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她是个女人,但野心很大。 只要杀了秦飞扬,那就是大功一件。 到时。 交易阁的管事就非她莫属! 甚至有可能,受到老家主的青睐,以后必然飞黄腾达。 换成平时,她也不敢动手。 因为她的实力,没有秦飞扬强。 但现在。 秦飞扬被威压禁锢,等于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这么好的机会,她又怎么可能放过? 然而。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就在她靠近时,秦飞扬突然转头,对她咧嘴一笑。 “还能动?” 妙龄女子一惊。 老家主,孟家主,包括三大首领在内,也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女人有野心也很正常。” “但你错就错在,不该借助我来上位。” 秦飞扬一指点去,战气如虹,直接没入那妙龄女子的眉心。 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妙龄女子当下就倒地身亡。 “还敢杀我孟家的人!” 老家主怒火中烧。 他一步落在秦飞扬面前,苍老的大手战气滚滚,猛地拍向秦飞扬的脑袋。 “孟家的人,你们就等着哀嚎吧!” 秦飞扬一声大吼,瞬间消失无影。 吼声传遍八方,回荡在白狐城的上空,久久不散。 这一刻。 只要是孟家的人,都忍不住恐慌起来。 “真能凭空消失!” 二楼大厅内。 三大首领望着秦飞扬消失的地方,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老家主的脸色最为精彩。 一方面,感到吃惊。 另一方面,秦飞扬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溜走,无异于是在他脸上,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父亲,别急。” “他无法移动,只要我们守在这,早晚他都会出来。” 眼看老家主已经进入暴怒的边缘,孟家主急忙上去安抚道。 “无法移动?” “好,非常好!” “你去安抚一下人心,老夫亲自在这里蹲守!” 老家主愣了愣,顿时忍不住大笑起来。 “天真!” 便在这时。 一道冷笑声响起。 只见秦飞扬,又凭空出现在老家主身前。 他手上,赫然抓着一人。 正是孟彤! 唰! 秦飞扬抓着孟彤的脖子,趁老家主两人还没反应过来,急忙后退几步。 “彤儿!” “你快放了她!” 等反应过来后,两人勃然变色,同时喝道。 “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马上把坐标给我,否则我就杀了她!” 秦飞扬眸子杀气闪烁。 “你敢!” 老家主暴喝。 “我连库房都敢洗劫,更别说杀人。” 秦飞扬冷笑。 老家主两人不由一阵默然。 是啊! 不但洗劫库房,还大闹城主府,又会在乎一条性命? 这人根本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主啊! 孟家主怒道:“用一个女人来当挡箭牌,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你们一个是三星战皇,一个是一星战皇,却恬不知耻来对付我这个五星战王。” “比无耻,我根本比不上你们。” “我这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秦飞扬目露嘲讽。 三大首领相视,眼神也带着一丝嘲笑。 孟家仗势欺人,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看着孟家吃瘪,他们心里也颇为痛快。 老家主两人默默不语。 秦飞扬冷笑道:“没话说了吗?” “要不这样。” “派几个五星战王来和我公平一战。” “如果我输,随你们怎么处置。” “但要是我赢了,你就把坐标告诉我。” “如何?” 秦飞扬问道。 老家主两人闻言,气得是头顶冒青烟。 连九星战王都不是此人的对手,现在还让他们派五星战王去公平一战? 这不是明摆着要让他们孟家出糗吗? “不行吗?” “那干脆派一个九星战王来吧!” “谁叫我这人,比较通情达理,好说话呢!” 秦飞扬笑眯眯的说道。 三大首领脸庞一搐。 这叫通情达理? 这叫好说话? 见鬼去吧! “要公平一战是吗?” “好,我成全你!” “我把修为压制到九星战王,陪你一战!” 孟家主一步踏出,挑衅的看着秦飞扬。 见状。 三大首领忍不住摇头。 身为一星战皇,去挑战一个只有五星战王的小辈,便已经够丢脸。 然而孟家主居然还冠冕堂皇的说,把实力压制在九星战王? 他就不嫌丢人吗? 就算要压制实力,那也应该压制到五星战王,与秦飞扬同一个境界,这样才算公平啊! 老家主也皱了皱眉。 显然对孟家主这一莽撞的行为很不满。 然而现在,也没别的选择。 因为其他的九星战王,根本不可能是秦飞扬的对手。 但秦飞扬也不傻。 万一打着打着,孟家主突然恢复巅峰实力,他不就只有死的份? 总之。 这么荒谬的挑战,他是不可能接受的。 “看来是谈不妥。” “那我们就按照原计划,用坐标来换孟彤一命。” 秦飞扬道。 孟家主看了眼昏迷不醒的孟彤,目中满是挣扎之色。 片刻后。 他看向白发老人,低吼道:“父亲,给他坐标!” 老家主道:“不能给,除非他把那些财宝,全部归还给我们。” “可彤儿怎么办?” “她是你的孙女啊,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孟家主焦急道。 “老夫知道,用不着你来提醒!” 老家主怒道。 他本来就很烦躁,孟家主这么一说,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秦飞扬扫了眼那父子俩,淡笑道:“给你们三息时间。” “三息!” 孟家主身躯一颤,转头恳求的望着老家主。 老家主却视而不见,甚至还闭上了双眼。 三息很快就过去! 陡地! 老家主睁开眼,两道森然的寒光,夺眶而出! 他毫不犹豫的一指点去。 嗖!!! 六道杀气凌人的战气,闪电般朝秦飞扬和孟彤射去! “什么?” 三大首领怒目圆睁。 老家主这是要牺牲孙女啊! “父亲,不可!” 孟家主也是脸色骤变,急忙呼道,但为时已晚。 噗! 那六道战气,犹如锋利的箭矢般,没入孟彤的体内,顿时血溅长空! 啊…… 撕心般的剧痛,让她清醒了过来,当即一声凄厉的惨叫。 同一时刻。 秦飞扬也是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浑身汗毛都炸开了。 在本能的驱使下,他迅速丢下孟彤,进入古堡。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他进入古堡的下一瞬间,那六道战气,从孟彤的后背一掠而出,轰向前方。 如果再晚一点点,他铁定就会命丧当场!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交易阁轰然崩塌。 “交易阁也塌了。” 四面街道上的人群,皆是目光呆滞。 难道连老家主,都奈何不了这个秦飞扬吗? 轰! 不久。 五道身影从废墟中冲出来。 正是三大首领,老家主,孟家主。 孟家主还抱着孟彤。 不过此刻,他们都是灰头土脸,极为狼狈。 一出来,孟家主便吼道:“父亲,连亲孙女都杀,你也太狠心了!” “闭嘴!” “先看清楚彤儿的情况,再来责怪我!” 老家主冷喝一声,便扫视八方,寻找秦飞扬的踪影。 孟家主愣了愣,低头看向孟彤,目光当即便是一亮。 那六道战气,虽然都洞穿了孟彤的身体,但没有一处是致命的。 并且呼吸和心跳也还在。 只要及时服下疗伤丹,修养几个月,就能恢复如初。 三大首领也是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 原来老家主,并不是真的要杀孙女,是想把孙女救出来。 不过这办法,实在有些极端。 万一一个不小心,伤到心脏和气海,那孟彤这一生就算完了。 孟家主取出一枚疗伤丹,放进孟彤嘴里,问道:“父亲,找到他们没?” 老家主摇头。 孟家主沉声道:“他们肯定躲了起来。” 老家主道:“这事你就不要管了,先带彤儿回去养伤。” “恩。” 孟家主点头,转身飞进城主府,消失在那座大殿内。 老家主看向三大首领,问道:“三位,能帮老夫一个忙吗?” 蛇皮老人阴笑道:“你先说说看。” 老家主道:“用战气,封锁白狐城,不要让秦飞扬溜走。” 魁梧大汉皱眉道:“这么做,可是很耗战气的,我们有什么好处?” 老家主道:“事成之后,老夫送你们一人十万枚战气丹!” “成交。” 三大首领目光一亮,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点头答应。 老家主道:“那就开始吧!” 三大首领腾空而起,呈三足鼎立之势,站在高空。 轰! 下一刻。 他们身躯一震,战气犹如潮水般,源源不断的涌现,朝四面八方涌去。 不到十息! 一个巨型结界成型,轰然而落,笼罩着整个白狐城。 老家主扫了眼结界,冲上高空,俯瞰着偌大的城池。 “从现在起,任何人都不准离开白狐城!” “一经发现,杀无赦!” 声如洪钟,每一个人都有清清楚楚的听到。 包括古堡内的秦飞扬。 “看来孟家是准备和我们死磕到底了。” 穿山兽有些担心。 “怕什么?” “他们既然想玩,那我们就陪他们好好玩玩。” “哥倒要看看,最后后悔的到底是谁?” 狼王满目不屑。 秦飞扬瞧了眼狼王,眸子精光一闪。 唰! 他心念一动,出现在废墟中,抬头看向三大首领。 “三位首领,难道你们就一直没想过,为什么这片区域,只有老家主一个炼丹师?”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清楚地传进三大首领的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