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406章 陆家的要挟

    “恩?”

    董管家一看这情况,心里就升起一股不安感。

    “多谢你啊,要不然的话,我还真没办法洗清嫌疑。”

    秦飞扬呵呵笑道,那隐藏在袖笼里面的手伸了出来,手中赫然有一枚影像晶石。

    “该死!”

    董管家勃然变色。

    “嘿嘿,你以为胖爷会这么好心,把消息放过你吗?”

    胖子奸笑不已,服下复容丹,很快就恢复了真容。

    “是你!”

    董管家目光一颤。

    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原来这是一个圈套!

    “有你刚才那几句话,便足以让你董家身败名裂!”

    “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算是一个老狐狸,怎么就这么蠢呢?”

    胖子戏谑一笑。

    董管家那苍老的大手,紧紧地攥在一起。

    但突然,他又笑了起来。

    “有证据又怎么样?”

    “凭你们几个小畜生的实力,能活着回到州城吗?”

    轰!

    话落。

    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体内咆哮而出。

    他一步迈出,携带着滚滚杀气,朝两人一狼杀去!

    秦飞扬瞳孔一缩,问道:“实力如何?”

    “二星战皇。”

    狼王咧嘴一笑。

    “一个管家就有二星战皇,董家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胖子,抽空好好调查下董家,还有邵家。”

    秦飞扬低声道。

    陆家的基本情况他都知道,但董家和邵家的底蕴,目前他还一无所知。

    “明白。”

    胖子点头。

    “调查我们?”

    “哈哈……”

    “等你们有命活下来再说!”

    董管家怒极反笑。

    面对他的轰杀,两人一狼不但不逃,反而还在那振振有词。

    简直没把他放在眼里!

    “老东西,想死,哥成全你!”

    狼王眸子凶光一闪。

    脚踏遁空步,闪电般掠到董管家身前,一爪子轰在他的胸口上。

    噗!

    董管家当即一口血喷出,苍老的身体横飞而出,砸进后方一座巨峰。

    轰隆!

    巨峰上立马多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别杀他。”

    秦飞扬道。

    嗖!

    狼王化成一道惊鸿,掠进那个窟窿,又拧着董管家飞了出来。

    只是此刻的董管家,完全没了之前的嚣张劲,蓬头垢面,整个胸口都凹塌下去。

    嘴角不断溢血。

    他的老脸上,也充满难以置信!

    仅仅才七个月过去,这头痞子狼的实力怎么就变得这么强?

    秦飞扬道:“废了他。”

    “老杂毛,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

    胖子冷笑一声,取出一把匕首,直接一刀捅进董管家的气海。

    啊!

    撕心般的剧痛,让董管家惨嚎不已!

    胖子又取出一枚疗伤丹,扔进董管家的嘴里,吊住他的小命。

    狼王把董管家扔在地上,问道:“小秦子,接下来呢?”

    “先去珍宝阁,找殷元明!”

    秦飞扬收起影像晶石,再把董管家送进古堡,便开启一扇传送门。

    随即。

    两人一狼大步了进去。

    东城!

    珍宝阁的休息室!

    两人一狼凭空出现。

    秦飞扬扫了眼休息室,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半点变化。

    但殷元明,没在休息室。

    胖子道:“胖爷去找他。”

    “用不着,反正现在也不急,先等一会。”

    秦飞扬摇头,走到茶几旁,便如同在自己家一样,烧水泡茶。

    其实,他是不想过早让其他人知道,他已经归来。

    因为这样太没劲。

    不出手则已,只要出手,就要一鸣惊人!

    与此同时。

    贵宾室!

    殷元明和陆家家主相对而坐。

    殷元明边泡茶,边笑道:“陆家主怎么亲自来了?”

    陆家主道:“本家主前来,是有一件事,想当面和殷管事商量一下。”

    殷元明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淡笑道:“陆家主有事直说无妨。”

    “那行,本家主也就不拐弯抹角了。”

    “本家主希望,以后我陆家在珍宝阁购买的药材,一律半价。”

    陆管家笑眯眯的说道。

    “半价!”

    殷元明目光一颤,内心中涌向出一股强烈的怒火。

    自从当初解除封杀令,陆家不但没有收敛,反而趁机要挟珍宝阁。

    秦飞扬失踪了,就没人给珍宝阁提供极品丹药。

    而整个州城,只有慕容静和陆星辰,是极品炼丹师。

    慕容静从不对外炼丹。

    所以现在珍宝阁,只能指望陆星辰。

    而陆家主就是看准这一点,来要挟珍宝阁。

    如果不给优惠,陆家就拒绝给珍宝阁提供极品丹药。

    迫于无奈,珍宝阁只好给出九折的优惠价。

    但是没想到。

    陆家居然还不满足,现在还要半价!

    这根本就是亏本买卖嘛!

    “殷管事,你也别一脸的不开心。”

    “这都是你们珍宝阁自找的。”

    “要是当初,你们不封杀我陆家,本家主现在也不会为难你们。”

    陆家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殷管事忍住怒火,摇头道:“半价不可能,最多给你陆家八五折!”

    陆家主道:“本家主说半价就是半价,没有商量的余地。”

    “你不要欺人太甚!”

    殷管事霍然起身,心里的怒火轰然爆发。

    “本家主是跟你们学的。”

    “想当初,我陆家也没少求你们,可你珍宝阁解除封杀令了吗?”

    “要不是秦飞扬那个小杂碎,莫名其妙的死了,现在你们珍宝阁,恐怕还在封杀我陆家吧!”

    陆家主冷笑。

    “呼!”

    殷管事双手紧攥,最终深呼吸一口气,选择隐忍下来,道:“这些事我无法做主,要先和阁主商议一下。”

    “那你们慢慢商议,本家主静等你们的决定。”

    陆家主淡淡道,起身带着灿烂的笑容,扬长而去。

    “该死的混蛋!”

    “如果秦飞扬那小子还活着,有你陆家嚣张的份!”

    等陆家主离开后,殷元明当即忍不住一掌愤怒的拍向茶几。

    喀嚓!

    茶几应声而碎。

    这时。

    秦蝶衣走进贵宾室,沉声道:“管事,我们不能让陆家,再这样嚣张下去。”

    殷管事道:“你和慕容静谈得怎么样?”

    秦蝶衣摇头。

    珍宝阁也不想一直处于被动。

    所以这段时候,殷元明让秦蝶衣去找慕容静,无论如何,也要说服慕容静与珍宝阁合作。

    可是不管秦蝶衣怎么说,慕容静都不愿意合作。

    “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殷元明无力的坐在座椅上,脸上满是担忧。

    “要是秦飞扬没死就好了。”

    秦蝶衣叹道。

    “别指望一个死人。”

    “你继续去找慕容静,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让她点头。”

    “我去休息一会。”

    殷元明起身,朝休息室走去,老脸上满是倦容。

    “恩?”

    等他来到休息室的门前时,当下不由一愣,休息室里面怎么有声音?

    “居然不经我的同意就私自闯进去,真是岂有此理!”

    他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的怒火。

    此刻一见有人擅闯休息室,怒火就不受控制的爆发了出来。

    嘭!

    他一脚踹开房门,喝道:“你们简直胆大包天……”

    呃!

    但下一刻。

    他就僵住了。

    秦飞扬,胖子,狼王抬头看去,神色有些错愕。

    怎么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

    “管事,怎么啦?”

    秦蝶衣听到动静,立马惊疑的跑过来。

    而当她来到门口,看见休息室里面的两人一狼时,也是当场愣住了。

    “管事,蝶衣姑娘,怎么回事?”

    不久。

    又有几个护卫急匆匆的跑来。

    殷元明一个激灵,猛然回神,急忙道:“没事,没事,你们退下!”

    “恩?”

    几个护卫驻足,面面相觑。

    殷元明道:“另外,马上吩咐下去,现在我要招呼贵客,不接见任何人!”

    “是!”

    几个护卫恭敬的应了声,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躬身退去。

    殷元明一步走进休息室,道:“蝶衣,关门!”

    砰!

    秦蝶衣拉上房门,站在殷元明旁边,不可思议的看着两人一狼。

    现在是在做梦吗?

    秦飞扬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品尝了下,淡笑道:“老熟人相见,也用不着这么吃惊吧!”

    殷元明没有理会他,低声道:“蝶衣,你快捏我下,看看是不是我眼花了。”

    “这样好吗?”

    秦蝶衣一愣。

    “快点!”

    殷元明喝道。

    秦蝶衣伸出手,用力捏了下殷元明的胳膊。

    吸!

    当即。

    殷元明痛得直吸冷气。

    但疼痛,瞬间被狂喜取代!

    不是做梦!

    是真的!

    这混蛋小子回来了!

    他一步落在秦飞扬面前,正准备开口。

    但在这时。

    秦蝶衣走上去,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有道理!”

    殷元明点头,迅速取出一枚天眼石,对秦飞扬道:“快来证实下你的身份。”

    噗!

    秦飞扬嘴里的茶,顿时喷了出来,脸庞抽搐个不停。

    秦蝶衣道:“秦公子,事出突然,我们有必要确认下,还请你谅解。”

    “好吧!”

    秦飞扬起身,伸出手臂,按在天眼石上面。

    片刻过去。

    天眼石没有半点动静。

    秦飞扬也没有什么变化。

    足以说明,眼前此人真的是失踪了整整七个月的秦飞扬!

    “臭小子,你终于回来了!”

    “这大半年,你都跑什么地方鬼混去了?”

    殷元明很激动,身躯都在颤抖。

    秦蝶衣亦是如此。

    只要秦飞扬回来,那这一切的难题,都将迎刃而解!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