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916章 长跪不起!

    三天一晃即逝。

    天还没亮!

    各大城区的人,便朝第一城区蜂拥而去。

    包括神殿的弟子。

    甚至就连帝城之外的那些城池,都有无数人赶来看热闹。

    各大通往第一城区的固定传送门,都是排着一条长龙。

    “大哥,我去第一城区有急事,能插让我插一下队吗?”

    “急事?”

    “你看看大家,谁没有急事?”

    “快滚到后面去排队,小心引起公愤。”

    虽然现在时间还早,但每一个人都想尽快赶去第一城区。

    当然。

    也有一些聪明的人,早在昨天,前天就已经进入第一城区。

    而第一城区也毫无悬念,各大街道都是拥挤不通。

    中央广场,位于第一城区的正中心,能有数千丈。

    地上铺着一片片坚硬的青石,年代久远,处处可见风化的痕迹。

    同样是一大早,一群黑铁军降临在广场上,足有上百人,每一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圣威。

    他们站在广场四周的边缘,手持方天画戟,阻止一切想进入广场的人,浑身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

    广场四周,也早已是人山人海。

    而在广场附近,有几座豪华的酒楼。

    这些酒楼,在帝都的地位,不及香月楼,平时也没香月楼的生意好。

    但!

    自从秦飞扬要在中央广场斩首示众的消息一传开,就有大量的人朝这里涌来。

    因为这些酒楼,离中央广场很近,站在最上面几层,还可以清楚地看见中央广场的情况。

    所以到昨晚,这些酒楼就已经爆满。

    而此刻。

    这些酒楼,凡是靠着中央广场的房间,窗户都大大敞开着。

    窗户前,各站着一道道身影。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这些人,基本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包括各大诸侯。

    西边位置,有一个叫赏月楼的酒楼。

    最上面一层的一个雅间内,十几个年轻男女,聚在一起。

    他们面貌出众,气质不凡,浑身流露出的气息也极强。

    胸口的衣服上,也都有一个小剑标志。

    其中一个黑衣青年笑道:“近百年来,我们帝城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

    “是啊,都是托秦飞扬的福。”

    有一个白衣女子立刻笑意盈盈的说道。

    嘎吱!

    这时。

    房门被人推开。

    一个黑衣青年走进雅阁。

    正是诸葛明阳。

    “诸葛兄。”

    雅阁内的一群年轻男女,见诸葛明阳到来,都起身拱手见礼。

    诸葛明阳摇着折扇,笑道:“诸位来得都很早啊!”

    “帝王之子被斩首,这等好戏,我们自然要早点来围观。”

    有人笑道。

    诸葛明阳笑了笑,走到窗户前,望着中央广场,暗中咕哝:“你不是告诉我,你不一定会死吗?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呢?”

    “诸葛兄,我们听说,三天前你去了一趟神狱?”

    突然有人问道。

    “对。”

    诸葛明阳转头看了眼那人,点头笑道。

    “那有没有告诉秦飞扬,今天会被斩首?”

    当即。

    一群人好奇的看着他。

    “当然有。”

    诸葛明阳点头一笑。

    “那他有什么反应?”

    “是不是特别难过?特别绝望?特别痛苦?”

    众人急切地问。

    诸葛明阳摇头叹道:“恰恰相反,他不但没有难过,还羞辱我了一顿。”

    “呃!”

    一群人面面相觑。

    ……

    同一时刻。

    北边位置一座酒楼的雅阁内,也聚集着一群人。

    但他们和诸葛明阳等人不一样,脸上满是焦虑和担忧。

    为首的正是老爷子和朱月。

    任无双,谭五,沈梅,陆星辰也都在。

    ……

    南边位置,有一个雅阁的窗户前,也站在一个白发老人。

    他双手负背,气质出众。

    一身白衣,不染纤尘。

    但脸上带着一个面具,看不清真容,显得神秘莫测。

    ……

    同时。

    东边一家酒楼内,六道身影并肩而立,看着人海之间的中央广场,皆沉默不语。

    正是慕青一行人!

    片刻后。

    神秘夫人收回目光,看向慕青问道:“这几天秦飞扬有没有给你传讯?”

    “没有。”

    “可能他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潜入帝都。”

    “也有可能,神狱能切断影像晶石的联系。”

    慕青道。

    慕家大祖冷笑道:“这样不是很好吗?在他绝望的时候,我们再出现,给他一个惊喜。”

    “怕是不止秦飞扬,帝王和国师也会充满惊喜。”

    慕家二祖跟着道,眼中厉光闪烁。

    “这些都不重要。”

    慕青摇头,看着神秘夫人,淡笑道:“我只期待,当秦飞扬看见,我们和你联手来救他,他脸上会出现什么表情?”

    “无聊。”

    神秘夫人面无表情的说了句,又继续看着中央广场。

    ……

    与此同时!

    帝宫深处,某一处坐落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宫殿大门上方,挂着一块金灿灿的牌匾,三个苍劲的大字,犹如铁钩银划,释放着一股惊人的气息。

    ——皓天宫!

    宫殿四周,一个个麒麟军,手持战戟,犹如铁松般,笔直挺立。

    大门口,还恭敬地站着两个侍女,以及两个太监。

    在宫殿前方,是一片花园。

    园内,草木青翠,百花盛放,还有小桥流水,假山亭台。

    而花园内的各个路口,也有麒麟军把守!

    此时此刻。

    一片草地上,帝王正陪着一个小孩玩耍。

    这小孩,差不多只有两岁,才学会走路不久,步履蹒跚。

    小孩和帝王在草地上来回追逐,欢乐的笑声,弥漫在花园内的各个角落。

    一旁,还站在一个宫装妇人。

    她身披凤霞,头戴凤冠,身上的凤袍彰显着十足的贵气。

    在这帝宫,能有这身装扮的人,显然只有当今帝后。

    而这妇人,正是大皇子的母亲。

    那小孩,也就是帝王和她近两年所诞下的龙子。

    看着其乐融融的父子俩,这女人脸上也是笑意盈盈。

    同时。

    花园外的一条小道上,有一个白衣妇人,正朝这边跑来。

    “娘娘,你伤势才刚好,跑慢点啊!”

    后方有两个侍女,她们一边追着白衣妇人,一边焦急的喊道。

    然而。

    白衣妇人似是没听到,脚步越来越快,略显苍白的容颜上,满是焦急之色。

    她正是秦飞扬的母亲!

    这几天过去。

    在生命之火的帮助下,她的伤势已经痊愈。

    并且她还融合了生命之火。

    现在的她,与秦飞扬、胖子一样,拥有不死之身。

    而现在她来皓天宫,自然也是为了找帝王,给秦飞扬求情。

    其实。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来。

    这些天,她几乎每天都会来几次,但每一次都被麒麟军给拦在外面。

    但这次!

    她抱着很大的决心。

    不见到帝王,誓不罢休!

    因为。

    秦飞扬今天就要被处斩了,要是再见不到帝王,那就彻底没转机了。

    “又来了?”

    花园入口处,有两个麒麟军把守,远远看见白衣妇人,都忍不住皱了皱眉。

    很快!

    白衣妇人就来到花园入口,瞧了眼那两个麒麟军,就想直接闯进去。

    “娘娘,不可以。”

    那两个麒麟军,连忙伸手拦住白衣妇人。

    “今天我一定要见到他。”

    白衣妇人道。

    “真的不行。”

    “陛下交代过,今天一整天都要陪小皇子,任何人都不见。”

    “娘娘,请不要为难我们好吗?”

    两个麒麟军面色为难的说道。

    虽然现在白衣妇人的处境不怎么好,但毕竟曾经是帝后,所以这些麒麟军,也不敢太过放肆。

    “娘娘,我们回去吧!”

    “陛下知道你来的目的,所以是不会见你的。”

    那两个侍女追上来,站在白衣妇人面前,小声劝道。

    “我不走。”

    白衣妇人摇头。

    花园内。

    帝王和现任帝后,也都注意到了白衣妇人。

    然而帝王,只是很随意的看了眼,便收回目光,继续陪小皇子玩耍。

    而现任帝后,嘴角则抿着一抹嘲讽。

    同时。

    看着帝王和小皇子欢声笑语,白衣妇人心里也忍不住升起一股浓浓的怒火。

    “陛下,他是你的孩子,飞扬同样也是你的孩子,你不能这样厚此薄彼啊!”

    白衣妇人悲呼。

    帝王仍旧无动于衷。

    现任帝后瞧了眼帝王,看向白衣妇人,笑道:“姐姐,这话你就说错了,当年秦飞扬被逐出帝宫的时候,就已经和我们皇室没关系了,现在他只是一个外人。”

    “闭嘴!”

    白衣妇人猛然看向她,目中透着冰冷的寒光。

    现任帝后瞳孔一缩,神色有些惧怕。

    以前。

    秦飞扬的母亲贵为帝后时,她还只是一个嫔妃,见到秦飞扬母亲都要行礼。

    而秦飞扬母亲在位时,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加上她本身的实力就很强,背后还有一个强大的卢家,因此帝宫的嫔妃,都很畏惧她。

    包括如今这位帝后。

    虽然现在身份对换,但以前所积累下来的阴影,很难消除。

    然而。

    听到白衣妇人对现任帝后的喝斥,帝王眉头一皱,抬头看向白衣妇人,道:“该闭嘴的是你,不要再来胡搅蛮缠,消磨朕的耐心。”

    白衣妇人身心一颤,眼中淌下了委屈的泪水。

    现任帝后不耐烦的挥手道:“快走吧,别在这妨碍我们。”

    有帝王给她撑腰,她自然不会再害怕,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

    白衣妇人瞧了眼她,随后看向帝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悲愤道:“你已经杀了飞扬两次,你不能再这么绝情,这对飞扬不公平,要是今天你不收回成命,我就在这长跪不起!”

    “那你就在那跪着吧!”

    帝王冷冷地说了句,便抱起小皇子,带着现任帝后,朝皓天宫走去,留给白衣妇人一个冷漠的背影。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