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361章 霸道

    此时,已是深夜!

    见秦飞扬和两兽都倒下,黑发老人的老眼内,顿时涌现森然的寒光!

    他起身走到秦飞扬身旁,伸手退了退秦飞扬,问道:“小兄弟,你还好吗?”

    秦飞扬打着呼噜,没有反应。

    “哈哈……”

    当下。

    黑发老人就大笑起来,充斥着一股化不开的讥讽。

    随即。

    他取出一枚复容丹服下,模样开始大变。

    等恢复真容之后,他不是丁明又是谁?

    恢复真容的丁明,并没有杀秦飞扬他们,开门走了出去。

    “咦!”

    狼王惊疑,传音道:“小秦子,这怎么回事,他怎么走了?”

    “稍安勿躁。”

    秦飞扬低声道。

    不久。

    丁明也回到雅阁。

    但身边,赫然多出一个人。

    这也是一个青年男子,约莫二十五六左右,身穿一件白色的虎皮大衣。

    此人看向秦飞扬他们时,目中也是寒光闪烁。

    丁明关上房门后,得意道:“表哥,怎么样,全趟在这,我厉害吗?”

    “厉害厉害。”

    虎皮青年伸出大拇指,怨恨的瞧了眼秦飞扬,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在城外没杀掉他们,我就直接回到交易阁。”

    “本来想等以后,再慢慢找机会,除掉他们。”

    “但谁曾想,他们居然也去了交易阁。”

    “他们一进门,我就发现他们。”

    “当时我就想到一计,跑到二楼的楼梯上,服下易容丹,变成一个老头。”

    “就在他们要买药材的时候,我趁机接近他们。”

    “为了取得他们的信任,我可是花费了不少口舌。”

    “表哥,等你亲手杀了他们,可要好好犒劳犒劳我啊!”

    丁明嘿嘿笑道。

    “买药材?”

    虎皮青年一愣,惊疑道:“难道他是炼丹师?”

    “这我也就不知道。”

    丁明摇头。

    虎皮青年冷哼道:“不管是不是炼丹师,只要能亲手杀掉他们,也算是为爷爷报仇雪恨。”

    “爷爷?”

    秦飞扬心里疑惑。

    这人究竟是谁?

    但这时。

    丁明的一句话,解开了他心里的疑惑。

    只见丁明,目中杀机闪烁,道:“敢动我们何氏部落的人,没一个会有好下场!”

    虎皮青年也是冷冷一笑,道:“此人和穿山兽必死无疑,但这头狼,我们要留着。”

    “为什么?”

    丁明疑惑。

    虎皮青年笑道:“听说孟家小姐看上了它,等下我们把它送过去,孟家小姐一高兴,肯定就会奖赏我们。”

    “还有这事?”

    丁明惊疑。

    “不止有这事,还是有一件事。”

    “这人在进城的时候,打伤了守城护卫。”

    “现在,护卫队长已经下令,全城搜索他们。”

    “就算我们不杀他们,他们早晚也会死。”

    “不过这样一来,我就没办法亲手手刃他们。”

    虎皮青年冷笑道。

    丁明道:“那就快点动手,以免夜长梦多。”

    但话音未落,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

    “你们应该让护卫队长来杀我,因为这样一来,你们现在就不会死。”

    只见秦飞扬抬起头,目光如电的扫向两人。

    “怎么回事?”

    丁明两人见状,脸上顿时爬起一片惊疑。

    “很意外吗?”

    秦飞扬起身,看着丁明道:“早在交易阁,我们就已经识破你的身份。”

    狼王和穿山兽也跟着爬起来,目中闪烁着惊人的闪烁。

    “什么?”

    丁明脸色一白。

    早就识破?

    那为什么不在交易阁,就动手杀了他?

    “我要是在交易阁杀了你,岂不就无法,把你身边这个人引出来?”

    “我秦飞扬做事,向来都是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秦飞扬笑道。

    他一直在想,丁明会不会有同伙?

    结果还真的钓出一条大鱼。

    他看向那虎皮青年,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就是何元的孙子吧!”

    虎皮青年瞳孔一缩。

    不用他回答,秦飞扬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暗道:“白眼狼,动手!”

    狼王瞬间开启狂暴之怒,一跃而起,落在丁明身前,一爪子轰去。

    啊!

    一声惨叫,响彻夜空!

    丁明当场犹如一枚陨石般,横飞出去,撞向后面的墙壁。

    嘭!

    墙壁都撞出一个大窟窿,又撞碎外面走廊的栏杆,伴随着一声巨响,掉到下面大堂。

    一张餐桌,被砸成粉碎。

    餐桌旁,有五个青年人,正在喝酒聊天。

    餐桌破碎,酒水和菜肴,溅到他们一身都是。

    当下,他们就怒了!

    霍然起身,低头看了眼丁明,发现他已经断气,立马就抬头朝楼上看去。

    同时。

    其他桌的客人,也都抬头望去,脸上满是惊疑。

    酒楼的那些伙计反应过来后,更是怒气冲冲的朝上面跑去。

    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里闹事?

    活得不耐烦了吗?

    便在这时。

    一道身影破门而出,正是那虎皮青年。

    此刻他一脸的慌张,跑出雅间后,便一跃而下,落在丁明身旁。

    “死了?”

    当即。

    他目中爬起满满的憎恨。

    “看你今天哪里跑!”

    狼王也跟着跑出来,携带着惊人的凶威,朝豹皮青年俯冲而去。

    “这狼怎么有些面熟?”

    众人疑惑。

    “就是它,打伤了那个守城护卫!”

    有人惊呼。

    “什么?”

    “它居然还敢出现?”

    人们目瞪口呆。

    “表弟,我会为你报仇的。”

    虎皮青年低声说了句,抬头怨毒的看了眼狼王,便朝大门逃去。

    “想去哪?”

    但就在这时。

    秦飞扬和穿山兽,突然横在大门外。

    他就知道,虎皮青年会逃走。

    所以。

    在虎皮青年破门而出之际,他也带着穿山兽,从窗户跳下去,来大门拦截。

    “是他!”

    众人瞳孔收缩。

    就是这人,用金币砸那两个守城护卫。

    态度比那狼还要嚣张!

    “你们非要赶尽杀绝吗?”

    前有秦飞扬和穿山兽挡道,后有狂暴的狼王,虎皮青年被夹在中间,无处可逃。

    并且。

    他只是七星武宗,连战王都没到,怎么可能是秦飞扬的对手?

    “我这人,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既然你何氏部落的人,想杀我,我当然也不会客气。”

    秦飞扬道。

    话落。

    他肩上的穿山兽,化成一道流光,直奔虎皮青年而去。

    “谁能救救我!”

    虎皮青年无助的望向四周那些食客。

    但没人吭声。

    更没人伸出援手。

    开玩笑。

    连护卫都敢揍,还有什么是这一人两兽不敢的?

    没人想去找虐。

    然而。

    便在此时!

    一个魁梧的中年大汉,从后堂走出来。

    “孟管事,求你救救我。”

    虎皮青年像是看见救星,急忙呼道。

    中年大汉扫了眼现场,对秦飞扬喝道:“快让那两头畜生,给我住手!”

    秦飞扬眉毛一挑。

    穿山兽一个急刹车,停顿下来,转头望向秦飞扬。

    秦飞扬淡淡道:“别鸟他。”

    “有趣。”

    穿山兽嘿嘿一笑。

    这样的日子,实在太刺激了啊!

    凶威轰然爆发!

    它一跃而起,战气涌动,化身成一支璀璨的箭矢。

    嗖!

    它闪电般从那虎皮青年的胸口上,一穿而过,留下一个巴掌大的血窟窿!

    当下。

    血喷如柱!

    “秦飞扬,你不得好死!”

    虎皮青年竭斯底里的厉吼,身体轰然倒下,躺在血泊,气绝身亡。

    又杀了?

    还是当着孟管事的面?

    这些家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不怕孟家宰了他们?

    那孟管事也是愣神不已。

    白狐城是他孟家的地盘。

    即便是附近大部落的人,来到这,也要遵守孟家定下的规矩。

    可这一人两兽,不但在这杀人,还把他当成空气,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简直不可饶怒!

    轰!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体内咆哮而出。

    赫然是九星战王!

    他冷冷地看向秦飞扬和狼王两兽,喝道:“你们真是好大的狗胆,马上给我跪下!”

    狼王转身,瞪着铜铃般大的眸子,不屑道:“你算老几?有什么资格让狼大爷下跪?”

    “好,非常好!”

    “等我废掉你,我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孟管事勃然大怒。

    猛地一掌拍向狼王。

    战气如虹,蕴含着一股惊人的杀气!

    唰!

    秦飞扬一步落在狼王身前,道:“本来还想和你解释一下,看来是这必要了,既然要打,那就来吧,区区一个孟家,能耐我何!”

    “区区孟家?”

    “这家伙疯了吗?”

    “好霸道的一个年轻人!”

    四周人群震惊。

    话落之际。

    孟管事那战气,便冲到他的身前。

    眼看就要被战气淹没,秦飞扬抬手一挥,掌心金光乍现。

    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孟管事那战气,居然凌空一转,朝他本人杀去。

    “这什么战诀?”

    众人心惊。

    那孟管事也是目瞪口呆。

    他本是信心满满。

    纵然杀不了这一人两兽,也能废掉他们。

    但岂料,竟会突然发生这一变故!

    那股战气咆哮而去,瞬间将他淹没。

    惨叫声,当即响彻而去。

    同时秦飞扬也暴退开去,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手臂,更是皮开肉绽!

    但这受伤,值得!

    “接下来就交给哥了。”

    狼王森然一笑,几步冲到那孟管事身前,一爪子拍向他的下身。

    嗷!

    喀嚓!

    伴随着一道杀猪般的惨嚎,孟管事当即蛋碎,鸟亡!

    见状。

    那四周的男人,以及那些冲过来准备帮忙的伙计,都忍不住捂住下身,裤裆里面凉飕飕的。

    一出手就拍碎了孟管事的鸟蛋。

    这头凶狼,也太凶残了一点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