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1101章 完美落幕!

    裴逸离开了。

    没人知道他去了哪?

    高台上,红发老人抱着神蟒部落首领痛苦的悲吼。

    人们沉默。

    心中感慨万千。

    万万没想到,因为傅安山一事,居然又牵扯出另一桩悬案。

    裴长丰竟是被自己的亲弟弟暗害。

    这也太让人吃惊了。

    秦飞扬也是暗叹不已。

    怎么也没想到,神蟒部落首领竟然会迷途知返,选择以死谢罪。

    “神蟒部落首领死有余辜,但裴逸居然能放下这份仇恨,此等心性,让人佩服啊!”

    王悠儿低叹。

    如果这件事放在她身上,她永远也无法原谅神蟒部落首领。

    秦飞扬道:“是啊,他的这份心性,我们年轻一辈当中,已经没人能比得上。”

    王悠儿一愣,转头看向他,问道:“也包括你吗?”

    “是。”

    秦飞扬点头。

    如果他能看开,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王悠儿道:“真让我意外,居然还有你自愧不如的。”

    “人无完人。”

    “我的天赋,可能比裴逸好,但我的心境,远远不如他。”

    秦飞扬摇头笑道。

    王悠儿深深的看了眼他,没再说话,转头看向高台。

    昊公子低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傅安山,冷笑道:“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不是我,我是被陷害的……”

    “阁主大人,总塔主大人,求你们一定要明察,还我一个清白啊!”

    傅安山一个激灵,连忙呼道。

    神蟒部落首领出现的时候,确实让他非常害怕,甚至绝望。

    但现在,神蟒部落首领死了。

    而临死之前,虽然神蟒部落首领说过,是受他的指使,但并没有拿出证据。

    换而言之。

    现在完全可以当成是神蟒部落首领的一面之词。

    “哈哈……”

    “你这老匹夫,还真是嘴硬啊!”

    “不过,我早就料到,你还会继续狡辩。”

    昊公子摇头讥笑。

    “昊公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但如果,你非说这一切是我指使的,那还请你拿出铁证,让我心服口服。”

    “不然,你就是在冤枉好人!”

    傅安山抬头看着昊公子,面无惧色的说道。

    在他看来。

    现在神蟒部落首领一死,等于死无对证,即便昊公子知道真相,但拿不出证据,也奈何不了他。

    昊公子审视着他,突然咧嘴笑道:“你也算是好人?你真以为,我手里没有证据吗?”

    “有证据就拿出来啊!”

    傅安山都开始叫嚣了。

    因为之前,昊公子亲口承认过,手里没有证据,现在这么说,肯定是在吓唬他,让他自露马脚。

    开玩笑。

    他傅安山是什么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上当。

    “唉!”

    “你真让我失望。”

    “之前我说没有证据,纯粹是想让你主动承认,但没想到你还抵死狡辩。”

    “看来我还是太天真,对于你这样的人,就不该有半点同情和怜悯。”

    “要证据是吗?”

    “现在我就拿出来,让你死个明白。”

    昊公子深呼吸一口气,平息下心中的怒火,取出影像晶石。

    “恩?”

    傅安山惊疑。

    不会真有证据吧?

    不不不,他肯定是在虚张声势,不能被他吓到。

    嗡!

    影像晶石嗡鸣颤动,一道流光掠上高空。

    当即。

    一副画面在广场上空,徐徐展开。

    画面中显示的,正是当初傅安山和闫魏在书房内的对话。

    这段对话当中,就有傅安山亲口承认,要挟神蟒部落首领,残害沈飞云和李鹤!

    “怎么可能……”

    看着影像,傅安山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他明明记得,对闫魏说这事的时候,秦飞扬,昊公子,王悠儿已经离开,但昊公子手里怎么会有这段影像?

    广场死寂一片!

    只有傅安山和闫魏的对话,在高空不断地回荡。

    所有人都抬头望着影像,脸上都能看见一丝怒容。

    “太过分了。”

    “真是太过分了。”

    “这样的卑鄙小人,居然还让他继任交易阁副阁主之位,真是瞎了眼啊!”

    “杀!”

    “一定要杀了他,千刀万剐!”

    影像一结束,广场四周的人群,顿时义愤填膺的怒吼起来。

    “大家安静,我这里还有一段影像,要给大家欣赏。”

    昊公子手一挥,广场上空又出现一副画面,正是傅翰招供时的那段影像。

    “天啊!”

    “他还真的派傅翰,前去暗杀昊公子和王悠儿?”

    “他以为,他是遗忘大陆的主宰吗?这么胆大包天!”

    各大首领震惊万分。

    “不!”

    “这是傅翰背着我去的,我不知道啊!”

    傅安山吼道。

    闫魏摇了摇头,一步落在昊公子面前,看着傅安山道:“大人,事到如今,你还是承认了吧!”

    “你……”

    傅安山惊疑的看着他。

    闫魏转身看向总塔主和阁主,躬身道:“我可以作证,昊公子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傅安山吼道:“魏岩,你干什么?疯了吗?”

    “我没疯。”

    “我接近你,就是为了查证这些事。”

    闫魏道。

    “什么?”

    傅安山身心俱颤,怒道:“你究竟是谁?又是谁派你来的?”

    “是我。”

    秦飞扬起身道。

    傅安山顿如晴天霹雳,脑海中隆隆作响。

    居然是秦飞扬的人!

    秦飞扬道:“我这人,从不轻易惹事,但也从不怕事,所以早在傅翰招供的时候,我就让魏岩去接近你。”

    众人面面相觑。

    这么早就已经开始安排了,这人也太可怕了吧!

    而傅安山听到这话,当即便无力地瘫在地上,脸上满是绝望。

    昊公子道:“其实很早我们就可以揭穿你的真面目,但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不这样做吗?”

    “为什么?”

    傅安山狐疑的看着他。

    “先让你得意。”

    “你越是得意,等摔下来的时候,你就越痛苦。”

    “我们当然也越痛快。”

    昊公子笑道。

    傅安山道:“这么说,你们是故意等到今天。”

    “没错。”

    “当你欢欢喜喜的继任副阁主之后,当你以为你已经飞黄腾达之后,我们再站出来揭发你,让你坠入万丈深渊。”

    “试问,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难受,更痛苦?”

    昊公子呵呵笑道。

    傅安山凄然一笑。

    本以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但殊不知自己一直活在别人的算计之中,真是愚蠢啊!

    “还有。”

    “慕老弟前段时间,让你跪在总塔大门前,也是在故意戏弄你。”

    “先是让你绝望,然后再让你看见希望,最后又再次让你陷入绝望。”

    “告诉大家,这种滋味如何?”

    昊公子戏谑道。

    傅安山苦涩一笑,道:“那李鹤和沈飞云又是怎么回事?我明明亲眼看见他们死了。”

    李鹤道:“你亲眼看见不是我们。”

    “那是谁?”

    傅安山狐疑。

    “是神蟒部落的儿子,裴宇,裴浪。”

    “这件事也是慕祖宗布的局。”

    “他潜入神蟒部落救走我和沈飞云,然后让裴宇和裴浪冒充我们。”

    “所以,当时被你们所杀死的人,是他们。”

    李鹤道。

    “不会吧,居然发生了这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

    “这慕祖宗是怪物转世吗?居然能做到如此天衣无缝?”

    各大首领看向秦飞扬,眼中满是忌惮。

    一直想针对秦飞扬的金刚部落首领和麒麟部落首领,也不由得害怕了起来。

    “原来是这样……”

    “呵呵……”

    “哈哈……”

    傅安山喃喃自语,放声大笑了起来。

    机关算尽,最后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

    可笑,可笑啊!

    “现在懂了吗?在这遗忘大陆,你还没有只手遮天的能力。”

    昊公子冷然一笑,便转身走下高台,朝总塔主走去。

    此时此刻。

    大家再看昊公子,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

    以前他们都以为,昊公子只是一个靠着总塔主,作威作福的纨绔子弟,但没想到城府也这么可怕。

    昊公子笑道:“父亲,怎么样?我表现还行吧!”

    “很好。”

    总塔主点头,欣慰不已。

    这一趟,也果然没有白来。

    “把副阁主的玉印,给老夫交出来!”

    突然。

    一道怒喝,犹如惊雷般炸开。

    众人转头看去,便见交易阁阁主犹如一头暴怒的狮子,死死地抓着傅安山的脖子。

    但傅安山没有半点反应,脸上满是惨笑。

    交易阁阁主大手一挥,强行夺走了傅安山的乾坤袋,随后将傅安山扔在地上,冰冷道:“你这样的人,不能留!”

    傅安山目光一颤,终于回过神了,连忙跪在地上,哀求道:“阁主大人,小人知道错了,小人一定改,求您放过小人这一次吧!”

    “犯下此等滔天大罪,还想让老夫放过你,你是在做梦吗?”

    交易阁阁主大怒,苍老的大手猛地一挥,直接拍在傅安山的脑袋上。

    “啊……”

    “咔嚓!”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傅安山脑袋当场爆裂,血溅长空。

    “终于完了。”

    王悠儿喃喃。

    秦飞扬道:“这是他应有的下场。”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同情傅安山,眼神都显得无比冷漠。

    交易阁阁主喝道:“来人,给老夫拖下去喂狗!”

    两个护卫急匆匆跑上高台,拖着傅安山的尸体又急匆匆的跑走了。

    红发老人抱起神蟒部落首领的尸体,起身道:“阁主,在下也告辞了。”

    “请节哀顺变。”

    交易阁阁主安慰道。

    红发老人点头,起身看了眼秦飞扬,便开启传送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