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玄幻小说 > 不灭战神 >

第1400章 她也不能留着!

    轰隆!

    哗啦!

    湖泊下面,顿时响起一道道惊天动地的巨响。

    湖面,水浪遮天!

    整个侯府都在剧烈地颤动,一条条裂痕以湖泊为中心,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秦飞扬,让你那两个属下再快点,不然侯府会被毁于一旦!”

    看着这一幕,邵武侯心急如焚。

    但话音未落,战斗波动便消沉下去。

    咚!

    海豹两兽带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女子,从湖水中掠出,落在秦飞扬身前。

    “说了不用五息,就不用五息,搞定!”

    海马得意洋洋的笑道。

    “很好。”

    秦飞扬点头。

    嗖!!!

    便在这时,伴随着一道道破空声,侯府的护卫闻讯赶来。

    秦飞扬看向邵武侯,淡淡道:“你应该知道怎么说吧!”

    邵武侯深深的看了眼秦飞扬,点头道:“知道。”

    秦飞扬一挥手,带着雷豹三兽和女子,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久。

    侯府的护卫赶来,瞧见那裂痕弥补的湖泊事,脸色顿时大变。

    一个护卫队长问道:“侯爷,怎么回事?”

    邵武侯笑道:“刚才本侯在教采儿修炼,不小心弄出了点动静,大家不用惊慌。”

    “教小姐修炼?”

    一群护卫错愕不已。

    那护卫队长苦笑道:“侯爷,你教小姐修炼也用不着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吧,我们还以为有强敌来犯呢!”

    “让你们担心了,没别的事,就先下去吧!”

    邵武侯歉意一笑,摆手道。

    “是!”

    护卫队长恭敬的应了声,便带着一群护卫转身离去。

    但就在一群护卫离开之后,又一道身影降临在湖泊上空。

    “恩?”

    邵武侯抬头看去,顿时变色,躬身道:“拜见国师大人。”

    没错!

    来人正是国师!

    “来得可真够快。”

    古堡内。

    秦飞扬眼中精光一闪,立马驾驭古堡,无声无息的遁空而去。

    国师扫了眼湖泊,看着邵武侯皱眉道:“刚才听到你这里有很强的战斗波动,是怎么回事?”

    邵武侯道:“劳国师大人关心,刚刚只是在教小女修炼,没有其他的事。”

    “是吗?”

    国师看向绿衣女子。

    绿衣女子点头,神色略显慌张,这是一种对国师本能的害怕。

    国师打量着两人,突然放出神念,铺天盖地的涌向八方,顷刻便笼罩了整个侯府。

    不久。

    他脸色陡地一沉!

    竟没感应到葛勇两人的气息。

    难道之前的战斗波动,和葛勇两人有关?

    但他没有吭声,冷冷的瞧了眼邵武侯,便开启传送门径直离开。

    直到传送门消散,邵武侯方才松了口气。

    绿衣女子问道:“爹爹,这国师未免也太关心我们了吧!”

    邵武侯沉声道:“事情没你想得这么简单。”

    “怎么说?”

    绿衣女子狐疑。

    “那侍女的身份刚被秦飞扬拆穿,国师就降临我们的侯府,这说明什么?”

    “说明国师,一直都在留意我们侯府的动静。”

    “以为父猜测,那个侍女,极有可能就是国师安插在你身边的奸细!”

    邵武侯道。

    “什么?”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绿衣女子变色。

    剩下的那个侍女,也是一脸吃惊。

    “还能为什么?”

    “肯定是因为我在中央广场,屡次向泓帝提出异议,惹恼了他。”

    邵武侯冷哼。

    “这老东西也太过分了吧!”

    绿衣女子怒容满面,明亮的眼眸中也满是厌恶之色。

    “皓天陛下年幼无知,无法处理朝政,而泓帝深居简出,无心管理这些。”

    “现在在幕后控制大权的人,就是国师。”

    “以前陛下在世的时候,国师就敢欺上瞒下,只手遮天,更别说现在了。”

    邵武侯深深一叹,心里忍不住为大秦的未来感到担忧。

    “能听到你这番话,也不枉我来这一趟。”

    突然。

    秦飞扬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

    紧随着。

    秦飞扬和雷豹三兽,便出现在邵武侯身旁。

    邵武侯一愣,问道:“国师怎么没有发现你们?”

    秦飞扬道:“一看见国师出现,我就离开了。”

    邵武侯道:“你知道他会用神念找你?”

    “他不是找我,是找他的爪牙。”

    秦飞扬一挥手,葛勇和那侍女出现在邵武侯的面前。

    两人皆是气海被废,鲜血淋漓。

    邵武侯打量着葛勇,惊疑道:“他又是谁?”

    秦飞扬道:“他就是之前,来向你禀报的那个护卫。”

    “怎么会这样?”

    邵武侯面色呆滞。

    “在带我来见你的时候,他在半道上,盘问我的身份,以及我来找你的目的,当时我就觉得,他有问题。”

    “果不其然,当我废掉他的气海,盘问他的时候,他是国师的人。”

    秦飞扬道。

    “该死!”

    邵武侯听闻,勃然大怒。

    绿衣女子问道:“那这个侍女,你又是怎么知道她有问题的?”

    秦飞扬问道:“记得刚才我们初次相遇的时候吗?”

    绿衣女子点头。

    “就是在那时候,她在看我的时候,出现了一丝杀机。”

    “但当时,她掩饰得很好,我无法判断,这杀机究竟是来自哪个侍女?”

    “不过有杀机出现,那就意味着,其中肯定有一个人有问题。”

    秦飞扬道。

    “杀机?”

    绿衣女子怔愣道:“那我当时怎么没感应到?”

    “呃!”

    秦飞扬错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邵武侯无奈道:“采儿,别胡闹,你和秦飞扬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人,他能察觉到的东西,连为父都未必能察觉,更别说你。”

    绿衣女子讪讪一笑,随即目不转睛的盯着秦飞扬,动人的眼眸中尽是好奇之色。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呼!”

    邵武侯深呼吸一口气,对着秦飞扬躬身一拜,道:“谢谢,若不是你,我恐怕到死都不会知道,身边还潜伏着两条会咬人的狗。”

    邵武侯也是一个聪明人,得知两人的身份后,便知道国师的意图。

    秦飞扬等于是救了他一命。

    不对。

    是救了他整个侯府。

    “举手之劳而已。”

    秦飞扬淡笑道,目光瞥向另一个侍女。

    “那现在怎么处理他们?”

    邵武侯瞧了眼葛勇两人,看着秦飞扬问道。

    秦飞扬淡淡道:“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这些该死的东西,就该丢进湖里喂鱼!”

    邵武侯目中杀机一闪,双手暴探而出,直接扭断葛勇两人的脖子,随即像是扔垃圾一样,扔进湖泊。

    秦飞扬瞥了眼湖泊,再次看向另一个侍女,道:“她也不能留着!”

    那侍女脸色一变,连忙跑到绿衣女子身后,惊恐的望着秦飞扬。

    “别怕,我会保护你。”

    绿衣女子安慰了一句,怒视着秦飞扬道:“为什么?”

    邵武侯也是满脸不解。

    “国师已经盯上你们。”

    “葛勇两人的死,国师肯定也已经发觉。”

    “所以,他一定会想办法,调查此事。”

    秦飞扬道。

    邵武侯皱了皱眉,看了眼那侍女,道:“你意思是,国师会从她身上下手?”

    “没错。”

    “不到最后的时刻,国师是不敢对你和你女儿下手,那就只剩下她,因为她是唯一的知情人。”

    秦飞扬道。

    绿衣女子道:“你放心,她什么都不会说的。”

    “对对对,我一定守口如瓶。”

    那侍女也连连点头。

    秦飞扬看着那侍女,道:“等你落入国师之手,说不说就由不得你了。”

    接着。

    他又看向邵武侯,道:“我现在的处境,你也清楚,如果让国师知道我来找过你,那你就算有一百张嘴,也洗不清嫌疑。”

    邵武侯心下一沉。

    秦飞扬说的这些,也不无道理。

    凭国师的手段,要是让他知道秦飞扬来过,肯定会立马给他安一个勾结秦飞扬的叛变之罪。

    到那时,没人救得了他,也没人救得了他女儿。

    一念至此。

    邵武侯看向那侍女,眼中俨然泛出一抹杀机。

    侍女惊慌失色,抓住绿衣女子的手臂,道:“小姐,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绿衣女子看着邵武侯,焦急道:“父亲,我向你保证,她绝对不会乱说的。”

    “采儿,你还是太天真了,就算现在我们不杀她,她迟早也会死在国师手里。”

    “现在你能从我们手里救走她,但以后,你能从国师手里救走她吗?”

    邵武侯叹道。

    绿衣女子挡在侍女前面,绝强的摇头道:“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允许你们杀她。”

    邵武侯恼怒起来,喝道:“放肆,马上给我退下!”

    “不。”

    绿衣女子摇头。

    邵武侯看着绿衣女子,眼中逐渐爬起一丝无奈,求助的看向秦飞扬。

    秦飞扬眉头也紧拧了起来。

    片刻后。

    秦飞扬无奈的叹道:“也罢,我送她去一个地方,在那里没人可以伤害到她。”

    “哪?”

    邵武侯问。

    “我的空间神物内,不过去之前,为了以防万一,我还得验一下她的身份。”

    秦飞扬说罢,取出一枚复容丹,扔给那侍女。

    “为今之计,也只能麻烦你了。”

    邵武侯对秦飞扬歉意一笑,看向那侍女,道:“还不快服下复容丹,谢过秦公子。”

    “谢谢秦公子不杀之恩。”

    那侍女连忙上前躬身道,随后抓住复容丹,放进嘴里。

    最后。

    那侍女的面孔,没有半点变化。

    秦飞扬暗中吐了口气,并非是他故意刁难,是现在这个时候,不能出现半点纰漏。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