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第1057章 一个能解开谜题的地方

    翌日清晨。

    嘎吱!

    昊公子打开房门,走出阁楼,站在一片花圃前,用力嗅了下花香,伸了个懒腰,道:“睡上一觉,果然是精神百倍。”

    随后他转身看向秦飞扬的阁楼,见阁楼大门紧闭,露台上也没有秦飞扬的踪影,目中露出一丝诧异。

    “难道这家伙也在睡?”

    唰!

    他一步迈出,落在秦飞扬的阁楼前,用力敲着房门。

    “一大早敲什么敲?”

    片刻过去。

    房间里突然响起秦飞扬的怒吼声。

    “还有起床气?”

    昊公子一愣,戏谑道:“你也不出来看看,太阳都快晒屁股了。”

    哒哒!

    不久。

    伴随着一阵脚步声,阁楼房门打开,秦飞扬睡眼朦胧的站在门后,瞧了眼外面的天空。

    太阳都还没从天边升起来呢!

    “你有病是吗?”

    他恼怒的看着昊公子,好不容易想睡个好觉,居然这么早就被吵醒。

    “你还真的在睡觉?”

    昊公子新奇的看着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我也是人啊,也有累的时候,我怎么就不能睡觉了?”

    秦飞扬瞪了眼他,转身朝洗漱间走去。

    “你是人吗?你明明就是怪物。”

    昊公子跟进去,嘿嘿笑道。

    秦飞扬白了眼他,道:“行了,别废话了,一大早来找我做什么?”

    昊公子不满道:“不是你说帮我调查沈飞云和李鹤的死因,这么快就忘了?”

    秦飞扬道:“我没说帮你调查,只是说给你出出主意。”

    “别这样嘛,我一个人实在没什么信心。”

    昊公子讪讪笑道,故作一副小弟的姿态,崇拜的望着秦飞扬。

    秦飞扬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先等我下。”

    说罢便进入洗漱间。

    不一会他就出来了,整个人看上去都精神了。

    秦飞扬进入大厅,取出‘青海之娇’,一边泡茶,一边道:“按理说,凭你的尿性,从青海回来,不是应该最先去龙凤楼吗?”

    昊公子嘿嘿笑道:“所以我才来找你嘛,别泡茶了,我们一起去。”

    秦飞扬连忙伸手道:“别,没什么重要的事,我一般不会去那种地方。”

    “没劲。”

    昊公子瘪了瘪嘴,只得老老实实的坐在秦飞扬对面。

    片刻后。

    茶泡好了。

    秦飞扬倒了两杯,一杯递给昊公子,一杯自己慢慢品尝。

    昊公子现在可没这个雅兴,催促道:“快说吧,你究竟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

    秦飞扬道:“我知道的,你也都知道,问我干嘛?”

    “是。”

    “我的确知道。”

    “但我实在想不通,傅安山究竟握着神蟒部落首领什么把柄?”

    昊公子皱眉道。

    “我也不知道。”

    “这件事一时半会儿也很难调查清楚。”

    秦飞扬摇头。

    “还有你做不到的事?真是稀奇啊!”

    话音未落。

    一道冷哼声从门外传来,只见王悠儿一身雪白的长裙,三千青丝如瀑,晶莹的肌肤弹指即破,仿若仙子般,飘然而至。

    秦飞扬瞥了眼她,道:“又是谁惹你了?一大早就这么浓的火药味?”

    “你说呢?”

    王悠儿冷冷的瞧了眼他,直接坐在两人旁边,洗出一个茶杯,倒茶悠哉悠哉的品尝起来。

    “你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秦飞扬道。

    王悠儿却不为所动,淡淡道:“再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未婚妻,能算外人吗?”

    秦飞扬无力一叹,起身看着昊公子,道:“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昊公子狐疑。

    秦飞扬淡笑道:“一个能解开谜题的地方。”

    说话的同时,他开启一扇传送门,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昊公子目光一亮,连忙跟了上去。

    “混蛋!”

    “我一来就走,故意的吧!”

    王悠儿气得直跺脚,急忙起身追了进去。

    而就在三人离开不久,一个紫衣青年出现在庭院上空。

    正是公孙北!

    他一出现,便感应秦飞扬的气息。

    可结果,不但没感应到秦飞扬的气息,连昊公子和王悠儿的气息也消失了。

    “一大早的,一个个都跑哪去了?”

    公孙北皱了皱眉,又开启传送门离开了。

    与此同时!

    北城。

    一个布置相当奢华的书房内,一名黑衣老人半躺在书桌前的座椅上,闭目养神,悠悠自得,他就是傅安山!

    “大人,这段时间,小人看您一直在笑,是不是遇上什么喜事了?”

    旁边还站在一个獐头鼠目的矮个男人,留着一头黄橙橙的长发,脖子上有两道狰狞的刀疤,正对着傅安山溜须拍马。

    “这是当然的,没遇上喜事,我会这么开心?”

    傅安山道。

    “什么喜事?说出来也让小人为大人您开心开心。”

    矮个男人谄笑道。

    “告诉你也无妨。”

    “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傅雄,不是被慕祖宗他们设局害死了吗?”

    “而如今,沈飞云和慕祖宗都死了,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所以现在,我想再找个女人,多生他几个孩子,免得以后又发生什么不测,没人给我养老。”

    傅安山笑道。

    “原来是这样。”

    那矮个男人恍然的点点头,谄媚道:“这是好事啊,说明大人你老当益壮啊,就是不知大人您,现在有没有找到比较心仪的女人?”

    “当然有。”

    傅安山点头。

    “谁呀?这么好运,被大人您看中?”

    矮个男人问。

    “这个嘛,先卖个关子。”

    “等到时,我和她成亲的时候,你绝对会大吃一惊。”

    傅安山笑眯眯的说道。

    矮个男人嘿嘿一笑,拱手道:“那小人,就先恭喜大人您了。”

    “哈哈……”

    傅安山大笑不已,一张老脸也是红光满面。

    “呵呵。”

    “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能说出来让我们也乐一乐吗?”

    突然。

    一道戏谑的声音在书房内荡开,紧随着,某一处虚空发生动荡,两男一女凭空显化而出。

    “恩?”

    傅安山一愣,看向三人,盛气凌人的喝道:“你们胆子不小啊,没经老夫的同意,就敢闯进老夫的书房!”

    然而话音未落,他那一张老脸当即就绿了,猛地站起来,打量着三人,目中充满难以置信。

    没错!

    来人正是秦飞扬,昊公子,以及王悠儿。

    “看见我活着回来,是不是让你很失望?”

    秦飞扬大大咧咧地坐在茶几旁,抬头看着傅安山,眼中满是戏谑之色。

    “不可能!”

    “慕祖宗已经死了,你到底是谁,居然敢冒充他!”

    傅安山喝道。

    “冒充?”

    秦飞扬笑了。

    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他面前,居然说是冒充的?看来对于谣传的死讯,此人是深信不疑啊!

    “不回答?”

    “那就说明,你真是冒充的,居然敢冒充总塔主的亲传弟子,你简直不知死活,魏岩,给我拿下他!”

    傅安山目光一冷,对旁边的矮个男人喝道。

    “是!”

    矮个男人恭敬的应了声,便带着瘆人的狞笑声,凶神恶煞的朝秦飞扬扑去。

    “魏严?”

    秦飞扬诧异的看向矮个男人,这名字怎么有些耳熟?

    对了!

    闫魏,魏岩!

    难道这人就是闫魏?

    唰!

    就在秦飞扬准备暗中询问的时候,昊公子一步横在秦飞扬面前,瞧了眼那叫魏岩的人,喝道:“傅安山,你找死吗?”

    傅安山瞳孔收缩,突然冷笑道:“你肯定也是别人冒充,魏严,给我一并拿下!”

    “明白!”

    魏岩阴笑连连。

    昊公子彻底怒了,喝道:“真是岂有此理,你给我等着,我马上叫公孙北前来,荡平你交易阁!”

    说罢便取出影像晶石!

    “恩?”

    傅安山一惊。

    难道慕祖宗真没死?

    但不可能啊!

    因为这个消息,是裴钦等人亲口传回来的。

    并且,谭京是他交易阁的人,肯定是不会撒谎的。

    嗡!

    公孙北的虚影出现了。

    “糟糕!”

    看着公孙北出现,傅安山瞬间就变脸了。

    那魏岩也是身体一僵,不敢再上前了,脸上满是恐惧。

    而同时。

    公孙北也正在找秦飞扬,看见秦飞扬三人,当即便道:“你们才刚回来,怎么不好好休息?”

    昊公子道:“休息了一晚上够了,现在我们在北城的交易阁,有人怀疑我们是假冒的,甚至还想对我们不利,所以需要你来帮我们证实一下。”

    “谁这么大的胆子?”

    公孙北眉毛一挑。

    昊公子转动影像晶石,对着傅安山和魏岩。

    “见过公孙大人!”

    两人连忙躬身行礼。

    公孙北道:“敢对他们动手,你们胆子不小嘛!”

    傅安山那苍老的身体猛地一颤,急忙道:“公孙大人,这是误会,听我解释。”

    “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解释。”

    公孙北道,眼中寒光闪闪。

    “因为传言。”

    “传言说,慕祖宗已经在青海遇难,现在突然出现我面前,我肯定会有所怀疑啊!”

    傅安山道。

    “这倒也是。”

    公孙北点头,随即冷哼道:“幸好你没有酿成大错,否则就算你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杀!”

    “是是是。”

    傅安山连连点头,额头上俨然已经是冷汗淋淋。

    昊公子一声冷笑,转过影像晶石,看着公孙北,笑道:“谢啦!”

    公孙北白了眼他,看向秦飞扬道:“等忙完了,你来神使殿找我一下。”

    “神使殿?”

    秦飞扬微微一愣,眸子深处闪过一抹精光,点头道:“好的。”

    如果没猜错,公孙北叫他去神使殿,肯定是为了冒充他父母的那两个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