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542章 手掌印

    进入古堡,秦飞扬把丹殿殿主平放在狼王旁边,生命之火的一部分能量,立马朝他体内涌去。

    “这是哪?”

    看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丹殿殿主不由问道,但没等秦飞扬回答,便双目一闭,昏死过去。

    发生这么大的动静,陆虹几人也早已从修炼中苏醒。

    见状。

    陆虹皱眉道:“这样真的好吗?”

    秦飞扬还没有回答,穿山兽便道:“不好,这是在养虎为患。”

    林依依也道:“飞扬哥哥,你可要想清楚。”

    洛千雪倒没说什么,一直保持沉默。

    秦飞扬看着几人笑道:“就算将来还会和他交手也无所谓,我只求问心无愧。”

    几人相视一眼,没再多说什么,尊重秦飞扬的决定。

    秦飞扬也停止运转战字诀。

    长发和双目中的血色,快速退去。

    同时。

    一股虚弱无力感,一股撕心般的剧痛,犹如潮水般,将他淹没。

    意识,立刻陷入一片黑暗。

    这次受的伤实在太严重,若非有战字诀支撑,他早就已经躺下。

    但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他用力一咬舌,又使劲的甩了甩头,意识逐渐清醒。

    接着。

    他服下一枚疗伤丹。

    又从丹殿殿主的伤口上,弄来一滴血液。

    随即。

    秦飞扬就离开古堡,开启传送门,回到一号炼丹室。

    如果等丹殿殿主醒来,肯定又会阻止他。

    所以,必须在丹殿殿主苏醒前,把丹火弄到手。

    回到炼丹室,秦飞扬便径直走进炼丹房,来到暗门面前。

    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大手一挥,那滴血液便落在暗门之上。

    轰隆!

    下一刻。

    伴随着一道低沉的轰鸣声,浑然一体的墙壁,顿时裂开一条缝隙,随后徐徐打开。

    一股炙热的浪潮,也随之汹涌而出。

    等到暗门完全打开,一簇巴掌大的紫色火焰,进入秦飞扬的视线。

    看着火焰,秦飞扬一时间是感慨万千。

    为了得到这丹火,可真是不容易啊!

    呼!

    长长地吐了口气,秦飞扬走进暗室,伸手一把抓住丹火,直接收进了古堡。

    “咋回事?”

    “丹火怎么突然灭掉?”

    丹火一消失,丹火殿就炸开了锅。

    一扇扇石门不断打开,大家纷纷走出炼丹室。

    “你炼丹室的丹火还在吗?”

    “之前还有,但突然一下就没了,你那边也没了吗?”

    “是啊,怎么回事?”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满满的疑惑。

    轰!

    便在这时。

    一号炼丹室的石门开启。

    秦飞扬大步走了出来,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身上的血迹也已经洗清干净,但脸色很苍白。

    大家也立马看向秦飞扬。

    秦飞扬淡淡道:“都别慌,殿主正在用丹火炼丹,等下就好了。”

    这么说,是为了不引起骚动。

    “殿主炼丹?”

    “殿主在炼制什么丹药,需要用整簇丹火?”

    众人惊疑。

    “没看见我被赶出来了吗?想知道你们就自己进去看。”

    秦飞扬面无表情道。

    众人脖子一缩,没在继续询问,纷纷转身进入炼丹室。

    “夏海,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第十层那九人不解的看着秦飞扬。

    “和你们有关?”

    秦飞扬淡淡的瞥了眼九人,便开启传送门,降临在城外的密林内。

    唰!

    接着。

    他进入古堡,仔细查看了下丹殿殿主的伤势。

    破碎的识海连十分之一都还没修复,应该还要很长一段时间。

    他沉吟少许,取出影像晶石,战气涌入其内。

    很快。

    一道虚影显化而出。

    正是胖子。

    秦飞扬问道:“怎么样?”

    胖子摇头,有些惆怅的说道:“根本没什么线索,你呢?还顺利吗?”

    秦飞扬道:“我已经拿到丹火。”

    “这么快?”

    胖子愣神。

    “做事没点效率怎么行?”

    秦飞扬淡淡一笑,道:“告诉我坐标,等下我去找你。”

    胖子道:“我现在在一座名叫风楼的酒楼。”

    秦飞扬愣了愣,道:“还有空去喝酒,看来你也不着急啊!”

    “你想得也太多了吧!”

    胖子白了眼他,道:“胖爷来酒楼,是为了打探夏家和另外两家的情况。”

    “原来是这样。”

    秦飞扬恍然的点点头,问道:“打听清楚了没?”

    “差不多。”

    胖子点头。

    秦飞扬道:“那你先过来和我汇合。”

    本来他还打算,去夏家探探底,但现在看来已经没这必要。

    很快。

    胖子就降临在秦飞扬身前。

    秦飞扬道:“接下来又打算去哪找?”

    胖子摇头道:“云州太大了,要找到一个隐姓埋名的人,根本比登天还难,我也不知道。”

    神色,很失落。

    秦飞扬皱起眉头,沉吟少许,问道:“当场你父母是在哪被杀的?”

    胖子努力回想片刻,道:“落凤山。”

    秦飞扬道:“知道位置吗?”

    “知道。”

    胖子点头,又道:“你问这个干嘛?”

    秦飞扬道:“管家回来为你父母收尸,第一个去的地方肯定就是落凤山。”

    “对呀!”

    胖子目光一亮,咕哝:“这么简单的道理,胖爷怎么就没想到呢?”

    “有句古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陷入就陷入这种情况。”

    秦飞扬笑了笑,又道:“现在有了目标,我们再换位思考下,如果我们是管家,我们会怎么做?”

    “怎么做?”

    胖子直接问道。

    现在他脑子有些凌乱,不想浪费时间去琢磨这些问题。

    “如果换成我是管家,尽管对你没报希望,但也会在落凤山留下线索。”

    “因为就算你没能力报仇,也会回来祭奠父母和族人。”

    “而管家,在面对众多强敌的情况下,还敢独自回来为你的父母收尸,足见他是有头脑和胆魄的,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秦飞扬道。

    “有道理。”

    胖子点头。

    秦飞扬笑道:“那还犹豫什么,走啊!”

    虽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但也值得去一趟。

    两人化成一道流光,在夜空中风驰电掣,目标是山脉的南边。

    天边逐渐泛白。

    朝阳冉冉升起。

    终于。

    胖子停在一条山岭上空。

    山岭起伏万里,草木旺盛,凶兽横行。

    胖子扫视着下方的山岭,渐渐地皱起眉头。

    秦飞扬问道:“就是这?”

    “那时候我还小,只记得大概位置。”

    “并且当年,父亲他们和夏长风三人战斗时,摧毁了落凤山。”

    “如今十几年过去,早已面目全非,我也无法确定确切的位置。”

    胖子道。

    “这就难办了。”

    秦飞扬也皱起眉头,问道:“那大致的位置总没错吧?”

    胖子仔仔细细地扫了遍下方的山岭,道:“大致位置应该没错。”

    “应该?”

    秦飞扬一阵无语,看来胖子也很没把握。

    这么多年过去,当年留下的痕迹早已消失,恐怕就算在眼前,也未必能发现。

    除非有什么很特别,很醒目的标志,缩小范围。

    秦飞扬道:“有没有什么标志之类的东西?”

    “标志?”

    胖子沉吟起来。

    大概百息过去,他皱了皱眉,道:“我记得当时落凤山有两只飞燕。”

    “呃!”

    秦飞扬错愕。

    这算是标志吗?

    飞燕又不傻,当年发生那么残酷的战斗,肯定早就已经搬家。

    甚至说不定,已经死于猎人之手。

    现在还想找到它们,简直是异想天开。

    “不算吗?”

    “那胖爷再想想。”

    胖子再次沉吟起来。

    突然。

    他目光一亮。

    “我想到了。”

    “父亲掌握着有一种名叫佛手印的战诀。”

    “当年在和夏长风他们战斗时,一掌拍碎山川,在大地上留下一个很深很大的手掌印。”

    “只要能找到这个手掌印,那就能确定确切的位置。”

    胖子道。

    “这倒算是个标志。”

    秦飞扬点头。

    世间所有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的变迁,逐渐发生变化。

    如河流,会干枯。

    如草木,会枯萎。

    当然,地形也会变。

    不过地形的变化,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除非人为,或地震等自然灾害,不然最少都要几千年,甚至几万年。

    所以。

    如果在这十几年内,没有这些因素发生,胖子父亲当年在大地上留下的手掌印,肯定还在。

    但也不是没有问题。

    十几个年头过去,草木都生长了起来,就算手掌印还在也早已被覆盖。

    不过现在,好像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按照这条线索找下去。

    秦飞扬道:“我们分头找吧!”

    “恩。”

    胖子点头。

    两人散开,秦飞扬朝东,胖子朝西,一边飞行,一边仔细寻找。

    如果手掌印够大,那也不是无迹可寻。

    时间一点点流逝,半个时辰过去,秦飞扬已经找了十几里,可是没有任何发现。

    “这就是所谓的大概位置?”

    秦飞扬满心无奈,偏差实在太大,没再朝东边找下去,转而找南边找去。

    又小半个时辰过去。

    他在山间,发现一个湖泊,能有五六百丈左右,湖水很清澈,里面生长着茂盛的水草。

    水里,还有水兽的踪迹。

    秦飞扬仔细看了会,便挪开视线,继续朝前方找去。

    但飞出一段距离,他又原路返回,再次来到湖泊上空,扫视着湖泊,目中有着一丝疑惑。

    湖泊岸边,虽然长着茂密的野草和灌木,但从轮廓上看,似乎真像是一只手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