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1802章 心魔渡劫!

    “到底如何是好?”

    秦飞扬揉着额头,一筹莫展。

    但突然。

    他脑海中浮现出一道身影。

    ——闫魏!

    当即。

    他精神一振,立即带着血麒麟进入玄武界,随后凝聚出闫魏的虚影,问道:“你有没有看见这个人?”

    之所以带着血麒麟来玄武界,是因为担心司马元还在暗中窥视。

    如果司马元真的在暗中窥视,那闫魏的身份无疑就会泄露。

    血麒麟打量了眼闫魏,摇头道:“没有。”

    秦飞扬眼中一亮,道:“那这么说来,闫魏肯定还在那黑色城堡里面。”

    “闫魏?”

    血麒麟狐疑。

    秦飞扬淡笑道:“他是我安排在国师身边的眼线。”

    “什么?”

    血麒麟神色一呆。

    国师身边,居然有秦飞扬的眼线?

    秦飞扬问道:“魔龙岛可以传讯吗?”

    “除了不能开启传送门,其它都可以。”

    血麒麟道。

    “看来现在,只能等闫魏的消息。”

    秦飞扬咕哝。

    水麒麟和墨麒麟,势必会带着黑色城堡去见魔祖,那闫魏自然也就能知道,魔祖现在的藏身地。

    到时闫魏,肯定会想办法,将这个消息传递给他。

    “你什么时候安排的眼线?”

    血麒麟狐疑的看着秦飞扬。

    “还没有进入神迹之前。”

    秦飞扬道。

    “厉害啊!”

    “这个闫魏,以前我还从来没见过,他靠谱吗?”

    血麒麟问。

    “没人比他更靠谱。”

    秦飞扬道。

    本来。

    他不想再让闫魏去冒险。

    但现在,闫魏反倒却成了唯一的希望,真是造化弄人啊!

    现在也只能祈祷,闫魏一定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否则他会内疚一辈子。

    轰!

    这时。

    血麒麟的气势突然涌现。

    显然。

    气海已经修复。

    秦飞扬又带着它,离开玄武界。

    见秦飞扬出现,赵泰来和唐海立即狐疑的朝他看去。

    秦飞扬把闫魏的情况,暗中说了下。

    两人听闻,心中顿时大喜,看来还没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现在只希望,闫魏能尽快把消息传过来。

    少许后。

    赵泰来似是想起什么,转头看向血麒麟,问道:“魔祖融合神体,需要多久?”

    血麒麟想了想,道:“听他说,好像只要三天就够了。”

    “三天啊!”

    赵泰来喃喃。

    这还真是争分夺秒啊!

    也就是说,闫魏必须要在这三天之内把消息传来,否则就没有意义了。

    唐海传音道:“少主,我觉得,我们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闫魏一人身上。”

    “没错。”

    “我没有怀疑闫魏的能力,但魔祖也不是一般人,融合神体的这三天,肯定会格外小心,防止一切意外的发生。”

    赵泰来暗道。

    秦飞扬低头沉吟起来。

    片刻后。

    他抬头看向两人,点头暗道:“你们说得对,不能全指望闫魏。”

    血麒麟皱眉道:“那你们能有办法?”

    赵泰来和唐海沉默不语。

    秦飞扬眼中却闪过一抹精光,一字一顿道:“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

    血麒麟一愣。

    赵泰来两人也狐疑的看着秦飞扬。

    “对。”

    “我临时想到一个可以引他们主动现身的办法。”

    秦飞扬点头。

    “什么办法?”

    两人一兽满是期待。

    秦飞扬道:“变得更强。”

    “变得更强?”

    “啥意思?”

    血麒麟错愕的问道。

    “若是我变得比现在更强,我想魔祖,应该不会坐视不管。”

    “就算他自己不出现,也应该会让司马元这些人来阻止我。”

    秦飞扬道。

    “你还能变得比现在更强?”

    血麒麟惊愕不已。

    “对。”

    秦飞扬点头,闭上眼,心神进入内心世界,当即便见心魔盘坐于虚空,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中满是挣扎之色。

    而对于秦飞扬的出现,心魔也像是没有察觉到。

    秦飞扬走过去,笑道:“还没想好吗?”

    心魔微微一愣,抬头看了眼秦飞扬,叹道:“这不是一件小事啊,我实在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

    秦飞扬摇头道:“真是破天荒啊,居然也有你心魔怕的时候。”

    “废话。”

    “如果渡劫失败,消失的是我,不是你,你当然不怕。”

    心魔狠狠地瞪了眼他。

    “渡劫失败,你的确会消失,但你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秦飞扬叹道。

    “我知道。”

    “在得知真相后,你心中的执念,就已经在慢慢消散,等彻底消散的那一刻,我也会跟着一起消失。”

    心魔喃喃道。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

    “只要你渡劫成功,凝聚出肉身,就不会随着执念而消失。”

    秦飞扬道。

    没错!

    所谓的渡劫,就是指心魔的劫数。

    在秦飞扬踏入战神之后,心魔就可以凝聚出属于他自己的肉身,也就像泓帝的心魔一样,成为一个独立的存在,不再依赖本尊。

    然而凝聚肉身的前提是,必须要经历天劫的洗礼。

    可是。

    天劫又岂非一般人能承受的。

    纵然是不可一世的心魔,也不敢轻易面对天劫,所以他一直在犹豫。

    因为一旦失败,他就会灰飞烟灭。

    虽然身为心魔的他,本就不该存在于世,但经过这些年的经历,他已经对这个世界,对身边的人和物,产生了依恋。

    他不想失去这一切。

    也由此,让他变得畏首畏尾。

    “唉!”

    “我明白你的心情。”

    “好不容易才拥有现在的这一切,换成是我,我也无法放下。”

    “但是,你没有选择,必须去面对。”

    秦飞扬叹道。

    心魔沉吟少许,抬头看着秦飞扬,问道:“如果我真的消失了,你会伤心吗?”

    “我相信,不止是我,我们身边的所有人,所有凶兽,都会伤心。”

    秦飞扬道。

    “算你还有点良心。”

    心魔咧嘴一笑,起身道:“你说得对,这些事,我必须去面对,回想曾经,那么多风风雨雨,我们都走了过来,区区天劫算什么?”

    他眉宇间满是轻蔑,又恢复了以往的嚣张和不可一世。

    “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心魔。”

    秦飞扬笑道。

    “真是有些不爽啊,居然让你看到我懦弱的一面,不过我发誓,这是第一次,同样也是最后一次!”

    心魔桀桀一笑,当即便离开了内心世界。

    秦飞扬也跟着退出内心世界。

    心魔站在秦飞扬身旁,抬头望着昏暗的天空,傲道:“天劫是吗?有能耐,你就劈死我!”

    轰!

    当即。

    心魔爆发出一股滔天气势,直冲天际。

    “他这是?”

    血麒麟惊疑。

    “渡劫。”

    秦飞扬笑道。

    “渡劫?”

    血麒麟一愣,惊道:“他不会是想要凝聚肉身吧!”

    秦飞扬点头。

    “小子,别开玩笑。”

    “虽然心魔凝聚出肉身,确实会变得比现在更强,但你知道,心魔的天劫有多可怕吗?”

    “世间心魔,都乃执念所化,是万恶之根源,他要凝聚肉身,那就是在逆天而行。”

    血麒麟道。

    “逆天而行……”

    秦飞扬喃喃,傲然笑道:“那又如何?”

    当初他突破伪神的时候,也是在逆天而行,现在不是照样活着好好的。

    他始终坚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命运,就要自己去争取,自己去掌握。

    “天真可笑。”

    “好,我告诉你,心魔渡劫,足足有九十九道天劫。”

    “每一道天劫的威力,都足以重创一尊战神。”

    “如心魔,现在是初成战神,那么他的天劫,也都达到了初成战神的威力。”

    “尤其是最后一道天劫,威力是前面九十八道天劫的总和!”

    “别说你这心魔,就算是大成期的战神,也必死无疑!”

    血麒麟道。

    “什么?”

    “九十九道天劫?”

    秦飞扬震惊。

    当初,他渡劫的时候,也仅才九道雷劫而已啊!

    这下。

    他也忍不住为心魔担忧起来。

    “怕什么?”

    “连泓帝的心魔,都能渡劫成功,如果我做不到,那我还有什么资格,继续存在于这个世上?”

    心魔冷傲一笑,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冲上高空,气势全开。

    轰隆!

    呜呜!

    苍穹上顿时狂风大作,云层翻涌。

    原本那满天的乌云,也逐渐被血染。

    并且在血云之间,不断地涌现出一丝丝血色电弧。

    雷劫还没有形成,那毁灭性的气息,以及浩荡的天威,便从天而降,笼罩这片虚空大地。

    秦飞扬,血麒麟,赵泰来,唐海,皆是瞳孔收缩。

    在这股天威之下,他们心中都升起一种渺小之感,好似蝼蚁一般。

    唰!

    不假思索。

    三人一兽暴退而去。

    轰隆隆!

    苍穹,雷鸣滚滚,震彻八方。

    而伴随着雷鸣声,那些血色电弧,逐渐凝聚在一起,形成一道足有水桶粗的巨型闪电。

    咔嚓!

    闪电在云层中闪烁,宛如一条血色巨蟒,光芒夺目。

    “来吧!”

    心魔面无惧色,傲视苍穹。

    似是感应到心魔的挑衅,随着一道炸耳的巨响,那巨型闪电猛地落下,气息牢牢锁定着心魔,向心魔轰去。

    这一刻,秦飞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心魔对他有了依恋,他又何尝不是如此?

    在他眼里,心魔早就已经不再是心魔,而是他的兄弟,他的亲人。

    他不愿看到心魔消散。

    他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呢喃道:“我们还要一起去战斗,一起去营救爷爷和外公,一起去寻找母亲,拜托你,一定要活下来!”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