宅,而后,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他腿脚虽不利索,可腰背却挺得笔直,眼中没有半分疲倦之色,有的,是无尽的毅然,

    “冯晓……我会接力你的意志,转位ADC位置,将你以前直播时最喜爱的奇葩打法,带上世界舞台的,”

    “在这之前,我先替你报仇,他白厉拿你的命,那我就取他全家的命,”

    在这一天,寒门俱乐部官方发布了一条微博,也是震惊了许多人的微博——

    寒门,放弃明日的LPL比赛,

    原本在明日,寒门需要打一场bo1的比赛,可如今寒门直接弃权了,这也就意味着,寒门将会扣掉1点积分,从原先的2点,退回到1点,

    没有人知道,寒门究竟是为什么会这样做,

    唯有寒门的成员才明白,他们,将要去办一件比比赛更重要的事情,

    ……

    安图县,蓝波酒吧,这里算不上什么大酒吧,若是放在上海,这甚至可以说是不起眼的小场子,

    但?雀虽小,五脏俱全,

    酒吧虽然不大,可是人流却是不断,门口处来来往往的人,或进或出,有男有女,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这里的生意还算不错,

    “怎么混进去,”

    把车停在一百多米外的一块场地上,胡小跳叼着一根烟,眼神如饿狼一样,扫视着酒吧的门面,

    辣鸡猛嘬了两口烟,伸手指着酒吧门口的一个保安,“一会咱们过去,就说要找刀疤脸,让他带咱们进去,他要是不干,咱们就把他打个半死,”

    “去,少扯几把犊子,咱要是动手打人了,那不是打草惊蛇了吗,”胡小跳直翻白眼,

    打个保安倒是没什么事,他就怕自己这头一动手,惊动了里面看场子的,到时候再报警什么的,免不了一些?烦,

    “要我说啊,直接进去一顿砸,把人拎出来撅断一条腿就得了,”伊寻冷笑道,

    “都下车,”王跃说道,

    他第一个下了车,其他人也全都跟了下来,胡小跳、伊寻、辣鸡、李楠,一共是五人,

    虽说这条街挺热闹,可是冷不丁的多出五个人,还是挺吸引人眼球的,

    “你走前头,一会就按我说的做,”王跃把胡小跳推到最前面,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胡小跳点点头,挺胸抬头,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刀疤脸呢,让他出来见我,”他走到保安身边,两只手插进了口袋,声音十分洪亮,把刚走出来的几个女的吓了一跳,

    “你,你是谁,”

    这保安也就二十来岁,看胡小跳穿的这么阔气,身后还跟着不少人,一时之间,摸不准他们的身份,

    也难怪,酒吧这种夜场,每天来的人太多,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尤其是白厉离开了安图县,没有他坐镇,这些人如果不谨慎点,不一定什么时候就惹上了什么人,没准第二天场子就得查封,

    王跃在身后点了胡小跳一下,他明白了王跃的意思,上前两步,

    啪的一声,

    胡小跳一个大嘴巴就抽在小保安的脸上,保安一个没站稳,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你凭什么打人,你知道这里是谁的场子吗,不想活了,,”小保安怒道,

    “我知道,这是刀疤脸的场子,我要见他,明白吗,”王跃走上前低下头,笑眯眯的看着他,可是这笑容在保安的眼里,却异常的恐怖,

    “我,我进去……”

    保安的话还没说完,胡小跳又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恶狠狠的骂道,“我们几位爹见他是给他天大的面子,用得着你通知,快点带路,”

    “是,是……”小保安忙不迭的点头,赶紧爬起来,把众人往里面引,

    酒吧内,灯光闪烁,热闹非凡,

    舞池内的男男女女随着音乐的起伏,尽情的释放着自己的激情,

    这些人在白天,有教师,有白领,有学生,而现在,他们只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寻找快乐的人,

    现代人的生活水平虽然有所提高,可是来自家庭,工作,社会等方面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这些压力,白天只能藏在虚伪的面孔下,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能得到尽情的释放,

    舞池里有几个身材火辣,穿着性感的美女,对于这些,已经看腻了的王跃众人连瞥一眼的举动都没有,

    刚上楼,走进了一个长长的走廊,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衫,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青年就迎面走了过来,警惕的看着王跃众人,

    小保安立刻面色子喜,像是看到了救星,“哥,他们啊……”

    保安的话还没说出口,胡小跳已经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他惨叫一声,趴在了地上,

    “来人,有人挑场子,”

    穿花格子衬衫的青年明白过来,看到王跃的人不少,他没硬气的跑过来,反而乒乒乓乓的开始敲门,

    胡小跳嘿嘿一阵怪笑,刚欲冲过去,前前后后的几扇门已经开了,一帮打扮怪异的青年就冲了出来,手里拿着的家伙儿也是花样百般,砍刀钢管台球杆什么都有,

    王跃粗略的扫了一眼,能有二十来个人,

    二十多个人,放在空地上,根本占不了多大地方,可是在本身就狭窄的走廊里就不一样了,挤在一块,还有点容不下的感觉,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花衬衫的青年看到他们的人数占了上风,才有了胆子,往前窜了两步,

    “要你们命的人,”随着王跃一声令下,其他几人随着他同时冲了出去,人高马大的他们扎进了人堆,倒是有种虎入羊群的感觉,

    “嘿嘿,来吧,”

    一名混混举起砍刀,冲辣鸡的脑袋用力的劈了过去,辣鸡一脚踹翻一人,在砍刀落下之前,迅猛的挥出一拳,正打这混混的肚子上,

    混混受这一拳,身体立刻像一枚炮弹一样,倒在了桌子上,疼得痉挛,

    伊寻双手插兜,跟胡小跳、李楠、以及王跃三人站在了一块,寻找时机准备出手,

    可是接下来,平日里喜欢和胡小跳对喷的辣鸡打起架来勇猛无比,拿着刀像切瓜切菜一样,撂翻了好几个人,还站着的十多个人有些怕了,不敢再上前一步,

    王跃推开叼牙签看热闹的胡小跳,单手拎起一个混混,眼神阴寒的看着他,“说说吧,刀疤脸在哪,”

    “呸,我不知道,”

    这混混也算挺讲义气,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往王跃的脸上吐口水,换做任何人,这都是极大的侮辱,

    “好一个白厉,手底下的烂仔都这么狂,”王跃通红的双眼闪过一道疯狂的光芒,拽住那混混的衣领,朝离他最近的那扇门,狠狠的砸了过去,

    咣当,

    巨大的力道把木板门撞碎,直接飞进了室内,被王跃捏在手上的混混嘴角也呜呜的吐着血泡,痛苦的躺在了地上,

    这股怒气得到了缓解,王跃不由自主的往屋里看了一眼,立刻愣住了,

    宽敞的房间内,一个染着一头金发的青年光着膀子,手里还攥着一把超过半米的砍刀,面露狠色,

    “敢砸我大哥的场子,操你妈的,”金发青年眼神一狠,手里砍刀快速朝王跃劈了过来,

    王跃身后的胡小跳砸了一下嘴,刚要喊小心,王跃单手抓住金发青年过来的手腕,一脚狠狠的踹在他的小肚子上,

    “唔,”金发青年闷哼一声,身子飞退出去,后背撞的墙壁发出轰的一声,嘴里离开溢出了鲜血,

    王跃脚步沉重的走向半趴在墙边的金发青年,“刀疤脸在哪,当缩头乌龟不敢出来了,”

    “去问你妈去吧,”金发青年仍然很硬气的骂着王跃,嘴角的血让他此时的表情,看起来更加的狰狞,

    金发青年眼神阴毒的看着王跃,嘿嘿阴笑起来,“你敢动我,嘿嘿,你特么敢踹我,你完了,你全家都要死,老子叫潘东,你知道我大姐夫是谁吗,是白阎王,白厉,”

    “原来你就是潘东,很好,不用我去找你,你自己送上门来了,”王跃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拎的离开了地面,右手握紧拳头,不断的颤抖着,

    “动作快点,打完赶紧走人,不爽的话直接杀了,”这个时候,身后的胡小跳不紧不慢的说道,

    “来啊,打我啊,你他妈打我,你会死的,嘿嘿,你全家都会死,,”

    潘东突然疯狂的挣扎起来,一脸邪恶的笑容,“你最好打死我,不然我大姐夫会杀你全家,哈哈哈哈,”

    王跃没有搭理他,

    潘东仍然在疯狂的叫嚣着,“知道我大姐夫平时亲自动手的时候,是怎么杀人的吗,用钥匙,哈哈哈,随便一把钥匙,就是他杀人的利器,不知道有多少死在他钥匙……”

    王跃眼中的血丝却来越多,右手再也忍不住的朝他的脖子抓了过去,

    “滚,”王跃像野兽一样嘶吼一声,右手用力一挥,潘东的身体就摔了出去,

    “你敢,你……”潘东疼痛无比,虽然嘴里还在叫嚣,但是眼里却充满了恐惧,

    王跃把他放在了地上,抓住他的右手,使劲的一掰咔嚓,

    “啊啊啊啊,,,,,,”

    骨关节碎裂的声音让人头皮发?,潘东更是凄厉的哀嚎,那声音,是灵魂深处的痛苦,

    王跃放开了他,任由他躺在地上哀嚎,走出房门一看,地上躺了一大群人,还站着的,就只有伊寻他们四个人了,

    “这个潘东,我们是不是按照计划……”胡小跳冷不丁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暂时留着他还有用,”冷静的伊寻摇了摇头,看着潘东,王跃也想起了他之前的威胁,又是一阵疯火燃烧,

    “把他带走,”王跃指着潘东,神色冰冷的说道,

    五人离开蓝波酒吧的时候,胡小跳和辣鸡是抬着潘东出来的,因为怕潘东喊出声,所以胡小跳一拳揍在他的后脖颈处,把他打昏了过去,

    而那些小混混,在王跃五人离开的时候,大多数都选择了保持沉?,倒也有两三个想冲上来的,也被王跃打得没了脾气,

    出了酒吧后,王跃深深的吸了一口略带寒意的空气,看着被随意扔在地上的潘东,他越看,就越想杀人,

    王跃晃了晃脑袋,强制性的逼迫自己不去多想,道,“把他塞车上去吧,”

    “这是在撒网啊,等鱼都聚齐了,可以一网打尽啊,”李楠耸了耸肩,

    五人坐在车上,前往比较偏远的地方行驶而去,这一趟蓝波酒吧之行,虽然没有抓到大鱼,但也抓到了不错的鱼饵,用不了多久,鱼儿就会主动来上钩,

    王跃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头也没回道,“跳狗,把他弄醒,”

    “好嘞,”胡小跳从车座底下摸出一瓶矿泉水,稀里哗啦的倒在潘东的脸上,甩手上去抽了几巴掌,

    潘东就睁开了眼睛,稍微一动,就痛苦的哼了出来,

    “腿断胳膊折的滋味好受吗,”王跃捏住了潘东的下巴,

    潘东充满怨毒的眼睛看着王跃,紧紧的咬着牙,一声不吭,

    这是一个山丘,五人在上坡的地方停了车,车灯没有熄灭,王跃几个人把潘东拎了下来,使劲的往地上一摔,估计是碰到他的伤胳膊了,疼的他啊啊的惨叫起来,

    “别喊了,在这地方,你就是把狼给喊来,也喊不来一个人,”王跃踹了潘东一脚,

    而后,他跟伊寻几个人靠在树上抽烟,那不急不躁的模样,似乎……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潘东咬牙切齿的坐了起来,声音沉重的问道,“你们带我来这干什么,”

    “潘东,我想跟你做一笔交易,”王跃叼着烟,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条大腿悬空,来回的晃悠着,在混混面前,王跃要做的比混混更混,

    王跃吐了个烟圈,“没别的事,把刀疤脸叫来,”

    “哼哼,我知道你想见他,”

    潘东浑身颤抖着,但是脸上还是挂着嚣张的冷笑,“但是我劝你还是赶紧把我送回去,要是我大姐夫找上门,你们谁都别想跑,如果你现在放了我,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有什么方法,能让他乖乖听话么,”王跃懒得跟他费口舌了,转而对边上的众人问道,

    “当然有啊,这太简单了,”

    胡小跳兴奋的吹了声流氓哨,惹来王跃的一瞪眼,胡小跳也不敢再嘚瑟了,从腰带上摸出一把不到五公分的小刀,在夜色中闪着寒光,

    “把他的手指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酥着指甲一起喂给他吃,或者扒开他的嘴,把牙龈上的神经一点一点的割开,再给他灌酒,”

    “我操,真他妈畜生,”

    辣鸡听的头皮发?,再看胡小跳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变态一样,

    就连王跃,一听到胡小跳提出的建议都感觉头皮发?,

    潘东眼中闪过恐慌之色,但是很快他又冷静下来,内心冷笑不已,暗道,“他们不可能真敢动我的,这几个外地人,绝对是来投靠我大姐夫的,想用这个方式来证明他们的能力么,呵呵,想混出名堂所以来巴结我大姐夫,做梦,”

    殊不知,在潘东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白阎王白厉,早已死在了这几位‘外地人’的手里,

    而他们,是来寻仇的,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加入收藏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