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第540章 黑夜中的厮杀

    夜空。

    一片乌云从远方涌来,逐渐朝残月靠拢。

    一缕凉风拂来,给人一种凉爽之意,但无法驱散丹殿殿主此刻心里的烦躁。

    他站在崖边,俯瞰八方。

    除了他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一片死寂!

    “既然阁下不肯现面,那本殿也就不奉陪,告辞。”

    很快。

    丹殿殿主就失去了耐心,挥手间开启一扇传送门。

    但就在他准备进入传送门时,那神秘的白色人影再次出现,同时还有一道惊鸿划破长空,直奔丹殿殿主而去。

    这一幕,来得太突然!

    尽管丹殿殿主有所防备,但也没能躲避开。

    那道惊鸿,从他的手臂擦过去,衣服被割破,一条伤口出现,鲜血喷溅而出。

    而那神秘人影,大手凌空一抓,抓住几滴血液,便再次消失无影。

    “恩?”

    丹殿殿主本来想出手,但一眨眼的功夫,人又消失不见,目中顿时爬起一丝惊疑。

    什么情况?

    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个神秘人,隐藏在崖下的某个地方。

    但没想到,居然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

    天下间怎么可能有这种事?

    难道遇上了幽灵?

    静等了片刻,瞧见神秘人再也没出现,丹殿殿主双手一攥,心里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

    这明显就是在耍他嘛!

    就算他几乎快要暴走之际,但突然皱了皱眉,低头看向手臂上的伤口。

    猛然间!

    他目光一颤。

    不对!

    信上说,来此地,是告诉他马三的下落。

    可等他来到这,神秘人不但一直躲躲藏藏,更是对马三只字未提。

    并且。

    在这神秘人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便存在很大的问题。

    最初。

    他也没多想,只以为神秘人是在装神弄鬼。

    但经过冷静的思考,他终于明白,神秘人是刻意而为,为的就是把他引到崖边,再趁他不注意,抢夺他的血液!

    但他又疑惑起来。

    为什么要抢走他的血液?

    他又不是神,血液根本没什么用。

    “不对!”

    突然。

    丹殿殿主身体一颤。

    他想到了问题的根本所在。

    他的血液有用,那就是打开丹火所在的暗室的暗门!

    “该死!”

    “居然敢打丹火的主意,真是罪不容诛!”

    当即。

    丹殿殿主便一声怒吼,转身一步朝传送门迈出。

    “唉!”

    但就在这时。

    一道叹息声响起。

    丹殿殿主立刻驻足,转头看去,当即就看见那个神秘人,再一次出现。

    唰!

    神秘人出现后,第一时间就后退几步,与丹殿殿主相对而立。

    “你到底是谁?”

    丹殿殿主沉声道。

    此刻。

    天空,乌云覆盖残月,天地陷入一片黑暗。

    “我只想要丹火,如果你不阻止我,等得到丹火,我会立马离去。”

    神秘人的声音响起。

    “妄想!”

    丹殿殿主冷笑,浑身战气涌现,散发着刺目的光芒,这个地方顿时宛若白昼。

    “夏海,怎么会是你?”

    等看清神秘人的真面目时,丹殿殿主顿时目瞪口呆,难以置信到极点。

    白色身影淡笑道:“为什么不会是我?”

    没错!

    此人就是秦飞扬!

    送信的是他。

    之前偷袭丹殿殿主的也是他。

    计划也很完美,血液成功到手,本来想等丹殿殿主离开,他就马上去丹火殿,抢走丹火。

    可是没想到,丹殿殿主却一步步推敲出他的目的。

    现在。

    如果丹殿殿主非要阻止他,他就只有一个选择,杀掉他!

    丹殿殿主回过神,痛惜的问道:“一号炼丹室已经是你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秦飞扬道:“我需要它。”

    “给你一个机会,马上放弃。”

    “只要你能真心悔过,本殿不会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包括总殿主和府主大人。”

    丹殿殿主道。

    他是一个很惜才的人,实在不想看见眼前这个万年不出的炼丹妖孽,步入歧途。

    “放弃……”

    秦飞扬沉吟片刻,摇头道:“千辛万苦我才走到这一步,不可能放弃,我很诚心的恳求你,别阻止我。”

    此人的性格倒也不错,不到迫不得已,他不想对此人下手。

    丹殿殿主道:“那本殿也告诉你,不可能!”

    轰!

    秦飞扬身躯一震,一股恐怖的气势爆发而出。

    “八星战皇!”

    丹殿殿主目光一颤,惊疑道:“以前你的修为也有所隐藏?”

    秦飞扬没有开口,一步欺身上前,一掌朝丹殿殿主拍去。

    “冥顽不灵!”

    “既然这样,那本殿只好先将你拿下,再慢慢让你悔过!”

    丹殿殿主目光一冷,威压排山倒海般涌现。

    当即。

    秦飞扬便感觉,如深陷泥潭,寸步难移!

    “破!”

    他一声低吼,长发乱舞,犹如一尊神魔降世,气势如虹,瞬间就挣脱开威压的束缚。

    “什么?”

    丹殿殿主变色。

    然而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疑,手臂探出,一掌凌空拍去。

    两只大手,刹那相遇!

    但就在相遇的前夕,秦飞扬的掌心,涌现出一片璀璨的金光!

    轰隆!

    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猛然炸开,打破了这片山川的趁机。

    喀嚓!

    同时。

    秦飞扬的手臂,当场皮开肉绽,犹如一枚流星,横飞而出。

    脚下的白马山,也在两人交锋的一瞬间,应声粉碎!

    再看丹殿殿主,仅仅只是后退几步。

    由此可见,他的实力,绝对比聂统领还要强!

    但此刻。

    他站在虚空,呆若木鸡,神色间充满惊疑!

    这股力量,居然反弹了回来?

    这不是马三的战诀?

    虽然没见过马三出手,但早有人告诉他,所以他知道得很清楚。

    唰!

    他猛然抬头看向秦飞扬,沉声道:“你是马三!”

    秦飞扬稳住身体,擦掉嘴角的血液,道:“是不是马三,现在还重要吗?”

    “的确不重要。”

    丹殿殿主低语,目中有着挣扎之色,最后咬牙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停手,本殿就当今晚的事从未发生过!”

    “多谢前辈。”

    秦飞扬很郑重的对丹殿殿主行了个大礼。

    此人心胸宽广,值得他去尊敬。

    但丹火,他势在必得,谁也别想阻止他!

    “唉!”

    丹殿殿主深深一叹,惋惜不已。

    嗖!

    但紧随着。

    他化成一道流光,主动发起攻击,杀向秦飞扬!

    秦飞扬目光如电,丝毫不惧。

    服下一枚疗伤丹和续骨丹,他就毫不犹豫的开启战字诀。

    恐怖的战意,如同火山爆发般,直冲天际,撼动九霄。

    并且一瞬间。

    他那黝黑的眸子和长发,变成一片血红,犹如一条血河在身后沉浮!

    “恩?”

    丹殿殿主惊疑,却摇头道:“别再做无谓的挣扎,凭你的修为,现在不可能是本殿的对手,因为本殿是三星战宗。”

    他这话,不是在轻视秦飞扬,更不是在炫耀。

    是事实。

    更是想让秦飞扬知难而退。

    因为秦飞扬只是八星战皇,手段再强,也不可能跨越一个大境界,击杀三星战宗。

    轰!

    丹殿殿主随手一挥,一片璀璨的战气化成一股洪流,淹没长空,铺天盖地的朝秦飞扬涌去。

    可怕的气势,令得这片山川大地,都剧烈地颤动起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

    ——归墟!

    秦飞扬抬手一指点去,无形之力咆哮而出,虚空顿时开始扭曲。

    轰!

    两者轰然相撞,恐怖的战斗波动,排山倒海涌向八方,毁灭着数里之地的所有一切。

    巨峰倒塌!

    古树湮灭!

    凶兽惨死,血流成河!

    轰隆声,犹如雷霆般,震耳发聩!

    这简直就是末日前的征兆!

    噗!

    同时。

    秦飞扬一口血喷出,脸色惨白。

    虽然二星战宗和三星战宗,只相差一个小境界,但战力却是天差地别。

    就算开启了战字诀,他也有些扛不住。

    但。

    只要拿出全部实力,要击败此人,也不是不可能!

    锵!!!

    他抬手一挥,赤色剑气犹如一片浪潮,破体而出。

    转瞬间。

    他头顶上空,便出现二十道火焰剑影,惊人的锋芒几欲撕裂长空!

    “好强的战诀!”

    “这应该是……完美战诀!”

    “你不是马三,你到底是谁!”

    丹殿殿主喝道,大手高高举起,猛地朝下方一挥。

    一只遮天巨手横空出世,威能震撼八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朝秦飞扬镇压而去。

    “我是谁,真的一点不重要。”

    秦飞扬摇头,二十道剑影冲霄而去,斩向巨手。

    铿锵!

    轰隆!

    伴随着一道道巨响,剑影不断崩碎,巨手势如破竹,猛地拍向秦飞扬。

    轰!

    秦飞扬当场就被拍下虚空,射进下方大地。

    一个巨坑,顿时出现。

    并且在那巨坑四周,一条条裂缝出现,朝天地的尽头蔓延而出。

    丹殿殿主没有再发起攻击,站在高空,俯视着下方的深坑,问道:“真的要执意下去?”

    “对!”

    一道坚定的声音响起。

    接着。

    深坑底部炸开,泥土和碎石漫天飞射,秦飞扬一掠而出,再次和丹殿殿主隔空而立。

    他身上,伤痕累累,如同沐浴在鲜血之下。

    但浑身的战意,比之前还有过之而不及!

    “恩?”

    丹殿殿主皱眉。

    之前那一掌,虽说他并没动用全力,但就算是一星和二星战宗,也无法硬抗下来。

    可此子却依然生龙活虎,看上去似乎并没有遭到致命的重创。

    他是怎么做到的?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