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988章 死无对证!

    “停止拍卖?”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拍卖场。

    当工作人员出去,说出今天的拍卖到此为止,顿时就引起巨大的骚动。

    人们议论纷纷。

    但工作人员没有做出任何解释。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交易阁的护卫,立马就把拍卖场的各大入口全面封锁,不准任何人踏足。

    同时。

    休息室!

    交易阁的工作人员,也很快就送来四张座椅。

    昊公子搀扶着秦飞扬走过去,坐在中间的一张座椅上,随后他自己也坐在秦飞扬的旁边。

    幽灵蛇皇也变成一只精致的手镯,盘在秦飞扬的手腕上。

    王悠儿则坐在秦飞扬的另一侧。

    傅雄看了眼那张空着的座椅,没敢坐下,站在一旁,神色诚恐无比。

    一时间。

    四人都没说话,休息室陷入一片死寂。

    大概百息过去。

    一个浑身酒气的中年男人,急匆匆跑进休息室。

    正是沈飞云!

    当看见躺在血泊中的龙公子时,他身体顿时忍不住颤抖,双手也不由紧攥起来。

    唰!

    蓦地。

    他抬头看向秦飞扬三人,眼中寒光暴涌,道:“是谁杀了他?”

    “我。”

    王悠儿淡淡道,没有丝毫畏惧,直视着沈飞云。

    轰!

    王悠儿话音刚落,一股恐怖的杀气,便从沈飞云体内咆哮而出。

    昊公子眉毛一挑,道:“沈飞云,动手之前,先想清楚。”

    “别拿你们背后的人来压我,杀人就要偿命!”

    沈飞云冷喝。

    那恐怖的杀气,化成一片惊涛骇浪,朝王悠儿扑去。

    见状。

    一旁的傅雄,瞧了眼秦飞扬三人,又看了眼沈飞云,眼中深处闪过一抹冰冷的笑意。

    “哼!”

    王悠儿冷哼。

    九星战圣的圣威汹涌而出,与沈飞云的杀气轰然相遇。

    一股毁灭性的气浪,顿时涌现。

    噗!

    当即。

    王悠儿一口血喷出,脸色发白。

    旁边的秦飞扬和昊公子,也首当其冲,被那气浪掀飞,犹如陨石般,撞向后方的墙壁。

    轰隆!!

    伴随着两声巨响,墙壁出现两个大窟窿,两人直接掉落在外面的拍卖场,身体龟裂,血喷如柱!

    要知道。

    王悠儿是九星战圣。

    而沈飞云的实力,显然比王悠儿更强。

    所以。

    他们交锋所诞生的战斗波动,又岂是秦飞扬两人能承受的?

    这一击,是致命的!

    但相比之下,昊公子会好一点。

    毕竟之前没受伤。

    而秦飞扬,体内的毒素到现在都还没彻底清除,再遭到这致命一击,无疑是雪上加霜。

    此刻。

    他躺在破碎的地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意识也在消散。

    嗖!

    同时。

    瞧见秦飞扬和昊公子的状况,王悠儿脸色微微一变,连忙起身,落在两人身旁,随即取出疗伤丹,塞进两人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修复着两人的身体,情况略微有些好转。

    唰!

    但这时。

    沈飞云也追了出来,浑身杀气腾腾。

    王悠儿脸色一沉,喝道:“你若再无理取闹,休怪我不客气!”

    “杀了我儿子,还说我无理取闹,你还真以为你是王塑的孙女就能在这里为所欲为?”

    沈飞云目光如电,神色无比冷漠,如同一尊杀神,令人胆颤。

    昊公子脸色一变,暗道:“不好,他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快给我父亲传讯求救!”

    “没用的。”

    “出发前公孙北给我说过,等我们离开神城,不管遇上什么危险,都不会给我们任何帮助。”

    “所以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

    秦飞扬费力的爬起来,沉声道。

    “什么?”

    昊公子面色一呆。

    这老头未免也太狠心了吧?

    秦飞扬瞥了眼昊公子,对王悠儿传音道:“他实力如何?”

    “不清楚,但肯定是战帝!”

    王悠儿应道,语气也十分凝重。

    “这就不好办了。”

    秦飞扬咕哝。

    如果没有昊公子和王悠儿还好说,他完全可以进入古堡,就算沈飞云能逆天也奈何不了他。

    但现在。

    他只能留在外面,陪着两人一起犯险。

    “恩?”

    突然。

    他眉头微微一挑,抬头看向站在上方休息室的傅雄。

    这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更知道龙公子下毒的始末,可为什么不出手帮忙?

    而一直注视着王悠儿和沈飞云的傅雄,也突然发现秦飞扬正看着他。

    目中,顿时掠过一丝慌张。

    紧随着。

    他装成一副刚反应过来的样子,连忙喝道:“沈飞云,你做什么?”

    接着。

    他一步迈出,横在沈飞云前方,把秦飞扬三人护在身后。

    “不对劲。”

    秦飞扬看着傅雄的背影,目光闪烁不定。

    他总觉得,这傅雄现在的行为,太过刻意。

    沈飞云停下脚步,冷笑道:“做什么?当然是为了给我儿子报仇。”

    傅雄道:“你没资格提‘报仇’这两个字,因为这件事,本来就是你儿子的错。”

    “我儿子的错?”

    沈飞云眉毛一挑。

    “没错。”

    “你儿子之前在茶水中投毒,差点就毒害了这位慕兄弟,所以悠儿小姐才一怒之下杀了他。”

    傅雄道。

    “不可能!”

    “我已经把他们的真实身份告诉了我儿子,他绝不可能再去害他们。”

    沈飞云摇头。

    “你以为这样,你那儿子就会罢手吗?”

    “你去外面问问,谁不知道他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的人?”

    傅雄冷笑。

    沈飞云眉头紧拧。

    “连自己儿子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你这个当父亲的,会不会也太不称职了?”

    傅雄道,嘲讽之意不加掩饰。

    沈飞云双手一攥,沉声道:“证据何在?”

    “事发时,我交易阁的一个工作人员刚好也在场,等她苏醒后,自然会给你一个真相。”

    “我现在就去看看她的情况。”

    傅雄说完,又飞进休息室,蹲在红衣女子身旁,埋着头,查看红衣女子的情况。

    但突然。

    他余光瞥向下方的秦飞扬三人,眼中深处一抹寒光闪烁而出。

    随即。

    他那指尖涌现出一缕微不可查的战气,闪电般没入红衣女子的心口。

    昏迷不醒的红衣女子,连一声惨叫都没有,便当场气绝身亡!

    而这一切,秦飞扬等人都没看见。

    因为休息室在二楼,拍卖场在一楼,秦飞扬等人的视线,会受到影响。

    并且傅雄在动手时,还有刻意用身体,挡住了秦飞扬几人的视线,所以都还不知道,红衣女子已经遭到毒手。

    而杀了红衣女子后,傅雄眼中的冷意更浓,但又瞬移掩饰下去。

    紧随着。

    他脸色骤变,惊呼道:“怎么会这样?”

    “什么?”

    秦飞扬三人惊疑。

    傅雄转头看向三人,喃喃道:“她死了。”

    “不可能!”

    昊公子断然摇头。

    红衣女子的伤势的确很严重,但也及时服用了护心丹和疗伤丹。

    就算无法让红衣女子的伤势痊愈,但最起码保住性命还是没问题的。

    可怎么就死了呢?

    现在不就等于死无对证?

    同时。

    秦飞扬瞧了眼傅雄,又看了眼沈飞云,果断开启一扇传送门,而后他一手抓着王悠儿,一手抓住昊公子,拖着两人,头也不回的掠了进去。

    “站住!”

    沈飞云发现后,顿时大怒,手臂猛地抬起,大手凌空一拍,一片战气涌现,朝传送门扑去。

    轰隆一声,传送门当场粉碎,但秦飞扬三人也已然没了踪影。

    “畜生,我饶不了你们!”

    沈飞云恨欲发狂。

    傅雄目光微微一闪,叹道:“沈飞云,这件事的确你儿子的错,不能怪他们。”

    “没有人证,你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现在我还怀疑,你和他们是串通好的!”

    沈飞云看向傅雄,目光咄咄逼人。

    傅雄脸色一冷,指向交易阁一个出口,喝道:“简直不可理喻,马上给我滚出交易阁!”

    “走着瞧。”

    “若被我查出来,此事和你也有关,我绝不会放过你!”

    沈飞云冷哼一声,抱起龙公子的尸体,便转身大步朝出口走去。

    “我也奉劝你一句,做人别太张狂。”

    “他们是谁,你心里清楚,敢动他们,你不会有下场。”

    傅雄冷笑。

    “杀我儿者,即便是天王老子,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沈飞云头也不回的道,浑身杀气凌人。

    “那就拭目以待吧!”

    傅雄咕哝,等沈飞云离开拍卖场后,脸上立马就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

    ……

    青海城,城外!

    一片丛林上空,秦飞扬三人凭空出现。

    正是他们从神城前来时,降临的地方。

    刚一出现,秦飞扬便警惕地扫视着下方丛林。

    而王悠儿和昊公子,则都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呼!”

    片刻后。

    秦飞扬吐了口长气,目光锁定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峰。

    山峰高约五百多丈,草木葱茏。

    秦飞扬一挥手,卷起昊公子两人,落在那山巅之上,道:“先在这休息一下。”

    两人也终于缓过神了。

    昊公子立马恼怒道:“唯一的一个证人居然死了,我们也太倒霉了吧?”

    “早知道我就不该冲动杀掉龙公子。”

    王悠儿深深一叹,也是后悔不已。

    秦飞扬瞥了眼两人,走到悬崖边,俯视着下方的山川,沉吟不语。

    昊公子狐疑的看了眼他,走上前去问道:“慕老弟,在想什么呢?”

    秦飞扬充耳不闻。

    昊公子看向王悠儿,王悠儿也耸了耸肩,表示不解。

    良久之后。

    突地!

    秦飞扬目中精光一闪,头也不回的道:“杀龙公子没错,因为就算留着他,他也不会承认下毒一事,只会反咬我们一口,让我们的处境更加危险。”

    两人一愣,仔细想想,还确实是这个理。

    昊公子问道:“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避水珠还没弄到呢!”

    “避水珠我有,无需考虑。”

    秦飞扬道。

    “什么?”

    “你有?”

    “那你怎么不早说?”

    王悠儿挑眉,非常不爽。

    要是秦飞扬早说有避水珠,他们就不会去青海城,那自然也不会发生这些事。

    秦飞扬眉毛一挑,转身看向王悠儿,道:“你有问过我吗?”

    王悠儿道:“我是没问过,但你可以主动说出来啊!”

    “凭什么?”

    秦飞扬也来气了。

    王悠儿怒道:“凭我们是个团队,我们要齐心合力。”

    “齐心合力?”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好笑?”

    秦飞扬冷笑。

    王悠儿气得牙痒痒,吼道:“你是不是要吵架嘛,如果是,我奉陪到底。”

    “行了行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斗嘴?快想办法吧,总不可能让我们一直背着这个黑锅吧!”

    昊公子无奈的看着两人。

    “我没办法。”

    王悠儿冷哼,脑袋扭到一旁,又阴阳怪气的道:“某些人不是很能干吗?让他想。”

    秦飞扬揉了揉太阳穴,无力道:“行了,我错了,我给你道歉还不成吗?对不起。”

    这女人的性格,他也算是摸透了,如果他不主动妥协,肯定会没完没了。

    所以还不如看开点,道个歉,赚个耳根子清静。

    果然。

    看见秦飞扬的道歉,王悠儿脸色缓和了不少。

    昊公子摇头苦笑,看向秦飞扬问道:“慕老弟,你脑袋最灵活,有没有什么计策?”

    “有。”

    秦飞扬点头。

    昊公子一愣,催促道:“快说。”

    其实他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秦飞扬还真的胸有成竹。

    秦飞扬道:“先查一查傅雄。”

    “查他干嘛?”

    秦飞扬这句话,可让昊公子大感意外。

    “对呀,他还帮过我们,不然我们早就死在沈飞云手里了。”

    王悠儿也是一脸困惑。

    “你们看人只是看表象。”

    “而表象,大多都是假象。”

    “我敢断定,这个傅雄肯定没那么简单。”

    “并且那红衣女子,死得也太过蹊跷。”

    秦飞扬低沉道。

    昊公子和王悠儿相视,随后又看向秦飞扬,问道:“现在恐怕全城都在通缉我们,怎么查?”

    “这简单。”

    秦飞扬自信一笑,看着两人道:“你们有没有没用过的影像晶石?”

    “我有。”

    昊公子当下便从乾坤袋内取出一枚崭新的影像晶石。

    秦飞扬抓住手里,低头看着盘在手腕上的幽灵蛇皇,笑道:“去吧!”

    幽灵蛇皇立刻卷起影像晶石,闪电般消失在三人的视线中。

    “它是?”

    昊公子和王悠儿到现在才注意到幽灵蛇皇,眼中满是惊疑。

    “它是幽灵蛇,能随着环境改变自身的颜色,有了它,调查傅雄不要太简单。”

    秦飞扬冰冷一笑,随即盘膝在地,闭目养伤。

    “幽灵蛇!”

    “我去,连这种凶兽都能降服?”

    两人目瞪口呆。

    其实这还不算什么。

    如果让他们知道,秦飞扬还掌握着隐身术,恐怕连下巴都会惊掉。

    当然。

    若秦飞扬真开启隐匿诀,可能就会让王悠儿联想到当初那件‘幽灵事件’的真相。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