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第643章 第六百四十三 模糊的记忆,黑影再现

    山巅上,坐落着一座庞大的古塔。

    古塔通体黝黑,散发着古老的气息。

    古塔的正面,刻着两个苍劲的大字。

    ——灵塔!

    塔前,还盘坐着一个年迈的老人。

    此人身穿白衣,白发白须,浑身散发着一种出尘的气息。

    秦飞扬看着老人,发现居然从未见过?

    秦义对着老人躬身道:“秦老,我们奉帝后之命,带十四皇子殿下,前往灵州一趟,还请您打开塔门。”

    老人睁开眼,没有半点浑浊,熠熠生辉。

    扫了眼秦义两人,老人便看向秦飞扬,起身拱手道:“老朽见过殿下。”

    秦飞扬笑道:“老前辈不必多礼。”

    连秦义两人都如此尊敬,眼前这老人显然不是一般人。

    “早闻殿下天赋过人,资质出众,如今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老人笑道。

    秦飞扬有些汗颜,摇头道:“老前辈过奖了,晚辈实在愧不敢当。”

    “有才而不骄,得志而不傲,心性不错。”

    老人笑着点头,看似颇为赞赏秦飞扬,随即转身伸出苍老的手臂,食指战气喷薄,融入塔门。

    哐铛!

    当下。

    塔门徐徐打开,一股恢弘的气息,迎面扑来。

    老人道:“通往灵州的传送祭坛就在第一层,你们自己进去,记住,别乱跑。”

    “明白。”

    秦义两人躬身应了句,便带着秦飞扬走进灵塔。

    塔门也随之合上。

    秦飞扬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一切。

    这里的空间,能有百丈左右,九座血红的祭坛,整齐的排列在地,皆散发着一股悠久而又神秘的气息。

    而在九座祭坛的旁边,都竖着一面石碑,刻着不同的字。

    灵州、云州、鹤州、幽州、丰州等等。

    跟着秦义两人身后,秦飞扬径直来到刻有灵州的石碑前。

    秦忠道:“这座祭坛就是通往灵州的。”

    秦飞扬疑惑道:“那第二层是不是也有祭坛?”

    “这个……”

    秦忠迟疑少许,摇头道:“殿下,这个真不能说。”

    “好吧!”

    秦飞扬无奈的耸了耸肩。

    秦忠抱歉一笑,战气涌现,源源不断的融入祭坛。

    轰!

    陡然间。

    血色祭坛毫光大放。

    秦义两人抓住秦飞扬的手臂,一步落在祭坛上面,眨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灵州。

    州城城外的一片山脉上空。

    唰!!!

    三道身影凭空出现。

    正是秦飞扬和秦忠两人。

    一出现,秦义便动用一丝战气,托住秦飞扬。

    因为现在秦飞扬还无法飞行。

    秦忠扫了眼四周,看向前方不远处的城池,笑道:“那里应该就是州城。”

    秦飞扬低头看去,神色一呆。

    那城池的外形,居然与梦境中的州城完全不一样。

    过了好久,秦飞扬方才回过神,道:“秦忠伯伯,你去打听一下,州城有没有这几个人。”

    “谁?”

    秦忠问道。

    “任无双,陆星辰,董正阳,东方无痕,慕容雄,沈梅,沈龙,姜韦,王鸿……”

    “还有几大家族,陆家,董家,邵家,沈家……”

    秦飞扬道。

    “好,我这就去。”

    秦忠点头,一个闪烁,便消失无影。

    “殿下,你来过灵州吗?”

    秦义狐疑的看着秦飞扬,看秦飞扬毫不犹豫的道出一个个名字,感觉就好像在这里生活一样。

    秦飞扬道:“梦里来过。”

    “梦里?”

    秦义微微一愣,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

    唰!

    不久。

    秦忠便回来了。

    “怎么样?”

    秦飞扬急迫的望着他。

    秦忠摇头道:“殿下,你说的那些人,还有那些家族,一个都不存在。”

    “什么?”

    秦飞扬目光一颤,有些难以接受。

    秦义忍不住道:“殿下,容我说一句,梦里的事,不能当真啊!”

    秦飞扬道:“下一个地方,蝴蝶谷。”

    “蝴蝶谷在哪?”

    两人狐疑。

    虽然他们知道灵州,但从未来过,所以对于灵州的各个地方,他们一点不熟悉。

    秦飞扬道:“按照我指的方向飞就行。”

    在秦飞扬的指引下,很快就来到蝴蝶谷上空。

    可是,放眼四周根本没有山谷,也没有蝴蝶,更没有那个丑陋老妪。

    秦飞扬怔愣出神,梦境里的东西,难道没有一样是真实存在的吗?

    秦忠两人面面相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相劝?

    片刻后。

    秦义笑道:“殿下,接下来又要去哪?”

    既然无法相劝,那就随殿下的意。

    秦飞扬回过神,问道:“你们可知道,灵州的府主是谁?”

    “不知道。”

    两人摇头。

    秦飞扬皱眉道:“不对呀,九大州的府主,每隔十年就会去一趟帝都,你们怎么会不知道?”

    “的确有这回事。”

    “不过每次都是帝王去后山会见他们。”

    “要不我问问帝王?”

    秦忠道。

    “算了吧,父皇日理万机,不要为了这些小事去打扰他。”

    秦飞扬摇头,沉吟片刻,道:“接下来去燕郡燕城。”

    ……

    燕城上空!

    唰!

    秦飞扬三人凭空出现。

    秦忠问道:“这次又要打听谁?”

    秦飞扬道:“打听一个叫燕……”

    然而说到这,他的话却戛然而止。

    秦忠狐疑道:“燕什么?”

    “燕什么?”

    秦飞扬也在心里自问,明明之前还想到一个名字,怎么突然就忘记了呢?

    怎么回事?

    忽然。

    他又想起来了,他想说的是燕南山。

    “你去打听一下有没有一个叫燕南山的人,还有一个叫江……”

    说到这。

    秦飞扬的记忆又模糊了,努力回想片刻,道:“对了,江正意。”

    “好的。”

    秦忠点头,朝下方迅速掠去。

    秦飞扬低头看着燕城,目中满是迷茫。

    燕南山和江正意多么熟悉的名字,为什么要想这么久才能想起来?

    “唉!”

    便在这时。

    一道轻叹声传进秦飞扬的脑海。

    “谁?”

    秦飞扬一惊,扫视着四周。

    “殿下,怎么了?”

    秦义也是惊疑的看着秦飞扬。

    “怎么没人?”

    秦飞扬皱了皱眉,摇头道:“没什么,可能出现了幻觉。”

    但话音未落。

    正前方,一个黑影凭空显化而出!

    “恩?”

    秦飞扬看着黑影,目露惊疑。

    黑影的声音再次传入秦飞扬的脑海:“你还要在这里沉沦多久?”

    “什么意思?”

    秦飞扬皱眉。

    “殿下,你在和谁说话?”

    再次听到秦飞扬开口,秦义目中惊疑更浓,顺着秦飞扬的目光看去,可什么都没看见。

    秦飞扬愣了愣,看着秦义问道:“你没看见吗?那里有个黑影。”

    “黑影?”

    秦义再次看去,可还是什么都没有。

    黑影瞧了眼秦义,对秦飞扬道:“在这里,只有你能看见我,其他人都无法看见,也不听到我所说的话。”

    “为什么?”

    秦飞扬吃惊。

    黑影道:“因为这里是幻境,在你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你心中的执念所化。”

    轰!

    此言一出,秦飞扬心神俱颤。

    “你现在是不是很困惑,为什么会突然忘记燕南山和江正意的名字?”

    黑影又道。

    秦飞扬点头。

    “我告诉你,如果你再不认清现实,不但会忘记燕南山和江正意,连狼王和胖子他们,你也会忘记。”

    “甚至,你这十几年所经历的事,所遇上的人和物,都会逐渐在脑海中淡化。”

    “直到最后,彻底忘记。”

    黑影道。

    “为什么会这样?”

    秦飞扬惊疑。

    “因为奈何桥,是考验你们的意志力。”

    “如果意志不够坚定,就会永远沉沦在幻境之中。”

    “等你把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忘记了,那也就是你的死期了。”

    “孩子,我理解你。”

    “你内心很渴望亲情,渴望有一片无忧无虑的净土,渴望以前那些痛苦的事都没有发生过,所以我没在第一时间提醒你。”

    “但是,这里再美好,也只是假的,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否则你永远也离不开这个幻境,回不了帝都,见不到你真正的母亲。”

    “勇敢的去面对吧,别因为贪念一时的美好,而断送掉性命,那样只会让你更遗憾。”

    黑影叹道。

    “这里是幻境……”

    秦飞扬扫视着天空大地,山川河流,目中依然存在一丝难以置信。

    好不容易,他才相信这一切,接受这一切,可现在却突然跑出来一个人告诉他,这些都是假的。

    这样的转变,让他内心无法接受。

    黑影道:“不相信我的话吗?”

    秦飞扬吼道:“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我是谁重要吗?”

    黑影不解。

    秦飞扬怒道:“当然重要,因为只有知道你的身份,我才敢判断,这里到底是真是假?”

    “看来你的执念,比我想象的还要深。”

    “不过也不会怪你,当年那件事,如果换成别的孩子,估计早已崩溃,你能坚强的走到今天,已经很不容易。”

    黑影深深一叹。

    “既然你知道那件事,那你就应该知道,我是多么渴望现在的生活,为什么要来打乱?”

    “想听我的心里话吗?”

    “我真的很想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尽管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

    秦飞扬说到最后,低下头,神色落寞无比。

    “我明白。”

    “可是你想过没,如果你死在幻境内,你那远在帝都的母亲怎么办?”

    “要是让她知道,她最爱的孩子死在外面,她会有多难受?”

    “还有秦远,他无数次跟你说过,不管遇上什么困难,都要坚强,勇敢。”

    “如果你在这里自暴自弃,对得起他的期望吗?”

    黑影暴喝。

    秦飞扬身躯一震,犹如晴天霹雳。

    黑影一声轻叹,道:“孩子,醒醒吧,为了你母亲,为了你远伯,也为了你自己。”

    秦飞扬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良久良久之后,他方才道:“要怎么样我才能打破这个幻境?”

    黑影道:“你心中的羁绊,是你的父母,只有毁掉他们,幻境才会消失,而只需要你心念一动,他们就会灰飞烟灭。”

    “什么?”

    秦飞扬猛然抬头看向黑影,就算是假的,他也做不到啊!

    黑影道:“这是唯一的办法。”

    秦飞扬双手紧攥,指甲都已经没入手心,鲜血直流。

    片刻后。

    他松开双手,道:“给我一点时间。”

    黑影点头道:“好,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最多还有半个时辰。”

    “这么短!”

    秦飞扬目光一颤,半个时辰眨眼即逝,能做什么?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狼王和任无双他们也已经陷入幻境,你最好赶紧去营救他们。”

    黑影又道。

    “什么?”

    秦飞扬脸色一变。

    黑影道:“不过你放心,他们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你就不能一次说完吗?”

    秦飞扬无奈的看了眼他,松了口气,道:“有个问题,我想向你请教一下。”

    “什么问题?”

    黑影问道。

    “既然这里是我欲念所化的幻境,那为什么帝都一点都没变,而灵州却变了,古堡也消失了,甚至都没有远伯和任无双这些人?”

    秦飞扬皱眉。

    黑影道:“因为幻境要让你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秦飞扬明白了。

    这一切是在迷惑他的心智。

    因为幻境内的一切,如果与现实中的一切一样,那他肯定就会产生怀疑。

    所以。

    幻境就把这十几年所发生的一切给剔除掉,只留下帝都的人和物,并让他回到十岁的时候。

    这样一来,他就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随后就一直沦陷下去,直到最后万劫不复。

    “还真是一个可怕的幻境。”

    秦飞扬的背脊不由发寒,看着黑影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能出现在我的幻境内?”

    “等时机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我是谁。”

    黑影笑着说了句,便瞬间消失无影。

    “又是时机未到。”

    秦飞扬摇头苦涩一笑,低头扫视着下方的大地,目中爬起一丝怅然。

    “殿下,你究竟怎么了?”

    “什么幻境?”

    “什么假的?”

    “什么远伯?”

    “你到底在跟谁说话?”

    而旁边的秦义,已经急得快上火了。

    秦飞扬笑道:“别担心,我没事。”

    “没事?”

    秦义皱了皱眉,在那自言自语半天,怎么让人不担心?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