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541章 血拼!

    锵!

    就在丹殿殿主为秦飞扬那顽强的生命力而感到吃惊时,秦飞扬背后猛然腾出一把赤色战剑!

    这正是他的剑魂!

    “为什么要这么固执?”

    “宁可不要性命,也要丹火吗?”

    见状。

    丹殿殿主顿时大怒,食指凌空一点,璀璨的战气化成一片长河,神威浩荡,扑向秦飞扬!

    “斩!”

    秦飞扬低喝,剑魂在虚空中一颤,凌空斩去,火焰滚滚,这片虚空都变成了一片火海!

    火光照耀八方!

    “吼!”

    并且。

    几乎就在同时,那剑魂里面传出一道洪亮的咆哮声,震天撼地!

    一头火焰凶兽现世。

    它只有一个轮廓,看不清长什么样,更不知道是什么凶兽,但凶威赫赫!

    它便犹如一尊兽神现世,方圆十里之地的凶兽,都在此刻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这就是他的战魂……”

    丹殿殿主有些发呆。

    剑魂内出现兽魂,这不就等于是两个战魂?

    轰!

    猛然间。

    一道巨响炸开。

    剑魂和那战气疯狂地碰撞在一起。

    那一道道毁灭性的气浪,犹如汪洋中的怒浪,排山倒海的涌向八方。

    山峰崩塌!

    大地破碎!

    恐怖的声势,惊得这片山川的凶兽,亡命逃窜。

    喀嚓!

    剑魂锋芒逼人,兽魂凶威滔天,强势分开战气,直逼丹殿殿主而去。

    丹殿殿主目光一凝,内心中很不可思议。

    要知道。

    战宗和战皇之间的差距非常大。

    而这差距,不是外物能够弥补的。

    毫不客气的说,随便一个一星战宗,在不使用战诀的情况下,都能在挥手间,碾压九星战皇。

    然而。

    眼前这个年轻人,却和他厮杀到现在。

    并且像是不知疲惫,不知伤痛,越战越勇!

    尤其是这战魂,看上去和别人的剑型战魂也没什么不同,但威能却是天差地别!

    锵!

    吼!

    剑魂和凶魂疯狂地逼近。

    那战气,便如同朽木般,显得不堪一击。

    锋芒,以及凶威,笼罩而去。

    这一刻。

    连丹殿殿主都不由身心一紧,感受到了一丝对生命的威胁!

    不由自主地,他握紧了拳头。

    眼神,迸出一缕缕刺骨的寒光!

    轰!

    蓦地。

    他抬头一挥,战气如潮,涌上高空,一面石碑显化而出。

    这面石碑不是实物,是由战气凝聚而成,大小和普通房门差不多,但却释放出惊世的气息!

    “战诀吗?”

    秦飞扬低语,凝视着石碑。

    这石碑,给他带来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如同一尊死神,让人胆颤。

    “该说的,本殿都说了。”

    “是你自己冥顽不灵。”

    “等下死了,别怪本殿无情。”

    丹殿殿主开口,语气中透着惋惜,不忍,以及一丝决然。

    话落!

    他上方的石碑,化成一道璀璨的流光,携带着惊人的气势,轰向剑魂和火焰凶兽。

    铿锵!

    吼!

    剑魂当场破碎。

    火焰凶兽也带着一声不甘的咆哮,灰飞烟灭。

    “战宗的实力,果然可怕。”

    秦飞扬身躯狂颤,嘴里鲜血直涌。

    当初能杀掉聂统领,一是趁其不备,二是因为聂统领本身的反应能力不行。

    但丹殿殿主不同。

    无论是心性,还是实力,都在聂统领之上。

    今天这一战,怕是没有胜算。

    但如果就这样放弃,他不会甘心!

    石碑越来越近,那就像是一面镇天碑,让人心里恐惧,失去战斗的勇气。

    秦飞扬目光却很坚定。

    虽然战诀和赤色剑魂,都已经没什么作用,但他还有别的手段。

    轰!

    一片火浪,猛地从他背后冲出。

    火浪中,有一个巴掌大的火莲,每一片火莲叶都像是绝世神玉雕刻而成,没有半点瑕疵。

    “爆!”

    秦飞扬没有犹豫,随着一声低喝,一片火莲叶脱落,犹如一枚流星,撞向那石碑。

    接着。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爆炸开!

    这个地方,顿时诞生出一股灭世的气浪。

    如果此刻有人在这,就算是九星战皇,也会瞬间尸骨无存!

    然而经受如此猛烈的轰击,那石碑却依然完好无损。

    秦飞扬目光凝重。

    深知,这次要赢,不付出点代价,肯定是不行的。

    心念一动。

    三片火莲叶,同时脱落。

    “爆!爆!爆!”

    他一连暴喝三声,三片火莲叶在同一时间炸开。

    一股股气浪,犹如海啸般,铺天盖地涌向八方,连十里之外的山川,都遭到了殃及。

    喀嚓!

    与此同时。

    一道微弱的声响,传进秦飞扬和丹殿殿主的耳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碎掉。

    两人定目一看。

    眼神立马发生了变化。

    秦飞扬的眼神,越发坚定。

    丹殿殿主的眼神,却是装满难以置信。

    因为那面石碑正在破碎,布满着裂痕,如同一张蜘蛛网!

    “碎了……”

    “这怎么可能……”

    “战魂居然强大到这种程度……”

    丹殿殿主喃喃,实在不愿相信,眼前所看见的这一幕。

    喀嚓!

    数息后。

    石碑彻底破碎掉,化成精纯的战气,消散在天地间。

    “就是现在!”

    秦飞扬目光一亮。

    他是一个很懂得掌握时机的人。

    因为在实力悬殊太大的情况之下,时机就是制胜的关键!

    锵!!!

    身下的五片火莲叶,同时掉落,如同一支支璀璨的箭矢,划破长空,闪电般掠向丹殿殿主。

    几乎眨眼间,火莲叶就到了丹殿殿主。

    “这下总算没问题。”

    秦飞扬低语,目光陡地一冷,喝道:“爆!”

    声如洪钟,响彻万里!

    轰!!!

    随着四片火莲叶的爆炸,这里的夜空,照耀得如同白昼。

    轰!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更加恐怖的气势,突然涌现!

    啾!

    同时。

    一道尖锐的嘶鸣,响彻而起。

    穿透力极强!

    秦飞扬的耳膜,不但被瞬间撕裂,鲜血狂飙,连识海都在隐隐作痛,就像有钢针在刺他的识海。

    他不由心中大骇,急忙看去。

    当即,他就看见丹殿殿主的头顶上方,此刻竟悬浮着一头庞大的凶禽!

    那凶禽是一头大雕,通体漆黑如墨,双翅一展,能有百余丈,犹如一座大岳横在高空,凶威惊人。

    “墨山雕!”

    秦飞扬咽了咽口水。

    这种凶禽,他在古籍见过,是万年前的遗种,实力极为强大。

    没想到丹殿殿主,竟然开启了这样的战魂。

    同时。

    丹殿殿主也看向秦飞扬,道:“能不能告诉本殿,你叫什么名字?”

    秦飞扬道:“我的名字你知道,但你绝对不会想到。”

    “知道,但不会想到?”

    丹殿殿主眉头一皱。

    铿锵!

    也就在这时,秦飞扬取出了苍雪。

    战诀和战魂都已经试过,无法重创丹殿殿主,现在只能依仗苍雪和还字诀,以及战字诀。

    对于这三张底牌,他有绝对的信心!

    呼!

    接着。

    他深呼吸一口气,脚踏幻影步,毫不畏惧的掠向丹殿殿主。

    “不管你是谁,只要威胁到圣殿的安危,本殿都不会放过。”

    丹殿殿主目光一冷,头顶上空的墨山雕,扇动着巨大的羽翼,朝秦飞扬俯冲而去。

    一时间。

    这片天地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白眼狼,给我废掉它!”

    秦飞扬怒喝。

    狼王凭空出现。

    瞧见那墨山雕,狼王顿时神色大变,怒道:“有没有搞错,让哥废掉它?你还不如直接让哥直接去撞墙,干脆点。”

    “别废话!”

    秦飞扬狠狠地瞪了眼他。

    “好吧,哥就舍命陪你玩玩。”

    “狂暴之怒!”

    狼王一副大义凛然,悲壮的大吼。

    当即。

    它那小身子便迎风见涨,刹那就变成一头十几米的巨型肌肉狼。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问天下苍生,谁是枭雄!”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叫人肝肠寸断……”

    接着。

    它又取出肋骨,悲歌慷慨的朝墨山雕冲去。

    秦飞扬一个趔趄,差点就栽倒了下去,一张脸也立马黑了下来。

    丹殿殿主也是错愕不已,这是来搞笑的吗?

    嗖!

    但紧随着。

    秦飞扬一转头,幻影步展开,继续朝丹殿殿主掠去。

    “哼!”

    丹殿殿主也瞬间回过神,随着一声冷哼,大手猛地一挥,战气犹如洪流猛兽,震荡虚空。

    “战!”

    秦飞扬暴喝,浑身战气冲霄,右手抓着苍雪,左手凌空一拍。

    掌心处,浮现出一个金色的还字。

    一片金光咆哮而出,宛若化成一条金色的神龙,与那战气轰然相遇。

    噗!

    秦飞扬当即便口喷怒血,手臂也皮开肉绽。

    恐怖的冲击力,更是将他击飞!

    与此同时。

    上方的狼王和墨山雕也厮杀在一起。

    “去死!”

    狼王抓住肋骨,全力砸了过去。

    啾!

    墨山雕一声哀鸣,当下便粉碎掉。

    狼王也被轰飞出去,那庞大的身躯更是龟裂了开来,血流如注!

    战魂的粉碎,给丹殿殿主造成了一定的伤势,嘴角俨然也溢出了一丝血迹。

    “成败在此一举!”

    见状。

    秦飞扬眸子熠熠生辉。

    一步踏在虚空,强行稳住身体,不顾手臂的伤势,再次运用还字诀。

    金光再现,犹如一片金色的汪洋,蔓延长空,朝丹殿殿主扑去。

    嗷!

    狼王也扬天一声狼嚎,展开遁空步,凶气腾腾的朝冲向丹殿殿主。

    “你们的实力都不错,但要战胜本殿,你们还差得太远!”

    丹殿殿主一边演化战诀,一边重新招呼战魂。

    轰!

    啾!

    石碑再现。

    墨山雕也展翅腾空而起。

    狼王吼道:“小秦子,哥帮你拖住战魂,其他的就靠你了。”

    话音未落。

    狼王身后,一个金色兽影,横空出现!

    凶威盖世,震惊八方!

    “吞!”

    随着狼王一声低喝,那金色兽影阔口大开,一股恐怖的吸力骤现。

    那座山雕,立马就朝阔口飞去。

    “恩?”

    丹殿殿主惊疑。

    但墨山雕只飞出一段距离,便停在虚空,与金色兽影僵持了下来。

    狼王的战魂虽然逆天,但也有缺憾,只能剥夺同境界的战魂。

    而丹殿殿主的修为,已经超过战皇,所以它只能拖住丹殿殿主的战魂。

    并且。

    还非常吃力!

    能为秦飞扬争取的时间不多,但已经足够!

    秦飞扬没有回头,更没去关注狼王,眼里只有丹殿殿主。

    丹殿殿主瞧了眼狼王,沉声道:“你们真的很了不起,但可惜,你们太顽固。”

    话落!

    他目中赫然浮现出一丝杀机。

    轰!

    那面石碑猛地一颤,释放出一股灭世之威,轰向秦飞扬。

    这次。

    他是真的动了杀心,没再留手。

    然而。

    面对石碑,秦飞扬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思,一如既往的冲去。

    但就在他和石碑快要相遇之际,他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其实,他就是进入古堡,躲避石碑的轰杀。

    因为。

    丹殿殿主的实力太强,如果继续硬碰硬,根本无法靠近丹殿殿主,更别说胜算。

    所以,想要接近丹殿殿主,首先得避开他的攻击,不然又会被轰飞。

    嗖!

    就在秦飞扬进入古堡的下一刻,石碑就从他消失的地方飞过去。

    唰!

    秦飞扬也再次出现,幻影步施展到极限,留下一道道残影,迅速掠到丹殿殿主的身前。

    “恩?”

    丹殿殿主眉毛一挑,但转瞬就明白了秦飞扬的用意,摇头道:“就算让你靠近本殿,又能怎么样?”

    作为三星战宗,他有自信,即使秦飞扬动用完美战诀,全力轰在他的身上,也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

    他扬手一挥,朝秦飞扬拍去。

    掌心,战气涌动。

    恐怖的力道,化成一片片掌风,撕裂秦飞扬的肌肤,顷刻间便是鲜血淋淋。

    但秦飞扬忍着剧痛,连眉头都没皱下。

    因为这是制胜的唯一机会,绝不能退缩!

    “能怎么样?”

    “马上你就会知道!”

    他喃喃自语。

    右手,猛地扬起!

    苍雪划破长空,斩向丹殿殿主那拍来的手臂。

    没有任何悬念!

    更没有出现任何阻力!

    苍雪瞬间就斩断了丹殿殿主的手腕!

    “啊……”

    丹殿殿主当即便是一声惨叫,随后看着手腕处那鲜血直涌的伤口,目中充满难以置信。

    “论实力,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

    “但你不该小瞧我。”

    “更不该忽略这把匕首!”

    秦飞扬目中寒光一闪,毫不犹豫的上前,挥动苍雪,没入丹殿殿主的天灵盖。

    那墨山雕也当场溃散。

    狼王也不由松了口气,身体变成巴掌大,化成一道流光,朝秦飞扬飞去。

    但才飞了几百米,它突然闭上双眼,朝下方坠去。

    其实。

    在最初和墨山雕的正面交锋,狼王的心脏和气海就已经受到了致命的重创。

    并且,浑身上下的骨头,差不多都断裂了。

    但为了能帮到秦飞扬,它咬牙坚持着。

    而现在,瞧见丹殿殿主死了,它心态一放松,就当场昏死过去。

    “恩?”

    见状。

    秦飞扬也连忙抽出苍雪,转身暴掠而去,一把抓住狼王。

    “该死!”

    检查了狼王的伤势后,他脸色顿时一沉,连忙进入古堡,把生命之火放在狼王身上。

    磅礴的生命能量,顿时朝狼王体内涌去。

    瞧见狼王的伤势,正在逐步修复,秦飞扬这才松了口气。

    接着。

    他低头沉吟少许,又离开了古堡,朝下方看去,透过月色,能清楚的看见,丹殿殿主正朝下方坠去。

    而此刻,丹殿殿主几乎已经没有生命波动,大大睁开的双眼,也是空洞无神。

    嗖!

    秦飞扬一个俯冲,落在丹殿殿主身旁,伸手抱住丹殿殿主。

    他复杂的看着丹殿殿主,低声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想杀你。”

    “现在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但突然。

    丹殿殿主微弱的声音,传进秦飞扬的耳里。

    “还没死?”

    秦飞扬心中一喜,立马带着丹殿殿主进入古堡。

    丹殿殿主屡次手下留情,他心里颇为感激。

    所以,他要救丹殿殿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