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神级农场 >

第九百八十九章 酿酒

    

    

    

    

    

    虽然赵勇军等人早已心急火燎地盼着夏若飞回国,但见到夏若飞答应得这么爽快,他们倒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宋睿讪讪一笑,摸了摸鼻子说道:“若飞,这事儿也没这么着急,毕竟你飞了十几个小时,休息一两天缓缓也没什么的。”

    夏若飞笑眯眯地说道:“那……我就休息几天,既然不急那咱们过个十天半个月……”

    “别别别!”宋睿连忙说道,“你还是明天去吧!反正你壮得跟牛似的,坐几个小时飞机还能累到你吗?”

    夏若飞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就知道你宋大少言不由衷!还给我假惺惺的客气……”

    赵勇军在一旁清了清嗓子,说道:“若飞,你就别逗小睿了。那个……明天去处理这个事,需要我们提前准备什么吗?”

    夏若飞轻松地说道:“不用了,明天上午我自己去一趟就行了。”

    “你一个人?”赵勇军惊讶地说道,“不用我们帮你打打下手什么的?”

    夏若飞摆摆手说道:“没那么麻烦,我一个人就行了,你们跟着去还要受罪。”

    宋睿对那天布置阵法时的经历还记忆犹新,虽然经过夏若飞的“催眠疗法”之后,他内心深处的恐惧已经没有那么深了,但记忆却是不可磨灭的。

    他听了夏若飞的话之后,还是忍不住心里微微一颤,然后又不禁好奇地问道:“明天上午去?不是应该下半夜吗?”

    夏若飞翻了翻白眼,说道:“下半夜我不睡觉,自己跑去受那罪干啥?再说你们不是说了吗?现在那块地别人都绕着走,我啥时候去不是一样的?”

    其实夏若飞没有说的是,当初要扭转阵法变成阴阵,自然是需要在阴气最浓的时候,才更容易完成。而现在想要把九转乾坤阵变回阳阵,他除非脑子抽筋了才会选在午夜。

    要知道午夜阴气浓厚,阵法的威力也是最大的,那个时候去不是自讨苦吃吗?虽然以夏若飞的能力即便午夜去也一样能把阵法扭转过来,但没事儿给自己增加难度干嘛呢?

    这些有关阵法的事情,夏若飞也不想跟宋睿等人详细解释,而他们同样也不怎么关心,只要夏若飞明天能把阵法的事情给处理好,大家就满意了。

    接下来大家聊了会儿京城纨绔圈里的逸闻趣事,然后武强三人也回来了,于是就开始张罗着晚上聚会的事情。

    实际上主要做事的还是夏若飞和武强,包括赵勇军在内,这群纨绔公子们对于庖厨之事实在是不擅长,更多的还是在添乱。

    最后夏若飞干脆把他们全都赶出了后院,倒是下午休息了一会儿起来的冯婧,听到声音也来到后院帮忙,别看冯婧是个标准的女强人,多年的海外经历让她独立生活的能力得到了很大的锻炼,她加入之后夏若飞和武强都轻松了不少。

    很快三人就张罗出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好菜,让夏若飞稍微有点遗憾的是,食材都很普通,虽然也是大卖场买的上等食材,但是跟桃源出品的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

    不过也只能如此了,他空间中倒是有不少存货,但也没办法在这种时候拿出来啊!

    此时天色也微微有些暗下来了,夏若飞让武强去把正在娱乐室打台球的赵勇军等人叫过来,大家围坐在一起开始吃饭。

    虽然嘴上说不醉不归,但大家也知道夏若飞坐了那么久的飞机,而且明天还要办正事儿,所以还是比较克制的。

    夏若飞把澳航机长送的那瓶红酒贡献了出来,然后又让武强去地下室的小酒窖里拿了几瓶semillon,大家浅尝辄止,并没有相互拼酒。

    这个四合院的地下室有一个很大的酒窖,不过夏若飞有灵图空间,根本用不上,所以后来改造的时候就改小了,多余的空间又添置了一些健身器材。

    留一个小酒窖,自然是为了常年储备一些酒在四合院,这样即便是来了客人,也可以随时取用总不能每次都避人耳目,然后从空间里取酒嘛!

    吃完晚饭之后,赵勇军一行人又和夏若飞闲聊了一会儿,然后纷纷起身告辞。

    武强给夏若飞和冯婧端上茶水,然后就回后院去收拾残羹冷炙了,中间院落就剩下了冯婧和夏若飞两人。

    两人独处的时候,冯婧不由自主地感觉到有一丝紧张,同时还有些局促,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气氛有些尴尬。

    还是夏若飞率先开口问道:“婧姐,回三山的机票定好了吗?”

    冯婧点头说道:“我让刘倩帮我订了,明天上午九点的飞机。”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行,那今晚早点儿休息,明天我送你!”

    “不用了,你让武强开车送我去机场就行了。”冯婧说道。

    虽然赵勇军他们在冯婧面前没有谈论阵法的事情,但冯婧也知道明天夏若飞有事情要办。

    夏若飞笑了笑说道:“没事儿!我还是去送一下吧!我在京城还要呆几天,回去之后公司的事情你就多费心了。”

    “嗯,放心吧!”冯婧笑着说道,“桃源公司的总裁职位,恐怕是最轻松的了,咱们根本不愁销路问题,而且走精品路线,生产方面压力也不大……”

    夏若飞笑呵呵地说道:“哪有你说的那么轻松?公司规模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方方面面的事情数不胜数,稍微行差踏错,就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公司有你帮忙掌舵,我这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呢!”

    桃源公司现在看似发展顺风顺水,其实这离不开冯婧细致入微的工作,否则这种走精品路线的公司,一旦出现眼中影响口碑的负面问题,很可能就会全面崩盘。

    夏若飞已经不是刚刚出来创业的初哥了,他知道冯婧说得轻松,其实一直都是如履薄冰,压力非常大的。

    冯婧脸上微微一红,说道:“怎么还越说越肉麻了!”

    夏若飞也意识到刚才的话似乎有那么一点点不贴切,讪笑着转移了话题:“对了,明天回去的时候记得给自己全副武装哈!什么口罩、墨镜、鸭舌帽最好都装备上,我可不敢保证记者们找不到我,会不会去机场围堵你呢!”

    说起来冯婧也是那次迫降事件的直接当事人,而且现在大家也都知道事发之后冯婧也是坐在驾驶舱的,可以说整个迫降的过程她都是亲历者,如果找不到夏若飞,退而求其次的话,冯婧绝对是个非常合适的采访目标。

    冯婧娇嗔地说道:“我这算是当了一回池鱼吗?”

    夏若飞哈哈笑道:“你就知足吧!看看我现在都不敢出门了……”

    “那你明天还送我?”

    “那不一样,你是我婧姐嘛!”夏若飞笑嘻嘻地说道,“就算是外面下刀子,我也不敢不送你啊!区区几个记者,我怕什么?”

    冯婧俏脸一红,说道:“油嘴滑舌!”

    考虑到冯婧明天还要坐飞机,夏若飞和她闲聊了一会儿,两人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夏若飞回到自己的卧室,也不急着去洗澡,直接把门窗锁紧、窗帘也拉上,然后还小心地用精神力检查了一遍房间,最后才从掌心处召唤出了灵图画卷来。

    毕竟离开有一段时间了,倒不是他不放心武强,主要是灵图空间这个秘密实在是太重要了,夏若飞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

    夏若飞心念一动,进入了灵图空间中。

    他直接来到了山海境,在山海境那座小山现在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小山了,随着空间几次的升级,这座山如今已经颇有些巍峨险峻了,在那座山的山腰上,山洞口摆放着两个橡木桶。

    这里面装着的正是夏若飞从澳洲带回来的两桶葡萄汁清液。

    夏若飞心中挺期待这两桶酒酿好之后能达到什么样的品级。

    要知道这批葡萄是他亲自培育的,就连橡木桶也是空间里的优质项目打造的,最后又把葡萄汁送进了灵图空间中,这么多得天独厚的条件相叠加,这两桶酒的确是挺令人期待的。

    而最需要技术和经验的部分,老韦斯特已经完成了,后续的酿酒步骤,夏若飞也早已打听清楚,他今天进入空间里,就是想要完成酿酒的最后步骤。

    实际上白葡萄酒的发酵过程至少需要好几周,而贵腐酒的发酵更是缓慢,往往需要好几个月甚至一年,之后熟成的过程更是漫长。

    但是,夏若飞如今拥有最多可以达到九十多倍时间流速的阵旗,时间对他来说还真不是问题。

    夏若飞一挥手,被他存放在山海境山洞里的阵旗就飞了出来,紧接着他调用空间无形之力裹挟着橡木桶和阵旗闪身去到了时间流速三十倍的元初境。

    然后夏若飞熟练地将阵旗布置在了两个橡木桶周围。

    由于夏若飞现在对空间的掌控力度很强,所以他立刻感受到了阵法内外两种时间流速的差异。

    接着,夏若飞又闪身回到了山海境,盘腿坐在山洞口等待。

    夏若飞这么做,自然是要将时间加速效果发挥到极致。

    阵法差不多能带来90倍的时间流速,而元初境本身又是30倍的时间流速,夏若飞之前已经试验过了,虽然两相叠加并不能完全达到理论上的极致,但加速效果也达到了两千倍左右,这是相当恐怖的一个时间流速了。

    相当于外界一天,阵法内就已经过去五六年了!

    根据老韦斯特的交代,普通的semillon葡萄酒最佳发酵时间大约是8周。

    所以,夏若飞在山海境掐着时间,差不多四十分钟左右,就闪身回到了元初境。

    按照时间流速推算,此时阵法内已经过去了55天左右,普通的semillon葡萄酒应该已经发酵完毕。

    至于那桶贵腐酒,老韦斯特说发酵时间需要十一个月,还早得很。差不多需要外界时间十个小时左右,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左右,明天早上起床差不多就发酵完成了。

    夏若飞闪身进入阵法,打开橡木桶,用早已准备好的橡木棍伸进去一阵搅动。

    这样做是为了让橡木桶中发酵后死亡的酵母会沉淀于桶底,酿酒工人会定时搅拌让死酵母和酒混合,此法可使酒变得更圆润。

    这个过程称之为桶内培养。

    夏若飞每隔十分钟左右,就会从山海境中直接进入元初境的阵法内,进行一次搅动,让死酵母和酒液混合。

    差不多搅动了五次,培养的过程也基本完成了。

    然后夏若飞又回到山海境,等待了十分钟左右,让桶内的葡萄酒静置澄清,整个酿酒过程就基本完成了。

    夏若飞把橡木桶从阵法中摄取出来,然后打开桶盖,开始装瓶。

    酒瓶是夏若飞在澳洲的时候找老韦斯特要的,两桶葡萄汁清液都给了,老韦斯特自然不会在乎几个酒瓶,也一起给了夏若飞。

    夏若飞先是看了一眼橡木桶,里面的酒液呈现金黄色,弥漫着一股特殊的酒香,让人一阵迷醉。

    他甚至忍不住调用空间无形之力,隔空摄取了一股酒液到嘴巴里,闭着眼睛感受了一番。

    味道让夏若飞十分惊喜,蜂蜜、橡木、果脯的香味夹杂其中,层次感十分的鲜明。

    虽然夏若飞不善于品酒,但是他喝过的semillon葡萄酒不计其数,简单的对比还是没问题的。

    至少他可以判断,自己酿制出来的这桶酒,比他之前在空间中放置了一段时间的semillon品质还要好。

    而且这还是刚刚酿制出来的新酒,还没有经过瓶中熟成的过程,就已经能达到这个水平了,夏若飞可以说是相当的满意。

    他拿起一个瓶子,然后心念一动,只见桶中飞起一股酒液,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准确地落在了瓶内,整个过程相当的写意。

    很快夏若飞就把一整桶葡萄酒就装好了,看着整齐摆放的一瓶瓶葡萄酒,夏若飞心中生出了浓浓的成就感,同时也对明天可以收获的贵腐酒产生了更多的期待。

    钢枪里的温柔说

    感谢起点书友“albless月夜雪语”以及创世书友“书友1496450415”100书币打赏支持!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