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不灭战神 >

第1803章 伺机而动!

    轰隆!

    终于。

    第一道天劫,轰在心魔身上。

    心魔那意识所化的身体,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当即便溃散开来。

    秦飞扬看着这一幕,心脏都差点从嗓子里面蹦出来。

    原以为,不管天劫有多强,心魔肯定也能坚持了一会。

    但没想到。

    仅仅只是第一道天劫,便让心魔的意识崩溃,更别说后面还有九十八道!

    心魔真的能渡过去吗?

    他忍不住开始怀疑。

    并且他能清楚的捕捉到,那雷电之力,正在疯狂地磨灭心魔的意识。

    “心魔这种东西,本就不该存在于世。”

    “而对于这种不该存在于世的东西,天劫是不会容忍的,他的意识,会一点一点的被天劫磨灭。”

    “直到最后,彻底在世上消失。”

    血麒麟道。

    秦飞扬一字一顿道:“我相信它一定可以,因为他是我秦飞扬的心魔!”

    血麒麟瞥了眼他,眼中带着一丝嗤笑。

    赵泰来狐疑道:“泓帝的心魔,当初是怎么渡过这一劫的?”

    “不知道。”

    秦飞扬摇头。

    现在,他也没心情去想这些。

    血麒麟道:“泓帝心魔渡劫,我倒是略知一二。”

    “你知道?”

    赵泰来诧异。

    “对。”

    “当时是秦远暗中帮他,他才成功渡过去的。”

    “但对于这事,泓帝本人并不知道。”

    “他到现在还以为,是他凭自己的本事度过此劫的。”

    血麒麟道。

    听闻。

    秦飞扬顿时心下一沉。

    他也以为,太爷爷的心魔,是靠自己的能力度过天劫的,所以他才觉得,连太爷爷的心魔能渡过天劫,他的心魔肯定也可以。

    然而万万没想到,居然是远伯暗中相助。

    赵泰来瞥向血麒麟,道:“你应该早点说出来。”

    “你们也问啊!”

    血麒麟瘪嘴。

    赵泰来恼道:“都已经说要渡劫,你还想不到?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别血口喷人,我告诉你!”

    血麒麟盯着赵泰来,眼中凶光闪闪。

    “行了,别吵了。”

    “就算血麒麟之前说了,心魔也没有选择。”

    秦飞扬沉声道。

    “可不就是嘛!”

    “这心魔的诞生,是因为当初帝王加害于秦飞扬。”

    “而现在真相大白,秦飞扬心中的执念也随之消散。”

    “如果心魔无法凝聚出肉身,早晚会消亡。”

    “所以这一劫是注定的,他想躲都躲不掉。”

    血麒麟冷哼。

    “唉!”

    赵泰来一声低叹,抬头望着心魔,粗犷的脸上满是担忧。

    虽然心魔性格暴戾,心狠手辣,但毋庸置疑,对身边的人,还是非常好的。

    轰隆!

    咔嚓!

    第二道天界也已经在开始酝酿。

    天威滚滚,震撼八方!

    秦飞扬看向心魔,便见心魔的意识之体,迅速凝聚而出。

    从表面上看,没有半点虚弱。

    但作为本尊,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心魔的意识比之前要薄弱一点。

    也就是说。

    在之前的天劫之下,心魔的意识,已经被磨灭了一些。

    “能坚持到最后吗?”

    秦飞扬喃喃。

    轰隆!

    说时迟,那时快!

    伴随着一道震耳的雷鸣声,第二道天劫又迅速落下。

    ……

    与此同时!

    远处。

    一座山巅之上,一个黑衣中年男人站在崖边,远远地眺望着心魔。

    此人身高七尺,身体消瘦,背着一把战剑,战剑没入剑鞘,感受不到半点锋芒,但他的眼神,却犹如刀锋般,透着惊人的锋芒。

    “居然还有心情,让心魔渡劫。”

    “不对!”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渡劫?”

    “他们明明知道这里是魔龙岛,是魔祖大人的地盘。”

    “难道……”

    突然。

    中年男人眼底闪过一抹寒光,随后退到一块巨石后面,取出影像晶石。

    不一会。

    一道虚影显化而出。

    这同样是一个中年男人,但身体极为强壮,足有两米多高,一块块肌肉高高隆起,脸上也有着两条刀疤,显得极为彪悍。

    彪形大汉问道:“司马元,情况如何?”

    没错!

    这个黑衣中年,正是之前偷袭秦飞扬几人的司马元。

    “血麒麟果然已经臣服于秦飞扬。”

    “并且血麒麟还已经把他带来魔龙岛。”

    “至于秦飞扬的修为,也确实如国师所说,已经踏入战神,不容小觑。”

    司马元道。

    “这小畜生,藏得够深的。”

    “不过,不管他变得多强,也不可能是魔祖大人的对手。”

    彪形大汉冷笑。

    “这可未必。”

    “刚才我试探过他的实力,据我判断,应该不在你我之下。”

    “或许比你我更强。”

    司马元沉声道。

    “有这么厉害吗?”

    彪形大汉一脸质疑。

    “小瞧任何人,也不能小瞧秦飞扬。”

    “并且现在,他的心魔,也正在渡劫。”

    “假若渡劫成功,那我们要面对的就等于是两个秦飞扬。”

    司马元道。

    彪形大汉眉毛一挑,道:“他居然在魔龙岛渡劫?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地盘?”

    “他当然知道。”

    “而据我猜测,他这样做,应该是在引我们现面。”

    司马元道。

    “引我们现面?”

    彪形大汉狐疑。

    “对。”

    “因为他找不到魔祖大人的藏身地,所以就想这种办法引我们出去,阻止心魔渡劫。”

    司马元道。

    “那要阻止吗?”

    彪形大汉问。

    司马元摇头道:“我也拿不定主意,所以才给你传讯,你去请示一下魔祖大人。”

    “好。”

    “我现在就去,你先按兵不动。”

    彪形大汉点头,说完关闭了影像晶石。

    此刻。

    他站在一座古老的大殿前。

    殿门紧闭。

    但透过大殿大门,还是能清楚的感应到,有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

    这股气息的主人,正是魔祖!

    显然。

    魔祖就在这座大殿内融合神体。

    彪形大汉是在外面护法。

    而彪形大汉的旁边,还有两人两兽。

    其中之一就是国师,还有水麒麟和墨麒麟。

    另一人,个头矮小,其貌不扬,但看着彪形大汉,此人眼底深处,却闪烁着一缕缕不易察觉的精光。

    没错!

    此人便是闫魏!

    彪形大汉收起影像晶石,也没理会闫魏几人,转身走到门前,躬身道:“主人,司马元来报,秦飞扬的心魔,正在魔龙岛渡劫,需不需要去阻止他?”

    大殿内,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一片死寂。

    “让司马元伺机而动。”

    过了片刻。

    终于。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明白。”

    彪形大汉恭敬的应了声,便将此话传递给司马元。

    闫魏瞧了眼彪形大汉,低声道:“国师大人,伺机而动是什么意思?”

    “这还不明白?”

    “魔祖大人的意思是,先看看秦飞扬的心魔是否能渡劫成功?”

    “若渡劫失败,司马元大人就无需出手。”

    “但若有成功的可能,那就要出手阻止。”

    国师小声说道。

    “原来是这样。”

    闫魏装成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随后不经意的扫了眼彪形大汉和水麒麟两人,低声道:“国师大人,我能不能去四周逛逛?”

    国师瞳孔收缩,暗中狐疑道:“这有什么好逛的?”

    闫魏传音道:“不瞒大人,其实属下是想去摸清魔祖的底蕴。”

    “什么意思?”

    国师心中一凛,不动声色的暗问道。

    闫魏暗道:“大人,难道你就没想过,我们可能只是魔祖手里的一枚棋子?”

    “休得胡言。”

    “魔祖对我们这么好,怎么可能当我们是棋子?”

    国师暗怒道。

    “那属下请问大人,魔祖手下强者如云,但为何他不让这些手下去对付卢家,要让您和明阳少爷去?”

    闫魏传音问道。

    国师闻言,当即一个激灵,暗道:“你意思是?”

    “依属下看,魔祖根本就是拿我们当炮灰,去试探卢家的底蕴。”

    “并且属下还注意到,血麒麟它们赶去卢家,好像并不是为了救我们,而是为了那个空间神物。”

    闫魏暗道。

    “我怎么没注意到?”

    国师狐疑。

    “大人,你仔细回想下,当时听到明阳少爷的死讯,血麒麟是什么反应?”

    闫魏道。

    国师听闻,不知觉的回想了起来。

    “虽然当时属下在空间神物里面,但血麒麟的话,属下都有一字不漏的听到。”

    “在它的话语间,全是对明阳少爷的不屑。”

    “大人,说实话,属下真为明阳少爷的死,感到不值!”

    闫魏暗中冷哼。

    国师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好像还真是这样。

    他瞥了眼大殿,又看了眼一脸冷漠的彪形大汉,对闫魏传音道:“你说得也有道理,我们不能不防,行,你找个借口离开,但要记住,切不可在此地乱来,不然连我都救不了你。”

    “放心吧大人。”

    闫魏暗中应了声,看向彪形大汉,躬身道:“大人,不知您这里,可有酒楼?”

    “恩?”

    彪形大汉转头看向闫魏,皱眉道:“你找酒楼做什么?”

    “不瞒大人说,小人没别的爱好,就喜好这一口。”

    “而这几年在神迹,小人是滴酒未沾,实在有些忍不住了。”

    “何况这不马上就要和秦飞扬开战了吗?小人怕现在不去喝点,以后就没机会了。”

    闫魏谄笑道。

    彪形大汉一听,脸上顿时露出轻蔑之色,道:“原来是个酒囊饭袋,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因为就你这点实力,连参战的资格都没有。”

    “是是是。”

    “小人的实力确实不行,但是明阳少爷的死,让小人如万箭穿心,痛不欲生。”

    “面对秦飞扬,小人的确连参战的资格都没有,但若有机会,小人可以对付他的同伴。”

    “据小人以前调查,他的同伴,有的比小人的实力还要弱,小人去对付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总之,小人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闫魏咬牙切齿,一脸恨意的说道。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