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825章 守株待兔

    “挺识趣的。”

    秦飞扬咕哝,随后又在闫魏耳边,嘀咕了几句。

    “呃!”

    闫魏听完,脸庞猛地一搐,苦笑道:“这都能想到,真佩服你的头脑。”

    秦飞扬淡淡一笑。

    唰!!!

    数息后。

    金甲男子等人落在两人对面。

    总共十一人。

    金甲男子是二星战圣,另外十人都是九星战宗。

    “塔主?”

    见到闫魏,十一人神色都有些错愕。

    紧随着。

    那金甲男子便问道:“大人,城主呢?”

    “死了。”

    闫魏面无表情道。

    “什么?”

    一群人变色。

    闫魏瞥了眼秦飞扬,看向那十一人,冷哼道:“他和秦飞扬狼狈为奸,本塔主自然要杀了他。”

    “这……”

    一群人惊愕万分。

    金甲男子急忙道:“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城主大人怎么可能勾结秦飞扬?”

    “我也很不愿意相信,但这是事实。”

    闫魏道。

    十一人面面相觑。

    “大人,我记得三天前,你亲口说过,在抓住秦飞扬之前,不会从冰河上空经过,可现在……”

    那金甲男子突然道,质疑的看着秦飞扬两人,显然也在怀疑两人的身份。

    “怎么?”

    “你在怀疑我?”

    塔主目光一冷。

    “不敢。”

    金甲男子急忙摇头,道:“我只是有些好奇。”

    “本塔主要做什么,还轮不到你过问,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

    闫魏冷漠道。

    “是!”

    金甲男子连忙应道,脸上满是恐慌。

    闫魏点头,脸色也一下缓和不少,道:“看你的能力还不错,现在我就正式任命你为天玄城城主,希望你能好好打理这座城池。”

    “任命我为城主?”

    金甲男子目光一颤。

    闫魏道:“不愿意吗?那我去找别人。”

    “愿意,愿意。”

    “属下愿为大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金甲男子急忙躬身说道,脸上的喜悦难以掩饰。

    这份惊喜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此人,把心里的疑惑,浑然抛之脑后。

    “恩。”

    “记得要严加防患,之前我收到消息,这秦飞扬已经进入第四区域,估计很快就到天玄城。”

    闫魏道。

    “这么快?”

    金甲男子一惊,点头道:“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布置。”

    “去吧!”

    闫魏挥手道。

    “属下告辞。”

    金甲男子躬身一拜。

    “对了,城主勾结秦飞扬一事,先不要宣扬,免得闹得人心惶惶。”

    闫魏又道。

    “好。”

    金甲男子点了下头,便带着身后那群护卫,朝南边的石桥飞去。

    等一群人远去后,秦飞扬当即便对闫魏伸出大拇指。

    这家伙倒挺有演戏天赋的。

    不管是姿态,还是语气,都和巫勇一模一样。

    嗖!

    接着。

    两人便飞进天玄城,径直朝城池中央的丹塔飞去。

    同时!

    城内西边,有一片郊区。

    这里,坐落着一座座独立的庭院。

    在其中一座庭院内,一个紫衣青年坐在阁楼的露台上,悠哉悠哉的品着茶。

    如果秦飞扬在这,定能一眼认出,正是慕青!

    黑衣老妪也坐在慕青旁边,一身气息深不可测。

    不久!

    两道流光,从上空飞过。

    “恩?”

    慕青神色一愣,抬头看向那两道流光,目中顿时迸射出一缕缕精光。

    “巫勇!”

    “等了这么久,等于等到他现面,我去拿下他,只能得到他的血液,天玄之炎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黑衣老妪起身,眼中寒光闪烁。

    “别急。”

    慕青伸手拦住她,再次看向那两道流光,那漆黑的眸子泛出一层诡异的光芒。

    “怎么会是他?”

    当下。

    他眉毛一挑。

    “谁?”

    黑衣老妪惊疑。

    “秦飞扬。”

    慕青道。

    “秦飞扬?”

    黑衣老妪错愕。

    “我的通天眼,能看透他们的真实面貌,不会有假。”

    “但我想不通,秦飞扬没来过第四区域,怎么知道巫勇长什么样?”

    慕青眉头紧拧。

    “什么意思?”

    黑衣老妪一愣,问道。

    “他身边的那个巫勇,不是真的巫勇,是人假扮的。”

    慕青道。

    黑衣老妪一惊,问道:“什么修为?”

    慕青摇头道:“看不透,不过倒也没有你强。”

    黑衣老妪松了口气,没有她强,那倒也不足为虑,道:“那要不要动手?”

    “又不是真正的巫勇,动手有什么意义?”

    “但真正巫勇,现在在哪?”

    慕青陷入沉思。

    突然。

    他像是想到什么,目中爬起一丝难以置信。

    “怎么了?”

    黑衣老妪惊疑。

    慕青沉声道:“秦飞扬敢让人冒充巫勇,只有一个解释,真正的巫勇已死!”

    “这……”

    黑衣老妪惊愕万分,半响都反应不过来。

    “不对不对!”

    “就算巫勇已死,秦飞扬怎么会知道?”

    “难道说,巫勇就是被他杀的?或者他亲眼看见巫勇死的?”

    慕青脑子乱了。

    嗡!

    忽然。

    他怀里的影像晶石,发出动静。

    慕青取出影像晶石,战气涌入其内,一个中年男人的虚影,迅速凝聚而出。

    “父亲?”

    慕青一愣,狐疑道:“父亲,找孩儿有事?”

    “大事!”

    中年男人道,脸色颇为阴霾。

    慕青和黑衣老妪相视,目中尽是惊疑。

    中年男人道:“你们应该都知道,两位老祖这些年在做什么吧!”

    “知道。”

    “他们在黑龙冰川,想办法夺取魔龙之心和魔龙之眼。”

    慕青道。

    “对。”

    “但就在前不久,魔龙之心和魔龙之眼,已经被秦飞扬抢走。”

    中年男人道。

    “什么?”

    慕青两人变色。

    “两位老祖已经回到族中,并交代我,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秦飞扬的踪迹。”

    “青儿,你和秦飞扬相处这么久,比我们都了解,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

    中年男人很严肃的说道。

    “等等。”

    “这到底怎么回事?秦飞扬为什么会进入黑龙冰川?”

    慕青皱眉。

    “据两位老祖说,是第三区域和第四区域的塔主,贪婪秦飞扬身上的圣器,把秦飞扬诱进了黑龙冰川。”

    中年男人道。

    慕青面色一滞,吃惊道:“也就是说,第三区域和第四区域的塔主,也进入了黑龙冰川?”

    “对。”

    中年男人道。

    “难道这秦飞扬,敢肆无忌惮的让人冒充巫勇。”

    慕青恍然大悟。

    没猜错的话,这巫勇肯定已经遭到秦飞扬的毒手。

    “家主,你要找的秦飞扬,现在就在第四区域的天玄城。”

    黑衣老妪道。

    “恩?”

    中年男人一愣,惊喜道:“真的吗?”

    “千真万确。”

    “刚刚我们还亲眼看见,他们从我们的上空飞过。”

    黑衣老妪点头道。

    “非常好!”

    “你们去看着他,千万别让他溜走,我马上去禀报两位老祖。”

    中年男人说完,便立即关闭了影像晶石。

    黑衣老妪阴沉道:“这小畜生,居然能在两位老祖的眼皮子底下,抢走魔龙之心和魔龙之眼,能耐真是不小啊!”

    “是啊!”

    “这家伙,是越来越难控制了。”

    慕青深深一叹,道:“走吧,他们应该是去丹塔,我们快点赶过去。”

    黑衣老妪点头,大袖一拂,带着慕青冲上高空,当即便看见,秦飞扬和闫魏此刻就站在丹塔的大门前。

    黑衣老妪目光一沉,道:“他们果然是冲着天玄之炎去的。”

    “凭秦飞扬的头脑,怎么可能忽略掉这里的丹火?”

    “倒是你,我不是让你时刻留意丹塔吗?怎么连巫勇离开丹塔,你都不知道?”

    “如果在他离开丹塔的时候就拿下他,天玄之炎我们早就已经得到手。”

    慕青不满道。

    黑衣老妪急忙弯下腰,道:“是老奴失误,请少主责罚。”

    慕青白了眼她,道:“你在我慕家这么多年,连我父亲都要对你礼让三分,我敢责罚你吗?以后做事稍微谨慎一点,尤其在面对秦飞扬的时候,稍有不留神,就会吃大亏。”

    “是。”

    黑衣老妪恭敬的应了声,问道:“现在怎么办?”

    慕青沉吟少顷,道:“现在赶去,已经来不及,干脆就让他们进去,等他们出来时,我们再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少主高明。”

    黑衣老妪敬佩道。

    慕青脸庞一搐,无奈道:“少拍马屁,我不吃这一套。”

    黑衣老妪悻悻一笑,颇为尴尬。

    同时!

    丹塔大门前。

    秦飞扬转头瞧了眼四周,见四下无人,便掏出那个玉瓶,取出一滴血液,滴在丹塔的石门上。

    轰隆!

    当即。

    石门快速开启。

    嗖!!

    两人没有任何犹豫,迅速掠了进去,关上石门后,直奔最上面一层而去。

    而就在石门合上之际,慕青和黑衣老妪也划破长空,落在丹塔前的广场上。

    “我们就在这守株待兔。”

    慕青双手抱胸,脸上带着一抹璀璨的笑容。

    丹塔内!

    九大区域的丹塔,都是在同时间进行考核。

    所以此刻,这座丹塔内也有不少弟子在,不过都在炼丹室炼丹。

    也因此。

    秦飞扬两人很顺利的来到最上面一层。

    当然。

    即便现在有人发现他们,也不会起疑。

    最上面一层,总共有五个炼丹室。

    有四个炼丹室的石门上都有编号,唯独中间一个炼丹室没有。

    根据他对丹塔的了解,这没有编号的炼丹室,肯定就是巫勇的。

    果然。

    当推门而入时,里面没有任何人在。

    并且每个地方,都很整齐,很干净。

    “丹炉?”

    秦飞扬随便看了下,便走进炼丹室,见石台上摆放着一个丹炉,立马好奇的走过去。

    因为那丹炉,通体泛着明亮的宝光,一看就知道级别不低。

    丹炉的大小和形状,和寻常丹炉相差不多。

    但有一地方,很出众!

    就是在丹炉上的图纹。

    这图纹,是一轮火红的烈日,很逼真,站在丹炉前,似乎都能感受到那烈日散发出的温度。

    闫魏走进炼丹室,见秦飞扬目不转睛的看着丹炉,笑道:“巫勇已死,这里的东西都是你的,喜欢就收走。”

    “有道理。”

    秦飞扬咧嘴一笑,手一挥,便把丹炉送进古堡。

    随即。

    他走到旁边的墙壁跟前,轻轻敲击着。

    “没有。”

    不一会,他摇了摇头,又走到另一边的墙壁前。

    咚!!

    当即。

    一道道低沉的回声,从墙壁后面传出来。

    “就在这!”

    他目光一亮,取出苍雪,刷刷刷几下,便切开墙壁。

    一个火焰翻滚的暗室,也随之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

    “这……”

    闫魏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怎么?”

    秦飞扬笑问道。

    闫魏古怪道:“你是不是经常干这种事?要不然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丹火?”

    秦飞扬闻言,神色颇为尴尬,讪讪笑道:“也不是经常,只是偶尔。”

    “偶尔?”

    闫魏摇头,打死他也不会相信秦飞扬的鬼话。

    “真的。”

    “其实我很善良的。”

    秦飞扬很认真的说了句,转身走进暗室。

    火浪滚滚,温度极高,钢铁进入这也能瞬间融化掉。

    但对秦飞扬,构不成任何威胁。

    他穿梭于火焰中,走到天玄之炎前,毫不犹豫的咬破手指,滴血认主。

    很快。

    血契便诞生。

    他心念一动,天玄之炎立刻停止复苏。

    暗室内奔涌的火焰,也逐渐消沉下去。

    “什么情况?”

    “我这里的丹火怎么没了?”

    天玄之炎停止复苏,丹塔就乱成一团。

    所有弟子都跑出炼丹室,脸上满是惊疑。

    同时。

    闫魏看向站在暗室内的秦飞扬,问道:“丹火已经到手,接下来又要做什么?”

    秦飞扬沉吟少许,道:“先去安抚下那些弟子。”

    “恩。”

    闫魏点头,转身走出炼丹室,就见在外面的大厅,站在四个青年男女。

    毫无疑问。

    能站在最上面一层的人,无疑就是第四区域炼丹天赋最好的年轻人。

    “塔主,怎么丹火突然消失了?”

    四人惊疑的望着闫魏。

    “没事,只是一个小意外,很快就好了。”

    “你们也去下面通知一下其他人,都老实在炼丹室内呆着,别乱跑。”

    闫魏面无表情道。

    “好。”

    四人点头,便转身朝下方跑去。

    闫魏也回到炼丹室,关上石门,看向秦飞扬道:“搞定了。”

    秦飞扬点头,道:“我去一下古堡,你就在这等我。”

    唰!

    话落。

    他便带着天玄之炎,瞬间消失无影。

    秦飞扬一进入古堡,胖子等人便一拥而上,好奇的看着他身前的天玄之炎。

    秦飞扬道:“让开,我试试,幽冥魔焰能不能吞噬它。”

    一群人退到一旁。

    秦飞扬一挥手,天玄之炎朝幽冥魔焰飞去。

    结果。

    两簇丹火悬浮在虚空,相安无事。

    陆虹道:“果然也和寒冰之炎,天雷之炎一样。”

    “加上慕青身上的天阳之炎,这种丹火已经有四种……”

    “你们说,第五区域到第九区域会不会也都是这样的丹火?”

    胖子问道。

    众人摇头,没亲眼看见,实在不好妄下断定。

    秦飞扬收回目光,走到那丹炉前,滴血认主。

    关于丹炉的讯息,顿时涌入脑袋。

    “几品?”

    陆虹问。

    秦飞扬笑道:“六品,叫烈阳鼎。”

    “那你这次真是赚大了。”

    陆虹抿嘴笑道。

    “是赚了。”

    “六品丹炉虽然比不上六品丹火稀有,但也非常昂贵。”

    “就算是帝都的诸侯,要购买一个六品丹炉,都需要三分之一的家产。”

    秦飞扬道。

    “我去,这么值钱?”

    狼王一听这话,顿时直冒绿光。

    秦飞扬脸色一黑,道:“我警告你,少打这烈阳鼎的主意。”

    说罢,他一个闪烁,离开古堡,看向闫魏笑道:“丹塔那些大人物,应该也快到了,走吧,我们出去恭迎他们。”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炼丹室,途中也遇上了不少弟子,对于秦飞扬这个陌生面孔,都感到好奇,但没人敢多问。

    很快。

    两人就来到丹塔的石门前。

    而当石门开启之际,秦飞扬立刻就发现了站在外面广场上的慕青,慕青自然也看见了里面的秦飞扬。

    四目交汇,顿时碰撞出无形的火花。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