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第1158章 为你送终!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我也不愿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秦飞扬道。

    “证据呢?”

    国师沉声道。

    秦飞扬道:“没有证据,你可以去废墟之地,在那里,或许能找到你想要的结果。”

    国师眉头紧拧在一起。

    但突然。

    他那老脸上爬起一丝嘲讽,道:“你以为老夫会上当吗?告诉你,今天不管你说什么,老夫都不会相信,马上交出苍雪和古堡!”

    秦飞扬没有意外。

    这样的结果,早就已经想到。

    但交出苍雪和古堡,他万万做不到。

    秦飞扬目光微微一闪,看着国师道:“我要面见帝王。”

    “陛下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国师冷笑。

    秦飞扬怒道:“你虽为国师,但也是臣子,你还想欺君不成?”

    国师呵呵笑道:“你不要乱说,这可是杀头大罪,而坦白说,也不是老夫不带你去,是陛下本身就不想见你。”

    “不,陛下很想见他!”

    突然。

    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

    话音未落,一个白发老人,降临在阁楼上空。

    正是收回灵塔的秦老!

    秦老身边还站着一人一狼,正是狼王和闫魏。

    “怎么回事?”

    见状。

    秦飞扬惊疑万分。

    狼王和闫魏怎么会和秦老在一起?

    同时。

    见秦老突然出现,国师眉宇间也闪过一抹戾气。

    秦老瞧了眼秦飞扬和王鸿,便看向国师,淡淡道:“国师大人,请放人吧!”

    “算你运气好。”

    国师瞥向秦飞扬,老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便收敛了威压。

    秦飞扬活动了下筋骨,指向王鸿道:“还有他。”

    国师冷哼道:“他欺君罔上,以权谋私,罪不可恕,本国师现在就将他就地正法,以儆效尤!”

    “不要!”

    秦飞扬暴喝。

    但为时已晚,国师大手猛地一捏,王鸿的喉咙和脖子,当场断裂!

    “混蛋……”

    秦飞扬怒目圆睁,发疯般的冲过去。

    “哼!”

    国师从鼻子里哼了口气,像是丢垃圾一般,把王鸿扔给秦飞扬。

    但同时!

    他掌心涌现出一缕伪神之力,闪电般没入王鸿的识海,瞬间就粉碎了王鸿的灵魂!

    秦飞扬冲上去,双手抱着王鸿,蹲在虚空,望着王鸿那苍白的面孔,焦急地吼道:“前辈,醒醒啊!”

    但王鸿,已然气绝身亡!

    “都是我的错……”

    “我不该来找你,是我害死了你……”

    “对不起,对不起……”

    秦飞扬死死地搂着那逐渐冰冷下去的尸体,内心自责万分。

    上方。

    狼王眼中也是装满杀机和怒火。

    轰!

    猛然间。

    一股滔天杀意,从秦飞扬体内冲出,眉心处赫然浮现出一个血淋淋的‘杀’字!

    他落在地面,把王鸿放在地上,抬头看向秦老,质问道:“当初帝王有令,十年内,不准任何人伤害与我一切有关的人,现在国师这样做,是不是等于是在违抗帝王的旨意?”

    秦老挑了挑眉,瞧了眼国师,低头看着秦飞扬道:“陛下确实这样说过,但王鸿乃帝国之臣,他明知你归来,却隐瞒不报,属实欺君之罪,国师将他就地正法,也无可厚非。”

    秦飞扬双手死死攥在一起,指甲都已经没入血肉,龙血滴落。

    一旁的国师,冷笑连连。

    狼王传音道:“小秦子,别冲动。”

    闫魏也在暗中劝道:“是啊,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别做傻事啊!”

    秦飞扬沉默不语。

    浑身血气缭绕,这是杀气。

    但最终!

    他松开双手,眉心的杀字也渐渐隐去,低头看着王鸿,低语道:“前辈,我不会让你白死!”

    听到这话,国师脸上的冷笑更浓。

    “走吧!”

    秦老催促。

    秦飞扬大手一挥,伴随着一声巨响,地上出现一个深坑,随后抱着王鸿,轻轻地放进深坑。

    噗通!

    随即。

    他跪在王鸿身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一字一顿,铿锵有力道:“不为你报仇,我秦飞扬誓不为人!”

    听到这个誓言,国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论实力,他比秦飞扬强上太多。

    但看着秦飞扬此刻的眼神,他忍不住莫名的心慌,恐惧!

    唰!

    秦飞扬长身而起,埋葬了王鸿,便飞到秦老身前,道:“走吧!”

    秦老点头,一挥手,开启一扇传送门,随后便转身带着两人一狼进入传送门。

    国师挑了挑眉,也跟了进去。

    蝴蝶谷!

    传送祭坛旁。

    一行人相继出现。

    秦老抬起手臂,指尖战气喷薄,源源不断地涌入传送祭坛。

    秦飞扬看着传送祭坛,暗中对狼王和闫魏问道:“秦老怎么会在这?”

    “我们也不知道。”

    “刚才他突然降临蝴蝶谷,我们想逃都逃不掉,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救了你一命。”

    狼王和闫魏暗中传音,都是后怕不已。

    秦飞扬目光一闪。

    看来这位秦老,已经在开始调查国师。

    这对他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

    嗡!

    传送祭坛终于开启。

    秦老道:“走吧!”

    秦飞扬一挥手,把闫魏和狼王送去古堡,随后独自踏上传送祭坛。

    对此。

    秦老只是皱了皱眉,没多说什么。

    ……

    灵塔!

    秦飞扬,秦老,国师,相继出现。

    接着。

    秦飞扬跟在两人身后,走出灵塔,扫视着眼前这熟悉的山脉。

    虽然踏入帝都,等于进入牢笼,但此刻,他心无所惧。

    秦老转身看向国师,笑道:“国师在灵州奔波劳累,肯定很辛苦,还请回去休息吧!”

    显然。

    这是在支开国师。

    国师淡淡道:“秦飞扬乃重犯,本国师必须亲自将他押至陛下面前。”

    “国师真是有心啊!”

    秦老呵呵一笑,开启传送门,退到一旁,伸手道:“国师,请吧!”

    国师冷冷的瞧了眼他,踏入传送门。

    秦飞扬正准备跟着进去。

    但突然。

    秦老一把拽着他,摇头道:“这扇传送门,不是通往皓天宫的传送门。”

    “恩?”

    秦飞扬狐疑。

    “有些人,还是防着一点为好。”

    秦老意味深长的说了句,又开启一扇传送门,便带着秦飞扬走了进去。

    帝城城外。

    某一处深山上空!

    一个白衣老人凭空出现,正是国师!

    “恩?”

    看着下方的山川大地,国师当下就懵了。

    不是要去见陛下吗?怎么会来到这?

    “该死!”

    下一刻。

    他就意识到被耍了,连忙转身看去,果然没见秦飞扬和秦老的踪迹。

    “秦老狗,敢耍老夫,老夫今天和你没完……”

    他怒发冲冠,又开启传送门,闪电般掠了进去。

    ……

    与此同时。

    皓天宫!

    这座曾经被秦飞扬毁掉的宫殿,不但没有因此而废弃,反而比以前更辉煌,更气派。

    一个凉亭内。

    一个瓷娃娃般的小孩,捧着一本古卷,正断断续续的朗诵着不怎么熟悉的诗句。

    旁边。

    一对中年夫妇并肩而坐,注视着小孩,脸上皆满是欣慰的笑容。

    唰!

    突然。

    虚空震荡,两道身影出现在凉亭内。

    正是秦飞扬和秦老!

    “见过陛下,见过帝后,见过小皇子。”

    秦老躬身行礼。

    没错!

    凉亭内的三人,正是当今帝王,帝后,以及小皇子秦皓天。

    秦飞扬两人的到来,也打断了小皇子的朗读。

    他抬起头,露出一张幼稚的脸庞,看向秦飞扬和秦老。

    “哥哥……”

    一眼,他就认出了秦飞扬,立马放下手里的古卷,朝秦飞扬跑去。

    见状。

    帝后勃然变色,连忙起身,抱着小皇子,像是看见魔鬼一般,躲在帝王身后。

    同时。

    帝王也抬头看向秦飞扬,眉头微微一皱。

    秦飞扬冷漠道:“秦老,看上去,他并不想见我啊!”

    秦老苦笑道:“陛下其实不知道你要来,老夫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想把你国师手里救下来。”

    “救?”

    秦飞扬冷笑不已。

    帝王对帝后和小皇子挥手道:“你们先回去。”

    帝后早就在等这句话。

    一听帝王开口,立马就抱着小皇子,朝不远处的宫殿跑去。

    好似秦飞扬在她眼里,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般。

    然而小皇子却有些不愿意。

    一个劲的吼着,要和哥哥玩。

    但帝后肯定不会依他啊!

    上次小皇子落入秦飞扬手里时的场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

    进入宫殿后,她不但紧闭了大门,还让外面那些守卫,严加看守,不准秦飞扬踏足半步。

    帝王看着秦飞扬道:“连一国之母都如此怕你,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

    “我只觉得可悲。”

    秦飞扬淡淡道。

    “你吗?”

    帝王问。

    “我有什么可悲的,我说的可悲之人,是你。”

    “作为一国之君,妻妾成群,可到头来,只有一个儿子给你送终,不可悲吗?”

    秦飞扬冷笑。

    帝王眉头一皱,冷哼道:“就算我只有一个儿子,也不需要你来可怜。”

    “可怜你?”

    “哈哈……”

    秦飞扬忍不住笑了,道:“你还别说,未来的某一天,可能还真的是我,为你送终!”

    话语间,充斥着一股刺骨的冷意。

    帝王是何等之人,这种话怎么可能听不明白?

    明显。

    这送终二字,不是作为一个儿子送走父亲,是作为一个敌人,送他归西。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